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7日

5

本以为出去春游后会换个好心情回来。可回来后还是一团糟。脑子里像塞了一堆乱麻,怎么努力也找不着头绪,无法对症下药。

今天又遭遇了一场失败,自卑感又冒出了苗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方面,做任何事都不使全力,注定只能迎接失败;一方面,又让自己一遍一遍地去撞墙,难道有自虐倾向。当然脸皮是厚了好些。可是一点没有放肆后的快感,只有越来越强的挫败感始终盘旋。

最近变笨了不少,学什么东西都坚持不下去。一到办公室就莫名烦躁,仿佛除了游戏什么也干不了。

我在努力改变自己的性格,却越改越迷失。或许还是做回自己比较好。可原来的自己好像也看不清楚了

我仿佛落入深渊,一心等着奇迹来拯救。

2005年04月20日

自从上次春游回来,就总莫名的烦躁。希望是我太过敏感,总感觉一不留意,让q对我好得到了临界边缘。可我自己还是无法从以前的情绪中走出来。就像谭艾琳,总也走不出伍跃峰的影子。脑袋里像塞满了乱麻。一心想着有个局外人来拯救我,可是怎么也等不到。目前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跳槽了,可现在就业形势那么差,习惯了这种懒散生活,真怕到外面适应不了。

春游回来的照片上都笑得像花痴一样。可能运动超出了极限后,就会莫名的开心吧。而且没有他在旁边,我也不用多想,痛痛快快地吃喝玩乐。可晚上卡拉ok时,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q一边唱着“爱不爱我”,一边不时地看我。看得我猛得一惊,我不会无疑间又让别人误会了吧。

虽然我还不能具体地说出我不要什么,可是我很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别人都劝我随便先找个人开发一下EQ。可我怎么也无法让自己做到这一点,不知是道德心太强,还是太怕受伤。我宁可无牵无挂地过单身生活。

其他人惹不起我还躲得起,他们却是避不开的。难道只有离开,才能解决吗。好烦,偏偏还不能和别人说。

2005年04月05日

上周末部门活动,这么多天难得开心得玩了一次。

自从外公去世后,情绪一直很低落。今天是清明节,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祭奠,昨晚看电视,突然触动了情绪,想起外公弥留时流泪的脸,泪水忍不住嘀嗒起来。

爸爸的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个医生。偏偏这几天msn坏了,好不容易用qq联系上了。刚聊几句,他又赶着值班去了。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仿佛这又是段没有缘分的相亲。有些问题尽管我一直逃避,但还是没有能逃开。不管怎样,一定要努力面对。要想太太平平地生活在这个世界,就不能再这么一个人晃悠下去了。如果这次相亲还不行,就试试那条路,说不定那才是我真正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