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05日

剧情

Lilith灵魂——第一渚薰——第一零——第二零——第三零
亚当灵魂——第二渚薰——后融合于第三零
夏娃——初号机(即为夏娃本身)
碇唯的灵魂——初号机
赤木直子的灵魂——零号机中
Asuka的母亲——二号机中
注:一个容器不止可有一个灵魂,可融合多个灵魂。证据:碇真嗣被吸入初号机

        1999年,在东京市地下,发现一巨大天然空洞,且意外掘出一白色巨人(Lilith),交给UN的生物组织研究,基路为此项目最高负责人。Lilith与研究人士接触,她想知道Adam和Eve(第一、二使徒)现在在何处,因为Lilith长期没感应到光之翼的存在,光之翼2000年将在Adam身上展开,2015年在EVA身上展开,因为人类遍布世界,就要人类帮她寻找Adam和Eve,研究人士不知其所云。于是Lilith告诉他们人类的起源,使徒的真相(人是第十八使徒)以及灵魂的转移、封闭,躯体的复制、S2机关,并且告诉人类怎样可以回归Lilith,于是在基路带领下,研究人士成立Seele,以回归Lilith为信仰,同意帮助行动不便的Lilith寻找,条件是找到之后,要lilith发动第二次冲击。Lilith同意。因为她想要造出比人更完善的使徒,使肉体和心灵的atf也都消失。Lilith担心adam和eva不同意回归,于是告诉seele要九部巨大的生命体利用adam的光之翼组成生命之树,控制adam的活动,自己将用光之翼召唤回的隆枪将adam还原成胚胎,强行融合,那么自己就能变大,冲击便可开始。Lilith担心Eve会来与adam合体,于是告知Seele须另造三部巨大的生命体备用,当然关于合体的事Lilith并未告诉Seele。为对巨大生命体进行研究,Seele邀请了当时生物界顶尖人才碇唯和明日香的父亲加入Seele。他们还想拉拢冬月,于是让Seele中冬月的同僚引见唯给冬月,提交了一份关于形而上理论的报告,吸引他参加,冬月收唯为学生,但没加入Seele。(可能因为冬月对此组织不感兴趣)此时碇唯与六分仪元渡已认识,六分仪元渡在生物领域也有一定名气,唯喜欢元渡。元渡意外入狱后,碇唯拜托Seele中冬月的同僚让冬月帮忙保释元渡,元渡也为生物方面的高级人才,碇唯和他谈及Seele,元渡非常感兴趣,为接近Seele更是主动接近唯。


        Seele在南极找到了亚当夏娃,自己按照Lilith的意思只挖出夏娃,为其套上拘束锁,而让亚当继续被封着。Seele成立人工进化研究所(空壳公司)对夏娃进行研究。碇唯主攻巨大生命体,而Asuka父亲研究复制人。他以自己为蓝本,制出第一薰,胎儿状,无法生长,因为一开始渚薰没有小S2机关和灵魂,是之后才植入的。因为基路要赶时间,于是动用了巨额资金制造巨大生命体。UN发现不对,便加以干涉,派出葛城调查团,赶往发现地南极,同时接管研究,Seele迫不得已,只能交出夏娃。但因为Seele的人在UN中也有一定势力,所以暗中在葛团中掺了自己的人,已知的有元渡,而团长葛城亦是Seele派去的。同时,他们带着Lilith赶往南极。此时大S2机关已成,巨大生命体被造到12部,碇元渡不时汇报Seele葛团的事,Seele以Lilith告知的冲击日期,在前一天叫碇元渡返回,以便失败时,留下高级人才,15年后继续。而基路为了亲自监督,自己留下,以备不测。其他的Seele成员在南极附近的其他地方待命。


        2000年8月15日,此时葛城调查团正在商量动力问题及下个月十三号试验的事情。葛成团长叫一部分人将亚当挖出。而光之翼在Adam身上就要展开,Adam突然发现有12部巨大生命体和Lilith在他身旁,就知道Lilith要同化,于是召唤夏娃,以便自己和夏娃合体成神抵抗Lilith。夏娃挣脱拘束锁(第一次爆炸)全力赶向亚当。不多久,亚当身上的光之翼展开,(第二次爆炸/第二次冲击开始)。两次爆炸间隙,葛城救出葛城美里。光之巨人就是夏娃。九部巨大生命体按照Seele的命令冲上去咬住光之翼组成生命之树,进行同化仪式,Lilith用隆基奴斯枪使亚当还原为大胚胎。夏娃赶到,Lilith叫Seele让其余三部巨大生命体阻止夏娃的行动,夏娃瞬间歼灭三部巨大生命体,又冲上来破坏生命之树,其中一部巨大生命体又被夏娃干掉,生命之树遭破坏。Lilith看见生命之树已破坏,同时感应到亚当不想回归,又想到人类发展得挺好,若执行回归则又要从头开始,终于收回了自己的反绝对领域,停止冲击。此时正巧陨石袭来,击中Lilith,Lilith身躯严重损坏,冲击波使周围的一切物体停止活动。基路的脊椎也被伤及,但发现Lilith心意已变,奋不顾身赶紧打电话叫Seele成员过来处理。[一定有陨石,不然UN发布陨石消息,天文学家不可能没有反应,血液不可能染红整个南极,且十五年后仍未退去(见拿隆基奴斯之枪一集)必定是陨石的化学成分与海水反应,生成密度不同的数量巨大的红色液体,形成红色死海,不发生对流。]Seele赶到,将不省人事的Lilith灵魂移到第一渚薰体内(这就是为什么说渚薰在这天诞生,但此渚薰非彼渚薰),为身躯毁坏严重的夏娃及时套上拘束锁,将八部剩下的巨大生命体还原成大胚胎,加上亚当大胚胎及Lilith全部运回,同时没忘带上Lilith与夏娃被陨石炸出来的身体残片。


        在第二次冲击失败后,Seele总结经验,准备在15年后发动第三次冲击。2001年,Seele发动战争,以便在联合国内拥有更大的权力,让人工进化研究所保管部分重要东西(灵魂被分离的莉莉斯、开始自然生长的第一渚薰、残缺身躯的夏娃、只保留了夏娃的记忆),研究夏娃和莉莉斯,开发技术,模仿它们,制造更完善的巨大生命体,一方面为12部第三次冲击用的作准备,另一方面为E计划(仿制夏娃计划)制造Eva(Eva为Eve的异体),作为处理第二次冲击失败后残留的巨大生命体之用,编制谎言,骗取经费(十分关键),掩人耳目,他们让碇唯将夏娃改造成初号机。并且Seele让人在LILITH头上钉上印有Seele标志的面罩(Seele把自己当成神了)。Seele自己将亚当大胚胎带回(另一把隆抢弃在南极)。明日香父亲因跟随Seele而离开了人工进化研究所,他用南极LILITH身体的残片,造出第二渚薰,将Adam大胚胎中的亚当灵魂植入,封住记忆。Seele用夏娃的残片修复改善了八部巨大生命体其中的一个,分离隆枪,将亚当身体内的S2机关植入(这个就是力天使),再将亚当身躯彻底还原成小胚胎,保证亚当的三部分分离,容易控制。Seele命令碇唯制造小S2机关,准备给两个渚薰使用,以防渚薰出意外而保不住两个重要灵魂,Seele打算在碇唯完成小S2机关后把第二渚薰送到人工进化研究所做S2机关植入手术,之后就让渚薰呆在那儿,让元渡秘密抚养两个渚薰。当时Seele对碇元渡是极其信任的,碇唯也在,Seele就对人工进化研究所十分放心。虽然后来碇唯“死”了,但碇元渡却主动提出要执行第三次冲击,所以未让Seele起疑心,同时Seele认为碇元渡知道的并不多。Seele当然要封闭Lilith和亚当的记忆,方法十分简单:命令元渡给他们吃封闭记忆的药。15年后Seele准备这样做:按照即定时间处理完“使徒”之后,待光之翼在夏娃身上展开,让被控制的莉莉斯灵魂回归身躯,使被控制的亚当灵魂、身躯及生命之果融入莉莉斯,莉莉斯变大,让巨大生命体将夏娃强行拖入Lilith体内,回收灵魂,莉莉斯的记忆能通过夏娃恢复,让其重新造人,这便大告成功。Seele将这一计划通过书面形式确定下来,这便是所谓的死海文书。后来Seele没想到碇元渡竟然自己有动作,这个计划也不得不相应地作了变更。

        2002年,唯和元渡结婚(01年时已生下碇真嗣)。冬月耕造为调查第二次冲击而前往南极,碇元渡陪同,元渡将结婚一事告诉冬月。为治好葛城美里的失语症,带她随船同去。联合国则发表公报,将第二次冲击所有事故全都推到质量极大的殒石撞击南极。后来的教科书也按此编写,并删去了战争的部分。但由于某些原因,Seele对内作了一番号称是真相的谎言:2015年人类的敌人——使徒将会出现,使徒的头儿——亚当已在2000年被我们抓住,它们的目标就是亚当,当使徒与亚当接触便会发生冲击,EVA是亚当的复制,所以也存在着EVA与亚当接触或EVA与使徒接触引发冲击的可能性。元渡当然也在“对内”之列。但其实元渡通过碇唯什么都知道。


        2003年,碇元渡任研究所所长。冬月造访于箱根的联合国人工进化研究所,见到了源堂。冬月知道了一部分南极事故的真相,质问元渡,被元渡搪塞。源堂为吸引冬月加入,带他参观人工进化研究所。冬月见到了研究magi的直子,后又见到了E计划,很感兴趣,加入。另一面,碇唯越来越喜欢碇真嗣了,甚至让真嗣玩起了开发至一半的小S2机关。她了解到Seele的计划后(别忘了,碇唯是Seele的人),打算阻止他们毁灭人类(很大程度上因为真嗣),她通过巨大生命体和S2机关的研究得知了成神之道,于是想让亚当夏娃合体成莉莉斯的等同,即所谓实行成神之道,那么即使Seele使莉莉斯恢复,初号机也能和Lilith对抗,则Seele的计划自然泡汤。于是想出了一套方案。Seele早晚会送来第二渚薰(亚当灵魂),然后先偷来亚当胚胎,再等冲击当天Seele派来力天使,在力天使融入Lilith前让初号机吞获亚当的生命之果和获得完整身躯,再加上已有的亚当身躯及亚当灵魂,则就能使亚当夏娃合并成与莉莉斯同等的地位。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唯打算将自己融入初号机,以便自己能与夏娃的灵魂商量,她从Seele那儿得知第二次冲击的失败是由于亚当夏娃不同意回归耽误了时间而引起的,所以自己与夏娃共生的机会很大,同时顺便能让自己的儿子碇真嗣来驾驶,唯没有再要出初号机的意思。唯曾将她的计划说给元渡听,但元渡被直子迷惑,未理睬,唯再将计划说给冬月听,冬月想了解真相又十分喜欢她,欣然接受。这年,碇唯的小S2机关研制成功,Seele带来第二渚薰,两个小S2机关分别给第一第二渚薰植入。


        2004年,唯执行自己的计划,进行初号机启动试验,唯要求元渡将真嗣带来。可是,出乎唯的意料的是,亚当夏娃不同意回归的真正原因是想保全自己,而如果执行回归不影响它们保全自己或者必须执行回归才能保全自己的话,它们是完全没有意见的。唯做启动试验融入初号机后,夏娃终于能动了,因为身体残缺和长时间的拘束,使它暴走。当唯与夏娃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后,夏娃想到自己今天这个样子实际上是莉莉斯引起的,如果按照唯这样做,亚当和自己就有机会取代莉莉斯的位置,若能成功把莉莉斯融入就能使原来的莉莉斯消失,自己和亚当成为神,执行回归,若要再分开,只需一分为二就行了。凭着对莉莉斯的仇恨,夏娃想复仇,可是自己现在身体不整,也不知莉莉斯与亚当的情况,于是想利用唯的计划使其成神,便同意了唯,但夏娃没有把真正的想法交流给唯,并且表面上十分听唯的话按照唯的计划慢慢来,其实一直等待着成神的那一刻。但是Seele知道亚当夏娃不愿回归的真正原因,所以唯的这一计划后来恰好又给Seele利用,为Seele后来的计划定下蓝本。碇元渡一开始对唯的计划莫不关心,直到唯融入初号机后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唯,痛心不已,为了再见到唯,于是打算执行她的计划,而对直子的态度完全变了。碇元渡希望一直能和唯在一起,便在唯计划的基础上作了更改,他想让神造出失去肉体和心灵的A.T.F的第十九号使徒——人类的补完型。这样他就能一直和唯在一起了。冬月见碇元渡有心于唯的计划,于是改变了对他的态度并和他合作。碇元渡对基路主动提出要执行第三次冲击,也是因为迫不及待地想和唯永生。他想好了一切。他想自己控制真正的莉莉斯,让莉莉斯的灵魂完全听他的。由他控制亚当胚胎,打着为初号机送亚当胚胎的幌子,通过这个媒介最后和LILITH灵魂一起进入初号机,这样LILITH便夺取了亚当夏娃未成神的身体,也就是元渡控制了神的身体,再融入LILITH的自己的身躯,变大,回归,让自己的灵魂与唯的灵魂融在一起,成功。这个计划称为人类补完计划。如果元渡先让Lilith灵魂融到Lilith体内,使其完整,但Lilith因为脚部残缺无法行动,无法主动与初号机融合,而渚薰必会与夏娃合体,形成二神对抗,这样Seele要用九台量产机把它强行拖入Lilith中,但量产机会被初号机轻松干掉,两者计划都不成功,唯的计划便成功了。碇元渡亦不能让Lilith灵魂提早与初号机融合,如果这样碇唯会起疑心,会不肯答应。于是他与冬月合作根据唯的基因造出了第一绫波丽胚胎,将第一渚薰的莉莉斯灵魂移入,拆下第一渚薰的小S2机关,准备用较长的时间把第一渚薰改成第二丽(这种变性加整容的手术应该很难做,再说又要整得像唯,若等第一丽长大则在2015年时年龄太小了,后来手术用了一年的时间,但即使这样,第二丽也不很像唯,第一丽绝像,所以零和薰在2015年是都是十四岁),再将小S2机关装上。不巧,这手术在某时被第二渚薰看见了。


        2005年,律子在第二新东京大学见到葛城。葛城与加持谈朋友,加持去德国,葛城成为联合国公务员。


        2008年,律子加入人工进化研究所。同时MAGI完成。


        2010年,直子因为自己妈妈是日本政府间谍,所以感到死期将至,写信告诉她妈。直子虽然认为自己肯定会被干掉,但仍对碇元渡抱有幻想。碇元渡看已不需要第一零,且是应杀死直子的时候了,“教导”零该说的话,跑到直子那儿,他最后要让直子明白他的真心。直子不相信零的话,反而认为这是唯说的,因憎恨碇唯而对绝像唯的零下手。直子掐住零时,零看见了在上一层看台上注视着这件事的第二渚薰,眼中出现了渚薰影像。直子掐死第一零后,碇元渡立即出现,枪杀直子,直子坠下主控台,这一切都被渚薰看到了。渚薰领悟了元渡在利用她。之后渚薰对“利用”这种事相当憎恶,于是他停止服用那他感到莫名其妙的药(封锁记忆的药),并要求Seele来重新抚养他。第一零死后,碇元渡将莉莉斯灵魂移入第二零,作亲手培养,企图控制住莉莉斯的灵魂,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而将直子的灵魂通过第一零融入零号机。出乎他的意外,Seele改变主意要求领回渚薰,于是一颗本应掌握在元渡手中的棋子没了。Seele得知元渡背地里培育绫波丽后,就对碇元渡有了防备之心,因为他们并未让碇元渡这样做。他们亲自抚养渚薰,控制了完整的亚当(当然三部分是分开的)。这就造成了后来Seele与NERV复杂的斗争局面。再说碇元渡,发现第二渚薰溜走后,知道唯计划的实现率已不是百分之一百。所以元渡作了第二手准备。有一点元渡没有忽略,唯造的小S2机关已接近神的水平,只要将两个小S2机关合起来就相当于一个百分之二十五的神之生命之果(这一点Seele也清楚,但NERV和Seele都没能力造小S2机关)。于是元渡想,如果Seele因循守旧地让渚薰融入莉莉斯身躯,他就不妨让绫波丽带着他与亚当胚胎一起融入,也能使莉莉斯变大,然后步骤同前。没想到后来真的用了这个计划,但这个计划正是被绫波丽搞砸的。同年,人工进化研究所解散,全部转为NERV编制。
 

绫波丽完全手册

        姓名:绫波丽

       年龄:14

       性别:女

       血型:Blue Type

       身高:1米58

       体重和三围没考查

       学校:第三新东京市第一中学

       门牌:402

       职业:EVA零号机驾驶员兼一号机预备驾驶员

       全剧共出现过4套服装,分别是校服、战斗服、内衣、睡衣(毛巾和没穿衣服不算)

       共参与战斗(以接触过使徒或受过伤为准)9场,分别为: 第三使徒水(サキエル) 第五使徒 雷(ラミエル) 第九使徒 雨(マトリエル) 第十使徒 空(サハクイエル) 第十一使徒 恐怖(イロウル) 第十三使徒 霞(バルデイエル) 第十四使徒 力(ゼルエル) 第十五使徒 鸟(アラエル) 第十六使徒 子宫(アルミサエル)

        生日:3月30日

        座位:教室靠窗那排倒数第二个

绫波丽之完全解析

Part 1  绫波零,迷的正体

      “绫波零,14岁,有马尔杜克机关所选出的第一个适任者,FIRST CHILDREN,原来EVANGELION零号机的操纵者,双亲都已经不在世,过去的经历有如一张白纸,都已经被抹消。”

        第五话中,律子博士在和美里的对话中,如此说明零的身份,这也是全剧中第一次对零的来历有所交代。之后的剧情陆续透露她的其他资料。她在NERV的ID号码为0 001-225-0925-09,目前一个人住在第三新东京市的巨大公寓团地,她是E计划的第一个驾驶员,花了7个月的时间才和EVA零号机同步,但常常由于疑似情绪上的不稳定而导致 EVA暴走。个性冷静沉默,不苟言笑,在学校几乎不和其他同学交谈,缺乏强烈的情感表现,也不和外界的其他人接触,唯一的嗜好是读书(?),在学校成绩优良。除此之外,出生年月日不详,血型不详,家族不详,出身不详。ANIME 史上最神秘的人气女主角,如果说神秘也是一种魅力的话,零应该就是最好的写照了。   

       零的正体和她不可思议的个性始终是EVA中的一个迷,更是“人类补完计划”和E计划这两个巨大迷团的核心。即使到剧场版《AIR为你献出真心》(下面简称EOE),仍然没有对她的身世有一个清楚的交代。抛开庵野在EOE 中种种企图毁灭她形象的描述,在此让笔者就目前以知的有限资料,为她的身世做一个推测性的完整介绍。   

        零有着令人一见既印象深刻的外表--白发(在片中是淡蓝色),白皙的肤色和红色的双眼,在医学上这是明显的白子的特征,这种缺乏色素的遗传现象并不是罕见的病例,不过在零的场合应该是特意造成的。在第二十一话中,初次登场的 E计划的关键人物--碇唯,亦即真嗣早逝的母亲,其年轻时代的样貌与零非常神似,这种情形决非偶然。而在第二十三话《泪》中律子揭露了零的秘密,水槽中许多的零说明她是以人工“制造”出来的复制人。而二十四话〈最后的死者〉中零更神秘地在TERMI NAL DOGMA中出现,先不提她是如何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抵达这个保护严密的区域的,日向在渚熏到达HEAVEN’S GATE之前侦测到了AT FIELD反映就能证明她不是一般人类。   

        在EOE中,零在听到真嗣的大声呼喊之后,随即腾空而起并飞到莉莉斯的面前与之合体,莉莉斯更以精神感应对她说“欢迎回来”,这是零真实身份的最完整证明。很明显的,零是以莉莉斯制造出来的人造人,因此她能够直接与莉莉斯合体,并持有熏的浮空与AT FIELD等使徒所具有的能力。在另一方面,她具有部分唯的基因,因此她不但在容貌上与唯相似,而且对真嗣和碇司令等唯的佳人抱有特殊的感情。由这种情形来看,零不独是混合了莉莉斯和唯的基因所造出来的人造人,她也有一部分原属于碇唯的记忆与性格,这应该不是单纯的遗传基因所能造成的结果。   

        扣掉TERMINAL DOGMA水槽中那些没有灵魂的零不算,在EVA中登场的零其实共有3个,日本的EVA FANS们公式称呼她们为一人目(第一个),二人目(第二个)和三人目(第三个)的零。大约才五,六岁的一人目零于第二十一话〈NERV,诞生〉中登场,因为辱骂律子之母赤木直子为“老太婆”而被直子活活掐死了。二人目的零就是从第一话开始登场的零,一直到第二十三话零号机自爆死亡。三人目的零,则在之后的二十四话登场到最后。(以后的文章中,都会以这种几人目的方式来区分不同时期的零)   

        由幼年时期的一人目的零来看,由人工培养的零和现在的人工胚胎一样。需要和人类相同的时间来成长。在2006年被杀死的一人目的零号称“四到五岁”,由于在日本没有所谓的虚岁算法,由2015年的零的年纪来推算,假设她是十四岁未满十五岁,那么她应该是诞生于2000年到2001年之间,时间上和一人目零死时的年纪基本上相符因此零的复制计划早在碇唯死之前就开始了,在碇源堂的刻意隐瞒之下,SEELE并不知道零是复制人一事。然而唯对此是否知情?源堂是否瞒着唯进行复制零的计划?很遗憾的是,单从TV版故事中我们无从得知这一点。   

         西元2004年,碇唯死于EVA启动实验中的“意外”,享年27岁。由第二十话中可以看出,在驾驶员溶解与LCL中的情况下,精神与记忆可以以特定的类分子形态存在于LCL中,并可以某种方式进行重组。唯的“意外死亡”应该就是指这种情况,和后来也发生同样情况的真嗣不同的是,出于某些原因,她并没有被成功得救回(这可能涉及她的真正意图),可以推断她的部分人格就此残存在 EVA初号机中,其余部分则在日后不知如何转移到了零的身上。然而相较与零诞生在2000到2001年推算,时间上晚了三,四年之久,因此此说也不定能够成立。而律子曾在第二十三话中说过,众多复制的零之中,只有一个是拥有灵魂的,这灵魂是从何而来,又为何只会特定存在与“活动”中的(离开水槽在现实世界中以绫波零的身份存在)零身上,更是迷中之迷。   

        在太田出版的〈 庵野秀明欠席裁判 〉中, 副监督摩砂雪曾提到三人目的零的记忆是来自于备份在 DUNMY PLUG中的资料,然而这不能解释为何三人目的零不记得真嗣的事情,却在紧握二人目零的宝物……碇司令的眼镜时流着眼泪。二人目的零直到与第十六使徒ARMISAEL心灵交会时,才因为看到了自己深藏心中的孤独寂寞而流泪,而二人目的零随即自爆而死,未曾再返回过DUMMY PLUG备份记忆,所以三人目的零根本不应该知道流泪这回事,即使知道也绝不是来自于DUMMY PLUG中的记忆备份,“魂”的译介传承应该是最有力的说法。只是连身为副监督的摩砂雪都如此说,如果不是庵野有特别的交代,就是他的“情报操作”非常成功。反正脚本是他写的嘛!要怎样向手下的人员解释剧情是他的自由,我们则自有我们加以分析后得出的结论。   

        话题扯远了。我们由以上的种种结果可以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零是由莉莉斯和唯的基因所创造出来的人造复制人,至于为何只有其中一体拥有灵魂,至尽仍无法得知,而由于继承莉莉斯的血统之故,零的白发,雪肤和红色双眼的独特外表不但使她在众多角色中格外引人注目,在搭配上她那孤独的表情之后更是她魅力的一大来源。

Part 2 生自与“零”的生命,拥抱悲运的少女  

     即使她本人再怎么沉默自敛,经常如影子般被刻意隐没在画面的一角,“存在感稀薄”的零,在 EVA众多角色之中却相反地最容易引人注目。清秀的外表,总是环绕在身边的寂寞气氛与冰冷无表情的面孔,使她看来像个一触即碎的,精雕细琢的玻璃娃娃,连明日香都公然叫她“人形”(日愈的洋娃娃之意)。而已经证实是人造人的她是否像许多“下仆”(明日香拥护者的总称)们所说的,是个没有灵魂和心,只知道执行碇司令命令的玻璃人形呢?答案是否定的。不论她能不能算是人类,在零的冷漠面具下也有着一颗人类的心和人类的感情,只是能看到它的人并不多罢了。   

        现在让我们追忆一下电视版中有关零的种种片段和场面吧!

  在TV版中零出场很早。笔者相信真嗣在无人的街道上所看见的零的身影只是心中预感的幻影而已,两人第一次真正的会面应该是在EVA初号机的GARAGE中。源堂利用重伤的零使得真嗣搭上EVA初号机,那时便可看出零对源堂命令的绝对遵从,即使那种程度的重伤,仍在源堂一句命令下勉强爬下病床,结果连真嗣都看不下去而愿意代替她出击了。笔者一直认为这是源堂的计谋,因为他深知以自己儿子的个性不会乖乖地坐上初号机的,所以故意安排这场戏来诱他入壳,不过若是你我面对了这样的场合,相信也不可能坐视重伤的零去送死吧。这也是真嗣这个有时懦弱地令人失望的主角最令人打心里为他喝彩的一幕了。真嗣的懦弱与顽固脾气使他能面对父亲的威势与美里的劝说而都能不为所动,但怀中因痛苦而呻吟的零与满掌的鲜血能使他毫不犹豫地下这个决定,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十分的难能可贵。虽然说明日香曾经色诱真嗣成功(几乎成功),但对于真嗣来说,真正能让他愿意无偿付出的应该还是只有零。据说有许多人在此时便深深喜欢上她的,不过此时的零并未有太明显的个性表现,这喜爱多半是源与对病弱少女的怜爱和保护欲,零的“绷带少女”的名字也就从此不胫而走。   

        之后的二至四话主要都集中在对真嗣的心理描写和对周遭环境的适应过程,零的出场并不多,不过从冬治和剑介的会话中多少说明了零平日的个性:沉默寡言,面无表情,不擅表达喜怒哀乐,而真嗣由于她只对父亲源堂才表现出的亲昵神情,对她由嫉妒转而产生好奇。 第五六话集中在两人间关系成长的描述,零最具人性的一面在这两话中表露无疑,第11话中则可以看出她临危不乱的冷静性,而在12到19话中,她以 EVA驾驶员的身份经常登场,戏份却显然没有明日香来的重,但她与真嗣间的关系日益成长,却和明日香为了维持自尊而对真嗣表露的虚情假意形成强烈对比。   

        第15话中,零因为真嗣说她扭抹布的姿势“很像母亲”而脸红(据日本某网友文章说法,两手向内扭抹布的姿势是老一辈女性的做法,被视为一种比较文雅的姿势),是否因此激起了她的母性本能则不得而知。在第16话中,指挥作战的美里在初号机被使徒吞没之后下令其余两人撤退,此时喊到:“碇君还在里面!”的零可以明显得看出她对真嗣的关心,她更在之后明日香冷言嘲笑真嗣的失策时露出明显的怒意。以往脸上看不到喜怒哀乐的零,在这一话中单独为了真嗣而表现出的情感便可谓之空前了。   

        第17话,真嗣和冬治为了送讲义而前往零的住处,其间真嗣自做主张清理了屋内的垃圾,零之后踌躇不经意脱口而出了“谢谢”这两个字。零为了真嗣的事独自到屋顶上去找冬治时,看似粗线条其实十分心细(?)的冬治一语道破她是在担心真嗣,听到这番话的零虽然惊讶却没有加以否认,此时的她应该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和真嗣之间那种不可解释的关系与感情,或许这种感情还不能称之为爱,然而这种与认定的对方互相关心,彼此依附而活着的“绊”,却是她已经逐渐拥有了人类的“心”的证明。   

        第19话的特攻暗示着零不为人所知的自杀愿望,这在后面会再提及。而随着第二十一话揭露她与碇唯之间的莫大关俩们,23话的自爆随即结束二人目零短暂的一生,而律子的反逆行为揭露出她与源堂不可告人的关系,也说明了零真正的身世。三人目的零随即接着登场,如同前面所提到的,她似乎继承了二人目的记忆,似乎在这最后一个零身上仍然有着令人期待的剧情展开。然而……   

       第24话渚熏的登场,一句“你和我是一样的”的台词布置了另外一个迷题--既然熏可以是第17使徒TABRIS,那么拥有同等能力的零会是什么?这个在TV版中没有解释的迷到了剧场版中依然没有什么结果,与莉莉斯合体的零,以大地女神的姿态出现的巨大的零,在真嗣的补完世界中出现的,又像母亲又像伴侣的零,以及在最后头颈断裂,裂成两半的头部横在海的另一边的,令人不快的零,种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剧情的展开所诠释的零,除了庵野监督明显可见的恶意和对观众报复的意图之外,实在看不出和TV版有何关联,对于解明零的真实身份和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理由也没有太大的帮助(最多是证明了她与莉莉斯的关系)。   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将这两者加以区分,摈弃剧场版中有关零的部分以及二十五、二十六话的“学院纯爱版”零,单纯以TV版的内容对零这个源自于“无”的少女作一分析,特别是他迷一般的种种行为与个性,其实是可以由许多方面来加以解释的,不论如何,始终被宛如AT FIELD的层层迷团所包裹的零的身世,她所曾参与的各项秘密计划(第13话中握着隆基亚斯之枪的行进,在多次实验场面之后才在第18话现出真面目的“DUMMY PLUG”(傀儡系统)间的关联以及异与常人的冰冷性格,和看似复杂其实非常单纯的明日香相较之下,显然是更有加以探讨的价值。

Part 3 绊……这是她生命的所有   

        从电视版可以看到有关零的种种行为与个性表现,有以下几个明显可见的现象:

        1、 对碇司令命令的绝对服从。除了真嗣之外,零只会在源堂面前露出笑脸,她对源堂的命令更是遵从到了以死相徇的地步。即使是发自美里或律子,并非直接来自源堂的命令,她也会视为一体的服从。就NERV 所惯用的指挥方式而言,零可说是优秀的典范。

        2、 自我存在意识稀薄。或许是明知自己有许多“备份”存在之缘故,零以随时可以坦然面对死亡的态度活着,甚至企图以牺牲自己生命的方式来换取最大的战果,例如19话时她驾驶失去右臂的零号机抱着N2特攻时,当时源堂都对她的行动感到大吃一惊,可知绝非他下的命令,而那时她所说的“我是死了也有代替的东西……”这句话正可说明她轻视自己生命的程度。

        3、 异常冷静的外表与纷乱的内心。不知道是否因为与零号机本身的缘故(零号机核心中到底放入谁的灵魂,到现在还是个不解之迷,零驾驶零号机暴走的记录为3部EVA之冠.而律子曾将其归之于零的“心乱”所致。第5话中,零为能顺利启动零号机,将自己视为宝物的源堂眼镜带如插入栓中以安定自己的心情,该次启动实验也因此而能顺利完成.相较与真嗣和明日香,几乎从来没有在意识状态下导致 EVA暴走的情形,零当时到底“心乱”到何种程度实在难以想象。然而在日常生活中的零却异常得冷静,在战斗中也不被情绪左右,能够冷静地观察形式来采取行动,并在判断道路上有过人的直觉。(?)

        4、对于真嗣的关心,自从第6话之后,零似乎意识到了她与真嗣间的关系,对于真嗣有一些通常看不到的反应,例如掌打对源堂口发恶言的真嗣,在听到真嗣看到她反手扭抹布的姿势说她“有母亲的感觉”之后脸红,这些都是潜藏在她体内的唯的因子所致。不过她在真嗣身上所意识到的,到底是唯未能对儿子所表达的母爱,抑或是“零”对异性的青涩情感,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几点,相信各位都有注意到吧!或许零散了些,但这些都是构成绫波人格的重要部分,以下就让笔者不知轻重地做个整理,试着勾勒出她出生的经过,以及她隐藏在冰冷脸孔后面的真正面貌。   

        西元2000年,不知是否为储备未来 E计划的驾驶员之故,源堂使用了使徒(莉莉斯)和唯的因子(不能确定是否来自于溶有唯肉体的 LCL)创造了零,并基于来日的作业与开发傀儡系统的需要而一次培养了相当是数量,这些零主要在TERMINAL DOGMA的核心水槽中,以与人类相同的速度长大。然而这其中有一体被带出水槽,并可能在唯出事后融合了 LCL中唯的部分灵魂(这可解释为何故事中多次提到零所拥有“借来的灵魂”),然后以普通人类的方式被抚养长大,这就是一人目的零。   

        一人目的零,或许是习惯了源堂的日常言行,抑或被源堂设计用来害死赤木直子博士,因为在直子面前口发老太婆无用之言而被杀掉。直子在看见年幼的一人目零之初还没有认出她就是唯的复制品,知道她明白源堂带他来的用意之后,才在激动之余杀死她。她在杀死零之前还咬牙切齿地说“你是死了也可以替代的东西!”之际,不知是否已经知道零有许多复制品可以替代,不然以她的身份大可不必畏罪自杀,或许是对源堂的冷血无情感到绝望之缘故?   

        另一种说法是认为零中隐藏有使徒的残虐性因子的论调,一人目零中的使徒性格尚未被压抑,对赤木直子口出恶言纯粹是因为这种残虐性未被压抑,这可由剧场版D EATH中,被掐死瞬间的零不但面带充满恶意的微笑,眼眸中甚至还映着渚熏身影一段来加以证明。不过,这虽是有力的暗示,却没有办法证明这件“意外”是否出与源堂的预谋,只是若以源堂的鬼畜个性来看几乎不会有人怀疑这是他故意安排的好戏。     

        不论如何,一人目零的出场到此结束,可联想的二人目零被带出了水槽(是否有继承一人目零的记忆就不得而知),在位于NREV本部地下的人类进化研究所第三分室中开始了她的人生。律子曾在第23话中说过:“……这个房间的摆设,构成了零心中光与水的印象。”的确,在23话后半中出现的这个“零之房间”摆设与零独居的公寓房间非常相似,可以确信她的童年应该是在这个封闭的房间中度过的,因此她刻意将独居的公寓房间也摆设成类似的格局,或许是籍以在自己的世界与不习惯的现实世界之间留下一个熟悉的歇息之处,来安定自己的心情吧。   

        西元2014年,绫波零转入第一中学就读,时间应该是在真嗣来到第 3新东京市的一年前。照时间来推算,零在搬入目前独居的公寓房间(搬入时间应该与转学时间相同)之前,共在地下的房间中度过了八年的岁月。这段时间她见到的人不会太多,应该就只有源堂和负责她身体状况的律子才对,而真正负起对她教育和照料职责的想必就是源堂。对身为生化复制人的她来说,源堂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她活着的唯一意义。在她身上看到亡妻身影的源堂应该也对她相当的疼惜,用这种方式受到源堂对她的感情,因此对于表面上的感情表露自然视为多余的东西而加以省略,这用来解释她不擅表达言辞的个性是十分确切的。   

        对于零的这种性格,庵野监督在知道担当零配音工作的林原小姐时有一句很贴切的说明:“这个女孩子不是 没有感情,是不知道如何表现感情。”这句话应该不难理解吧!想必面无表情的源堂,只有嘘寒问暖时的微笑而已。所以零没有像明日香那样激烈的爱与恨,只有不知生命为何物的失落和面对寂寞的无意识悲伤而已。对于初期的二人目零来说,这应该就是她人格的全部了。

    相对于情感表现上的缺乏,零个性上的另一个特征就是自杀愿望。对于零来说,生命似乎没有任何值得珍惜之处,或许是知道自己有许多复制体可以替代之故,死亡对于存在感稀薄的她仿佛是种解脱而并非结束。因此她有明显的自我牺牲倾向,在第六话中不惜生命挡住了第五使徒RAMIEL的加粒子炮,第11话中率先资源去挡住第9使徒 MATARAE的溶解液,19 话中操纵战斗能力不完全的零号机手持N2对“最强的使徒”ZE RUEL的猛烈攻击,直到23话中与16使徒ARMISAEL同归于尽……   

        对于自己生命的轻视程度除了战斗之外,也完全反映在她的日常生活上。一个人住在宛如鬼屋般的公寓危楼之中,毫无生活感的无机质房间,从不收拾的信件(应该都是广告单之类?),不上锁的房门,饮食大概也都是速食拉面之类的东西(绫波不吃肉这件事已知是素食主义的庵野监督的个人偏好,因此不列入探讨之列)。她仿佛把自己视为只为操纵EVA而存在--不如说是为了有一天死在EVA插入栓中--而存在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因此省略了一切她认为是多余的事物,例如感情,与他人的关系,对生活的要求与享受……等等。这一切对一个随时要死的人而言确实是不必要的,毕竟对于零来说,她的确只为了一件事而活着--那就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的“绊”。

Part 4 使徒人格,魂之轮回   

        除了拥有使徒的身体和力量之外,零是不是也拥有使徒的人格呢?笔者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特别是这可能是她心乱的主要原因之一。回想第23话中零与第16使徒A RMISAEL的对话,那个“另一个人的零”极有可能就是潜藏在她心中的使徒人格,以及在第25话中出现的那个怪异的零的形象很可能是同样的东西。

     第18话登场的DUMMY PLUG是这个使徒人格的一个强力证明。虽然故事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明DUMMY PLUG到底是如何制造出来的,但由它引起人权主义者兼洁癖者的伊吹玛亚的极度反感这一点看来,很可能是由其他或生生的零复制体所“制成”的,再由二人目的零从TERMINAL DOGMA的大脑状设施中复制她的记忆和人格到DUMMY P LUG中。由于零的原体唯个真嗣是母子关系,两人拥有类似的大脑结构和人格 PATT ERN,因此由零所制成的DUMMY PLUG较有可能骗过EVA初号机而达成不需要驾驶员而能加以遥控的目的。   

        然而DUMMY PLUG第一次启动就是对变成使徒的EVA三号机近乎分尸的残虐攻击,不禁令人对DUMMYPLUG和身为本体的零产生恐怖感。笔者认为这应该就是潜藏在零之中的使徒人格所致,因为初期人格一片空白的零不应该有如此的残虐性。相对与使徒的半知性作战方式和仅排除妨碍者的习惯,EVA系列爆走时表现出来的战斗本能个残虐性是一大对比,这可能是亚当和莉莉斯这两个生命之源最大的不同处吧!总之这肯定不是零本人的人格所致。   

        虽然,零可能继承了碇唯的基因和部分记忆,但身为复制人的她还是得和一般人一样,一切从空白开始。谁是出生就拥有独特的人格和个性的呢?后天的环境与教育会决定一个人的性格,相信在零的场合也是如此。不幸的是,她所拥有的只是源堂这样一个不会表达自己情感?quot;父亲",以及可想而知对她抱有很大敌意的负责人--赤木律子。笔者无从揣测她在幼年期受过怎样的教育与照料。但可以看出的是,她的个性部分和尚未发展的幼年时期一样,近乎一片空白。一人目的零尚会充满恶意地嘲讽赤木直子,到了二人目的零身上就只剩下对源堂的敬慕与服从,对于爱憎和感情的其他部分等等则是一无所知,在第六话中她面对喜极而泣的真嗣时不知该做出何种表情,就是她鲜少与人接触的证明。   

        虽然可以确定在零的人格人应该潜藏有所谓“使徒人格”。但不只何故在二人目的零身上,这使徒的人格并不像在一人目身上时那么明显,或许是源堂用了某些方法(例如出现在零房内或床头柜上的不明药物)将之压抑下来。毕竟零身为 EVA零号机的驾驶员,万一被使徒人格所控制,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但可能就是这勉强的压抑导致零的情绪不稳。从零号机的两次暴走,一次是拳打源堂,一次是攻击零自身来看,应该都是这个被压抑的使徒人格所导致。后来零将源堂的眼镜带入插入栓内,精神就稳定了下来而顺利完成启动实验,这说明使徒的人格只有在零的心灵一片空虚时才有趁虚而入的余地,当零的心中有对他人的感情和关心而不再空白时,使徒人格的影响力就会降到最低。在第六话之后,零和真嗣彼此之间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情,当她开始在意真嗣的事情之后,暴走的情形就不曾再发生过(机体互换实验那一次的不算),这是极有力的证明。   亚得拉派的心理学学者认为,人的存在感来自对自我独特性的认知,以及与他人之间的“牵绊”。这些牵绊不仅是证明我们存在与这群人中的证据,也构成我们人格上的一种本质,我们与许许多多周围人们的关系和交流方式亦属于我们独特人格的一部分,这种“牵绊”的论调在 EVA中(特别是25,26话)到处可见,从小甚少与他人接触的零缺乏这种“牵绊”乃是明显的事实,因此,她若是能继续与周遭的人们交往,产生个性与思考上的交流而逐渐建立与他人的牵绊,可能也能成为一个拥有自己个性的可爱女孩儿。不论如何,看着原本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她和真嗣间逐渐增长的感情,和在生死之战中培育出来的信赖与相互关怀,可说是整个充满灰暗与死亡气息的EVA中最为美丽动人的一幕,相信这一点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回想一下在23话“泪”中,她终于籍由第16使徒ARMISAEL看清楚自己充满悲伤和寂寞的心,以及隐藏在这之后的真正的心愿.当ARMISAEL的另一端开始攻击初号机时,她方才恍然大悟:“这就是我的心?希望能和真嗣君在一起?……”   

        不知道是觉悟自己死期已至(在第19话中,零在初号机进行启动实验时突然感到呕吐感,那时她喃喃自语:“已经不行了吗?”时,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无法再支撑下去了,那时她特攻的理由应该也在于此),还是处于对真嗣最高的爱情她选择了一死,但是她死时最后一刻尖刀的居然是……源堂!!(相信有许多绫波FANS对这一幕都极为反感)。   

        然而有一篇同人漫画对这一节有很好的解释。笔者认为二人目的零似乎相信自己上一为了源堂而生,因为自己的心逐渐偏向真嗣而感到不安,这也背离了她只为源堂而活着的信念。或许她的自爆是为了结束自己和源堂这段残破的牵绊,因为有了真嗣的闯入,这段牵绊再也无法维持原来的模样了。她希望让另一个新的自己与源堂重新开始,不必再受过去对源堂感情的牵绊。   

       “无法告诉你的言语,无法传达给你的思念,就让我一个人全部带走吧,希望下一个我,可以只喜欢上你一个人……”   这段话虽然是漫画中的虚构,但用来形容当时零的心情,真是在恰当不过了,因此笔者在此特别提出作为引证。   

        零的心或许和她的生命一样是生自与虚无之中,然而她绝对不是一个没有心和灵魂的“人形”。当她开始有关心和思念的对象之后,喜悦,悲伤种种感情也就从此而生。何尝有谁不是如此?在童话故事中,即使是泥塑木雕的娃娃玩偶,当她们开始明白何谓爱情之后,也能拥有一颗人类的心,甚至有一天真的成为人类而实现心愿。零虽然知识其中的一个例子,但是她让我们看到了其中最美的一面,或许,这就是今日你我之所以成为绫波FANS的缘故吧?

新世纪EVANGELION重要台词解析及其他

        NEON GENESIS EVANGELION是一部出色且独特的动画作品。 说它独特,是因为EVA具有别的动漫作品所不具备的深刻内涵。对EVA理解较深的爱好者都会认同,作品中的主要故事框架,即消灭使徒进行人类补完的表面情节线索,只是EVA的“躯壳”(SHELL),而它真正的“灵魂”(GHOST),则是对人物性格和心理的刻画和分析。这一点主要是通过片中大量的人物对白和角色的内心独白来表达的。很多人反映EVA“看不懂”,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片中的台词心理学及哲学含义较深而不易理解其主旨。一些反EVA派则提出剧中的心理分析完全是故弄玄虚,毫无意义;还有一些人认为这些只是庵野的“试验”,并不完整和严密。我并不以为然。纵观整部作品,尽管TV版最后两话(这也是EVA灵魂的最核心部分,相当于它的S2机关吧)的安排稍微有些突然,EVA还是基本完整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以下对TV版及剧场版重要台词进行分析,希望能够对EVA的认识和研究有所推动。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分析仅代表个人观点。


        正如ANGEL19th所说,EVA是一部开放性的作品,它在每个观众心中都会有不同的含义。而且,这里只对那些与EVA心理学及哲学主旨关系密切的台词进行解析,那些推动剧情发展,以及涉及具体情节悬念、隐喻、谜题的则不在此列举。

下文中:SHINJI=碇真治 REI= 绫波丽 ASUKA=明日香 MISATO=葛城美里 RITSUKO=赤木律子
GENDOU=碇元渡 KOUZOU= 冬月幸增 RYOJI=加持良治 MAYA= 伊吹玛亚 MAKOTO= 日向实
SHIGERU=青叶茂 YUI=碇唯 KENSUKE=相田健介 TOUJI=铃原东治 HIKARI=洞木光 KAWORU= 渚薰

第一话 使徒、袭来(使徒袭来)
EPISODE 1 ANGEL ATTACK
#1 18:56 (真治拒绝搭乘初号机迎击第三使徒,元渡命令丽带伤上阵)
SHINJI:难道我真是全世界最没用的人?
#2 20:30 (SAKIEL发起进攻,丽极度虚弱状)
SHINJI:不能逃,不能逃*

这是真治著名台词“不能逃”第一次出现。结合#1来看,真治此时内心很想逃避,但又害怕逃避将会造成的痛苦(被别人和自己视为没用的人),因而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找寻人生的意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乘上了初号机。但实际上,不逃避的后果是更大的痛苦,此时的真治并不明白真正的幸福和人生意义是什么,可以说,一直到EVA完结他(还有很多观众)也仍不明白。EVA的心理学主题,基本上就是围绕着“痛苦与逃避”这一在现代社会日益突出的问题展开的。


第二话 {见知 la ne、天井}(陌生的天花板)
EPISODE 2 THE BEAST(野兽)
#3 8:08 (初号机维修现场)
RITSUKO:你想战胜使徒?我看你仍很乐观。
MISATO: 当然,人生应该充满希望,这样生活才会开心充实。

美里的出场,给人以乐观开朗的印象。但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发现美里的内心并非那么快活。她的这句台词,很难说是她的真心表达,可能是她逃避痛苦、逃避内心矛盾的托辞。

#4 (0号机实验现场)
RITSUKO(对GENDOU):你根本就不考虑孩子们的感受,是吗?

律子的这句台词,对元渡一贯利用别人,甚至包括自己的亲属及手下(但唯除外)的做法进行了揭露。

#5 16:50 (美里在浴室与律子通话)
RITSUKO:安抚他(真治)是你的首要工作。
MISATO: 但我怕不知道怎样和他沟通。最初我只是把真治当作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跟律子想的一样。
虽然这次可以将使徒击退,但我一点也不高兴。

美里把真治接回自己家,原本存有一点私心,即让真治分担家务。而律子对真治则完全是工作关系,或者说就是利用关系,利用真治击退使徒,利用真治完成EVA的研究,最终利用真治进行人类补完。可以说,在EVA中美里和律子分别代表的是人类社会的两个方面,美里代表感性的人性,律子代表理性的科学。这在后来的多处情节,如十六话的初号机拯救行动,对十三使徒的战斗等都有具体体现。


第三话 {鸣 la na I、电话}(不响的电话)
EPISODE 3 A TRANSFER(转校生)
#6 4:33 (初号机训练场)
MAYA: 真治他开始自动学习驾驶。
RITSUKO:听别人的话,正是那孩子作人处世之道。

#7 6:39
RITSUKO:真治这孩子,也许不懂主动与别人交谈,所以不能结识朋友。你有没有听过箭猪的比喻?
MISATO: 箭猪?
RITSUKO:对一只箭猪来说,就算想将自己的温暖传给对方,但当它接近对方,身上的刺就会令对方受到伤害。也可以这样来形容人类。现在真治的心里面就好象箭猪一样,因此他变得越来越胆小。
MISATO: 希望他很快会认识到一个人成长的时候,身边一定需要有朋友。
总有一天会找到一个与朋友相处的方法。

真治这一形象,代表的是一个群体。很多人认为真治很象自己,真治所代表的也正是这一人群。这些人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和与人交往,在和别人的交往中常常处于被动地位,很在意别人的看法;遇事喜欢逃避,处事易于消极,容易否定自己。据我观察,这样的人在整个社会所占比例并不大,但也决不是“一小撮”。而听话,大概也是这群人的特点之一。参照以后的剧情可以看到,不仅是真治,包括丽、元渡,甚至美里,都有不同程度的箭猪现象。同时,箭猪的比喻也说明人与人之间真正的沟通和理解是很困难的,正因为这样才需要进行人类补完计划。

第四话 {雨、逃ge 出shi ta 后}(雨天,出走之后)
EPISODE 4 HEDGEHOG*S DILEMMA(箭猪的困境)
#8 13:49 (NERV禁闭室)
MISATO:好久不见。这两天四处流浪的心情如何?
SHINJI:没什么。
MISATO:初号机已经随时准备好,你想如何?至于你出走的事,我不会骂你。
SHINJI:我也知道你不会骂我。美里小姐你始终都是外人。
MISATO:你真要放弃?
SHINJI:这件事照理说我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但又怎能交给丽呢。既然是这样,就让我来吧。
MISATO:你不是不愿意吗?
SHINJI:我是不想的,我根本就不适合作这件事。可是假如我不做,丽、律子小姐、还有美里……
MISATO:够了,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这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不想做,就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
象你这种心情来驾驶,反而更糟糕。

从真治乘上初号机开始,就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乘坐EVA,为什么呆在这里。这些问题贯穿了全剧。这里可以说是真治自己对以上问题作出的第一次回答,即驾驶EVA是为了别人,为了让他人不受困扰。对于真治来说,这可能是最自然的答案,因为驾驶EVA作战实在是很痛苦的。但从其他人的角度,又有谁能理解这种痛苦呢?东治在揍真治时肯定是不理解的,但在看到插入栓中真治的痛苦表情,乃至后来被选为FOURTH CHILDREN时理解了。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别人的痛苦和处境,才能理解别人。

我们常常说别人“没有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或其他各种什么什么观),可是又有什么理由认为我们心目中“正确的世界观”一定是正确的呢?这样的话,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理直气壮地指责别人呢?对真治来说,驾驶EVA等于对自己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凭什么让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去接受“驾驶EVA是有意义的,与使徒战斗保护人类是我的责任”这样的观念呢?这样做岂不是也很自私吗?一般人总是认定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缺乏反思的精神而去指责别人,这种行为其实比真治的逃避更可悲。尼采以及后世的许多哲学家认为,人们所认为天经地义的道德规范有很多都是没有依据的,因为在自然人性中本来没有善恶可言,
所谓道德是来源于非道德,即一定群体的需要,是价值立场而非真理使之成为规范。基于这些观点,尼采提出了“上帝死了”的惊世骇俗的著名论断。用道德来审判生命,这在基督教中发展到了顶点,在今天仍有很大市场。有时在网上或报纸上看到对同一个问题的几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觉得每一方都很有道理,很难说谁对谁错。因此,这世界上真的不存在绝对的对错和善恶,认识到这一点才有可能全面地认识世界。但是,没有什么比以偏执狂的方式处理对待问题更简单了,因为这只需要狂热,盲目和无知就行。就象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杜撰的一句话“无知即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相当可怕的。另外,一个人对某种事物的认识和看法,与第一次接触这个事物时的状态有极大的关系。如果真治第一次驾驶EVA时没有发生一开始就遭到SAKIEL的压倒性进攻导致制御不能直至暴走的情况,而是顺利取胜,他后来的心态肯定会完全不同。我一个大学同学一直对电子游戏有抵触,一次我问他原因,原来他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是在中学时和同学玩魂斗罗,当时连第一关也过不去。他的同学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笨”,结果他从此以后再也不想玩游戏了。所以,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啊。

第五话 {LE I、心no mu ko u ni} (丽,心灵的另一面)
EPISODE 5 REI I
#9 14:45 (MISATO家中)
RITSUKO:(丽)是一个很好的驾驶员,但却与你爸爸一样,某方面非常笨拙。
SHINJI: 笨拙?你是指哪一方面?
RITSUKO:我指的是生存方面({生ki lu ko to})。

这里暗示了丽、元渡性格上与真治的相似。生存方面笨拙,实际上指的就是第三话提到的“箭猪的困境”。

第六话 {决战、第3新东京市}(决战第三新东京市)
EPISODE 6 REI II
#10 15:38 (屋岛作战开始前)
SHINJI:这次也许不能活着回来。
REI: 别这样说。你不会死的,因为有我保护你。

丽的台词很象是母亲安慰孩子的话,暗示了丽与唯的联系。 本话美里提出的“一点突破”的{ YA SHI MA}(屋岛或八岛) 作战计划的典故来源,可以在GHIBLI的《平成狸合战(百变狸猫)》下半部中狸猫长老做变身表演的情节中看到。

#11 16:32
SHINJI:绫波,你为何驾驶EVA?
REI: 为了感情。
SHINJI:感情?
REI: 是的,感情。
SHINJI:为了父亲?
REI: 为了大家。
SHINJI:你知道吗绫波,你真的很坚强。
REI: 因为我除此以外一无所有。

真治不但不断问自己驾驶EVA的价值(即自己存在和人生的价值),还不断向其他人寻求答案。然而丽的回答显然不能解释真治心中的疑问。因为丽并不是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意义的人类,第一,丽是唯的克隆,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元渡的妻子,真治的母亲;第二,丽并不是正常的自然人。二人目的丽,在自爆之前可以说一直是为了元渡而活着,她回答说“为了大家”有三种解释:一,丽对自己的出生和过去一无所知,
因而也不知道自己生存的价值,她认为驾驶EVA的全部意义就是保护大家;二,她不愿直接承认自己对碇司令的关系;三,“大家”一词实际是暗指以后的人类补完计划。

#12 21:13 (击退第五使徒后,丽的插入栓内)
SHINJI:从现在起不要说自己一无所有,你至少还有我这个朋友。
还有你走的时候不要说再见,听起来很悲哀。
REI: 真治你为什么哭?真对不起,现在我不知该说什么,我该怎么办?
SHINJI:你只要笑一笑就行。

这之后就是著名的“绫波的微笑”,然而,绫波微笑时眼前所浮现的是元渡的面容。因此,她完全是为了碇司令才露出了笑颜。这也让很多绫波FANS感到很不爽。

第七话 {人no 造li shi mo no} (人造的东西)
EPISODE 7 A HUMAN WORK
#13 23:20 (上学的路上)
SHINJI: 我承认她(美里)很美,但她在家很不检点,又懒又衣冠不整,而且还很粗鲁,见到她都觉得失礼。
KENSUKE:如果是这样我更羡慕你。
SHINJI: 为什么?
KENSUKE:你知道吗,真治你真象她的儿子。
TOUJI: 她对你真好。
SHINJI: 为什么这样说?
KENSUKE:因为每个人除了亲人之外,都不会把自己的真面目给人看。

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句台词。在现代社会,可以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双重人格”和“双重生活”。这是指在外面给人看的“我”和真实的“我”。这两种人格和生活能否统一,是现代人所面对的问题之一,也是EVA探讨的主题之一。对此问题的讨论,在以后各话有深入发展。

第八话 {A SU KA、来日}(明日香来日)
EPISODE 8 ASUKA STRIKES !(明日香出击!)

此话无重要台词,但剧中出现的UN舰队令军事OTAKU们兴奋不已。冲入第六使徒GAGIEL口中的两艘战列舰从外形上看是U.S.NAVY的衣阿华(IOWA)级,其主炮口径为406mm,每艘装备九门,舰首六门,舰尾三门。因此,共有十二门406mm主炮在GAGIEL内齐射。美里想出来的歪招儿也有够阴毒。

第九话 {瞬间、心、重ne te}(瞬间心灵的重合)
EPISODE 9 Both of You, Dance Like You Want to Win!(二人一同象要夺取胜利那样起舞!)
#14 10:14 (EVA初号、二号机迎战第七使徒失利后的会议上)
ASUKA:为何成年人总是容易愤怒?
RYOJI:因为成年人怕被人羞辱。

每个人走向成年,步入社会后,必然会面对很多以前作学生时很少遇到的问题,担负更多的责任。同时也会更多地考虑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对面子(也可以说是虚荣心或是尊严)看得更重,也更怕受到羞辱。因为如果自尊心受到打击,会使人对自己的价值产生怀疑,外在的“我”的形象也将受到损害。对于那些把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看得很重,或是认为外在的“我”重于真我的人,这种羞辱是无法忍受的。各位读者和EVA FANS大多数应该还是在校学生,这里请允许我倚老卖老说一句,尽管学生生活有时很辛苦也很清贫,但仍然比较单纯和快乐。所以,请珍惜你们的学生时代吧。

第十话 {MA GU MA DA I BA –}(熔岩潜行者)
EPISODE 10 MAGMADIVER
此话无重要台词

第十一话 {静止shi ta 暗 no 中de} (在静止的黑暗之中)
EPISODE 11 The Day Tokyo-3 Stood Still(第三新东京市停转之日)
#15 13:35 (NERV司令部)
KOUZOU:如果总部这次意外不是使徒所为,而是人为造成,那就太过分了。
GENDOU:不错,人类的敌人始终都是人类。

在人类历史上,阻碍人类发展,造成文明倒退的大灾难只有极少部分是天灾,绝大多数都是人祸。动物,即使是最凶恶、最贪婪、最丑陋的物种比如狼,毒蛇,甚至蝎子、蟑螂和蝗虫,也不会象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那样互相猜疑、嫉妒、自相残杀,甚至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出卖同类。不仅如此,人类还疯狂地破坏着地球上有限的资源和生态环境。“当我在MATRIX内部试图为你们(人类)分类时有个发现。我发现你们不是哺乳动物。地球上每种哺乳动物都会和大自然维持生态平衡,人类却不。你们每到一处就拼命利用,直到耗尽所有的自然资源。你们生存的唯一途径就是侵占别处。地球上只有另一种生物才会这么做,你知道是什么吗?病毒。人类是种疾病,是地球的癌症和瘟疫。”(引自《MATRIX黑客帝国》)这段话出自人类的敌人—-电脑警探之口,非常值得人类深思。而且人类所掌握的科学技术越发达,毁灭自己就越容易。很多对人类自身安全造成威胁的科学发明,如火药,核技术等,最初都是以造福人类为目的而出现的。然而,一旦这些技术被运用到政治领域,用于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争端时,却变成了杀人恶魔。当前人类所拥有的全部核武器,已足以毁灭人类上百次。谁又能保证,今天的生物技术,象基因技术、克隆技术,以及其他新兴科技,将来不会被用于威胁人类自己的用途呢?人类的毁灭,最终可能还是将由人类自身的科技发展造成。诺查丹玛斯对于1999年地球毁灭时的景象(尽管其预言并没有发生)就是这样描写的:“地球上一片火海,三分之二的人类死亡,到处见不到阳光…”(因手头没有原文,可能有一些出入)多象核战后的核冬天景象啊。(或者是SECOND IMPACT?)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的敌人,最终还会是人类。

#16 23:25
REI: 因为人类害怕黑暗,为了继续生存,所以用火和电来逃避黑暗。
ASUKA: 你在讲哲学?
SHINJI:就因为这个缘故,我觉得人类是特别的生物,所以使徒才会来袭。

现实中的黑暗可以通过火和电来逃避,心灵中的黑暗又该如何逃避呢?这是EVA后半部的主题之一。 真治的台词可以这样理解:人类是获得了科技(或智慧)果实的生物,而使徒是获得生命果实的生物,由于能同时拥有这二者的生物可以进化为等同于神的存在而回归伊甸,所以使徒才会袭击人类以取得智慧果实。人类常常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然而种种科学和历史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人类的自尊心曾遭受过两次重大打击,一次是哥白尼的“日心说”,另一次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这些都说明人类并非什么特别的生物,也不是什么神的子民,因而人类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叔本华曾提出的问题: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

此话出现的第九使徒MATOLIEL是A.T.Field最弱的一个使徒,初号机仅用步枪就将其搞定。 这一话的英文标题,取自20世纪福克斯早年的一部SF电影《地球停转之日》(The Day Earth Stood Still),央视曾在十多年前播放过,颇具可看性。

第十二话 {奇迹no 价值 wa} (奇迹的价值是…)
EPISODE 12 She said, Don`t make others suffer from your personal hatred.
(她说:“不要因为你个人的仇恨而使他人受苦。”)
#17 5:26 (同步率测试现场)
OPERATOR:这孩子(真治)注定是要作EVA驾驶员了,他如此有天份。
MISATO: 但他不想驾驶EVA,他一点也不快乐。

前苏联一位著名游泳选手,世界冠军(好象是波波夫吧)曾经说:“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游泳。”作为一名世界冠军,别人肯定认为他具有游泳的天赋,以此为自己的事业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他本人却并不喜欢游泳,这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当初的选择,可能是出于一些特殊原因,但肯定不是出于他本意。但是,如果他不选择游泳,就不会有今天的波波夫,他也就不能得到他人的肯定而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可见,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在世界冠军身上都有呢。而且,天赋与兴趣完全是两码事,就是说,特长不一定等于爱好。如果这两者能够统一当然再好没有,遗憾的是很多时候是无法统一的,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把它们混淆了。

#18 6:09 (美里家中)
SHINJI:恭喜你这次升职。
MISATO:谢谢。但老实说,我并不是很高兴。
SHINJI:我明白。就象你刚才称赞我的时候,我也不觉得很高兴。
而且你刚才那样称赞我,令明日香生气了。为什么明日香会这样生气?
MISATO:你介意刚才的事?
SHINJI:是。
MISATO:这只是你太过留意别人的脸色了。

他人眼中的“我”,和真实的“我”,其实有很大差异。在他人看来,真治驾驶EVA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们无法理解真治会不做EVA驾驶员。然而真治自己始终无法找到驾驶EVA的价值,作为驾驶员的他一直处于痛苦之中。同样,在他人看来,美里对于自己升职理应高兴才是,但美里自己并不以这种来自于他人的认同为幸福。给他人看的“我”和本我之间的差异,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面对。由此也会产生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不理解。如果始终不能把这二者的关系处理好,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美里最后一句台词的含义就是,他人所希望的、所看到的自己并不能代替真正的自己。如果总是按照他人的观点和意愿来生活是找不到真正的自我和真正的幸福的。美里对这一点仿佛很明白,但从后面的剧情来看,她自己也处于对这一问题的迷茫之中。

#19 7:31 (美里家中的庆祝会)
MISATO:这样的场合你还未习惯吗?
SHINJI:是的。我还没试过和这么多人一块。我不明白,为何人与人之间一定有争执。
对了,你升了职,是否等于人们已认同了你所做的事?
MISATO:我想是吧。
SHINJI:他们对你升职的事好象很开心,但你看来就相反。
MISATO:说我一点都不开心也不是,当然有点开心,但这不是我留在这里的目的。
SHINJI:那美里小姐你为何要加入NERV?
MISATO:忘了,以前的事已过去太久。

这段对话一方面延续了#18中本我与他人心中的“我”的讨论,一方面对真治的性格进行了进一步刻画。一个人的存在,需要通过他人才能确认,一个人的价值,也需要他人的肯定。这一点在现代社会尤为突出。给他人看的“自我”,主要是为了获得他人的肯定。这些论点在25话有更充分的讨论。不习惯和很多人在一起,又是“真治们”的共同点之一。另外,由于人与人之间永远无法做到真正相互理解,所以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争执是无法避免的,再一次说明人类补完的必要性。

美里回避自己加入NERV的目的,与本话的副标题有一点联系。“不要因为你个人的仇恨而使他人受苦”是律子对美里说的一句话。因为美里的父亲在SECOND IMPACT中去世,所以她憎恨使徒,加入NERV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消灭使徒为父亲报仇。然而达到这个目的的代价就是让三名驾驶员用自己的生命进行胜算微乎其微的赌博。在现实生活中,因自己的好恶而使他人受苦的情况也并不少见。我们每个人是否也应该反省一下,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呢?

总结EVA的主旨,大致有以下几条主线:
一、人与工作、社会、以及非亲属的其他人的关系,以及一个人的工作与社会生活如何体现自己的价值。现代社会的人们主要的社会关系是以工作为中心的,因此,对自己工作的意义的理解,将占一个人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很大成份。同时,工作和社会生活中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也造成了与本我之间的矛盾。
真治不断问自己、问绫波、问明日香为何驾驶EVA,问美里为何加入NERV等,即可归入这一主线。
二、人与自己亲人的关系;
三、人与异性的关系;
四、人的生存价值,本我与外在的我的关系。 其关键词主要有:幸福,逃避,寂寞,痛苦,不安,自我价值,强迫观念 抓住这几条主线,对于理解EVA很有帮助。

#20 9:17(南极)
GENDOU:科技就是人类的力量。
KOUZOU:就是如此才发生了十五年前的惨剧,这里已变成一片死海。
GENDOU:但这里已成为没有罪恶的世界。
KOUZOU:我情愿生活在罪恶的世界,罪恶的世界至少还有人啊。

这里再一次印证了人类是获得了智慧果实的物种的观点。人类社会的发展一直伴随着罪恶。20世纪很多哲学家更是把现代社会看作是病态、扭曲的社会。可以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所存在的问题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日益增多。这可能应归结于“人性”。如前所述,人类科技的发展最后很可能导致人类自身的灭亡,并且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社会的罪恶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在隐蔽性、危害性上较以往大为增加。所以,科学技术到底是人类的力量还是人类的悲哀,很值得我们反思。冬月的话表明,从他个人来说,应该是反对人类补完的。


#21 12:25 (NERV作战指挥部)
MISATO: 我在做我应做的事,消灭使徒是我的工作。
RITSUKO:你的工作?不要引我发笑了。你是为了自己,目的是报仇。
参见#19,解释了本话的副标题。

#22 15:32 (对第十使徒作战前)
SHINJI:明日香你为何驾驶EVA?
ASUKA: 还用问?我这样作,无非是想向人证明我有天份。
SHINJI:显示自己的存在?
ASUKA: 差不多吧。你自己又如何呢?
SHINJI:我不知道。
ASUKA: 自己都不知道?真是蠢材。
SHINJI:也许是吧。

这是真治关于同类问题所问的第三个人。明日香的回答是驾驶EVA(即工作或人生)的意义在于获得他人的肯定而显示自己的存在,证明自己的价值。这也应看作是“可能性之一”吧。如果得不到他人的肯定,也就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不能确定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吧?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有价值,又何需一定要证明给其他人看呢?


#23 17:00
MISATO:(回答自己为何加入NERV的问题)加入NERV是为了报仇,消灭使徒。
研究是爸爸的梦想。我不能原谅他,还很恨他。
SHINJI:和爸爸(元渡)一样。
MISATO:他没有资格做父亲和丈夫。但在第二次冲击时他救了我,我现在对父亲不知是爱是恨。

#24 21:47 (对第十使徒作战结束)
SHINJI:刚才听到父亲称赞我的时候,我第一次这样真正开心。所以我现在才明白只要我驾驶EVA,
就可以再一次听到爸爸的赞赏,还可以拉近我们的距离。
ASUKA: 真治你就是为了这个才作驾驶员?真是蠢材!

真治对于驾驶EVA意义的问题,至此得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答案。但是,从真治内心来说,他驾驶EVA确实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父亲,为了得到父亲的承认、肯定和夸奖。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是为了亲情,为了获得与自己亲密的人的肯定才去做的。这样来看,真治的这个答案也就不那么可笑了。

第十三话 使徒、侵入(使徒侵入)
EPISODE 13 LILLIPUTIAN HITCHER(微型侵入者)
#25 17:24 (制定对第十一使徒作战计划时)
GENDOU:进化的最终目的是自我毁灭。

碇司令给人的印象是阴险,冷酷,不择手段,利用他人,然而他的台词却句句充满哲理。所以,一个高超的头脑再加上个人的野心和权力,给人们带来的将是极大的灾难。

第十四话 {ZE–LE、魂no座}(SEELE,魂之座)
EPISODE 14 WEAVING A STORY(编造故事)
#26 12:20(EVA机体互换实验)
REI:山,稳重的山,随时间而改变的东西;
天空,蓝色的天空,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眼睛看得到的东西;
太阳,是独一无二的;
水,令人愉快的东西,碇司令;
花,相同的东西有很多,没用的东西也有很多;
天空,红色,红色的天空;红的颜色,我讨厌的颜色;
流水,血,血的气味,一个不流血的女人,由红色泥土作成的人,由男人和女人造成的人;
城市,由人类造出来的东西;EVA,由人类造出来的东西;
人是什么?是神创造出来的?是人创造出来的?
我所拥有的是生命,心,心的容器,ENTRY PLUG(插入栓),那是灵魂的宝座;
这是谁?这是我。我是谁?我是什么?我是什么?我是什么?
我是我自己,这个物体就是我自己,自己存在的形状,肉眼可以看见的自己;
但感觉上我并不是我,很奇怪,我觉得身体象在溶化,自己变得难以明白,
我的身体正在逐渐消失,我觉得有其他人在;
是谁?谁在我前面?碇君(真治)?我认识这个人,葛城三佐,赤木博士,所有人,
同班同学,二号机驾驶员,碇司令;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这即是著名的“绫波独白”。但它除了表达绫波对自己的存在,对自己的过去的迷茫和疑问之外,并没有太多其它的含义。值得注意的是,绫波独白时有关山、花、天空、城市等的画面,与第四话真治出走时见到的景色一模一样。这也许是绫波处于初号机之内的关系,也许有更深层的隐喻。

#27 17:00 (NERV指令室)
RITSUKO:我明白你不想实行(DUMMY SYSTEM),但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生存,你必需准备。
MAYA: 坦白地说,我很尊敬前辈,也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我完全不能理解。
RITSUKO:一个有洁癖的人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和他人相处。当你觉得污秽时就会明白。

这段对话,可能是由于翻译的关系较难理解,而且关于DUMMY SYSTEM剧中并未作出完整明确的说明,围绕它还存在很多谜团。例如,DUMMY SYSTEM的作用是什么?为什么要开发它?它的正体是什么?一般认为,DUMMY PLUG的核心是CENTRAL DOGMA中绫波的灵魂,可为何在剧场版AIR中量产机的DUMMY PLUG上却标着KAWORU(薰)? 律子的话也指出了一个人要在这个充满不合理现象的社会上生存,必须做好准备。一个人在真正走上社会、接触社会之前,会有很多个人理想和原则。但是,这些原则有很多是会和社会现实相冲突的。为了生存,就必须去适应这个社会,强迫自己去适应并且去做一些自己原本深恶痛绝的事,直至习以为常(变得污秽)。有洁癖的人的特点就是原则性太强,好恶过于分明。这样的人在遇到和社会现状的冲突时会很不适应,无法与现实妥协,并由此产生痛苦感。

第十五话 {嘘to沉默}(谎言与沉默)
EPISODE 15 Those women longed for the touch of others* lips, and thus invited their kisses.
(那些女人渴望他人双唇的接触,于是发明了接吻)


#28 9:45 (真治与父亲见面前夜)
MISATO:经常逃避不是办法,如果自己不踏出第一步,事情不会有改善。
SHINJI:这个我明白。
MISATO:更重要的是,踏出第一步并不够,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样才会有结果。
无论如何,明天挺起胸膛面对爸爸,还有妈妈。

随着一个人的成长,思维中会形成很多固定的框框。其实有很多自己认为不可能或很难做到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够战胜自己,克服自己的惯性、惰性、自己对自己的束缚而迈出第一步,将会有很大改观。这道理很多人也明白,但要迈出这第一步却又谈何容易啊。

#29 17:30 (加持送美里回家的路上)
MISATO:我终于发现,加持你很象我爸爸。原来自己一直在寻找象我爸爸的男人。
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非常害怕,也不知为何,一直以来我好恨我爸爸,但竟然爱上象爸爸的人。为了逃避这件事,选择了NERV,一个爸爸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为了掩饰这件事,于是我专注于对付使徒的工作。
RYOJI: 自己的路是由自己选择的,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
MISATO:错了,我根本没有选择过,我只是一直在逃避,只希望逃出爸爸对我的捆绑,这个情形和真治一样,我们都很懦弱。 我没有资格教训真治。我觉得自己好可耻,需要别人的时候就依靠别人,否则就不理人,我实在太狡猾了。那时只是利用你,你成了我利用的对象。

美里对自己在NERV工作的目的作了另外一种解释:为了逃避。然而,这个解释有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 第一,她说加持象自己的父亲。从以前美里对自己父亲的描述给人的印象看来,他是一个专注于工作,很少顾及妻子儿女的人,并且不敢面对自己的家人,这与元渡倒有几分相象,但要说象加持,却不太说得过去。 第二,她说为了逃避而选择在NERV工作,试想,要逃避自己爱上象父亲的人的事实,又怎会去选择一个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呢? 据说,女性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恋父情结,体现在择偶中,就是不自觉地寻找象自己父亲的男子。如果这是真的,男孩追女孩倒有了个简单方法,就是想办法模仿女孩的父亲,哈哈哈…冗谈,冗谈。 这段对话也使我想起弗洛姆关于现代人的选择的论点。他认为,从表面上看,现代人有自由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但实际上,随着社会结构的细化,每个选择只能在被限定的很小范围内进行,个人的选择权其实越来越小。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所谓的“信息爆炸”的时代,实际上带来的是信息藏匿行为的泛滥。一些个人或集团出于自己的利益会隐瞒大量普通人从其他途径无法获知的信息,随之而来的是不同群体与个人获得信息的极大不对称。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选择的“自由”很难说是真正自由的。 这是题外话。 这一话的副标题很长,也有些奇怪,很可能有其出处,望有研究的同好考证。

第十六话 {死ni至lu病、so shi te}(病入膏肓,之后…)
EPISODE 16 Splitting of the Breast(胸前的裂痕)
#30 14:05 (十二使徒LELIEL内部)
SHINJI: 谁?
小SHINJI:我是碇真治。
SHINJI: 我才是碇真治。
小SHINJI:其实我就是你。人在自己心中通常有另一个自己。虽然是同一个人,会出现两个自己。
SHINJI: 两个?
小SHINJI:实际让人看见的自己,与看着自己的自己。碇真治这个人,实际何止千百个?例如在你心目中的另一个碇真治,葛城美里心目中的碇真治又是另一个人,在明日香心中的真治,绫波丽心中的真治,碇元渡心中的真治,大家心中的真治可能不同,但真正的真治只有一个。你是否觉得其他人心中的真治很可怕?
SHINJI: 我最怕其他人讨厌我。
小SHINJI:我最怕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SHINJI: 那个是谁的错?最错的就是爸爸,舍我而去的爸爸。最错的是我自己,我自己什么也做不来。
(MISATO:是你自己认为什么也做不来。REI:你不信任你父亲。)我觉得我讨厌他,但不敢肯定。(GENDOU:你做得很好,真治) 我被我讨厌的爸爸称赞。
小SHINJI:你想带着这种喜悦的心情继续生活下去?
SHINJI: 如果可以这样作,人生会更有意义。
小SHINJI:想继续骗自己?
SHINJI: 其他人也是这样,都是以此方式生活。
小SHINJI:你要继续这样想,这样作很有意义,作不到根本无法生存。
SHINJI: 在我人生里程当中,世上有太多不如意事。
小SHINJI:例如你不会游泳。
SHINJI: 人不是为了游泳而生的。
小SHINJI:又在欺骗自己。
SHINJI: 讲法不同,意思是一样。不去看,不去听讨厌的事…
小SHINJI:看吧,又在逃避。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简直多到数不胜数,尤其是我。
SHINJI: 但总会有开心的事。尽情发掘开心的事,经常想着这些事,又有何不妥?

LELIEL内的真治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这段内心活动把关于他人心中的我和真实的我的讨论更推进了一步。一个人在其他每个认识他的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映象,那么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让这些他人心中的映象不断改善呢,还是让真正的自我感到快乐和幸福?这二者有时是统一的,但也有时存在很大冲突。对于真治来说就有很大矛盾。别人认为他有驾驶EVA的天赋,希望他继续作驾驶员,可他自己却把这视为痛苦的事。为了得到他人的肯定和赞赏就要继续驾驶EVA,为了让自己心灵安宁就要逃避作驾驶员。选择前者就是欺骗自己,但选择后者的真治还能继续存在吗(我还能呆在这里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第26话真治心灵补完后找到了。逃避使自己痛苦的事,寻找追求开心和使自己快乐的事,本来是天经地义的,所谓率性而行,谓真人也。但在现代社会基本是不允许一个人这样做的,除非这个人真的有能力完全脱离这个社会的束缚而独立生活,否则就会因得不到认同而被社会抛弃,最终无法生存下去。 在初号机中真治受到母亲的关怀,唯在临走时说了一句“是吗?那就好了。”({so u? yo tsu(促音)ka ta wa ne!})后来绫波在真治的病床旁说了一句完全一样的话,再次暗示了绫波与唯的联系。 另外,从12使徒开始,使徒的目标由NERV本部(或是ERMINAL DOGMA)转向EVA,是否因为ADAM有什么变化?在第十四话最后,零号机手持隆基努斯枪走向TERMINAL DOGMA,之前元渡说了一句“执行ADAM计划”,这到底是何含义呢?是否初号机的灵魂就是ADAM? 本话的副标题Splitting of the breast,既指美里胸前SECOND IMPACT造成的伤痕,也指初号机从十二使徒体内破壳而出的情景。


第十七话 {四人目no适格者}(第四适格者)
EPISODE 17 FOURTH CHILDREN
#31 18:00 (加持的瓜田)
SHINJI:一向以为加持先生是一个很认真的人。
RYOJI: 对比较熟悉的人就不同,这是真情流露…. (接着加持谈到培养生命的满足感)
SHINJI:但总会有不开心的事情。
RYOJI: 你很怕不开心?
SHINJI:我是很不喜欢。
RYOJI: 那么你就找一些开心的事情作。不喜欢是正常的。只有一个曾经受过苦的人,才懂得怎样对人温柔,这些经验没有人可以教你。

此段对话的前半部请参照#13。后半部加持对真治进行了一些开导。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仿佛是说,遇到不开心的事是正常的,逃避也是正常的,并且只有经历了这些过程的人才算真正成熟,亲身经历过痛苦的人才有可能理解别人。


第十八话 {命no选择o} (命运的选择)
EPISODE 18 AMBIVALENCE(矛盾心理)
#32 8:48
SHINJI:我爸爸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RYOJI: 你是否经常问周围的人关于父亲的事?
SHINJI:没办法,我不是与他一起住…但是,最近开始知道多一点关于爸爸的工作,还有关于我***事,我开始了解他,我知道…
RYOJI: 你这就错了。你以为很了解他?没有人可以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甚至连自己都不了解,你无需多想。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很多人都想尽办法了解别人。你觉得这样做是否很有趣呢?每个人都去了解别人和了解自己。
SHINJI:对美里小姐也一样?
RYOJI: 她的性格就好象遥远的女神,对于我们男性来说,女孩子的生活是在河的对面,男女之间就象隔了一条河,一条又深又长的河,很难捉摸。

很多人都自以为了解别人,其实连了解自己,确定自己的存在和价值都很困难,更别提了解别人了。很多人所了解的他人,是他人给其他人看的自我(好拗口哦),他人真实的自我,连他本人都未必清楚。一个人的真实想法,真正生活,对于别人永远是个谜。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说到底是要通过“语言”进行的。然而语言本身就有很大的欺骗性,存在很多歧义,即便没有歧义,也会因为接受者的经历、知识和认识水平以及世界观的不同(也就是所谓的“话语圈”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意义。而其他手段的交流,如接触、情感等,就更容易引起误读了。所谓“心与心的交流”,只不过是一厢情愿或自欺欺人的说法,就算真的存在通过心灵进行的交流,又能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呢?因此,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难以跨越的隔阂。这就象在一片树林中,人们看到的只是地面上的枝叶,而维持这些枝叶的根系,则深深地埋在地下不能为人所见。人的外表,外在的我,就象地面上的枝叶,很多人只是看到了它们就自认为了解了别人,其实维系着和界定着人的存在的深层意识或潜意识(A.T.Field),就象地下根系一样很少有人真正了解。

#32 10:27 (三号机试验现场,律子对美里说如果试验成功,就将有四台EVA由你直接指挥)
MISATO:一个人拥有四部高性能的EVA,如果人人都是这样想,这个世界就会灭亡。

政治、军事的野心将会给世界,给人类特别是普通人民带来灾难,这在历史上已被无数次地证实。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遗憾的是今天仍不断有人在追求这种所谓的“成功”。美里的话也正是这个意思,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头发长见识短”或“妇人之仁”,并认为人(特别是男人)就应该为此而奋斗。假如我们一直所谓的“远大的理想志向”是指这个的话,我看倒不如见识短一点的好。 另外说一点,我个人认为把铃原东治设定为FOURTH CHILDREN是比较拙劣的安排,这在以前的剧情中毫无交待,显得十分突然,仿佛是为了情节发展的需要而生硬地编排上去似的。


第十九话 {男no 战I} (男人的战斗)
EPISODE 19 INTROJECTION(抛入)
#33 4:58
SHINJI:爸爸他一点也不明白我的内心感受。
REI: 那你又是否明白你爸爸和他的心情呢?
SHINJI:当然明白。
REI: 为何你还是不明白?其实你现在是在逃避你讨厌的事。
SHINJI: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逃避自己讨厌的事,有什么不妥!?

在此之前真治一直在寻找自己驾驶EVA的价值,在找不到能使自己满意的答案后,他开始转向对另一个问题的思索:到底能不能逃避?

#34 9:39
MISATO:我已将我的梦想、愿望和目标都放在你身上,这对你可能是很重的负担,对你很不公平。但我们NERV的所有人只能寄望在你身上,你一定要记住,这很重要。
SHINJI: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说法…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驾驶EVA。
MISATO: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积极的话。

把自己的期望放在别人身上,这种现象也不少见吧。这种行为,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以自己的感受代替他人的感受。为了满足这种期望,往往会使承受这种寄托的人不堪重负,甚至会很痛苦。但如果不去理会这种期望,又会使他人感到失望和痛苦。这真是矛盾啊。

#35 16:16 (十四使徒来袭时)
RYOJI:真治,我只能在这里浇花,但你不同,有些事只有你才能做到。
没有人可以勉强你,自己考虑,自己决定该做什么,不要后悔。

加持在这里似乎谈到了责任感的问题,因此他的用意有些可疑。他仿佛是在让真治按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其实语气中已表达了他的看法:真治应该重新驾驶EVA作战。也许这是剧情的需要吧,不然的话,NERV、第三新东京市以及整个人类就都要毁在ZERUEL手中了,EVA后半部和人类补完计划也就没戏可唱了。他的后半句话使我想起了一句经常被人引用以至于看上去有些俗了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但是,当一个人在选择人生道路,面临重大抉择时,经常因为自己的幼稚或不成熟而作出日后使自己后悔的选择。“Then one day you*ll find, ten years have got behind you, no one told you when to run,
you*ve missed the starting gun.”(有一天你将发现,转眼十年已过,无人告诉你何时起跑,你已错过发令枪。Pink Floyd, Time~Dark Side of the Moon)但是反过来,一个人也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永远不应后悔,因为后悔药既不好吃,也无药效,只会增加痛苦和自责。关于本话的英文标题INTROJECTION,由于英汉字典上并无INTROJECTION这个词,只能从其词根上猜测。INTRO-这个前缀是“向内,进入”的意思,
“-JECTION”则是“推,射,投入,抛入”的意思,因此这个词本人认为理解为“抛入”比较合适。“弗兰克尔(维也纳精神病学家,意义分析疗法的创始人)以现实主义的态度承认,一个人发现自己所处的地位对于这个人的精神健康十分重要。他同时也指出,一个人对待某种环境的感知可能会被曲解。现象学教导我们,一个人的位置感知(也被考克曼斯称为情感性格或情绪)是存在的特征,根据这一特征,自我熟知自己的位置,并不断调整自己以适应周围的世界。海德格尔认为我们是被“抛入”到我们的环境中的。在评论这一观点时他指出,这一“被抛入”观念使得人们认识到现实生活是什么样子,同时也认识到生活“必然如此”。他必须“意识到存在是一种任务”。与之相反,弗兰克尔的意义分析认为,“被抛入”的经验可以使人陷入绝望和怨恨之中。这样人们就常常去责怪环境,不仅因为他所处的地位,而且因为他作为人的作用。
他认为,要彻底改变这种思想倾向绝非仅仅需要一种“情绪”或“一种情感性格”。按照弗兰克尔的观点,意义提供了必要得动机和意愿,以帮助一个人“独立存在”并成为自己环境的主宰,而不是牺牲品。换句话说,一种有意义的位置感有助于实现真正的认识。”(《弗兰克尔:意义与人生》)本话正好表现了真治被“抛入”他所处的环境时无奈的心境。这是我对副标题的个人理解,是否准确希望与大家探讨。

第二十话 {心no ka ta chi人no ka ta chi} (心的面貌,人的面貌)
EPISODE WEAVING A STORY 2:oral stage (编造故事2:口唇期)
#36 8:24 (插入栓内)
SHINJI:这些人…对了,我见过他们,全是我周围的人。对,这是我的世界。这虽是我自己的世界,但也不是很了解。外面的影像,讨厌的影像。对,是敌人,敌人…叫做使徒,是享有“天使”美誉的敌人,是EVA和NERV的目标,美里小姐和她父亲的敌人。为何我要战斗,还要受这样的折磨?
(ASUKA:这还用说?没理由任敌人攻击的嘛!拨开正跌下来的火花很正常吧!)为何这样说?难道我想想也不可以吗?敌人,敌人,敌人,全都是敌人。所有威胁到我的都是敌人。对,我自己的性命,我保护自己的生命也不是错事吧!敌人,敌人,敌人,我的敌人
(元渡的影像出现)畜生…竟然打伤东治,杀死妈妈,就是爸爸!

溶化在LCL中的真治,开始了对以前所提出问题的大反思。由于还是不能找到驾驶EVA战斗的意义,他开始把所有希望他作EVA驾驶员的人视为敌人,并且为自己逃避这些人,逃避驾驶EVA寻找借口。

REI: 你还不了解你爸爸吧?
SHINJI: 当然,我们还没真正算见过面。
REI: 所以你讨厌他吧?
SHINJI: 是的,爸爸不需要我,爸爸抛弃了我,他不要我。
REI: 取而代之的是我?
SHINJI: 是的,肯定是这样。因为有了你绫波丽,所以爸爸抛弃了我。
REI*: 其实是你自己走了。
SHINJI: 住口,住口,住口!爸爸不是对每一个人都一样差吗?那时真想跟爸爸说:我讨厌他!坐上去后就不怕恐怖的目光了。(GENDOU:不错)真讨厌。为何要选这时候,爸爸你不是不再需要我了吗?(GENDOU:有需要所以叫你来)为何是我?
(GENDOU: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得到)不可能的,见都没见过,听也没听过,怎可能做得来?
SHINJI*:不对,我认识EVA。
SHINJI: 是的,我认识EVA(唯实验的场面闪回),然后从那时起,离开了爸爸和妈妈。

请注意这段对话中REI*的台词,它指出真治认为其他人讨厌他,爸爸不需要他,但实际是真治自己封闭了自己的心灵,所以从他的角度来看,所有人都是敌人。对这一点,在25、26话有更详细的解释。参见#28,#48,#51,#59。对话的最后两句暗示了EVA和唯的联系。

#37 12:10
SHINJI:好温柔,好温暖。这是人的体温,很舒服,我从未感受过。
REI: 什么叫寂寞?
SHINJI: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但现在有些明白。
REI: 什么叫幸福?
SHINJI:之前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现在找到了。
REI: 其他人对你温柔?
SHINJI:对。
REI: 为什么?
SHINJI:因为我是EVA的驾驶员,我要驾驶EVA去保护有需要的人。所以我可以留在这里,这也是支持我做所有事的动力,所以我不能不驾驶EVA。
REI: 为何?
SHINJI:敌人,对,我要和叫敌人的物体战斗。
REI: 战斗?
SHINJI:我一定要胜利,对,不可以失败。跟所有人说的一样,驾驶EVA,不可以失败。我一定要胜利,一定要胜利,一定要,一定要!(电话中:MISATO:努力啊!ASUKA:你在干什么?正经一点吧!GENDOUJI&KENSUKE:努力呀!GENDOU:你要好好干,真治)美里小姐,律子小姐,明日香,东治,健介,还有爸爸全都在鼓励我,我驾驶EVA他们就赞赏我,全都叫我去驾驶,我要做点成绩让放弃我的爸爸看。(MISATO:加油啊)我已经在努力,我一定会尽力,每个人都对我很好,直到现在的战斗,不顾一切地战斗,重视我吧,可否对我好些?

真治继续寻找幸福的定义和生存的价值。在这一阶段,他把按他人的期望去做,得到他人的赞赏和重视视为幸福和人生意义。驾驶EVA,就可以得到他人的赞赏,得到他人的重视,从而确定自己存在的价值。参见#19,#22,#24,#45,#46,#47,#50。

MISATO、ASUKA、REI:喂,真治,你想与我合而为一吗?心灵与身体都合而为一。这是一件非常非常舒服的事情。好吗,我在等你。
MISATO: 来吧,真治,把你的心解放出来吧。

这一段对话很难解释,也许含有性的意味,也可能仅仅暗示后来的“人类补完计划”。“把心解放,所有人都合而为一”正是“人类补完”的中心内容。因此这些问话是在问真治,到底是要补完前的世界,还是补完的世界呢?

RITSUKO:你不想回来吗,真治?
SHINJI: 我不知道,其实…(MISATO、ASUKA、REI、YUI:你有什么愿望?)…
SHINJI: 这里是?
SHINJI*:EVA里面。
SHINJI: 我还在驾驶EVA吗,为什么?(MISATO:你不再驾驶EVA了吗?)我已决定不再驾驶EVA了。 (但你已经在驾驶了。坐上了EVA初号机。真治,因为你驾驶过EVA,所以现在在这里;因为你驾驶过EVA,所以变成现在的你。驾驶过EVA这一事实直到目前为止,是你自己也不能否定的自己的过去。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打算怎样,由你自己决定吧!)

美里的最后一段话颇有些宿命论的味道。整个第二十话,实际相当于真治的一次重生(REBIRTH)。LCL暗示着羊水,相信这一点大家都已达到共识,因而真治溶化在LCL中以及本话的多个画面(请注意元渡和唯讨论孩子的名字时的画面,)都隐喻了“重生”这一过程。

第二十一话 {NE LU FU、诞生}(NERV诞生)
EPISODE 21 He was aware that he was still a child(他发现自己仍是个孩子)

本话无重要台词。在冬月的回忆中表明元渡从来就是一个擅长利用别人的人,利用冬月接近碇唯,利用唯接近GEHIRN…此话的副标题表达了真治在知道加持的死讯后不知如何面对美里,不知该作什么的无助心情。

第二十二话 {se me te、人间la shi ku} (至少要象个人)
EPISODE 22 Don`t Be (不要)
#38 26:55(明日香母亲的病房)
男:可能人与洋娃娃的差别就有如一张纸({ka mi})那么薄而已。
女:洋娃娃是人类按照自己的模样制造出来的,如果有神的话,那么我们可能也不过和洋娃娃一样。

由于日文中“神”这个字的发音与“纸”完全一样(均为{ka mi}),故第一句话也可能是:“人与洋娃娃的差别,就和人与神的差别一样。”

#39 29:19
MISATO:为了生存,就要连会毁灭自己的东西也要利用,这就是人类。


请参见#15,#20,#25。从这一话出现的明日香母亲的墓碑上可以看到她的名字是“SORYU KYOKO ZEPPELIN”,即“物流·京子·泽普林(丝柏丽)”,其中ZEPPELIN是德国在世界大战时使用的侦察用飞艇的名称。

第二十三话 泪
EPISODE 23 Rei III
#40 9:48 (被十六使徒侵蚀的零号机驾驶舱内)
REI: 谁?我?EVA里面的我?不,我感觉到还有另外一个人,你是谁?使徒?就是我们称为使徒的敌人吗?
REI’:要不要与我合而为一?
REI: 不可以,我就是我,我并不是你。
REI*: 是吗?但已经太迟了,你不能拒绝,我把我的心分给你,也把我的感受分给你。痛吧,你的心在痛吧?
REI: 痛?不对,是寂寞吧?
REI*: 寂寞?我不懂。
REI: 你不喜欢一个人吧。虽然我们有很多个,但竟要独自一个人,不好受吧?那就叫寂寞。
REI*: 那是你的心的感受,满满盛载着悲哀的是你自己的心啊。

请注意倒数第二句台词。从表层含义来看,这句话是指REI虽然有很多个,但得到灵魂的只能有一个,因而感到寂寞。推广来看,就是指人类虽然有数以亿计的同类,但相互间无法完全沟通和理解(有时错误的理解比不理解还要可怕),只有自己明白自己,因而始终是一个人在生存,也就无法逃离寂寞。参见#41,#44

第二十四话 {最后no SHI者}(最后的使(死)者)
EPISODE 24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or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开始与终局,或“叩击天堂之门”)

#41 34:04 (NERV本部)
KAWORU:你(真治)在拼命逃避第一次接触呢。你害怕与别人接触吗?如果不认识别人的话,就不会被别人背叛,也不会互相伤害,但是,也就不能摆脱寂寞。人类是不能永远消除寂寞的,人始终是一个人。但人可以忘掉过去,所以才能够活下去。人类常在心中感到痛苦。因为心灵怕痛苦,所以便觉得生存很艰难,就象玻璃一样纤细,特别是你的心。

人无法逃离寂寞,却又害怕寂寞,为了摆脱寂寞,就只有与人接触。但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和不理解,与人接触就不可避免会互相伤害或被别人背叛。对于这两样东西,人的心灵同样是很惧怕的,因而会逃避与人的接触。这真是无法解脱的矛盾啊。EVA所要阐述的中心思想的主要线索,到这里已经比较清晰了。参见#40,#44

#42 41:40 (通往TERMINAL DOGMA途中)
KAWORU:(A.T.Field)不能被任何人侵犯的神圣领域,心中的光亮,是任何人心中都有的障碍。

这里第一次比较清楚地解释了A.T.Field的含义。绝对领域,或“心之壁”,是造成每个人与众不同的独立思想,爱好,价值观。它只存在于自己心中,任何人无法侵犯,它使自我成为自我,使自我区别与他人;但也是它,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障碍与隔阂。人类补完计划的核心内容,就是要打破A.T.Field,打破人与人之间的界限与壁垒,使所有人的心灵合而为一,互相补足,从而永久地摆脱寂寞。

#43 44:33 (LILITH面前)
KAWORU:因为继续活下去是我的命运,即使人类要因此而灭亡。但我也可以就这样死掉。生与死的价值对于我是相等的。自己选择的死是唯一绝对的自由。

人类世界并不存在绝对的自由,这一点在中学政治课上应该都讲到过吧。但确实,自己选择的死是唯一绝对的自由,庵野好象在宣扬死亡的美好哦。


第二十五话 {终wa lu 世界}(终局的世界)
EPISODE 25 Do you love me? (你爱我吗?)

最后两话可以说是EVA的心理学论述的总集篇,对以前出现的所有问题和观点进行了归纳和总结。


#44 6:26
[为何驾驶EVA?]
SHINJI:因为大家要我驾驶它。
[所以驾驶EVA?]
这是为了大家的,有什么不好?
[为了他人驾驶EVA?]
是,这并不是坏事,我没有错。这样做的话,他们也会称赞我,也会重视我。
ASUKA:胡说!你是笨蛋啊?我们是为了自己才驾驶EVA的,你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呢….
你一直认为自己是为别人努力,这样才会活得比较愉快,你根本就一直在逃避中….
总之你是因为怕寂寞….你这种行为只是单纯地依赖别人,只想和别人维持互相依赖的关系而已。
(SHINJI:也许是的)别人来求你做事是你希望的事吧?(SHINJI:也许是吧)
你只是渴望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而已,想得到幸福,不能只是等待,这样只能得到虚假的幸福。

为什么认为自己是为别人努力就是逃避呢?这里逃避的实际是责任。如果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别人要求你做的,那么万一做错或失败了,就可以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而使自己不被责备。因此,拒绝选择就是逃避责任,逃避痛苦。但是,自己不选择,只是依赖别人的话,也无法得到真正的幸福。


#45 8:10
REI: 你一直想从别人身上寻找自己吧?[分离不安]你怕孤单吧?[分离不安]你害怕的是如果别人消失的话自己也会消失。[分离不安]
ASUKA:所以驾驶EVA。[爱着行动]

人与人虽然存在隔阂无法互相理解,但每个人又必须通过他人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他人就象一面镜子,可以照出自己的心的形态,同时,一个人也必须通过他人的肯定才能确定自己的价值。虽然这种肯定有时是毫无意义的,但对于现代人来说,它又确实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说有的人真的(或自以为)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可以不理会他人的看法而生活,但如果处处得不到他人的认同,也会是相当痛苦的吧。参见#19,#22,#24,#37,#46、#47,#50,#59。

#46 9:28
REI: 我就是我,我是由积累的时间和与别人的交流而成为我的,是实质,不是假的。因为有跟别人的交流,所以我才成为现在的样子。随着与别人的交流和时间的流逝,我的心的形态渐渐改变…那就是从前一直被称为绫波丽的,也是今后不断地成长的绫波丽。

REI*:但真正的你不止一个,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因为你不想看,所以不自觉地逃避。[因为害怕]因为或许她们的样子不一定是人型。迄今为止的你也有可能消失。你害怕自己的消失,不再存在,害怕自己从大家心中消失。(REI:害怕?我不明白)只属于你的世界也会消失。[害怕吧]自己会消失啊!(REI:不,我觉得很高兴,因为我想死,我想要的是绝望,我想此身归于“无”。)

一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实际是在成长过程中由各种经历决定的。其中与他人的交流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人的观点影响着自己世界观的形成,自己的行为和言论,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他人的世界观。“只属于你的世界”,就是A.T.Field。参见#37的最后一段、#45

#47 12:25
RITSUKO:在我们心中时常有空虚的部分,有失落的东西。[于是产生了心灵的饥饿,心灵的不安、恐怖由此产生]谁都害怕心中的黑暗,总是努力想从那里逃出来,消灭它。虽然人类永远无法使这种感觉消失。
MISATO: 所以就要把人类的心合而为一,互相补助?而且是这样随便地摆布别人!
RITSUKO:可是,你不也是希望这样吗?

SHINJI:这里是美里小姐心中的我的心。
MISATO:同时在你心中也有我的心,是吧?
SHINJI:我为了寻找自己,必须与更多的人交流,我必须观察自己的内心,必须观察在我心中的美里小姐,请问你想要什么?[想作乖孩子吗?]

MISATO:但我讨厌爸爸,因此也讨厌好孩子,真的讨厌,我已经累了。我为了当个好人,为了维持自己完美的现象,已经累了。我想让自己变得污秽,很想看被弄脏的自己。(RITSUKO:所以你让他(KAJI)拥抱?)
不,我是喜欢他的,所以让他拥抱。 总是会逃避痛苦的真实…[恭喜升职]被其他人认同的,是装出来为了得到大家肯定而表演出来的一面,并不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其实一直都在哭泣着。

参见#27。人为了得到他人的承认与肯定,必须尽量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完美,或是为了某种目的而作出某种姿态,但这些都不是真实的自我。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现代人感觉生活象是在演戏的原因。演这种戏是很累的,特别是当一个人原则性太强,总不能与自己所痛恨的形象妥协,也就是有“洁癖”的时候。但如果每个人毫无保留地都把真实的自我展现给别人看的话,也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

不,我是很幸福的。[我幸福吗?]不对,这并不是幸福,这并不是真正的自己,我只是以为自己很幸福而已。
SHINJI:我们只有以为自己幸福才能活下去吗?
(她害怕孤单,所以和谁都无所谓吧! 她只是想沉溺于快乐而已,想从寂寞中逃避,抚平心中的伤口。
为了这个理由利用男人,想利用他们。)

由于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因而不相信有不用费力即可得到的幸福,所以人们总要为幸福和快乐寻找各种借口,象人生价值啦,他人的承认啦,no pains no gains啦,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天生有一种受虐倾向,很多人认为快乐是有罪的,如果不用其他事情如工作、学习、努力等去抵消它的话,就不应获得快乐。或者换一种说法,人们认为只有在付出努力、艰辛甚至痛苦之后,才有资格获得幸福或快乐。EVA REFRAIN中有一首歌名为《{幸se wa 罪no ni o i}》(幸福即带有罪恶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但实际上,真正的幸福就存在于平平常常的生活和事情中,自己感到快乐就是幸福,这与努力或痛苦没有任何必然联系。自己的幸福与快乐只有靠自己寻找,不能依赖别人。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难以忘怀的过去或痛楚,因而真正的我,经常是在哭泣的。只有做到能毫不费力地忘怀过去,忘记自己的原则和理想,并以各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所谓“信念”来麻痹自己,或者说就是变得没心没肺,才能使自己不再痛苦,不再哭泣,也就是“无知即幸福”。

#48 21:28
ASUKA: 我们都不知道真实。
RITSUKO:只是…自己感觉到的就是真实。

人类的五感只能感知事物的表象,人们也习惯了从表象推知真实。而表象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再加上前述的信息分布的不对称,使得人们自以为获得的真实存在很多谬误的成份。

KOUZOU: 这些记忆便是真实的自己。
RITSUKO:有些事实会随时间而改变。
SHINJI: 这是真实?全部的结局吗?
ASUKA: 只是很多真实中的一部分而已。
MISATO: 那是你所期望的吧?
SHINJI: 我期望的?
REI: 是的,破灭,没有人能够拯救的世界。
SHINJI: 不对,只是没有人拯救我。
REI: 没有人拯救你。
RYOJI: 这是你所期望的事。
ASUKA: 破灭、死、回归“无”的存在是你所期望的。
MISATO: 这就是真实。
SHINJI: 什么是真实呢?
REI: 你的世界。
MAKOTO: 与时间、空间及他人共存的你。
SHIGERU:如何接受,怎样认同你自己的世界。
MAYA: 现在只能单方收到的,你自己的世界。[那就是现实]
MISATO: 改不了的你的世界。
SHINJI: 是一切都已固定不变的世界吧?
MISATO: 不对,是你自己决定的世界。
KOUZOU: 是你的心决定的世界。
REI: 生存的意识,死亡的决心,全都是你自己希望的。
SHINJI: 这个黑暗,不完整的世界全都是我所期望的?
RYOJI: 被封锁,只有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世界全都是你所期望的。
MAKOTO: 为了保护自己脆弱的心;
SHIGERU:为了保护自己的快乐;
MAYA: 这就是其结果。
MISATO: 但在被封闭的,只有你一个人的世界中,你并不能生存。
MAYA: 而你却期望封闭自己的世界。
RITSUKO:排除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期望一个孤单的世界的,是你自己的心,那就是被你引发出来的小小安慰。
这个情况也是结局之一,你自己所造成的这个世界的结局。

参见#36。EVA中提出了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是“真实”,一个是“现实”。EVA中所指的现实,就是客观存在的世界,而真实则是指客观世界在人的主观意识中的反映。即“自己感觉到的就是真实”。人的真实由于要通过主观意识的加工,有时会出现与原本的现实不相符的现象,有时甚至有极大差别(参见#51)。当这种差异大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感到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完全无法适应,只有逃避,直至封闭自己的世界。“真实”并不存在绝对的对错,因为EVA中的真实,实际就是指世界观,而如前所述,世界观并不存在对错的问题。但是,相对于个人无法改变的“现实”来说,“真实”却是可以改变的,一个人只有改变自己的“真实”,说白了就是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才能适应现实。然而,如果现实太不合理,总是让人感到痛苦的话,封闭自己的心灵,拒不改变自己的真实也是很正常的。强迫别人接受现实,强迫别人改变原来的世界观,甚至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世界观,都是不正确的行为。参见#28,#59。/

谈几点对EVA的评价的问题

        自从EVA在国内登陆以来,关于它到底只是由于商业炒作而获得成功的垃圾还是经典的论战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依我之见,EVA 绝对应该算是动画史上的经典。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部动画象EVA一样表达了如此深刻的内涵,对人类内心和人性进行了如此真实、细致的描绘。有人说,对人性,对社会,对战争,以及对正义、善恶等的分析刻画,在别的动漫也有啊,比如高达,比如银英,比如幽游白书、铳梦等等。但是,就我所了解的动画中,以人的心理成长与社会的关系为主线并且以较为直接和写实的手法进行了深入描写的就只有EVA而已。EVA表达的是一种深入人类内心和灵魂的细腻的感觉,不同于以往一些动漫作品中对战争、善恶、人生等问题的粗浅讨论。它对人性的解放的思考,对科学、战争的意义的思考,比许多SF动漫中虚假的表面的正义与伟大更令人深思和反省。只有细腻的观众才能理解EVA,才能与EVA同调(共鸣),也才能喜爱 EVA。也许有的人只有听到《银英》中“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之类“豪迈有气魄”的话才觉得高兴,那我只能说,EVA不是为你准备的,EVA也不是你所能理解的,所以你也无需对EVA咬牙切齿;同样,EVA的FANS也没必要非要去纠正他们对EVA的认识,或是对GUNDAM、银英说三道四;有些东西是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理解的。

        王小波先生在其杂文《我对国产片的看法》中有这样一段话:“莫泊桑曾说,提笔为文,就想到了读者。有些读者说:请让我笑吧。有些读者说:请让我哭吧。有些读者说:请让我感动吧……在中国,有些读者会说:请让我们受教育吧。我举这个例子,当然是想用莫泊桑和读者,来比喻影视编导和观众。敏感的读者肯定能发现其中的可笑之处:作品培养了观众的口味,观众的口味再来影响作者,像这样颠过来、倒过去,肯定是很没劲。特别是,假如编导不妥当,就会使观众不妥当;观众又要求编导不妥当,这样下去大家都越来越不妥当。作为前辈大师,莫泊桑当然知道这是个陷阱,所以他不往里面跳。他说:只有少数出类拔萃的读者才会要求,请凭着你的本心,写出真正好的东西来。他就为这些读者而写。”转抄这段话是因为,有些人看了EVA之后说庵野是在玩弄观众,“背叛和欺骗了我的感情!”(笑)但是,庵野正是莫泊桑一类的作者,他不媚俗,不理会观众的要求,只是力争表达自己的理念。真正经典的艺术作品从来都不会被大多数人理解的。

        还有些人说,EVA的世界太灰暗,太悲伤,但是,难道只有皆大欢喜的作品才有价值吗?而且,EVA剧场版的结局,是所有人都在一起没有障碍地生存的绝对大团圆结局啊,其TV版的结局,也是真治打破了自己封闭的世界,找到人生意义的结局,如此积极向上的主题难道还能说是颓废灰暗吗?EVA后半部比较悲伤沉重是没错,但它在刻画人性和表达心理学含义方面的意义和价值,与具体情节并没有直接联系。

EVA的价值,我认为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EVA为观众提供了多种研究和想象的平台。喜欢神学和宗教的人可以去研究考证EVA的情节与天使学、死海文书的联系,喜欢音乐的人可以研究考证各BGM的意义和出处,喜欢心理学的可以去研究EVA的心理分析,哲学意义,喜欢军事、生物科技和电脑的也都可以在EVA中找到大量研究素材。其内涵之丰富,是前所未有的。

2)一部出色的动画以及影视作品获得成功,还可能因为它所创造的独特氛围以及它给观众带来的震撼和独特感受。EVA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的角色、情节、配乐,总之就是EVA所营造出来的世界给观众的印象是在沉重、悲哀中带有一丝重生的喜悦,这种感觉是难以磨灭,无可替代的,相信很多EVA FANS都会有这种感受吧。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曾有两部艺术作品影响过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一部是PINK FLOYD的《THE WALL》,还有一部就是EVA。

3)有人说,EVA里提到的人性、人与社会的矛盾、恋父、恋母等每个人身上都有,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所以EVA没有价值。这种逻辑很没有道理。难道表现了有普遍意义的现象就没有价值了吗?一部作品反映了人类内心广泛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不正好说明了它的伟大吗?而且,EVA是在动画史上第一次在镜头的角度、切换和剪辑,音乐的安排和标题、文字的处理上使用了各种前卫和试验性手法,甚至包括电影手法表达了这种意念的作品,仅仅是这个“第一次”就足以肯定EVA的价值。

4)由于独特的机械设定,EVA中的战斗大多是近身肉搏, 因而比TransFormers、GUNDAM等其它表现机器人战争的动画中激光、粒子武器漫天乱飞,却一个也击落不了的场面真实得多。这些动画的战斗可能可以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受,而EVA的搏斗则真正使人“胆战心惊”(如对12、13、14使徒的战斗),这种感觉更贴近真实战争带给人的感受。因此从表现战争这一点来说,EVA也有无法否定的价值。

        不可否认,EVA也存在着一些缺点。比如情节上的交代不清。毕竟EVA只有26话,发挥空间很小,要想把如此宏大的情节构架编排得天衣无缝和交代清楚有很大难度。而且不要忘记,EVA是一边播出一边制作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认为EVA的具体情节结构和逻辑关系一定是严密完整的,并在这种前提下去考证其中的各种悬念和谜题并得出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未免显得幼稚可笑。因此,EVA FANS中的“情节考证癖”们也应该适可而止,再这样下去的话,不免授人以柄,贻笑大方。

        对EVA的分析和观点到此为止,需要说明的是,本人虽粗通日文(三级水平),但远未达到能完全听懂EVA对话的程度,因此本文的解析多数仍以字幕中的翻译为准。但是,从一些地方可以看出,可能由于EVA的台词本身很难理解,这个翻译并不十分准确,这也是造成EVA很难懂的原因之一。所以本文解析可能也有纰漏或牵强之处, 读者有何见教,欢迎来信讨论:ZLD@public2.east.net.cn

2005年10月03日

<7 years and 50 days>

7 years and 50 days the time is passing by
nothing in this world could be, as nice as you and I
and how could we break up like this?
and how could we be wrong?
so many years, so many days
and I still sing my song

now i run to you, like i always do
when i close my eyes, i think of you
such a lonely girl, such a lonely world
when i close my eyes, i dream
i return to you, like i always do
when i close my eyes, i think of you
such a lonely girl, such a lonely world
when i close my eyes i dream – of you

7 years and 50 days, now just look at me
another girl like use to be
so damn what do you see?
and how could we break up like this?
and how could we be wrong?
so many years so many days
and I still sing my song

now i run to you, like i always do
when i close my eyes, i think of you
such a lonely girl, such a lonely world
when i close my eyes, i dream
i return to you, like i always do
when i close my eyes, i think of you
such a lonely girl, such a lonely world
when i close my eyes i dream – of you

7 years and 50 days the time is passing by
nothing in this world could be, as nice as you and I
and how could we break up like this?
and how could we be wrong?
so many years so many days
and I still sing my song

now i run to you, like i always do
when i close my eyes, i think of you
such a lonely girl, such a lonely world
when i close my eyes, i dream
i return to you, like i always do
when i close my eyes, i think of you
such a lonely girl, such a lonely world
when i close my eyes i dream – of you

< God Is A Girl>

Remembering me,
Discover and see
All over the world,
She’s known as a girl
To those who a free,
The mind shall be key
Forgotten as the past
‘Cause history will last

God is a girl,
Wherever you are,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God is a girl,
Whatever you say,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God is a girl,
However you live,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God is a girl,
She’s only a girl,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She wants to shine,
Forever in time,
She is so driven, she’s always mine
Cleanly and free,
She wants you to be
A part of the future,
A girl like me
There is a sky,
Illuminating us, someone is out there
That we truly trust
There is a rainbow for you and me
A beautiful sunrise eternally

God is a girl
Wherever you are,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God is a girl
Whatever you say,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God is a girl
However you live,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God is a girl
She’s only a girl,
Do you believe it, can you recieve it? 

< Far Away From Home >

I’m loving living every single day,
But sometimes I feel so…. 
I hope to find a little peace of mind.
And I just want to know. 
And who can heal those tiny broken hearts, 
And what are we to be. 
Where is home on the milkyway of stars, 
I dry my eyes again. 
In my dreams I’m not so far away from home, 
What am I in a world so far away from home, 
All my life all the time so far away from home, 
Without you I’ll be so far away from home. 
If we could make it thrue the darkest night, 
We’d have a brither day. 
The world I see beyond your pretty eyes, 
Makes me want to stay. 
And who can heal those tiny broken hearts, 
And what are we to be. 
Where is home on the milkyway of stars, 
I dry my eyes again. 
In my dreams I’m not so far away from home, 
What am I in a world so far away from home, 
All my life all the time so far away from home, 
Without you I’ll be so far away from home. 
I count on you, no matter what they say, 
Cause love can find it’s time. 
I hope to be a part of you again, 
Baby let us shine. 
And who can heal those tiny broken hearts, 
And what are we to be. 
Where is home on the milkyway of stars, 
I dry my eyes again. 
In my dreams I’m not so far away from home, 
What am I in a world so far away from home, 
All my life all the time so far away from home,
Without you I`ll be so far away from home.

<Poison >


Your cruel device
Your blood, like ice
One look could kill
My pain, your thrill

I wanna love you but I better not touch
I wanna hold you but my senses tell me to stop
I wanna kiss you but I want it too much
I wanna taste you but your lips are venomous poison

You’re poison running through my veins
You’re poison, I don’t wanna break these chains

Your mouth, so hot
Your web, I’m caught
Your skin, so wet
Black lace on sweat

I hear you calling and it’s needles and pins
I wanna hurt you just to hear you screaming my name
Don’t wanna touch you but you’re under my skin
I wanna kiss you but your lips are venomous poison

You’re poison running through my veins
You’re poison, I don’t wanna break these ch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