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是一名记者,只是当记者的时候没有听说过记者节这个说法,今天看到3G门户(手机登录3g.cn)的专题,才发现有这个节日,看来《新周刊》起码还欠我节日补助。

   当记者那两年,给我留下许多毛病:一些杂志总是要翻一下,翻的时候特别会看看编辑记者名单;到哪里都会去看当地的报摊,问下销量;到国外就买那些最名的杂志,哪怕是德文;对《60分钟》的老记者如对乔丹一样崇拜,华莱士退休的时候百感交集;看见网站标题不好就想骂人……

    那时候,和HSQ、XB在大排档喝着啤酒讨论选题,和海儿、YS在不同的城市街道上走路拍照,和猫哥在苹果机前面盯版面,想想,呵,挺快活的日子——有时候会奇怪,难以相信自己失眠最厉害也就是那个时候。

    很惭愧,我并没有在记者的位置上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高度,也许当时再做几年时机好还是可以的,但现在已经再无这个可能。我离开后,媒体这个江湖正如沈公子所说:一蟹不如一蟹了。

    说完这些酸话,在这个记者节,已经不是记者的我送2个礼物给还在媒体阵营中的朋友们。

    第一个是很实用的礼物,你们一定用得上,那就是——什么都搜得到的YY搜索。在外出的路上查资料,查线索,多方便!即使你没做任何功课,5分钟后就要见采访对象也来得及,要是在无聊的新闻发布会上,比如在张向东讲无线搜索的未来前景的时候,你也可以从YY搜索连去3G门户的笑话频道打法下时间——市场部同事选择这一天来发布,可真是选得好啊。

   第二个礼物就是这个乐队——的照片了,他们在向保持着媒体理想的你们奏乐致敬——在尼斯拍的,他们在歌剧院门口等待一个艺术家的入场。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