2005年04月15日

小学同学要聚会,接到电话时,热血沸腾的困意全无.

1985年到2005年----整整十年.

很期盼,就在今晚!

2005年03月30日

http://mp3.baidu.com/u?n=23&u=http://www.yizhuang.com.cn/mp3sw/–PsFjU$.mp3

完美生活
编曲 吉他:李延亮
鼓:funky末吉觉贝司:李剑
录音师 混音师:刘宇
录音室 混音室:声音录音棚sound studio

青春的岁月
我们身不由己
只因这胸中
燃烧的梦想
青春的岁月
放浪的生涯
就任这时光
奔腾如流水

体会这狂野
体会孤独
体会这欢乐
爱恨离别
体会这狂野
体会孤独
这是我的完美生活
也是你的完美生活

我多想看到你
那依旧灿烂的笑容
再一次释放自己
胸中那灿烂的情感
我多想告诉你
那依旧灿烂的笑容
再一次释放自己

身不由己.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http://mp3.baidu.com/u?n=27&u=http://www.0971.com.cn/play/bbs/down/music/chinese/xuwei/qaeqmZ5ocDg$.mp3

时光
编曲:栾树吉他:梁剑峰
鼓:funky末吉觉贝司:李剑
弦乐:爱乐交响乐团
录音师 混音师:刘宇
录音室 混音室:声音录音棚sound studio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
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
让我心动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也许就在这一瞬间
你的笑容一人如晚霞般
在川流不息的时光
神采飞扬

哼唱带着人自由飞翔

http://mp3.baidu.com/u?n=3&u=http://www.jiyang.gov.cn/download/music2/k56omTU$.MP3

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低头方见路,踩时知是泥.

 

http://mp3.baidu.com/u?n=1&u=http://www.jire.net/music/lzI$.mp3



夏日的风
编曲 吉他:梁剑峰
percussion:funky末吉觉
贝司:李剑
录音师 混音师:刘宇
录音室 混音室:声音录音棚sound studio


午后一场雨
让这个城市
更清爽
悠然终南山
依稀在云里
飘渺
就在这街上
随便走走
一转过街口
就看到
看到她
一个成熟的女人
脚步轻盈
衣裙在夏日风里
悠然荡起
一个成熟的女人
脚步轻盈
像鲜花在原野开放
让我恍若隔世

思绪随衣裙悠然荡起

大齐, 周迅

http://mp3.baidu.com/u?n=3&u=http://down.baizhao.com/4006742/Y2JjaZmXqKEx.mp3

他喜欢穿白衬衫他的固执就是浪漫
他说话的速度比较慢笑声占了魅力的一半
看他在沉默里幻想
听他不经意的歌唱
大声叫用力跳大声叫我们用力的跳
大声叫用力跳大声叫他快乐的疯掉
他宁愿单车作伴不要无聊的神秘感
闪光灯他不习惯讨厌别人不负责任的判断
别打扰他的幻想他正走在爱的路上
他呼吸我是空气悄悄地他等我睡醒
我们的点点滴滴
我喜欢他的背影轻轻地他走入我梦里
只要我们俩在一起
只要每一天在一起

他喜欢穿白衬衫他的固执就是浪漫
他说话的速度比较慢笑声占了魅力的一半
看他在沉默里幻想
听他不经意的歌唱
大声叫用力跳大声叫我们用力的跳
大声叫用力跳大声叫他快乐的疯掉

对待感情,我们总是那么的用力. 是不是只有用了力,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2005年02月02日

宝宝,

刚去买可乐,路过星空,想起你。

每每都是看不到我的背影才离去,今天,你不在,却看见了你。

阳历生日时,你送我钱包。当时觉得很丑,阴历生日的今天却觉得很美。

我习惯了停停走走,习惯了身边的人停停走走。你没离开,先是欣慰,后是腻烦,再是踏实。

从来都是在问题出现前溜走或是得过且过的绕道而行,以为能避免伤害。你拉着我的手不放,一直往前走。

“你要是嫁不了我当老婆,怎么办?”

“活着。”

“那要是你娶不成我当老婆,怎么办?”

“你一定是我老婆。”

其实,我还是舍不得删掉那些美好的语言。

如果是梦,请别叫醒我,并祝我美梦成真。

2005年01月30日

1月22号那天正好有课,拎了蛋糕到教室去,骗学生默写单词,黑板上出现“HAPPY BIRTHDAY”的时候,大家恍然大明白的一起高兴了一阵。

这次来,那个最闹的男生等其他人都走以后,又折回教室,递给我个紫色的袋子,说是礼物。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紫色?”

“因为我喜欢。”

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的感动,而有些感动又是那么措不及防。

回家的路上信誓旦旦,一定好好备课。嘿嘿,不忍心糊弄了。

2005年01月27日

知道等的不会让自己失望,才尤其盼望——陶喆归来!

01 鬼 (Overture)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320.mp3

02 鬼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510.mp3

03 Catherine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759.mp3

04 就是爱你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1136.mp3

05 孙子兵法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1450.mp3

6 爱我还是他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1719.mp3

07 Susan说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6/200512110436.mp3

08 无缘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6/200512110825.mp3

09 Sula 与 Lampa的寓言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6/200512110127.mp3

10 2Night·藏爱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6/2005121101511.mp3

11 她的歌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6/2005121101749.mp3

12 爱是个什么东西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6/2005121102026.mp3

13 祷告良辰歌  

http://u4.163888.net/hd5/200412/2013144/2005121102052.mp3


洗过澡,换上嫩黄的线衣,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心情大好。

耳边熟悉的声音哼唱起来的时候,心里是满足。

一个月的时间,只看见身旁的一个人。

回来发现,已经走了好久。

感谢,你还在这里。

我回来了!

2004年12月19日

我知道你们看到后,会劝我睁开眼,自己走路。

但我同时知道,放开那只手,对你我而言都不那么容易。

我没有小名。摔倒时,他们不会马上扶我起来。现在我能看见他们在我背后伸出的双手。但那时看不见,从来都是顾自爬起来继续走。没期待,自然不会指望,更不会失望。

会走时,街上没那么多车,人也并不多,能看见的好像只有自己的几个同伴。

规则是在骑上自行车时开始了解的,常横冲直撞,常摔跟头,常忿忿不平。

揣在兜里的手有时冒汗,有时冰凉。有人伸过来拉住它的时候,

2004年12月16日

落寞

——想我了?

——怎么了,宝贝?

——在哪呢?

——等我.”

 

有时候,发现并没想象中那么冷,只是下意识的缩起肩膀。一旦放下,总觉得有凉风哨过,其实不过是心底的失意。

我讨厌冬天。不喜欢缩手缩脚,不喜欢黑的太早。

还是会大桶大桶的把冰淇淋搬回家,穿起裙子照镜子。 只是落寞无处派遣。

 

 

你赶到我躺过的床,一片狼籍,跟身体纠缠过的床单褶皱在一起,还想揪住点什么。

很多时候我怀疑回忆,太多的人为成分将自己需要的无限放大,以至于编造的成分早已撇开事情原来的面目自由发展。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你赶到我躺过的床,一片狼籍,跟身体纠缠过的床单褶皱在一起,还想揪住点什么。

很多时候我怀疑回忆,太多的人为成分将自己需要的无限放大,以至于编造的成分早已撇开事情原来的面目自由发展。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你赶到我躺过的床,一片狼籍,跟身体纠缠过的床单褶皱在一起,还想揪住点什么。

很多时候我怀疑回忆,太多的人为成分将自己需要的无限放大,以至于编造的成分早已撇开事情原来的面目自由发展。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你赶到我躺过的床,一片狼籍,跟身体纠缠过的床单褶皱在一起,还想揪住点什么。

很多时候我怀疑回忆,太多的人为成分将自己需要的无限放大,以至于编造的成分早已撇开事情原来的面目自由发展。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碾碎机轧过的时候,叹息声、呼喊声、或者默不做声都在不可赦中淹没,就像时间对我们的噬食,除了阖上双眼,我们别无他法——不晓得哪些记忆的碎片有幸与我们的身躯共同被轧制成那层薄片。

2004年12月12日

在冬天回忆夏天,容易有画饼充饥的嫌疑。不晓得是不是这几天看林白多了些,回忆和想象经常纠缠在一起,让人无法辨别事情本来的面目,或许,称之为轮廓更为贴切,我们从来都是试图接近一件事的原委,但从来都不曾完整。

但我还是愿意赖在这样一个冬天的上午,去回想那年的夏天。

操场上最大那棵树上知了死命的鸣叫形同虚设般给那年毒辣的阳光象征性的配了配音,其实少了那声音并不会带来丝毫凉气,但谁都知道配角的作用。

我怀疑自己脸上那些粗大的毛孔就是那年夏天给晒的,他们争先恐后的张大嘴,想透口气,谁知道却踏上了不归路,无法回到最初的样子。炽热的东西会让人皱起眉头,比如阳光,比如快乐。但灼烫着我的,除了直射在全身的恶毒阳光,还有小腹难以忍受的疼痛。那时我还不知道,扭曲的痛苦其实是快乐的必经之路。

一片殷红。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孩第一次面对它时都是这样的紧张,我只记得自己当时的手足无措。呆在那里,我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去,不知道还能向谁求助。

她女皇般傲视群雄,从来都是由她决定玩什么游戏,有谁参加。所有人仿佛都是为了受她支配而存在的。我尝试过做个普通臣民,但我发现血管里淌着的那种不甘屈服的东西使我无法苟且偷生。虽然每天中午只跟折在课桌上的影子相对无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那总比受人支配要强的多。

她递给我很多手纸,说,垫上就没事了。她的眼神没做过多的停留,语气也不似往常那般颐指气使,除了过来人的习以为常和不易察觉的轻微不屑。这样的态度是不会使人产生过多不适的,起码没有对那个已经溃不成军的11岁女孩造成太多外部压力。

她有前军万马,我却只有自己的影子。但我却感觉到某种微妙的东西在我们之间产生。以至于到现在,我并不害怕孤独,并且,学会了怎样跟自己相处。

其实在奔向厕所之前,我怀疑自己是头天吃错了东西闹肚子,因此首先是去前排教室后的水龙头那里干呕,当发现自己不是肠胃问题准备离开时,我注意到花圃里有棵月季开的分外妖娆。却不知道自己马上面对的是更为惨烈的妖娆。

我们总能在回忆时找到无数败露事情始末的蛛丝马迹,而伏笔一样的玄机从来不会过早透露事情的结果,却总不安分的挑逗着它的曲折。


现在,我想起来,合影里的自己是穿着小棉袄的。而11岁的我也并不到毕业年龄。

2004年12月07日

很偶然听到几度夕阳红的旋律,浑身汗毛都竖起来,晃若昨天。

几度夕阳红
http://mp3.baidu.com/u?u=http://211.90.157.20/news/2004/pt/m5arrZ1kqaWnlDM$
星星知我心 http://mp3.baidu.com/u?u=http://www.95815.net/~xt/music/classic/old/AfkD-wvgBQoB9jM$.mp3
水云间        http://mp3.baidu.com/u?u=http://www.cccq.net/usermusic/upload_music/Y2JjaGZmaGtia2dqaGlsaWppMw$$.mp3
雪山飞狐     http://mp3.baidu.com/u?u=http://dj.oso.cn/v55/0243/YjI$.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