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1日

    给《万家科学》的专栏又开始写了。在飞机上或候机室里,用笔记本电脑一个电池的时间——这样的方式能够逼迫一个撰稿人按时交稿,向所有的编辑朋友推荐。

这期文章如下:
 
    最近上某个网站,被“个性化”给刺激了一下。

    在登陆之后浏览页面侧栏上,向我推荐说:我们猜你会喜欢……下面罗列了几本书,几张CD。一看列表,我给吓了大大的一跳——这些书和CD正合我的胃口,大多数已经买了摆在书架上了。
 
   本人身在无线互联网行业从事非技术开发工作,但3G门户(手机登录3g.cn)和所有的网络公司一样,非技术人员也耳濡目染到开口数据库,闭口用户界面的准技术层次,不至于被这些基础的“个性化”服务给吓着,吓着我的是,我在这个网站的浏览、购买仅仅几次,该网站的数据库对我的个人喜好就可以有如此准确的判断,让我实在是————

    太失望了!

   ——失望的不是对这个网站,是对自己的趣味,原来是如此这般地“不过如此”。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按照技术的逻辑,网站给我的个性化推荐,一般是基于对一个用户在网站上的行为记录,根据同类行为的兴趣得出的结果,也就是说,我所喜欢的,不过就是许多和我有过某些共同点的人另外喜欢的东西。
正如这个时代所标榜的那样,人人喜欢“个性”,总以为自己很独特,很另类,哎呀呀,接受了一次个性化服务,发现原来我 就是那样一个普通的人。

    抛开对自己品味丧失信心的沮丧外,再来谈下关于“个性化”的问题。

    若干年前,在中国还没有一个网上书店的时候,我看到了amazon网上书店,当时它还只是卖书,好像是10次登陆后,这个网站会根据用户所点击或购买的类别开始推荐相关类中的书,当然,这个推荐功能的与众不同在于:它的推荐是在全球数以千万计的购买行为中统计分析得出的逻辑,而且,这个逻辑在不断地根据每一次点击做人工分析和系统分析,更加接近用户的可能行为。

   当时半懂不懂的我如同发现了一颗新行星,飞奔去向我的老师,一位从事出版工作半辈子的出版社副总编献宝,大谈特谈互联网图书发行的革命性,主题就是:个性化时代来了,你们传统发行模式要完了。连回邮件都要秘书代回的老师听了半天,说,不错,我们是要完了,但是你的个性化,其实是共性化啊。

    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发现的行星叫地球,就在我的脚下。我的老师说的是对的,网站的个性化是在寻求用户的共性,以实现 最大程度的准确率去命中顾客,就是去发现更多的“尿布和啤酒摆在一起可以互相促进销售”的规律是一样的。

    我并不想探讨个性化如何更加科学,只是感到迷茫:个性化是不是在更好地服务用户?

   当然,我们可以通过类似我们的人找到可能是我们想要的东西,但由此,我们是否更加趋同?我们的趣味是否更加接近?因为某一类人是这样的,所以,我可能应该这样——这一逻辑,听上去和专卖店里服务人员说“这种衣服最好卖,所以你买吧”是同样口吻,同样让人难以接受。

   那个品味普通的我始终认为,所有人和我最大的共同之处是,认定容忍鼓励这个社会参差多态是生活丰富的基本原则之一。始终不放弃用自己的好奇心去探索世界的人,不仅仅是要在互联网之上,更要在互联网之外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寻找的方式是个性化的才好。

    再说两个个性化笑话当结尾吧:

    在国内一些电子购物网站订购的时候,“个性化服务”之一是向你推荐:买过此本书的顾客还买过……稍加注意你就会发现,你订购任何书,推荐都是差不多的,因为,事实是,这些个性推荐,仅仅是网站正在促销的品种而已。
    第二个笑话是:一些网站提供的博客服务,可以选择“个性化界面”,而每一个“个性化界面”,都有几十万个博主在使用。
 
    真是有个性啊!

另:我们也在想个性化,但是做得非常初级。我相信,手机要比电脑更加容易实现真正的个性化。

2007年10月29日

 

  因为阿里巴巴上市,因为FACEBOOK融到MS上亿美金,最近3G门户所接受的采访中都会有一个热切的必答题,那就是:

   3G门户什么时候上市啊?

   我很欣赏我们CEO邓裕强的态度:

    上市是一个资本方面的工作,它和我们技术开发是平行的。我们看待它就像看待开发工作一样,不会一切围绕上市去做事情,那样公司会失重。对3G门户来说,那是个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不会拔苗助长。

    我理解作为媒体对于阿里巴巴产生多少富翁津津乐道的初衷。但理解并不代表欣赏。这么多人站在一边,流着口水帮人家数钱,我无法明白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个社会会往哪里去。

   一定会有人站出来说,你们3G门户难道不想上市吗?

    我可以代表公司说,当然想。

   一定会有人说:你们创始人不是为了成为千万富翁吗?

   我可以代表邓裕强和我说,曾经想过,但是现在和以后不是了。

   我们公司最近说“理想”说得多一些,没有人问我,理想值几个钱?它不值钱,绝对上不了市,但你要是稍微平静点看世界,你会知道,钱实在不算是那么重要,重要到我们要这样去争取的东西。

  
   想起Thomas Wolfe对纽约的几句话:

……这一点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及纽约
不论它多么可恶,
想到它就像想到一个自豪热情的美人
在那里欲望永生不灭,人人觉得
自己的一生最后都会称心如意,
自己的饥渴会得到满足
……

   中国的互联网就是wolfe口中的纽约。

   发张闫实的作品,《献给未识之神》之一。我们应该对未来、未知有所恐惧,才会对今天有所思考。

 

2007年10月24日

    对我们这个年轻的公司来说,获得一个管理奖项,犹为振奋,这是荣誉,更是鼓励。

    荣誉归于常映明——我的同学、兄弟、COO,我把他一样看作是3G门户的创始人,只是来的时间晚了点而已。

     

    是他为3G门户搭结构,打基础,我们的基本管理制度,包括各个部门的KPI表格,都是他一个人一字字打出来的。3G门户许多年轻人学会去审视自己的做事方法,管理项目的技巧,都是从他这里学的第一课。他们和我一样,对这个西北汉子心存感激。

    我一直叫他“小明”,到现在改不了口,也不想改口。

以下为《哈佛商业评论》颁奖词:

    2007年年初,首届“哈佛《商业评论》管理行动奖”评选活动正式启动,寻找那些善于汲取新理念,并且应用新理念的行动的巨人!在此中,3G门户荣获“哈佛《商业评论》管理行动优秀奖”。
   
    
    获奖理由是:
     人人都知道创新的重要性,但关键问题是如何去创新。彼得 德鲁克《创新的法则》(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05年2月号)指出:
   “有目的、系统化的创新始于对新机会来源的分析。”
   “由于创新既涉及理性概念也涉及感性认识,想要创新的人必须走出去观察、询问和倾听。”
   “要做到行之有效,创新必须简单而专注。”
   “有效的创新始于细微之处。它们并不宏大,只是努力去做一件具体的事而已。”
   “成功的创新从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在:成为标准的制订者;决定新技术或新行业的发展方向;或者创立领先于其他公司并永远保持领先的业务。”

    3G门户用它这几年建立无线互联网第一门户的过程,验证了德鲁克的理论。

BTW:
    德鲁克是05年11月去世的,常映明是05年10月30日来到3G门户泰恒大厦办公室的。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有某种关联,我喜欢这种“可能的关联”。

    我还记得和小明见面的第一天的第二分钟,我们就开始谈工作,顺带给他买了一张家具店最便宜的办公桌,第二天早上8点,3G门户的门口就站了一个黑着脸等着堵迟到同事的COO……

2007年10月11日

在巴黎学电影的朋友要回云南种地的时候,我去找他设计路线骑行。
于是,这个人趁告别让巴黎一半的中国同胞都知道有一个神经病带了辆车来法国,还把我原来骑去西班牙的路线全改在了法国。

一路沉默,车轮摩擦理清的声音并不单调。
GGMUSIC里U2的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 am是每天的闹钟。

到蓝色海岸,看见海。
和老黑抽烟,他和着我的GGMUSIC唱
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

3G门户博客要推出了,答应DK,故事都记录在3G门户自己的博客上,所以,这里就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