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5月31日

好久没和表妹见面了,今天终于有空一起逛街。虽然天气阴沉还是不是的落点雨,街上的人还是很多。很久没去的襄阳路已经变成小菜场一样,还没走进就一堆人推销“假名牌”,进去了更是多。竟然还有小贩向老外推荐“sex DVD”。感觉很不好。不晓得那里为什么会成为上海的重要景点的?!

表妹最近很忙,工作也忙,感情也忙。一下子好几个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反而让她无所适从。

今天他和我提起了blog。不过应该不会发现这里的“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两个我,一个网络中的,一个现实生活中的我。不晓得哪个才是真的我?!

2004年05月29日

入党都这么久了,第一次当了回团代表,虽然要牺牲一个休息日来开会,还是感觉很荣幸的。人真的不能没有信仰。


六一节快到了,又是一个提醒自己衰老的日子。小时候成天幻想快点长大工作,过开心闲适的生活。真正工作了,又开始幻想回到童年时光。不能老有这种想法,要不一辈子都活在幻想与后悔里了。


还是忘不了他,这是否就是上天的安排,可我为什么一心想挣脱呢?!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自己会受不了的:( 原来感情才是最伤人的武器!

看书


去南汇参加十七次团代会预备会议

2004年05月28日

有点怀疑天天这么写是不是太无聊了,可看到有人愿意看我的废话,又有了力气。


昨天借故去机要秘书那里晃了半天,听说学校要换领导了,不晓得会有什么大变化。她们都劝我趁这么好的机会考研,看来我要不努力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个星期又快过去了。昨天看东方夜谈,小蔡说我们这样的应该叫摇滚人口。平时在城市里摇摇晃晃,一到过年都得借车轱辘滚回老家去。上海,虽然我不再讨厌你,而且开始慢慢喜欢,可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家的感觉?!

帮马老师Update系统;


看thinkinjava

2004年05月27日

最近真是迷糊,竟然和同学在网上聊了很久,才发现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人。ft!好在没乱说话,要不就糗大了。


给奶奶和外婆分别打了电话。惠惠要参加高考了。时间过得真快,还记得她睡在摇篮里的样子呢,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个子都比我高了。就是学习很不用心,虽然这半年懂事了很多,可是以前拉下的太多了。好在有体育特长,要不可能连大专都考不上。听奶奶说最近她吃饭没胃口,前两天还打了点滴,真让人担心。外公的男保姆回去忙农活了,最近外婆照顾外公应该很辛苦吧。可惜我们都在外面工作,一点帮不上忙。不懂自己为什么选择在外漂泊?!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考虑的:(


姐姐在为博士论文的事情发愁,原来博士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堂哥昨天给我打了电话,说他房子已经拿到手了。反正现在房价高得买不起,借他的钱我也不急着要。他那么自强、那么努力,能帮上点忙我也蛮开心的。

看书

2004年05月26日

浙江人的家族传统真是厉害,连未过门却无意间被写进族谱的准媳妇都要赶去奔丧。可怜的y,本来工作就已经够她焦头烂额的了,又添上这么桩事。


在QQ上遇到了高中同学,当初成绩狂好,后来考上了清华,可毕业后却从大家的联系中消失了。听说是考了三年研究生,可一直都没考上。想不通啊!那么厉害的人都会落马。还是不相信,有机会好好问问,不晓得会不会伤他自尊:(


最近日子真是平淡哪!

看thinkinjava


录制两场转播

2004年05月25日

门口的食堂关了,吃饭要跑到后面去,太阳又越来越烈,还要排很长很长的队,吃顿饭也这么麻烦!干脆节食减肥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