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27日

今年的日历翻到了最后一页,一年又要过去了。自从工作后,时光的飞逝再也带不来半点喜悦,再也找不到小时候期盼早点长大、早点工作的兴奋心情了。

周末回了趟家。一直以为才两个月没回去而已,结果在爸妈的一再提醒下才发现这次已经三个月没回家了。终于长大了,不像大学时一个月必回家一次那么恋家了。舅舅还在观察期,一天比一天恢复得好。不过医生说还是要做血管支架或者心脏搭桥。哪种都要七八万,至少。舅舅听说后又开始成天担心起来,他的社交又广,成天有人来探望,更有白痴还在病房里抽烟,休息不好,心率也没刚开始两天好了。(唉!本命年的劫数~~~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姐姐的婚期已定,正讨论请客名单,妈妈也在准备嫁妆。谈到今年过年的安排,看来姐姐是半点回来过年的打算也没有,而且不只是今年。她把我们当初轮流回家的约定忘记了。难怪一直有重男轻女的思想,真是“女生外向”啊,还没完全嫁呢,就把娘家给扔后面了。唉~~~不再努力嫁人了!

2004年12月23日

入冬后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冬天的来临。昨天是冬至,y做东,几个朋友小聚了一下。

终于还是忍不住,把“金枝欲孽”全部下载看完了。在这种紧要关头,浪费这么多时间实在是不应该,而且,看完后还感觉心情很压抑。还有一种时光颠倒的感觉。晚上和同事聚餐,被一些情绪所扰,又找不到什么话说,一顿饭吃得更郁闷。回到家里,电话给室友,狂讲了一番金枝,总算宣泄了一下。接到妈妈的短信,本来我也正想给家里打电话。越来越相信我和妈妈是有心灵感应的:)还以为妈妈又要给我介绍相亲。结果却听到了一个很震撼的消息,小舅舅突发心肌梗塞,差点永远离开。吓了一大跳!好在救治及时,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还在观察期。姐姐准备明天回家,我也计划这周末回去一次。小舅舅今年不顺心的事情太多了吧,又那么劳累!真担心妈妈,本来就心脏不大舒服,还经常生闲气。心情不好,就是生病的最大引子。所以不管怎样都要保持一个好心情。开开心心地面对一切挑战、一切挫折!最后再为舅舅祈福!

2004年12月21日

又到了推选优秀的时候,虽然不是很看重名利,可忙碌了这几年一点肯定也没有,除了郁闷还能怎样。反正这种事情领导是不会想到我的,事情还不会少做。牢骚太盛了~~~六个人坐在一起,h推荐k,w推荐q,剩下我们四个小娄娄还有什么可说的。从工作到现在这种尴尬的场景已经历了三次。唉~~~去年选的k还在大组竞争里被淘汰了,白白浪费机会。偏偏这次脑子秀逗了,竟然又同意推荐k,无意间还得罪了q。从公平公正的角度看,k去年是做得很好,可今年的表现就soso了,特别是他的态度太可恶。而q今年挺任劳任怨的。唉!又干了件糊涂事。

这几年室友都回家住的,总算有个人说说话。

    有一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爱情,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麦田里,摘
   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的麦穗。期间只能摘一次,并且只可以向前走,
   不能回头。柏拉图于是照着老师的说话做。结果,他两手空空的走出麦田。
   
    老师问他为什么摘不到,他说:“因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头路,其
   间即使见到一棵又大又金黄的,因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所>>以没有摘;走
   到前面时,又发觉总不及之前见到的好,原来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早就
   错过了;于是,我便什么也摘不到。”老师说:“这就是爱情。”
   
     之后又有一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婚姻,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树林
   里,砍下一棵全树林最大最茂盛、最适合放在家作圣诞树的树。其间同样只能
   砍一次,以及同样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头。柏拉图于是照着老师的说话做。
   今次,他带了一棵普普通通,不是很茂盛,亦不算太差的树回来。老师问他,
   怎么带这棵普普通通的树回来,他说:“有了上一次经验,当我走到大半路程
   还两手空空时,看到这棵树也不太差,便砍下来,免得错过了后,最后又什么
   也带不出来。”老师:“这就是婚姻。”

2004年12月18日

上月24号一时兴起,注册了一个网上相亲的网站。都快忘记这件事了,结果昨天看信箱时,无意间发现竟然受到了n封相亲邮件。(原来有这么多寂寞的人!)因为赶时间只简单得看了一下,可惜没有符合我条件的:(大多都是个子不高的。

昨晚又办了件迷糊事,竟然坐错了车,一直坐了很远才发现不对劲。结果下来时,发现到了一个蛮荒的地方,一边同学已经在饭馆里等着。好不容易找到公车站,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车。想到听说将近年关很多小偷强盗铤而走险,更是紧张。好在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车。在朋友家看了一晚《金枝欲孽》。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紧张的时候,我就越想玩。唉~~~

昨晚又办了件迷糊事,竟然坐错了车,一直坐了很远才发现不对劲。结果下来时,发现到了一个蛮荒的地方,一边同学已经在饭馆里等着。好不容易找到公车站,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车。想到听说将近年关很多小偷强盗铤而走险,更是紧张。好在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车。在朋友家看了一晚《金枝欲孽》。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紧张的时候,我就越想玩。唉~~~

2004年12月17日

早上那是对前面一个星期的回顾。下面是对昨天的回顾。

昨天去听了场免费讲座,为了拿资料,一大早跋山涉水,终于体会到了上海轻轨的拥挤。连续听了几场讲座,前面的还好,后面的技术本就不懂,结果越听越困。后来干脆下午就逃了。路过淮海路太平洋便下来逛了逛,可不知是不是听讲座听呆了,逛街也逛得极没感觉。那些营业员态度也没几个好的,一副店大欺客的架势。要不就是我太久没进城了,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乡下人了。唉!连逛街都这么郁闷,还是早早回我的乡下去。路过学校门口时还早,不过还没傻到跑去继续上班的地步。回家蒙头大睡到快六点,总算恢复了点元气。

现在是今天的了。(刚刚才发现自己有多迷糊,竟然最近两次的日记日期都是11月*号。唉~~~)

中午吃得饱饱的在隔壁办公室晒太阳,结果又办了件迷糊的事。一时兴起,约同事晚上打牌,都基本约好了。突然记起晚上约了去同学家陪她。只好被同事“骂”了半天:(最近这是怎么啦?!老做错事儿。下午无意间发现上次在学校预定的火车票,今天居然是最后一天核实交钱。急急忙忙跑下去,还没带够钱,好在遇到一个认识的同事。想想自己真是自私,前几天还因为这个同事有件事情不帮忙怨恨半天。看来要随时提醒自己,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才是正确的待人之道。

细细算来已经懒了十天没来写日记了。没有记录下来的日子过得特别迷糊。从小就对距离和时间没感觉。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总喜欢把电视机开着,不管它在演什么节目,只有这样才能在独处的日子里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快到年底了,工作上的事情多了起来。写小结是每年必做的工作,翻翻工作日记竟然列出了大大小小八件事情,也算这年没白过。还有些零零碎碎地事情在写完小结后才想起来。这就是日记的好处了,没把大事忘了就行,反正我也不想争什么先进。然后就是三次fb,一次是小部门,两次是大部门的。总是免不了喝酒,好在大家还算照顾我,都只是一两杯葡萄酒就过了关。头儿却没这么幸运,在小部门的聚会里,他喝得酩酊大醉,喝得发起酒疯来。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不快。是呀,连我这种小员工都还经常郁闷,更不要说他了。早几年风光无限、惹人嫉妒,本是大部门头头的绝对候选。可熬了好几年熬成了老太子,挂着个助理的头衔,实际没半点实权,声望还不足以服众,上面的靠山已然退居二线,升班的日子遥遥无期。钞票砸在股市里,家里lp又管教严厉…… 想想也是够郁闷的了。可郁闷归郁闷,日子还得往前走。

最近不知怎的很累很累。上个周末去上了政治的冲刺班,这两天算是我今年考研复习最认真的两天了。坐了两天下来,感觉小腿都肿了一圈。好在收获还不小。制定了一个就着时间的计划表,可执行了几天,发现根本难以实现。不知是否是状态出现得太早,现在已经进入了疲软期。懒惰是我今生最大的敌人!

2004年12月07日

以前只听说别人吃过小强做作料的菜,没想到昨天自己也中招了。食堂的饭啊(这里怎么没有恶心的图片呀)再也不要去了 本来想扔了算了,结果同事不答应。在一番交涉下,食堂阿姨给了十块钱的饭票。缓过神来才想到再不要去那个食堂了,要饭票有什么用
同学开了个公司,约了周末去参观。可我这个周末要去参加辅导班。告诉他还被刺激了,“这么大了,还考啊”    这次一定要考上!!!

2004年12月06日

忙完星期六的考试,终于可以暂时缓口气。星期日休息了一下,精神就又回来了。又要开始努力了!

2004年12月03日

被借调到其他部门,忙了两个星期。终于一切就要结束了。就像一场演出到了最精彩的时候,也走到了结束之前。我和他的关系虽然有过几天回光返照,可最终也到了尽头,就像这首蔡健雅的《陌生人》,“已是陌生人了”。梦终于到了醒来的时候了。挺好 神清气爽!我又活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