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5月26日

    这是我昨天晚上发出的一封给全体同事的邮件。
    如果这是一个通知,我不必把它发到博客上来。
    如果这也是矫情,我会一直矫情。
 
    图为上月和北京同事CS战斗场景,我每场都太早牺牲,惨!
 
 
诸位同事:

  公司决定关闭  开心网 等以娱乐为主要服务特征的SNS网址,有产品研究等需求的同事需另外申请。

  我特意写这个邮件,是希望大家不要因此不开心 。

  理由其实不必啰嗦:
  干扰思路——无法专心思考,无法持续认真地做事,而我们本来就不够专心,不够认真了。
  占用时间——我们天天抱怨时间不够,太多工作。
  …………
               
  对一个有目标的团队来说,制定这条纪律,这些理由已经足够了,但我想另外引用张晓舟的一段文字来补充说明:

  他说:

  “开心”——这是迥异于老一代的一个鲜亮的标志,假如你被金钱权势、被房子和车子,被升学和找工、也被责任和理想压得透不口气,或许你可以去开心网吐吐泡、捣捣蛋,开心网成功的背后,是不再苦大仇深的轻盈的一代,是在网络开辟“ 第二人生”游乐场的一代。

  “理想”——选择这个词是因为不管是现实主义者还是理想主义者,如今都倦于或羞于再提这个词了……

   ————引用完毕。         
    
  我们这个团队,是有理想的团队,是为理想战斗的团队。

  我们开心,是因为我们有创造力、有所创造。
  我们开心,是因为我们愿意为了理想苛刻自己,更多付出。
  我们开心,绝不是因为上班的时候有开心网来干扰我们去实现理想。

  如果你能把这个决定理解为我们的共识,我将很开心001!          

  在办公室之外,我也会和你一样,用SNS为生活服务,用SNS与朋友保持联系,也相信,在手机上的SNS服务会更加方便,那也会有3G门户的一席之地。

  谢谢大家的理解。   

  面对理想,不想羞愧,就不要倦怠。

                                             张向东

 

2009年05月25日

  访谈中,王微两次提到《黑客帝国》。

  一次是说到不可以分身两半,同时坐镇京沪,他思维闪烁,跳跃着去了《黑客帝国》的电影画面。

  一次是我问他,“‘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土豆广告词)’,那他愿意自己导演的这一生,会是一部什么电影?”他说,要像《黑客帝国》就好了,立刻又补充:不过那不可能。

  我想,他的大脑中,一定轰鸣着对这个正在数字化的世界的撞击声,一如《黑客帝国》。我也深信,这是邓裕强、李彦宏、马化腾们,是比尔·盖茨、谢尔盖·布林们冥想时的脑细胞运动,也只有这些亲手推动数字变革的驱动者,才可以在大脑皮层里,看见那样一个遥远,却又快速贴近我们的未来世界。或许,他们已经分别从搜索、从手机、从视频的大门,进入那个世界里,如Neo一般奔跑、寻找。

  互联网的视频分享模式,让“沙发土豆”们扛起了摄像机,举起了手机,人人拍摄,随意观看,这样一股越来越强大的“土豆的力量”,正在改变近百年来的电视传播。

  同为创业者,我为王微鼓掌。他有耐心,有国际化的思维方式,有对视频内容的长期制高点观察,还有4轮顺利的、近亿规模的美金支持。

  也为王微担心:视频对带宽成本的贪婪吞噬,使这个行业已然变成举重比赛,不断跳入运动场的挑战者,又让这比赛变成了长跑。留学美法时喜欢排球的王微要适应中国的田径规则。

  白衣飘飘的王微一出直播室,3G门户北京办公室里刚刚还端庄的小女孩们立现花痴原型,打听八卦。

  我没有八卦可以讲,却想起一次调侃,他嘲笑我对纸媒念念不忘,去做“东西文库”,“现在谁还去看书啊,都视频了。”我回敬:“现在谁还在电脑上折腾啊,都手机了。”

  今天,土豆深埋互联网中,泥土之上,枝蔓覆盖大半个中国,再看当初的想法和今日的去向,他发现,自己走上的,还是媒体之路。

  这么看上去,这个白衣Neo的对手,似乎是默多克。

 ————————————————
以上为 3G门户 第二期《创业者对话创业者》访谈印象。

  初学访谈,起点低,希望进步快。

  下一期,6月4日,李想。

注意:北京高校的大学生还可申请现场旁听。请发EMAIL到chuangyezhe#3g.cn(#换为@)
或电话:010-62623288-2205 李小姐。也可在3G门户(手机登陆3g.cn)“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的栏目页面申请。

2009年05月18日

    有个故事,以前和杨勃聊天的时候,我向他求证过。
    那是豆瓣周年庆上,豆瓣投资人、现在的董事之一、联创策源合伙人冯波给杨勃一个大纸箱,里面全是杨勃在豆瓣上列出的“我想读的书”。
    故事有趣好玩,作为采访者,我喜欢这个故事,还因为它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两点:
    一是杨勃为豆瓣设计的互联网模式。豆瓣就是借助文化生活的各个元素,把人们组织起来的社区。书、音乐、电影、活动,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流,这个以互联网的社交网络技术为基础的平台,使交流变得有效率,从而产生商业价值。看,借助这个平台,连投资人了解杨勃的读书状态的清晰程度,可能超过对豆瓣公司的经营业绩。短短四年,这个互联网模式,让豆瓣已成为一个日益清晰的文化符号。
    二是杨勃这个人的趣味。在我认识的创业群中,极少有他这样,一直以来,与文化生活不离不弃,有如空气和水。他的阅读不功利,广泛又深入。绝非嘲讽,大多数的CEO忙碌操心,读书需求基本上在中国机场书店就可以得到满足。这也是豆瓣的文艺气质自始至今的主要原因吧。
    创业3年,从一个新鲜的模式,到一个融过资、数十员工的网站,杨勃现在也必须许一个承诺,说今年盈利,商业模式是必须看到的时候了。最近一段时间来,豆瓣改动频繁,这些改动,也是豆瓣走入新阶段时,杨勃和团队的思考。豆瓣有中国互联网最高质量的UGC内容,但也是有最挑剔的用户,我采访他前,3G门户网用户给我的留言一半是质疑他们的多次改版。对于这些,杨勃越来越不愿意以个人身份来回应,他希望用户看到“阿北”那个昵称,只想到那是一个普通的豆瓣用户。
    这是一个网站、一个组织从少年到成人的变声期。
    豆瓣被视为文艺符号,杨勃的外在很符号,每次接受采访,要是拍照,他会很留意展示自己对苹果电脑的热爱,1969年出生的物理学博士,一样照穿帆布球鞋,T恤的图案也总有些特别的意味。这次他穿的T恤印着:Everything is on its place.图案是一个书架,CD、书各安其位,显然来自他的人生哲学。他对自己的表述中,就算对退休生活的想象,“不也是做一个这样这样的网站,仔细一想,那还不是豆瓣吗?”
    一个想法刚刚展开的创业者,他的位置是自己赋予自身的使命所确定,在这样的阶段,合格的创业者没有权利去想到其他。

————————————————————————————
以上为第一期《创业者对话创业者》访谈印象。

  《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的第一期请了豆瓣创始人杨勃同学,这个有博士的一切优点:深刻、专业、理性……又去掉了博士显著缺点:沉闷、无趣、乏味……的豆瓣大总管有意外。
  学习着去做一个倾听者和提问者,我知道自己心态上的问题,和专业上的缺失,慢慢进步吧。

  下一期,5月21日,本周四,土豆网CEO 王微同学。连着两个带“豆”的,同事都说第三个也要带“豆”那就太好玩了。

注意: 北京高校的大学生还可申请现场旁听。请发EMAIL到chuangyezhe#3g.cn(#换为@) 或电话:010-62623288-2205 李小姐。 也可在3G门户(手机登陆3g.cn)“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的栏目页面申请。

2009年05月13日


  创业者,是人群中的少数派。
  比起大多数人,他们更迫切地期望有所创造,他们更相信行动的力量,他们接受更多的生活磨练。
 
  2000年,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和朋友创办了公司,叫 解决。那时候,互联网让我们热血沸腾。

  2003年,邓裕强找我,说,我们一起做一个手机上的门户吧。于是,刚刚做了2年记者,我又撂了挑子,跟随他的想法,一路过来,现在我的名片上,印的是“3G门户联合创始人”。

  我常说,创业是“少有人走的路”,比较难,但看到的风景也会特别。不同的创业者,看到的风景也不同。因为半路出家做过记者,也总会好奇他们看到了什么,忽然就来了劲头,要重为冯妇,当回来记者,只是这个角色,可以再加一重“创业者”——网络媒体就有这个好处,想做就做了,多简单。

  5月14日下午4点,“创业者对话创业者”访谈系列在3G门户播出。
  第一期嘉宾:豆瓣创始人 杨勃。

  希望自己可以做一个合格的提问者和倾听者。
  相信这也是一个发现自我的过程。

  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也可以写邮件给我。

2009年05月08日

   环青海湖骑行回来,有人问我有没有去德令哈。
    我没有去。因为德令哈要带着思念去。

    一个骑行者,要多久才可以到德令哈?
    我不知道,因为我找不到可以出发的地方。

    十年前,改过海子那首《今夜我在德令哈》,十年后,原样送回,就当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海子)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照片拍的是塞万提斯前一阵挂在走廊上的两部电影的剧照,画面里都有自行车。第一部好像来自《自行车手之死》,第二部不记得了。
    那天在工体约人开会,出发早了一点,顺路转去塞万提斯,切玛·玛多斯 的《诗意》正在展览中,他的想象和自己有那么多暗合,让人会心微笑。)

2009年05月06日

   毫无疑问,手机广告是今天的中国无线互联网比较清晰的商业模式,但我们真正看到手机广告的未来了吗?
    不是还是有许多人说:手机屏幕小,广告容量有限;手机广告就是PC广告的移动化……这些只看眼前,不知未来的愚蠢言论;这些不去思考,乱下结论的只长嘴巴,不长大脑的人。
 
    我承认自己不懂广告,但对手机的未来,3G门户看到了一些,3G门户(手机登陆3g.cn)能做到中国第一个手机广告,能做到广告产品的不断创新,是因为我们看未来,不断思考手机。
    我总结了一些观点,在《我手机》一书中有部分阐述,你们会看到这些预测一一发生。

    以下是部分内容。
 
                                                   “广告”需要一个新名字

    某个城市的自来水公司忽然发现,全城夜晚大量用水很有周期性,疑为供水系统出了故障,调查后发现,原来,是一部电视节目热播,情节紧张,举城关注,晚上大家都围坐电视机前,广告插播时段,观众们集体上厕所,这才造成了用水的集中状况。自来水公司如释重负,可广告公司或以天价投放该节目的广告主对此恐怕要哭笑不得。

    这个故事并非一个特殊事件,而是整个广告行业自产生以来最大、最根本的困惑之一,随着传媒的发展,这个困惑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解决。

    困惑是什么呢?——广告对绝大多数用户来说,是“多余的信息”、“干扰类信息”。在这个“公开的秘密”之中,有许多“存在的合理”是如此荒谬,就像开篇所述的那个故事一样,在用户那边(读者、观众、听众、网络用户等)是这样的:读者买下数十版的一份报纸,直接扔掉其中的大多数;网络上有各种软件工具,帮助人们过滤掉广告内容;电视、电台的广告时间是人们上厕所、换频道的集中时间……

    在广告公司和广告主那边是这样的:尽可能地找到用户无法回避的媒体,传递信息;拥有越好的内容的传媒,越在内容上排斥广告的干扰;而其用户亦是;“投放金额的90%都是被浪费的,但不知道哪些是90%,哪些是余下的10%”;到底有多少广告直接促成了“销售的可能”…
 
   在传媒内容一方则是另外一回事:最传统的内容制作者认为拒绝广告主的控制是保证影响力的前提;最优质的传媒内容需要大量的投入;较新的内容媒体不足以吸引到足够广泛的群体……

    这一困惑无法解决,在于传媒各个环节的问题。自大众传媒大行其道,广告就是传媒的生命线,是支撑其发展的商业基础。可以说,没有广告的支持,大众传媒、甚至全球信息化都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到2008年底,全球广告总额已经达到了6000多亿美金,其中“在线广告”的增长最为迅猛,如互联网广告已经在西欧等地获得了最大的份额。预计到2011年,在线广告开支将占西欧的广告总支出的18.2%,占日本的广告总支出的16.3%,美国的14.6%。

    手机对大众媒体中各个角色的影响,已经到达了一个改变定义的深度和广度——天知道,下一个300年,我们的后来者怎么称呼“大众传媒”——对于大众传媒的“商业模式”也很自然地进行着从根本到枝叶的革新。

给我,我的广告

    传统大众传媒对广告主所描绘的都是“我们”,一个群体。

    手机却意图在塑造“我”,一个一个、却数以亿计的“我”。

    反其道而行之,是手机之所以为手机,它是第一个、唯一一个为全民所有的信息终端。它首先完全为个人服务,从新闻到娱乐,到个人生活,全部的指向都是其主人。这个“个人”出发点,是指信息的获得出发点完全是个人的,也指的是完全是个人的表达。

    完全的个人化,也在技术上使得“完全的个性化”得以实现。

    “个性化”是自计算机网络出现,信息泛滥后的理想模式。人们的设想是通过计算机网络收集、记录个人的各种行为,最后从众多用户某一个共同点上,判断其中的个体行为可能性。智能地判断用户对某些信息服务的接受,从最大的共性中找出“可能性”,即:从个人行为中找出共性,举例说明,从1万个购买了U2乐队CD的用户,如,他们又购买了linkin park的CD,给第10001个刚刚买了U2的CD的用户提供建议去买,因为系统的分析判断,这最有可能是他们的共同喜好和行为之一。当然,这也包括对个人喜好的分析,逐渐让用户更快更方便地获得信息内容,而节省掉检索、分类的步骤。

    为完成一个单独的“我”的塑造,计算机网络是难以实现的,因为个人在网络上的行为,分散在各个网站,无法汇集;同时,电脑的使用,接近、却不是完全的个人终端,而手机,恰恰最大限度地完成了这几点。

   个人信息的保障不属于此节讨论范畴,但请了解这样一个前提,手机对个人媒体的价值分析,不单单是指个人隐私的部分,是指个人通过信息工具产生的行为记录和分析,是系统完成。在个人可以通过手机基本畅快地享受信息便利的阶段,广告的指向即可达到一个非常清晰的指向,而非不知道洒去了哪里的“90%”。

广告即内容、娱乐即广告

   Google的关键词广告是这样的,即:用户在搜索过程中,右栏自动呈现与关键词匹配的广告——如此简单的方式,造就了全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

   传统广告给人们的不良印象之一是干扰性,但实际上,广告也是信息,问题关键在对谁而言。广告主需要找到潜在客户,客户也在寻找有价值的广告信息。当这样的情况发生时,广告就是信息内容,广告就是有用的信息。只是在传统媒体上,这样的情况很难发生。

   手机媒体成为“个人的媒体”,那其上内容、呈现方式都会首先满足个人的需要,在这个基础之上,以网络形式实时判断个人的状态,提供用户需要的信息,即能实现“广告即内容”。

   也许这么说像是科幻,但类似方式已经开始在手机上实现。比如:手机安排日程,当日程显示即将出差,便可出现航空公司的票价信息;手机提供天气预报,当天气忽然转冷,便可提示是否需要购买保暖服装或空调;手机可以确定位置,当在午饭时,可自动出现周边餐饮信息……网络化、个人化的手机建立了一个通道,一个让需求和信息直达的更短的通道。

   近十年来,广告本身在形式上的变化也已越来越多,强调互动、娱乐形式,让用户参与其中,已然是广告效果的重要标准之一,并非手机带给广告的转变。不过,手机在这一点上的重要性,是它正在逐步成为互动、娱乐的枢纽,换句话说,只要互动,没有比手机更好的选择。

   强制插入的传统广告对于新媒体影响下的用户,就像是父母对叛逆期孩子的说教。广告公司们绞尽脑汁地增加互动方式,提高用户参与可能性。过去几年中,无论欧美还是亚洲,电视节目大量采用手机短信互动已到了泛滥的程度,这是因为人们看到手机代表个人、参与方式最为简单的缘故,这显然是粗浅的、延展性很小的模式。但结合空间因素,融合图片、文字、视频方式,让用户通过手机参与,使广告信息传递成为一个娱乐过程,这将会成为品牌效应的主流方式。

   稍有规模的品牌都会选择立体的传播途径,品牌策略一般都会强调在一个时间段内,多次、多个场合深入接触潜在用户,在这个过程中,唯一能够全线跟随用户的,也只有手机,这是手机作为枢纽的前提条件。

直达,炫酷的注意力

   无论如何,广告仍然是注意力第一。

   大众传媒自报纸开始,如何“更”受关注就是广告的天赋使命之一。手机广告甫一出现,人们对它的质疑重点之一就是:屏幕小,展示受限。这一误解,现在可以看到的错误是:没有预见到手机在多媒体上的表达能力;仅仅把手机广告放在手机本身上来看。

   就多媒体的表达能力,画质和流畅程度,手机已经不低于电脑,只是带宽的提升速度,在发达3G国家,这已经不是障碍。手机可以让用户读、看、听,这些做到,就已经把纸媒、电台、电视、网络四个大众传媒的前辈全比下去了——屏幕大小,只是相对而言,下段即会有讨论,且用手机本身360°立体展示已经有产品了——它的定位、链接社会关系等表达方式,更是其他媒体所没有的,而这些特性,都可以在其上设置广告特点,展示出奇思幻想般的展示方式来。

   手机广告的展示并非会只在手机上。手机最大的价值之一还在于它联结一切电子产品,它可以通过电视的联结在更大的屏幕上呈现广告或内容,甚至与其他信息家电互动展示,那样的效果如立体的在现实空间中产生,那样炫目的效果会给现在的广告设计带来许多创意的空间和趣味。

   广告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达成销售。

   在传统大众媒体上,广告在此方面的价值是这样体现的:

   用户留意到广告

   1)  通过广告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咨询,再去卖场购买

   2)  到达卖场时,广告留下的良好印象,促成用户选择该产品。

   ——广告主达到目的,但用户不方便,价格等可比因素易对用户产生干扰,过程不透明,且无法完整记录用户各方面的持续消费行为。

   用户没有留意到广告,则广告无效。

   传统的互联网广告(指目前的电脑互联网)

   用户点击广告,链接到电子商务网站,发生购买

   达到目的,用户方便,但多个电子商务网站,一样存在收集信息不全面等问题

   手机广告的效应,基本上完成了一个闭环:

   用户点击广告,即可发生购买。

   且手机跨越网站概念,在购买前就完成比较等环节,用户个人在消费方面的行为信息得到完整记录。这样的信息记录会让手机的“个人媒体”化日益完善。

   如果说,大众传播时代走到了最后一站,那么,“广告”一词也将要完成历史使命,广告不必再“广而告之”了。

   当然,任何时代不是一夜之间完成转变的,在目前这个转折阶段里,手机给大众媒体更多的是许多启发,而非革命。广告也一样,还走在沿袭计算机互联网刚刚开始阶段的那个阶段,但手机本身的天赋使命是阻挡不了的,更何况商业利益的驱使会迫不及待让新事物发挥出价值来。正在阅读本书的许多人将亲眼目睹变化一天天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