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5日

又是节日,收到一些卡片。

有的就是敷衍,估计是公司发了给客户的,前面填个对方的名字,后面签个自己的名字,一堆一堆地发出,真是浪费纸张,这些人连同公司的老板都应该抓起来,春节的时候送去沙漠里面种树。

有的就真心为你写的,看到会想一下自己和他见面的情形,很是温暖。

以前经常在旅行的时候给自己和朋友寄明信片,当然也喜欢朋友寄给我的,贴在办公室的门上或玻璃上,只是办公室换来换去,许多都丢了。

 

想起当记者的时候写的一篇小酸文,贴出来,当是给自己寄卡片的朋友的一个答谢。

写于2003年。刊在新周刊上。当时的编辑山鸡哥给文章改的名字我不喜欢,原名是“给自己一张明信片:彼城此时”。

 

7年前一个秋日下午,还是个大学生的我收到一张寄自威尼斯的明信片。正面是晨曦中的圣马可广场,背面是写得满满的歪歪扭扭的汉字,还夹杂着些英文,最后是韩文的签名:薛姬子。

薛姬子是我的学生。大三那年有一阵,每周两个下午,我都要骑上自行车,沿着成府路,冲向北京语言学院,义务给她上汉语课。有一次我们乘室友不在抽烟,聊起自己最想去的城市,我摁灭烟头,无限憧憬毫不迟疑地说:威尼斯。她的答案让我显得很土包子:最想去的城市是没去过的城市。那时,我是刚离开乡下才3年的愣小子,天天呆头鹅一样缩在校园,和这座上千万人的城市刚刚开始有了个故事的开始,城市这个词意味到底有多深长,我还没有一点感觉,更不知道“没去过”和城市本身有什么可比性。

薛姬子很漂亮很聪明,从汉城来北京前,她连“你好”都不会说,一年不到,她的汉语过了HSK十级,能流利地说“他妈的”,对北京比我都熟,可这时候她就跑来和我道别了,要去另外一些没去过的城市了。于是,我的威尼斯,她倒先去了。

拿着明信片翻来覆去的那个下午,我忽然意识到城市真是一个容易别离的地方,我们那么偶然地认识,那么轻易地告别。后来我陆续收到她从许多城市寄来的明信片,最后一张来自汉城,我按地址写了信去,可再没有了回音。

后来就染上了寄明信片这个坏毛病,每到一座城市,都会在酒吧什么地方,拿上几张免费的明信片,选出一张,写上几句所见所想的废话,贴上邮票,找个邮筒塞进去,寄给自己,或是当时想起来又知道地址的朋友。整个过程,有点像手工作业,虽然有点矫情。估计在别人看来,和在旅游景点的柱子上刻“到此一游”没什么两样。

收到自己寄来的明信片,经常是在几乎忘记这回事的时候。边微微地惊讶,边读卡片背后的字,连邮戳上面的字符都不放过,似乎在和另外一个城市另外一段时光中的自己对话,恍惚而奇妙。一刹间,那座城市的当时,如同被小心翼翼、完完整整割下来的一个时空切片,飞到了眼前;更像是一块琥珀,能清晰地看见自己还在其中形态宛然,当时的情境纤毫毕现。本无可说的那几日,一下子有了佐证,忽然就丰富了起来,有意思了起来。

给朋友寄明信片是一份念想,可功利起来时,寄给谁,不寄给谁,一份名单的取舍问题经常会让人头大。2002年底,在上海出差近一月,工作需要,去查上海历史,顺便就买了2套上海老照片备寄,坐在咖啡馆里一张张写起来,结果一不小心成为我史无前例的大手笔,越写越觉得卡片不够,虽然最后几乎整个部门的同事都收到了我的明信片,可一细想还是漏掉了许多人。

等寄了明信片,早些去问朋友怕冲淡了那一点惊喜,晚些去问又怕没了提醒,他一马虎那一张小纸片被弄丢,总是忐忑。前一阵公司搬家,和一个师妹在网上说起,刚刚我及几个朋友和她去塞班玩。她立刻在MSN上痛心疾首:“我刚在塞班岛给你寄了明信片,当时问怕你猜出来没意思,只管按名片写,我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留言啊……”最好就是当着朋友的面贴上邮票,叫他眼看着几天后的喜悦被寄出,在几天的期待后顺利到达,而此时寄卡人已经回到了另外的城市——邮局真是一个好玩的道具。

曾经答应,或是自告奋勇要给某人每到一个城市寄一张明信片的诺言,如今越来越难行践于言。有固定邮寄地址的朋友细数起来并不多,大多数都在不同的城市不断地跳槽搬家,居无定所,没准等你的明信片从武汉寄到北京的时候,他已经从北京回了武汉上班;而有了定所的,却早被月供折磨得没了联络朋友的心劲。

还是在给自己寄,也并不仅限于第一次到达的城市。偶尔翻检起来,原来来自2003年北京的最多,不过那不是纪念物,更像是告别信。现在,是越来越少卡片收了了。

2007年12月10日

    今天在成都出差,3G门户又获奖,“手机国际电影节特别贡献奖”——荣誉归于GGLIVE,GGMisic,GGBook,GG财神爷……归于3G门户的全体干活的同事,就我光说不练。

    伟明的人脉真是厉害,从政府官员到艺术家,从CEO到演艺明星,从教授到国际友人,从VC首脑到传媒领袖,我都想不明白他怎么让这么一大帮人凑一块走红地毯的。

    成都来得少,每年就一两次。第一次来是在2002年吧,当晚就跑去白夜、小酒馆这两个著名的酒吧玩,请我和朋友吃饭的居然是很有名的艺术家何多苓,相信他早忘记我们了。那时候好奇心真重,第一次到的城市必然做以下事情:问城市名字怎么来的;在老城区随便乱走拍照;找当地朋友吃喝玩乐,一定要认识几个有点特别的人……现在,对城市的感觉越来越糟糕,糟糕到不大愿意去了解的地步。

   今天晚上见的一个朋友是何多苓老师的好朋友,他约我,就在第一次来成都时去的白夜——老板是女诗人翟永明。几年前,有个出版社的朋友还寄了本翟和何合写的美国游记的书给我。

    真是想到哪说到哪,跟个老头子一样。

    成都为什么叫成都呢?卖弄一下,我居然还记得起来当时查的结果,语出何处不记得了,就记得哪代古人要在这里建国,说是:

    一年成邑,三年成都。就这么叫“成都”了。

    今天又用什么都搜得到的YY搜索(手机登录3g.cn首页,随时可搜)了一下,发现还有许多说法,这个说法只是大家比较接受而已。

2007年12月07日
农田里的大怪物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法国南部是大片的农园,这个时节是葡萄玉米收割后最后阶段。欧洲国家机械发达,几乎不必费什么人力去做,各种机械都有,大家猜一下我发的这个图片是什么?答案过2天公布。
哈哈,我猜没有人猜得出。我是在“接近现代化的农村”长大的人,农业机械见识了许多,可这个实在是不知道干什么的,边骑边想,想破了头。我也是几天后看到它在工作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而且这个大怪物许多地方都有,有的比我拍的还要大,足足有1公里长,两头下面都有轮子,可以动。
奇怪吧,猜出来有奖。
奖什么呢?再奖一张图片!呵呵。
要是我妈妈来看,一定羡慕坏了,因为她老人家还是农民,对各种农业机械,有天然的崇拜。
 

车坏了
迷路那天几乎集中了我所有最担心的情况,好在集中发生也好,省得以后出那么多状况。这些情况包括:车链断掉、迷路、误上高速公路、下雨、找不到酒店、没的吃。真的是:谁也没我惨。先说车链。车链断掉完全是我的问题,我在上坡最吃力的时候忍不住变速,突然咔的一下,脚下轻松了。我就知道完了,连回头都不敢,真是对着当时很好天气的天空大骂。我完全不会使用工具,只想着是不是要退回刚刚骑出20公里的小镇去修。我取出工具和备用链条,却毫无办法,想了会,决定先求助,看到一辆辆车经过,我选了辆车后面绑着两辆自行车的,挥手后车停了,是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妇,男的和我简单说了几句,就挽起袖子干了起来,换到一半,他也不会了,跑去看自己的车看了老半天,我自己看了下说明书,忽然无师自通,换好后,他对我竖大拇指,呵呵,我夸他专业。他太太一直很安静地看着我们工作,只是好奇这个中国人到底从哪里来,我拿出地图比划给他们我的目的地,他们都吹口哨表示佩服。换好了车链,此后我再没敢上坡时变速,我可就一条备用链啊。不过当时我很高兴,我想,最不擅长的都可以搞掂,下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没想到,问题就在后面。

 
背着包走路的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是我在尼斯住的背包客的旅馆门牌。等于叫橘子。和法国电信的3G是一个品牌:)
这是一个背包客的青年旅馆,非常便宜,几个人住一个屋子,男女混住,每人一个床位,大家互相尊重,洗手间、洗浴的地方都是轮流使用的。我住的时候,同屋有2个人,一个是个澳大利亚的女孩子,正在毫无目的地走。一个是南非的瘦高个,来这里找工作。
这些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情绪而行走的人,我还是很尊重。南非的这个哥们看上去特别潦倒,开始他借我烟抽,后来我主动给他,他有点不好意思,和我聊天。说自己打算工作2年就回去和女朋友结婚。我给他听GGMUSIC里的歌,他觉得很神奇。我叫他去中国,他说太远太远了。去不了。澳大利亚的女孩子很胖,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站在哪里,但是很开心,我临走那天在海滩遇见她,她正欢天喜地要去晒太阳。
我不大喜欢中国的背包客,都把自己用最好的装备武装到牙齿,其实走的线路都是按照别人走过的再走一边。我觉得那简直是羞辱背包客。背包客就应该是背起包就走的人。
 
去歌剧院看演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那天下午很早就回到旅店,忽然想,要不看下当地的演出,于是跑去问旅店老板,他说不清楚,要我自己去歌剧院看。跑过去后发现恰好有,于是立刻买票——后来很后悔,一等票好像是70欧,我买了最便宜的一等,觉得当好玩来的,不是真要看什么演出。
演出前,尼斯城市乐队穿着整齐的制服不断演奏,我不大明白是干什么,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在门口迎接当晚艺术家入场——在法国,艺术家的地位绝对是最高的,连市长来了也只能等着。进场后发现,所有的人都是盛装出席,穿得无比隆重,就我穿牛仔裤,只好悄悄溜进去,检票员倒是很客气,只是说,上一层,再上一层。到了顶层,我才找到我的座位,好惨。
坐下来一看,真是壮观,心情大好,完全是古代歌剧院的建筑样式,一下想到古罗马斗兽场,分7层环绕,满满当当,人们正襟危坐,一开场,连大气都不出。那天晚上是个大杂烩,独奏、现代舞、歌剧片段都有,表演不说了,艺术家们只是表演,从来不说,就主持人在讲,也很简练。我听不懂,大概感觉那个唱歌剧的是当晚最著名的艺术家,掌声无比热烈。
 
 
法国骑行记录完整版记录在我3G门户的博客里,博客名为“二当家朝西”,有兴趣的朋友可上3G门户继续阅读。
2007年12月06日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不只是熟,是非常地熟!

    用周星驰的台词是因为这个年度精英在不是那么一本正经的时候也会这个腔调。

 

   当然熟了。因为他是我的搭档,3G门户的CEO邓裕强。前天他获得了南方报业2007十大影响力精英的大奖。

 

   当年那个穿着漂亮T恤、留着郑伊健式长发的南方少年,如今成长为一个新兴行业的领袖,他越来越让人信任,担当越来越重大的责任,能够在他人生这些重要的阶段为他见证,我很开心。小明也是。我打算和小明打个赌,看2010年前他能不能上TIME的封面。我赌之前。

 

    主办方对他的定义是:中国无线互联网的第一人。

 

附简报:

    南方报业·别克林荫大道2007十大影响力精英”在国际金融中心——上海揭晓。“十大精英”评选由南方报业旗下精英生活杂志《mangazine·名牌》主办。“影响力”成为此次评选的关键词。该榜单是从36位对中国当代社会生活具有影响力的精英人士中评选而出,基本上涵盖中国各领域的领军人物,尤以经济、企业界人士居多。

最大的无线互联网门户——3G门户首席执行官邓裕强荣登十大精英之列,著名的企业界代表复兴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国内最富传奇色彩的企业家史玉柱(征途网络公司董事长)同样榜上有名。深圳易讯网络董事长罗昭行、香港智行基金会主席杜聪则分别以推动中国杯帆船赛以及关注艾滋孤儿事业而当选。此外,经济学家高希均、奥美大中华区董事长宋秩铭、华人设计师马清运、著名影星梁朝伟以及知名作曲家郭文景也同列“十大精英”。

为什么会有歌唱?

 因为有一些东西,言语已经无力表达。

像是今年才知道世界上有音乐这一回事,在说不出口的时候,开始放歌听,办公室的CD也多了起来。

12213G门户唱游上海。这次是at17

晴朗说,她们会在这场唱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真是开心,一定尽量去上海听这场,尽量尽早出现场版的CD 

我对她们的认识最早就是这首歌,是在一个朋友的车里听的,就如同在春天的明媚早晨,在雾气刚刚散去的树林里看见一个本来阳光灿烂的姑娘在低首自语。

朋友说,这是人山人海的专辑,这歌李宇春也唱过。

不是要诋毁谁,但是去听一下这两个版本,聋子都会分得出来,哪一个是用心在歌唱。当时我并不知道就是at17唱的,人山人海好几个女孩子,我根本不了解哪个是哪个。

刚好那次黄耀明、二汶来广州,和晴朗请他们吃饭,回去的路上和晴朗说起来这首歌,说自己好喜欢,晴朗大叫,就是二汶唱的啊,我立刻打电话给刚刚和我们告别的二汶,说自己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很喜欢!弄得二汶在那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明哥的助理说,陈奕迅经常来听at17的演唱会,还说陈奕迅自己说,自己听at17唱歌,就明白自己唱歌是为了什么。好高的评价。
1221,让我们来看看,什么是歌唱的理由。

 at17@3G门户上海唱游,MSN联合主办。
 
时间:1221
 
地点: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最高票价688,最低288。有点贵,但是没办法。

现已开始售票。手机登录at17.3g.cn下载优惠券,并亲临东方艺术中心票房,向售票员出示手机中存储的优惠券,就能以8.5折优惠价购买

演出嘉宾:林一峰、人山人海的李端娴、Pixel Toy、蔡德才等音乐人同场助威。

于逸尧担纲音乐总监。

  如果可以选择相遇的方式

  让我们选择最美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