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8日

 

梳理一下自己的2006。
 
年度图书:扫起落叶好过冬
  也许这才是“文明”生长的方式,看完后,甚至有了移民的冲动。喜欢林达的生活方式。
入围:
  南方纪事。每一个字都饱含深情,让人受不了。
  蛤蟆的油。黑泽明的小名叫小明,哈哈。可真是导演风格的书,显然不是口述,助手整理的。
  八十年代访谈录。角度挺好,写得罗嗦得要死,毫无文笔,最大的贡献就是把这些人找到了。
  20位人性见证者。好象叫这名字吧,台湾阮义忠整理的。喜欢上了Diane Arbus,在网上找她的作品好难。
 
总结:今年没买几本书,完整看完的不超过15本。虽然自惭,但也挺为做出版的人害羞的。在圆明园旁的某书店买到了一直想买到送哥哥的幻灭,最早看的时候是在大学图书馆,而这本书恰恰还贴着北大图书馆的分类卡,真是奇遇。
 
 
年度影视:迷失东京
  昨天晚上才看的,选它只是因为某种程度上甚至让我觉得那个人就是在出差的自己。
入围:
  疯狂的石头。适合一个心情不错的周末。
  越狱。实在受不了它在每个环节都要搞个提心吊胆的转折。决定不再往下看了。
  老友记。虽然很老很老了,可它很温暖我。
  无痛失恋。也是老片,很好。
 
总结:对夜宴、黄金甲这样的大片,成功地做到了仍然坚持不看,我怕陷入饭局上疯狂的讨论,似乎那是房子、车子、猫狗宠物外唯一的话题,而且是被强制必谈的话题。三峡好人因为出差,没赶上3G门户的专场,比较遗憾,同事弥补我的遗憾,让贾导给了我一张签名海报,贴在办公室门上。对电影的关注真的太少,而今年尤甚。
 
年度展览/演出/活动: 林一峰@3G门户城市唱游
  我们做的。Live Music的感觉真好。
入围:
  从莫奈到毕加索。听说是人家要修展览馆,没地方放这么多作品了才来中国的。真是受歧视。很好,真的很好。
  从“极地”到“铁西区”—东北当代艺术展。闫实的“献给未识之神”参展,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展览都要写错他的名字或作品名,要不就是灯光不好。
  余震。英国的年轻人。朋友隆重推荐的。我没太多触动。
  晴朗的婚礼。很隆重特别。
  南方摇滚音乐节。是这名字吗?在深圳,只看了一场。许巍现在可真安静。
 
总结:得承认一个朋友的批评是对的,我不够开放,趣味太单一。
 
年度传媒:国家地理(中文版)
  唯一有购买冲动,一期不买心里难受的杂志。翻译得非常好,是我看过唯一没错别字的杂志。

入围:
  21世纪经济报道。偶尔还是有独家消息的。
  看电影。资讯足够,弥补我对电影的无知。字太小,幸亏我视力30年来一直这么好。
  三联生活周刊。几乎全是在候机厅买的。图片真的是太差了,但是有新东西。
 
总结:《读书》今年只买了一本,《万象》完全不看了。《书城》换老板后只买了改版的第一期。《IT经理世界》也只是看一下封面。上周移动送VIP杂志,我选择了《财经》,今年它那期“穷人的银行家”的封面是中文财经类媒体中最好的一张照片。50元一本的《生活》都是或送或借的,看了几期,现在没每期定做的音乐了。看过今年创刊的《体育画报》的那期郎平,我认为可以期待,如果07年要不到赠阅,就打算买。《新周刊》今年的封面没怎么用心。电视依然不看,报纸没多少新鲜。
 
年度体育项目:篮球
  挚爱。每月都有2次以上。还可以有盖帽和三分,得意。
侯选:
  晨跑。去年的承诺,言犹在耳。坚持了有一月吗?
  俯卧撑。30个,可怜。
  海上摩托艇。爽啊,但这个好象有点牵强。
  飞镖。两次。
 
总结:该去尝试一个新的体育项目。
 
年度忠实品牌:NOKIA
  今年被同事折磨,不断把自己的手机拿去给他们测试流媒体,我的手机总是在换,换来换去还是NOKIA。N80,7710,6110,还有个奇形怪状的不知道型号的。
 
入围:
  JORDAN。很过分地买了两双。一双是21代的,1450元,真的太贵太贵了。黑红色的,放在北京,和老球友打过几场,博得无数羡慕。一双是训练鞋,放在广州。打折得来,比较划算,但是和同事去打过一场,大家都没反应。明年再不买篮球鞋。除非2007年JORDAN出23代。
  南方航空。航餐越来越难吃,甚至去掉了唯一可称道的黄油。
  如家:各个城市换着住啊住,一直住到它上市。季琦是明星,孙坚还是用7710。他们的汉庭已经开始做了。
   
总结:不给人家做广告,要做只做自己的。
 
年度饮品:百利甜
  有点不好意思,好象是女士酒一样。下半年几乎每晚一杯。
入围:
  益力多。上半年每天喝2——3瓶。恩。好喝。
  Jack Daniel。北京冰箱里还有一瓶。
  绿茶。办公室饮品,可能我弄得太浓了。
  板蓝根冲剂。每次出差都喝,都不知道为什么。
  白葡萄酒。还是记不住牌子,每次买都是碰运气。好在大部分时候运气不算特别差。
 
总结:回了次西安,悲哀地发现西凤酒好象喝不习惯了,少年时的好朋友都没了酒量和豪情。

年度疾患:心不在焉综合症
  什么时候都走神。
入围:
  头疼。今年很短,明年应该不会了。
  咽炎。老干呕,无法顺畅地吸烟。
  肩膀疼。都怪电脑。
  多语症。说话太多。
总结:身体很重要。
 
年度音乐:是自己交白卷。
  买CD不超过5张。年底的时候,同事帮我COPY了一些新歌,包括黄耀明的新碟之类,但没听到打动自己的。
 
年度网站:3G门户(手机登陆3g.cn)
  我们的进步自己知道。
入围:
  Google。仍然是有意思和有想象力的公司。
   
总结:详情请见年终报告。
 
年度人物:闫实
  作品出了系列。更加坚定。
入围:
  3G门户(手机登陆3g.cn)CEO邓裕强:稳健,坚定,视野开阔了,心态开放了。
  3G门户(手机登陆3g.cn)COO小明:帮我顶住了太多。
  3G门户(手机登陆3g.cn)所有同事:我们找到了一点感觉。
 
总结:人人都在寻找。找得到找不到都是幸运的,不幸的是忘记去找的人。    
    
   
  盘点完毕,想起一个书名: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晚年口述。
  显然,从趋势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过去的2006,在我极有限的视野里,有意思的人少了,有意思的事少了,有意思的书少了,有意思的电影少了,有意思的网站更是快绝种了,这个世界越来越没趣了。
  我希望2007有趣一点。

2006年12月22日

  第一个信箱是HotMail的,第一封Email是个女同学的。我想,1996年前后上网的人应该都差不太多。
  上世纪末离开校园、换了城市生活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信箱,但我们还是和许多本来可以保持联系的朋友擦肩而过,断了联系,甚至此生再不会见面。我想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两年中文信箱恶性竞争的结果:每星期出一个信箱,都以大容量为卖点,从几百K直奔几百M,大家天天忙着抢注自己的名字的信箱,猴子掰玉米,掰一个扔一个,最后的恶果是:你根本不知道联系某人该用他给过你的哪个信箱。
  此后关于Email的故事还有许多:一夜之间,大邮箱都要收费了,某网站这时候大打“咱不要钱”的广告;早时期还有专门的EMAIL形式的电子杂志……兴盛时候,哪个人的Outlook或Foxmail不是得收7、8个信箱的邮件,虽然,大多只是垃圾邮件。
  等Gmail以1G容量推出,久没了抢注热情的人们再度冲锋,随后出来的2G容量的信箱反而没了关注。
  现在,轮到手机信箱上阵了。我发明了个词,叫第三代信箱。
  对照我们用信箱的历程,第一代就是只能在web页面上收取的那种,第二代就是支持POP的大容量信箱。第三代就是跨越有线与无线、在手机与传统互联网之间自由切换的信箱。
  3G门户推出3G.CN信箱,正是为“第三代信箱”概念而来——用电脑收还是手机收发都没问题,你在3g.cn上申请邮箱,设置好POP,不管是新浪、网易、Hotmail……各种信箱都能收发自由、实现附件下载、很快将支持WORD文档转换、附带网络U盘、短信通知等等功能。并且,仍然是免费的。
  黑莓概念这么火,但普及的情况呢?邮箱服务应该从“一部分”高端商务人士蔓延到“更多的”普通大众。3G门户在无线互联网上应用的推动一向如此。现在可以看到,免费信箱很受欢迎,为了能及时抢注到自己偶像以及讨个新年好口彩的“特色”账号,网民们把“YaoMing( 姚明)”、“LiuXiang(刘翔)”,“BeiJing2008”等等抢注一光。
  2007就在眼前,新的一年里我们真的会跨进3G时代吗?不管怎样,“@3G.CN”信箱算是3G门户给大家一份实用的礼物吧。

2006年12月21日

  TOM与EBAY的这场交易终于发生,无从揣测到底是谁在谈判桌上起了决定作用,但这次,各大网站终于有了周凯旋的照片。
  几年前,作为记者的我专访了周凯旋,这样的采访对象,对记者来说充满了吸引力:有着传奇故事但是没被完整书写过,形象非常好但曝光率极低……那次采访,我猜也是她谈个人谈的最多的一次,虽然我写得有点不像访问。
  几年后的今天,我被邓裕强号召,做了3G门户(手机登陆3G.cn),算是重回互联网行业,这个领域有无数的须眉好汉和巾帼英雄,但周凯旋在我见过的人中,仍然是最具光彩的一个。
  翻找出自己写的文章,似乎让它可以成为这件大事的一个注脚。

导语:
  操纵着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创造了诸多商业神话,她说自己只会做本分工作;多年致力与中国最有财富和权势的人之间,她说自己最不喜与人交往。
 
周凯旋是谁?
  周凯旋是一个男性化的名字,所有者却是一位仪态万方的女人;周凯旋的后缀,最常被加上的是充满敬畏的“小姐”或“老板”;周凯旋的前缀,在香港媒体上经常是“李嘉诚的红颜知己、亲信助手”,在大陆媒体上经常是“TOM集团幕后的掌控者”,但无论是哪家媒体,任何场合,周凯旋都是永远的职业套装、扇形耳饰;周凯旋是太多人目睹其事,身受其影响,却有意鲜闻其名的女人:雍容华贵的穿着,亲切得体的举止,美丽成熟的面孔,当然,还有众人仰慕的身份——李嘉诚基金会的董事、中华关怀集团的拥有者、香港创业板上最大的公司——TOM.COM(8001.HK)的第二大股东,以及另外数目不详的公司或资产所有者。
 
用一件大事作开头
  在北京长安街上,地处中国最黄金地段的东方君悦大酒店,本已约好的采访即将开始。周凯旋轻松地解去沙巾,建议记者们采访她邀请来讲演的老科学家,“他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80岁高龄,非常风趣的。”门口,是TOM互联网事业部副总裁、身手矫健的德籍女保镖等一干人,他们专心等候,凝神屏气。
身处此地,周凯旋放松自在,如同主人。
  周凯旋也确是这里的主人。1993年,就是这位女子,就是这位毫无地产操作经验的女子,提出了全面开发新东方广场规划,并用半年时间,迁走了长安街上20余个国家部级单位、40余个市级单位、100余个区级单位、1800余户居民;又如传说一样,在某个早晨,用15分钟时间,说服李嘉诚先生为此项目投下20亿美金,轻取4亿港币的酬劳。
  历史总是留下结果和线索,丢失了细节,其实是最重要的细节。
  那几年,处于最敏感地段的东方广场,作为华人首富李嘉诚投资的亚洲最大的建筑群项目,历经陈希同、王宝森贪污受贿案,长江实业运作北京高层突破建筑高度限制,麦当劳王府井店搬迁,开发中撞见古迹等一系列风浪,工程过程起伏变幻,事内事外的猜测,国内国际的言论绵延不绝,没有人真正知道周凯旋到底是如何周旋其中,一一摆平的。
  在周凯旋对东方广场项目为数不多的描述中,她说是“两个女生,从一幢小楼起步,做成一件轰动的大事。”那时她和张培薇为董建华下属的东方海外公司寻找地产投资项目,完全靠直觉在长安街上找到儿童电影院,却发现按照政府规划,必须要下周围1万平方米的面积整体开发,出乎意料的周凯旋也施出出乎意料的一招:全面吃下王府井至东单“金街”与“银街”之间的10万平方米的地段,然后转给李嘉诚先生投资。
  这件“轰动的大事”成为周凯旋另外一种生活的开始,此后,她的生活中最主要的元素就都成了“大事”。
  香港IT投资热潮,TOM创下的投资神话中,周凯旋是一直是李嘉诚先生最重要的参谋伙伴,以致于香港《壹周刊》曾大做头条:富豪知己力斗太子。TOM的跨媒体收购战车,一路从专业网站到户外广告,从报纸、杂志到电视,直到今天尚未见稍有停止的收购步伐中,周凯旋偶露身影,都是在最重要的决策关头。被周凯旋选中,参与早期Tom.com(即TOM集团互联网事业部)工作的娱乐明星朱时茂至今还记得4年前的“周老板”:思路清晰,聪明过人。
  或许,这世界上数以十亿计的民众生活,其实是极少数人决定的结果,这就是资本世界公开的秘密。
从东方广场之后,周凯旋就和这些极少数人站在了一起。他们的手指向什么行业,什么行业就蓬勃兴盛;指向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变成金矿。借资本之力,他们决定地球的转速,也用改变世界的方式成就了自己的生活,周凯旋们几乎生活在另外一个高高在上的世界。
  在广州、青岛、昆明、郑州等等城市大街上等车的年轻人,不一定知道身边的路牌广告是周凯旋收购到TOM集团的;163.net电子信箱每天收发着数以百万计的e-mail,用户不一定知道这家公司是周凯旋委派王兟收购的;羊城报业、三联书店、华娱电视、雷霆无极游戏……这些实体每天每夜都在相当程度上流转着周凯旋的钱,而她最近喜欢投资的则是古董。就连最刁钻的记者都问不出她到底投资了多少家公司,“我也经常会拿我信得过的人的名义去做些其他的事。”周凯旋说。仅仅她在TOM集团股份的市值,就曾经超过上百亿港元。
 
没有性别的香港女人
  采访当日,是周凯旋基金会一项鼓励青少年发明创造的颁奖大会。周凯旋基金会主要资助的对象为大陆贫困地区的教育对象,其中包括“明日女大学生”、“明日女教师”等在内的多个奖项特别为女孩子设立。
  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这个慈善基金会,并不像周凯旋的惯常作风。面对这个话题,周凯旋忽然显得有些黯然却又不失决绝,“这个问题我其实思考过很长时间,但我想过,如果连我自己都不敢拿出勇气来,她们怎么接受我的帮助?她们怎么在以后有勇气去面对别人的目光。”
  事实上,周凯旋一直所刻意展示出来的,是一个中性的商业人物,以周凯旋本人的名义为女性号召,周凯旋基金会堪称是她唯一的特例。
  然而,性别特征在周凯旋的生命历程中的特殊含义是谁也无法抹掉的。当她穿着束腰外衣和蓝色短袜上学的时候,路人看到的是香港拔萃女书院的小学生;当她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时候,同学们看到的是豆蔻年华的女留学生;当她在上世纪90年代,一周一次,往返于北京-香港的时候,北京的生意人看到的是香港来的女打工仔。
  周凯旋到现在还在忿忿不平,“那时候我也是为董先生这样的大公司做事情啊,但他们就是觉得那时候来北京的香港人,是在香港混不下去才来大陆的‘矮仔’——你知道吗?香港骂人的话:矮仔——他们就是觉得我低人一等!”
  “矮仔”是北京留给周凯旋最大的伤痛,商业文明早就相当发达的香港,女性身份也是劣势。一个小小的例子就是香港著名的商界政界女性,十有八九都是在原姓名上冠以夫姓的四字姓名,而从未公开婚姻状况、三个字姓名的周凯旋在其中显得尤为醒目。
  周凯旋特别不喜欢接受香港时尚传媒的访问,因为“香港记者现在越来越只关心我穿什么牌子的衣服了”。每一个场合她都用职业套装淡化着自己的女性身份,每一句言论都没有女性的强调,周凯旋是在要自己言谈举止的每一个信号告诉别人:忘记自己的性别。
  万众瞩目是商业成功人士难逃的巢臼,周凯旋清楚地明白这一点,她说:“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我选择的人生道路的代价。”
 
乐与自己相处
  有人说,一个人的能量决定于在经常在他周围的是什么人。或者周凯旋的经历可以作为这一理论的一个佐证。
  进入董建华的公司,机缘是周凯旋曾经和董建华先生的表妹张培薇共事;为董建华服务,才有了东方广场项目;东方广场项目成功之后,周凯旋即成为李嘉诚投资的TOM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周凯旋亲手提拔的TOM集团互联网事业部少帅王雷雷,祖父曾任电子工业部部长,王雷雷的母亲,是周凯旋在东方广场项目前就认识的好友。
  周凯旋对此并不讳言,自认多年以来,致力于董建华和李嘉诚之间,但是“我不是他们的附属物,而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周凯旋的关系哲学是“不把关系做成包袱”,这样的关系才能自然、强壮。
没有几个人可见证周凯旋与华人首富、香港特首的密切交往,但是任何与周凯旋简单接触的人,都能在几秒种内感受到她有如磁铁般的引力:当你对她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神能让你相信全世界都在倾听你的声音;她说话清楚明确,语调丰富,时刻注意对方的感受,即使在多人面前谈话,她也会适时望你一眼,让你感觉到从来没有被忽视;她在每个故事里提到这样或那样的人,包括经常乘坐的航班乘务人员,为她制作过首饰的师傅,都会加上一个几乎成了固定的称谓——“我很好的朋友”。
  采访前,周凯旋在“明天小科学家”会后合影,椅子刚好缺了一把,于是,推来让去之后,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她,借了两边人的光,就那么挤在两把椅子中间照了相。要是以周凯旋的举止写一本关于人际交往的书,一定会是公共关系的圭臬——这个假设,凡是见过周凯旋的人都会认为成立。
  但是,拥有如此多“很好的朋友”的周凯旋强调说自己不喜与人交往。
  她说自己每天都会争取在晚上六点前回家,早上六点起床的习惯数十年未变。她兴趣广泛,每天写作,但是“都不用自己的真名”。身边总是有书,从漫画到心理学理论,她都喜欢。
  “最乐于与自己相处。”周凯旋强调说这和“独处”不同。或者可以这样猜想区别:“独处”多是苦修,“与自己相处”则多了份自由的享受。
  这个“乐于与自己相处”的女子每天都这样神情自若地走出门去,和无数人物熟恁地打着家常,打理应付着各种事务,而她另外一面的生活掩藏地严严实实,没有人知道她的婚姻,甚至年龄,她要保留的,似乎没有人能抢走。
  出现在照片中的周凯旋,永远戴着自己珍爱的贝壳耳饰,那是她最早在香港上班时用一个月的薪水买下的心爱之物,当时的她天天从那个柜台经过,每看一次她就下一次决心。等到“全世界都是她的糖果店任由她挑选”(朋友评价周凯旋语)时,她一次请师傅一模一样制作了10副,轮换在周一至周五佩戴,而周六日,她只会在右耳戴上一只挂型耳坠,虽然没有人看见那样的周凯旋会是什么样,但可以想见,一定是完全不同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