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成都得了半日闲,劳驾了师进滇老师带我和J、7去玩。他的工作室在离市区40分钟车程的地方,犀浦,建筑是刘家坤为何多苓老师设计的,藏在一条已经淤塞改道了的河边,油菜花簇拥着。

     年初偶然买到一本他的画册,是20年前他画的契科夫的《带阁楼的房子》,当年可是当连环画画的,真是奢侈,那可是几十张连续的作品啊,这做法可是少见,又在那个时间,作品单纯又厚重。现在又重出了画册,我一天就看了好几遍。后来又有朋友帮我找到网络上他之前画的《雪雁》,命题之作,就不如《房子》了,这张图就是其中第34张。想发《带阁楼的房子》的,却没找到我最喜欢的那张。看到画后,我在3G门户书城,找到小说原文又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在看电影剧本。
    晚上吃饭,当年帮何老师从出版社找回原作的戴姐说,《带阁楼的房子》市场上要上千万呢。我当然买不起,也想,这个爱物,还是何老师自己留着好了,只希望下次能有机会看看原作。
    师老师的作品,去年3G门户+闫实收藏了一件:影子,以前博客里提过,就是上海看到的那个梦一样的自行车。
    深夜回邮件烦了,又去找何老师自己对《带阁楼的房子》说法来看,见他引用主人公的话,说,觉得自己还能入迷,还能爱人,就很满意。这话很让人睡不着。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