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真是前朝遗物,早已经腐朽到臭不可闻,早就该另起一页写的了,可如今还在大行其道。

    时代早就变了,版权是最该变却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我都不知道那些法学院的人们尸位素餐在做些什么事。

     《数字千禧版权法》也是狗屎来的,倒是上周买了本《说话算数——技术法律以及娱乐的未来》有点建设性,辛苦J同学录入了一部分,拿出来看看。

     (美)威廉﹒W.费舍尔著,贺卫方 主编 翻译:李旭 ,出版社:  上海三联出版社。

    我是有话要说,只是还没有找对时候。

以下是从前言里摘出来的——要说这书编得可真烂,摆明了要给学生当教科书去摆书架而不是放枕头边的,插张图片,自以为是宝丽莱到手后拍最好的一张,战同学却完全不以为然:

    技术层面的变化――从模拟格式到数字格式(娱乐产品的存储与再现方式)――和伴随着互联网而来的“通信革命”已经催生出许多新的音乐和电影制作和传播模式,娱乐产品的创作者和消费者都将从新体系中收获良多,如果现有技术能够推广应用,那么唱片生产成本将大大降低,艺术工作者的收入将随之增加,更多的技术工作者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知名度,音乐和电影的种类将显著增多,并且听众和观众将能更加方便、主动的参与到娱乐产品的加工或再加工过程中,但是,众所周知,新技术可能会而且也逐渐呈现出这样的趋势,就是艺术工作者因创作而获得收益的传统模式将会收到破坏,同时,新技术也有可能会破坏作品的完整性。

    总而言之,新技术犹如双刃剑,如何发挥新技术最有利的一面,有效避免其不利影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改革娱乐产业和法律制度,使新技术所必备的潜在优势得以充分展示,最大程度遏制新技术不的负面效应。

    首先,考虑的第一种思路的立足点是: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唱片及电影公司长期宣传的论调,即版权属于财产权,应与财产权同等对待。依据这种思路的改革,普遍采用加密技术,采用价格歧视措施等等,极有可能出现例如:非法传输数字文件被有效遏制、唱片及电影公司可立刻推出在线注册和在线点播服务,各种灵活的娱乐产品网络传播服务机构将涌现、唱片及电影公司将更能通过各种复杂的价格歧视方案增加娱乐收入等良好效果,但是不可避免的是:娱乐产业将更加集中,附加成本增加、消费者对娱乐产品再加工的权能受到限制,更糟糕的是,计算机软硬件创新的步伐将减缓,创新的领域将缩小;总而言之,相比改革带来的优点,造成的缺陷却严重的多。

    第二种思路就要对传统的认知进行根本性的改变,那就是改变之前的定位,将娱乐产业视为公共事业,通过一定的法律约束,强制唱片公司以及电影公司向传播者授权,对许可费进行规范,并预先拟定收益分配方案,这样的改革带来的结果相对会好很多,比如以互联网方式传播娱乐产品将迅速普及,提供给公众的服务将更加多样化,创作者和表演者的收入也会有所增加,唱片公司及电影公司的营业收入会更加稳定,但也存在交易成本过高、消费者创造力受损以及政府监管企业经常会造成市场扭曲的潜在风险,但是相对于第一种思路,缺点已经减少许多。

    如果得到普遍、有力的推广,第三种思路无疑是最值得认同的,概括来讲就是以一种行政补偿体系替代千疮百孔的版权体系,具体的运作模式为:音视频作品版权人若许可他人使用作品并获得补偿,则应向版权局申请作品登记,版权局给登记作品分配独一无二的文件名,以便后续检索作品传播、使用和修改信息;为补偿版权人,政府可收取必要的税费(最有可能的情形是,消费者通过某种设备或服务来获得数字娱乐产品,政府对该设备或服务征税),政府管理部门可采用类似电视节目内容分级的做法,履行版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职能,计算出歌曲或电影的收听率或收看率,然后,政府按登记作品的使用率将税收收益分配给相应的版权人;而这一体系的实施需要修改现行的版权法,取消对已发表的音乐及电影产品未经授权复制和使用的诸多限制,但无论如何,这种体系的效果将是非常显著的:消费者获得便利,创作群体可得到最大限度的扩张,作品可直接面对大众,减少交易成本以及附加成本,提高经济效益而降低因知识产权定价高于复制成本而造成的社会损害,避免娱乐产业集中化,放弃加密技术而促进消费者创造力的发挥,等等;它也并非完美,某些艺术工作者会图一己私利而操纵它由此导致消费行为的失真,或者某些官员也可能滥用手中的权力,但是经过最大限度的利弊权衡,这种思路仍然是三种思路中最为可取的。

   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讲,上述思路尤其是最佳思路的实施在现实中遭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碍,纵观当前的唱片及电影的产销模式,其中原因可见一斑。在音乐产业领域,长久以来形成的法律规范和商业惯例共同构建了词曲作者、出版者、艺术表演者、唱片公司、广播电台和各类金融中介机构之间的复杂关系,这些复杂关系的存在导致娱乐产品定价过高且不合理,但给艺术工作者的收益却是极不公平的,同时也导致提供给大众市场的产品种类非常单调,这种局面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通过采纳新的技术或者引入新的服务或设备等得到改善,但这种缓解仅仅是昙花一现,那些在音乐以及电影产业占据统治地位的公司以井底之蛙之见,动用法律或反向技术手段来遏制或扼杀创新,保护其固有的商业模式,这样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疏远了消费者,增加了庞大的法律成本,抑制了新技术的潜在优势。

    如果我们期待看到一个更为健康、更为精彩的娱乐产品世界,显然目前的环境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够实现我们的期待的可能,那我们为什么不选择采用或者至少尝试采用(最起码是对现状的一个突破)上述的最佳思路去努力、去改变呢?


2条评论

  1. 文中所说的税收提成给版权所有者的方案不可行。

    因为失去了保护的版权作品,可以无限制的自由流通,税收从何而来?

  2. 首先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版权的设置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让制作人享受其固有的权利,说白了就是金钱收入。如果我们找到一种新的模式让制作人拥有了财富,自然问题就解决了。

    有一个外国的乐队(名字忘了也不重要),他们的商业模式是值得借鉴的,所有出席演唱会的观众都可以凭借自己的摄像设备对整场演唱会进行录制并进行传播,所得收益均可全数收入囊中(当然要扣一部分税),无须支付乐队版权费用;而乐队的收入来自演唱会门票。将音乐版权限制放宽而真正实现音乐的商业价值,陌野觉得这种模式不失为一种蓝海战略。从纷繁的商业包装中脱颖而出,而获得难以想象的庞大的推广渠道。

    3G门户的成功在于“免费”,但3G门户的价值绝不是在此,是否有一种新模式的出现,期待中。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