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6月26日

又是我家爸爸的生日了。生日蛋糕不知何时起已经成为了家里人过生日的必备。点起蜡烛,唱唱祝你生日快乐,许个愿,吹蜡烛,再分蛋糕吃。过生日有了这个气氛就好。昨天做的戚风蛋糕又裂了,不过幸好有孩子们在学校帮着做的杏酱,抹在上面,再用巧克力沙司点缀了一个笑脸。配合着酸酸的杏味,戚风蛋糕还是很可口的。这次用的是君之的方子,买的柴鸡蛋蛋清太少,于是又加了一个蛋清。下次知道这个烤箱温度太高容易裂了,需要150度大概就好,也不用烤1个小时。

昨天晚上让悠悠给爸爸画了一张贺卡,写了几个字。当时真有点沮丧,都快一年级结束了,爸爸两个字还不太会写。看来暑假还是要写点字。她写好贺卡就藏起来,说要给爸爸一个惊喜,结果一大早她就说有个秘密要给爸爸,连蛋糕的事也告诉了爸爸。真是小孩心里存不下事。

晚餐做了擀面条,很锻炼身体。吃面好像也是过生日的另一种形式。太在意形式的我,总是在忙这些不一定必要的东西。吃罢晚饭让寿星洗碗,这下就麻烦了,最后以我在厨房一边收拾一边唠叨他也在一边帮忙一边抱怨告终。

不管怎样,生日快乐!人出生的那一天总是值得庆祝的,从一个小婴儿一直长大到成人再老去,人一生的旅程就这样展开。三十八年的过去,都带给了这个生命什么呢?又有怎样的风景在前面的路上呢?祝福所有在今天过生日的人们!

2012年11月20日

这是另外一首仓央嘉措的诗,写给忧伤的思念。 他的诗直白又有真情实感,真不错。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差不多两年前听到这首诗,很喜欢。觉得那大概就是世上最高的爱吧,不带任何条件,不求任何回报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又突然想起了这首诗,当初听到这首诗的感觉,再次降临心头。人生很奇怪,生死轮回,为什么有的感觉会反复光临,没什么变化。真是一种美好和幸福,即使是前尘虚妄相想。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英文的翻译是另一种味道。情翻译成为feeling, 更为贴切。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see me or not
I am standing right there with no emotion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miss me or not
The feeling is right there
and it isn’t going anywhere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love me or not
Love is right there
and it is not going to change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are with me or not
My hand is in your hand
and I am not going to let go

Let me embrace you
or
Let me live in your heart to eternity

Silence Love
Calmness Joy

2012年01月19日
悠悠老师给家长们这周的email里面分享了三首verse,据说是合适在现在这个季节颂读的。很喜欢第一个。里面有种个体和整体奇妙的融合,有点像佛家讲的这个世界是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每个人都是网上某个结上面的一个球,映现出其他的所有的球。这首verse讲得更优美一些,配合英文的韵律。
All men are caught in an inescapable
network of mutuality,
Tied in a single garment of destiny.
Whatever affects one directly
affects all indirectly.
I can never be what I ought to be
until you are what you ought to be,
and you can never be what you ought to be
until I am what I ought to be.
-Martin Luther King, Jr.

Healing is only
when in the eye of the individual soul
is mirrored
the entire community,
and in the community lives the power
of the individual soul.
-Rudolf Steiner


A Ripple of Hope
It is from numberless diverse acts of courage and belief that human history is shaped.
Each time a person stands up for an ideal or strikes out against injustice, he or she sends forth a tiny ripple of hope, and crossing each other from a million different centers of energy and daring those ripples build a current which can sweep down the mightiest walls of oppression and resistance.
-Robert F. Kennedy
2011年11月07日

果醒法师又来湾区了。每次听完他的讲座都要神经兮兮几天,纠缠在他试图讲述的观念中。平常最简单的东西,比如一个杯子,看到的时候都会升起一种怀疑-这是真的吗?

他最喜欢讲心里的妈妈不是真的妈妈,意思是念头不是真的,但是我们就是要把它当成真的,并且不断和它互动,所以才会有种种烦恼。的确,我观察了一下,可能九成多的念头都是围绕过去的印象打转,不到一成的念头在计划将来。如果能看到这些升起的“法尘”是录影回放,不是真的,不会被这些念头骗得再起更多的念头,就能够比较能够真正活在当下。

问题是什么才是真的呢?如果我们眼睛看的,耳朵听的,等等眼耳鼻舌身意,这些能够接触到的,都是现象,例如眼睛看到的只是色相,等等,我的感官能够了解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那么什么才是真实的?如果这个世界就是像他讲的,是我们心中的一个现象,那我不是一直都活在自我欺骗中吗?我以为自己出生了,以为自己怎么样怎么样了,这个自我的概念其实都经不起推敲,一切都失去了立足的基础。

这个问题越想越复杂,搞到最后觉得日子都没法过下去,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是像做梦一样还是像感觉到的这样真实。真希望自己能够了解所谓的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2011年10月05日

無念並不是把自己當木頭人,
也不是冷漠沒感覺,更不是不思惟。
是有覺知,但不與煩惱心相應,而與戒定慧相應。
平時待人接物,能揭去成見的蒙蔽,
拿掉「自我」的盔甲,才能走入他人的內心。

什麼是無念?無念是沒有知覺嗎?無念是沒有反應嗎?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臥中能做到無念嗎?

簡而言之,無念就是「面對念頭,不起第二念。」即使是打坐時,想讓自己沒有妄念的本身,也是一種念頭。念頭的產生都是因為心中有對立,有自我中心。

一切的念頭都是虛幻的

在聖嚴師父所著的《神會禪師的悟境》一書裡所敘述的:惠能大師打神會禪師三下,問他痛不痛。神會回答:「亦痛亦不痛。」意思是說有痛的,但是痛過以 後,沒有愛、恨、瞋、懷疑等念頭。一般人挨打以後,腦子裡會轉很多圈….會猜測到底什麼道理打我?這就是煩惱心。而六祖惠能大師說:「吾亦見亦不 見。」意思是:坐禪時,「見」是心中有反應;「不見」是反應過就反應過了,反應之後沒有留下任何「我」的痕跡。

印光大師曾說過「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要能做到只見到自己的過失,見不到別人的過失。例如有一個很強勢的人,強迫我們接受他的想法,而 且,他硬是認為他自己對,別人錯。面對這樣的人,我們可以檢視一下自己是否起了瞋心,或者是否起了想幫助他的心?無論是瞋心或想幫他的心,基本上都是有我 相、人相,都沒有做到無念。

當我們面對境界時,是不是會想到「我應該提出我的意見,如果會更好……」,其實這時「我」已經跑出來了,這不是無念。無念的重點在除掉自身的煩惱、執著,與人互動時,能經常這樣自我觀照、自我檢查,心就會變得柔軟,會給別人比較大的空間。

事實上,對已開悟的人來說,世界無論怎麼樣都沒有絕對的對錯好壞。如同晚上做夢,醒來以後自夢中看,一切都沒有什對或不對。

所以,我們應該常常提醒自己,我們的六根六塵所見,其實是很有限的世界。什麼是真?什麼是夢?什麼是醒?想想看,我們內心經常在掙扎的到底是什麼?不都是自己的念頭嗎?這無非都是在庸人自擾,不值得啊!

所謂「心不動」,是要做到「動中有不動,不動中有動」,要常觀照自己,發覺自己的過失,才能漸漸去除自我中心。我們在禪修時,念頭起來,我們很容易把它當真,其實念頭是假的。在生活中如果念頭升起都把它當真,就會有太多的煩惱,那就是不知道在生活中修行了。

減少內心的掙扎

所以,越能自我觀照,就越能心不動。建議大家,先找生活中最令你苦惱的事情去練習。

平常生活中有種種是非、好壞、善惡、美醜等的標準,我們總是拿這些標準來衡量自己、衡量別人,但是我們的判斷一定是客觀的嗎?世界上有絕對的客觀嗎?沒有!只有相對的客觀。那麼這些標準是不是反而成為框住我們視野的限制呢?這是我們一定要警惕的。

無念並不是把自己當木頭人,也不是冷漠沒感覺,更不是不思惟。是雖有覺知,但不與煩惱心相應,而與戒定慧相應。平時待人接物,能揭去成見的蒙蔽,拿 掉「自我」的盔甲,才能走入他人的內心。例如,孩子吵鬧、啼哭時,我們如果能無念,才能深入孩子的內心,發覺他吵鬧啼哭的心理因素,找出根本原因。

無念就像澄靜的水,不起波紋,但能如實反照一切。我們在看事情時,不預設立場,看事情只是如實的看到,不再造作因果。(鐘果峨整理)

2011年10月04日

我們平常在待人接物時,應該時時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例如當別人批評我們,而且堅持他自己的見解時,我們該如何做到無念?

試著先從檢視自己的念頭開始做起,例如當別人說話的速度比自己慢時,如果因此感到不耐煩,這時己經動了念頭了。又如希望他人有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這也是動了念。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客廳牆上的畫掛歪了,想把它調正,這也是動了念了。

無念,應該是任何時間地點,都能以平等心面對。

把心空出來

那麼對於經常處在「有念」的我們來說,要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到無念呢?要隨時清楚自己的動作、感覺與呼吸,藉此來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要用「無我」來覺察念頭,不是壓抑念頭。

在與人互動時,如果能處於無念,比較能覺察互動的關係。因為,這時我們的心已經空出來了,所以能敏銳地接收他人發出的訊息。

我們與他人談話聊天,不應該是要對方來接受、肯定自己的想法或觀念,因為期望獲得肯定的本身,就己經動念了。大家不妨想想看,如果當期望落空時,我們會不會感到失望、受挫?即使我們所說的話,被別人接受了,又如何呢?其實每一種結果的背後,都有著種種因緣,我們只是因緣的一部份,所以無需執著。

然而,就算是獨自一個人,不與他人產生互動,心念不一定就此澄澈。當一個人在進行自我對話時,其中有說話者與聽話者,都是自己的模擬,而有人相、我相的分別。因此,無論自我對話的結果是什麼,都是一種執著,因為心並沒有安靜下來。

我們應該學習接受因緣,以因緣面對每個與我們相遇的人。看到不該看的,就把念頭拉回來,注意自己的呼吸。心如果一直對於外在環境執著,起分別,必然會處在煩惱中,也就做不到無念了。

隨處保持自在

無念,是不論身處何種環境,都能保持自在;無念,是當他人的做事方法、態度與我們不同時,設法調整自己,而不是調整他人。但願大家都能做到「時時心有法喜,念念不離禪悅」,以無念為原則,隨時隨地用功夫,細膩地自我覺察。其實生活中的每一念都是習氣,需要藉無念來自我醒察。

處在無念的狀態時,心是鬆弛的,只是自在地活在當下,不管當下是順境或是逆境,當下都是最好的安排。

出處: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撰文/果醒法師) – 智慧錦囊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tyronedan/5335322#ixzz1Zn1tkKOz

2011年09月23日

到了美国一年多,对这个国家幅员辽阔,人民生活富庶,安居乐业,等等有了些切身的感受。虽然经济情况不太好,报纸上说失业率高达9%,可能我本来就不工作,也没什么感觉,只是听说公立学校由20人一班增加到30人一班,很多教师失去工作。还有就是前些日子政府差点关门,这个在我眼里简直是不可思议,因为不太了解他们国家整个的体系。这才发现,原来东方和西方还是很不相同的。虽然表面上我们也会讲点英文,也学得会他们那些工程技术,甚至美国大学的研究所里,可能有些专业大多数学生都是中国人,可是像我,从小在国内长大,以前也和西方人打过交道,来到这里,也许没有100年前的来到这里的中国人感觉那么差别巨大,因为现在中国有基本上这里有的所有东西,可是仍然感到相当程度的反差。

刚来的时候感触最深的就是西方人喜欢复杂,中国人偏好简单。他们超市里卖的厨房用品,各种刀具,各种搅拌机,各种东西林林总总,可能是中国人厨房里东西的好几倍。他们家里的各种东西大概也是国内我见过普通家庭东西的好几倍。当然也可以用平均国民的富裕程度来解释。但是也许有更深的原因在背后。偏好中国文化的人也许会觉得智者察同,愚者察异。中国文化是内省型的,归于简单,而西方文化外向型的,是不断地分门别类地向外展开。可是简单应该不是贫瘠,中国文化应该有很丰富的一面。可能生在这个时代的缘故吧,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已经快把自己文化的东西都抛弃了,我也觉得其实也不怎么了解自己的文化。以至于悠悠学校的老师和家长问我要中国的传统手工,故事传说,我都觉得自己想不起来什么。

暑假里去Michigan看朋友,那里有个福特汽车创始人Henry Ford收藏各种东西的园子。当看到他们200年前的缝纫机竟然和我小时候家里买的第一台缝纫机如出一辙的时候,还是很有触动的。中国人勤劳简朴可能算是世界一流,古代也有很灿烂光辉的文化,到马克波罗来中国的时候,依然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强国,为什么到了近代这么落后呢?我看到他们的磨坊,才发现原来这种古老的水车磨坊也是半自动的,磨麦子很省事。还有各种各样的农耕用具,种豆子收豆子的机器,很多都是蒸汽动力以前的东西,马拉或者人拉的。似乎我的祖父母种地用的东西和几百上千年前的农民用的工具没有什么变化。那种长时间的停滞不前,似乎中国人的聪明都用到背书考官上面去了。记得在哪里看到过在汉朝就有人发明了会飞的木鸟献给皇帝,结果被认为是玩弄花招的淫奇技巧。要是西方人发明了这个东西,哪怕做成给孩子玩的玩具卖,估计也能给家里赚取一些外快。还了解到原来Henry Ford在爱迪生的照明公司里工作过,后来成了爱迪生的朋友。所以那个院子里收藏了爱迪生的实验室,他的办公室,等等。还有怀特兄弟做出第一架飞机的自行车铺子,他们家是做自行车买卖的。我才发现这些所谓的发明家,其实首先是生意人。他们的发明是要投入商业给投资人回报的。在福特想要做汽车发动机的时候,就有风险资金为汽车工业投资,听上去和现在风险投资在信息技术行业寻找机会差不多。这其实说明支持这些物质文明成果背后的东西是我不了解的,我只是看到了表面的用,西方文化的体和东方相差甚远。

不过就算像我是对历史所知甚少,也很有兴趣了解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以前看中国近代史,觉得就是一个没落的东方大帝国在和西方接触过程中不断地在寻找出路的过程,很多时候让人觉得无奈。听说鸦片战争期间清朝自尽的官员大大小小上千位,大概西方人很难理解,他们是打不赢就投降的,为什么要牺牲生命为皇帝尽忠?李鸿章又有讲中国之文武制度远超西人,唯火器不能及。所以有中体西用的洋务派,可是装备不能说差的远洋水师的战绩说明这条路可能也走不通。前前后后的各种主义各种战争,一直到今天,我依然觉得自己不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直到最近看到了一本从技术角度解释中国以及西方现代化的书,才觉得很有启发。黄仁宇写的放宽历史的视界。

原来20世纪的中国和明朝距离并不遥远。就像我现在感觉其实和几百年前的中国人差不多一样。我们习惯于有一个道德权威,处理人事以息事宁人为主,人和人相处讲究互相协调,对上层的管理习惯逆来顺受,对于西方大小事宜争论不休付诸诉讼很不习惯。原来中国的社会结构从明朝的设计开始就是要这样,按照书里的说法是潜水艇夹心面包,上面是皇帝和他的文官集团,下面是亿万小自耕农,中间的细线是科举制度。这种低水准平等指导下建立的的庞大帝国,导致了商业经济的不发达。但是其收敛的性质相当稳定地维持了好几百年,一直到今天都看得到它的痕迹。他主要是想说这种结构如何阻碍了近代的科学技术,商业资本经济等等在中国的出现。

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似乎明清两代也是走下坡路的时代。我就听到过中医,道家,佛家都有人讲明清两代是逐渐衰微的时代。到了20世纪不知道是否跌到了最低点。中国古代文明的精神,不论是儒释道哪家,都有过那么伟大的东西,为什么近代中国人生活如此贫困?经历如此坎坷?看看美国人,觉得身为中国人可能就是命苦。书里面讲到的多是技术上的原因,对于中国文化精神上的衰弱没有过多考虑。这也许是值得思索的另一面。

2011年09月19日

无意之中看到了以前在这里写的博客,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写这些文字的人是我吗?很多事都不记得了。那个写博客的人,当时那颗写博客的心,似乎已经属于上辈子的了。

有六年时间没写多少博客,给悠悠在Windows Live Space上面建立的博客也已经不见。大概她一岁以内写了几篇,后来连密码都忘记了,也没有及时把那些东西转移出来。本来以为很久没有写博客,大概也不会再有什么表达的愿望,没想到这里的博客居然还在,居然还记得这里的密码(谢谢donews的对密码没什么要求,记得就是windows live space对密码有这样那样的要求,我被迫用了个复杂的密码,以至于后来想转出来的时候就没有办法)。看了看从前的自己写的博客,居然又有了点记录自己生活的愿望,主要是发现原来我会失去记忆,在忘记之前记下来也许将来看到会有惊奇的感觉,原来当初我也曾经这样过啊。

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当了妈妈,没有上班,成了家庭主妇。生活的内容变了很多。从天天从事脑力密集型的工作变成了很多时候做需要体力和耐力的事。悠悠快六岁了,多数时候蛮可爱的。去年6月的时候,因为曹玮工作的关系,我们来到了美国。美国的生活有点像乡下,如果不上网,大概就是基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每天见不到几个人,需要联系的亲友也很有限。可是依然感觉很忙,没什么时间。主要是学校只有半天4个小时,除了接送做饭收拾屋子洗衣服这些家务以外,每天空闲的时间不多。来美国以后还学习了一点禅修的方法,打坐也比较花时间。剩下的时间就更没什么了,现在又想写博客,就能写多少写多少吧。

几天前和朋友一起给这里的中国孩子小小地庆祝了一下中秋节。那天来了12个孩子,大大小小的从3岁多到8岁都有。活动搞完了,我却很郁闷。主要是因为可能准备得稍微仓促了一些,临时又忘记了准备好烤月饼刷蛋黄液的刷子,我完全乱了套,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带那些孩子包月饼的。回想起来,我都不记得自己看见孩子,似乎只看见了月饼。我向朋友感慨说自己练习打坐花了这么多时间,临事一点方法都用不上,真是白学了。她安慰我说可能是经验不足一下子没见过这么多孩子所以会紧张。也许她说得对,可是突然出现的意外情况其实最考验自己是否足够放松和清楚。我完全没有能够享受到过节包月饼的乐趣,如何能带给孩子那份欢乐呢?幸亏朋友比我经验丰富多了,她讲的月亮妹的故事很美。她又提示我身心不能合一可能是因为自己把心封闭起来,无法面对自己的心,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有时会压抑自己的内心,逐渐变得麻木和茫然。

我是这样了吗?也许从来就是这样,只是有时自己不自觉而已。面对自己的内心,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我曾经以为自己还算比较直率,很多时候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其实那也许只是欠思考不谨慎。如何和真正的自己相遇,还是一个问题。

2006年01月30日

yoyo的空间链接在旁边“好友的blog”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