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24日

 

 

 

今天,3G门户在北京、广州同步发布了浏览器GO。

我相信,所有与会者,都感受到了惊喜。
我也知道,很多人首先会从市场竞争来看这个产品。

但请不要这么简单地理解GO,3G门户没有那么狭隘。

北京演讲的最后,我说,诸位有体会过投向大海时的感受吗?3G门户的团队面对手机互联网这个行业,就是如此的感受和状态。

我们把自己全身心放进去,把自己全部的创造力和力量奋不顾身投了进去,我们所创造的价值,在于提升整个行业对手机的理解,加速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而不仅仅是自己这一个公司。

GO不仅仅是带来了一个速度更加快、更加节省流量、酷炫美学的浏览器,而是给行业一个起点,一个标准,一个决心!

从这一天开始,手机应用软件会采用如此标准的UI设计!手机软件会是如此流畅的体验!手机会有平台价值的想象空间。

这才是GO的意义!

我的搭档、CEO邓裕强在广州发布会上的发言是这样的:

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同事们:

大家好!

请大家记一下今天这个时间,2009年6月23日。因为今天,中国第一个具备3G时代意义的手机软件将在各位的见证下推向市场。

它的名字听上去就动力澎湃。它叫:GO。

2004年3G门户创办,2005年我们召开第一次新闻发布会,我们说3G门户,是革命者要改变中国手机上网的模式,相信那个时候你们很多人都不懂手机上网。到今天,5年前我们预见的革命真实地发生了。数以万计的独立站点,丰富的手机软件应用,活跃在这个市场上。

而2008年3G门户做过“门户+客户端”双核心战略的发布会。这个双核心的确立,基于我们对于行业的判断,手机的终端特点,和中国的网络环境,让我们下定决心,我们不仅仅要做第一门户,我们还要做手机软件第一。实际上,如今包括GO在内3G门户推出的客户端软件已经接近10个了,独立子品牌YY搜索为目前中国无线互联网第三大搜索引擎。

今天,3G门户将要以 GO 再次发出革命的口号!

要以 GO 推进中国手机互联网市场的前进速度!

要以  GO 建立一个手机应用的新标准!

接下来会给大家看这个革命者GO的真实面目,技术负责同事也会完整地介绍它优越的性能和独特的体验。我不在这里占用他们的时间。我想说的是GO的价值。

今年是3G元年,中国手机用户已将近7亿,远超过PC的用户量,不少人将手机浏览器称为无线互联网的入口,但是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中国3G信息化社会的钥匙”,因为它让更多人的手机成为一个除了可发短信通话之外的,更快连接全世界网络的核心终端收发器,也让人们提前进入了手机宽带的时期。

今天,GO作为3G门户09战略产品正式于北京、广州发布,它对于3G门户的意义不言自明,我更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它背后对于行业的意义,它的UI界面和用户体验,它的平台价值和商业模式,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颠覆性的产品,所以我称它为“来自2010年的浏览器”,相信GO也能帮助更多人快速提前进入3G时代。

我们希望GO的开放设计理念能引导更多同行建立一个手机应用新标准,更适合3G时代的应用要求,甚至不排除与整个通信产业链上其他节点合作,如运营商、手机终端厂商等,融合与开放并存,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真正进入一个信息无疆界的时代。

一年后,请诸位打开手机,再想起今天,你会发现,今天你见到的GO的弧形按钮成为大量软件的范本,你会看到颜色的自我定义成为基本设置,你会看到WIDGET应用在所有的平台软件中,那这些,都是因为今天出发的GO,你也才可以理解为什么GO是如此地重要和特别。
————————————

我们是喊了很多口号,但问题是这些口号都做到了。

GO就是这样一个口号。

2009年06月19日

来接受这次采访的路上,暴风影音的新版本上线了。

如果了解这个版本发布背后的故事,你会知道,那不是一个寻常的版本升级。之前的版本,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断网事件的主角。在网络上,潮水般的责问指向暴风影音,一个月里,冯鑫接受了无数采访,同时,官网上挂出了新版本的倒计时,他的团队夜以继日在开发新版本,今天,终于提前一天发布。

“你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如何应对?”——这是许多人、许多媒体对创业者的常规提问之一,又有在线用户在此时提出。对任何问题都会有“1234”的冯鑫,正在经历着外人看来是暴风影音最大挑战的冯鑫,忽然不再对答如流,他说,好像找不出来,那不是最大困难,也从来没有最大的困难。

是的。对创业者来说,选择了创业的道路,就没有了挑三拣四的权利,路上的任何险阻,都是必须面对,必须竭尽全力、尽善尽美、尽可能快快快地去解决的事,有“最大的困难”吗?如果有,那只是盖棺定论时,念悼词的旁观者定义。

做过销售的冯鑫擅于接受。以销售的规则,即使签单,哪怕因为对方财务生病,超过规定日一天打款,一样是KPI不合格。他说自己什么都卖过,他喜欢这样结果导向的事儿。创业就是这样的事儿,如果没有走到某一步,你连向别人分析“最大的困难是什么”的机会都没有。

519后,冯鑫有几个晚上睡不着觉,那不是一般的压力,那可能是一次亿计用户的反水,可能是一次媒体的围攻,可能是投资者失去信心,可能是团队集体军心的涣散……他唯有去一一解决。

一个月过去,他可以反过来想,问题被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前,是隐患,暴露出来解决掉,那是自我重建的最佳机会。是的。解决问题,

搞掂困难,就是创业者的日程表。他说那些同事的眼神都比以前自信,其实他自己也是。

送冯鑫一张《红色推土机》,那是3G门户略有参与的童谣翻唱CD,出门一刻钟,他短信我说,这些歌儿他喜欢——真高兴,他依然有享受的心情。

—————————————————这是乏味的分界线————————————————

以上为 3G门户第四期《创业者对话创业者》 冯鑫 访谈印象。

访谈在3G门户上直播,整理后的对话内容、手记都在3G门户科技频道中。

这时候采访冯鑫,正是时候,3G门户和暴风影音面对的困难不一样,但我感受到的是,我们对待这些事情一致的态度,嗯,让困难来吧,我们就是来解决你们的。

6月23日,最酷、最帅的手机浏览器GO京穗同步发布,GO!!!就是一种态度!

注意:

北京高校的大学生还可申请现场旁听。请发EMAIL到chuangyezhe#3g.cn(#换为@)

或电话:010-62623288-2205 李小姐。

也可在3G门户(手机登陆3g.cn)“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的栏目页面申请。

2009年06月12日

 

   

    1995年9月——1999年7月,是少年的我和我们。现在,离开燕园,都10年了。

     最后一个学期,我已经在上地一家公司上班,一天下午,提前下班,从东门进来,正是4月,燕园里湖边路边的树都绿了,花都开了,我边走边看,忽然想起来,下一个春天我就不在这园子里了,那么奇怪,居然开始掉眼泪,刚刚上班,喜欢装酷装成熟,戴了墨镜,别人看不见,就让眼泪使劲流,一直从东门就哭着走到了西南门的宿舍,等于斜对角穿过了学校,然后去水房洗了把脸,接着和同学打拖拉机。

    毕业2年的时候,我和朋友做的公司“解决”失败,不知哪天心血来潮写了一篇文章,发裕强看,他就说一句,我的戏份怎么这么少。
    

    被气晕。
    

    现在翻出这篇文章来看,文字幼稚到好笑,不过那也是不多的记录了,就发出来,笑一笑。

 

从9月到7月

    那个7月已经过去两年了。

    我是说那个其中的某一天我们在一片狼藉的宿舍站着打牌——板凳刚刚上交,走廊里人来人往都在准备行程,我突然觉得非常地不爽,骂了一句,扔掉手里的扑克,说走吧的7月。残留的物件已经不多,一辆面的就捎上了全部,那四年时光留给我的全部。

 

    那个9月也已经过去六年了。
 

    我是说那个其中某一天在阴雨中我带着一张录取通知书,站在拥挤的报名处,在随身的大包小包里翻找报名用的照片的9月。几天后,在现在已经被拆掉的大礼堂,一个满头白发的教授对着下面几千个坐得端端正正的,无论年龄、心情和表情都和我相仿的傻孩子们说:“我首先祝贺你们……”满堂暴风雨般的掌声开始一波波地冲击着我的耳膜。

 

    现在回想起那个9月和那个7月之间总共四年的经历,我找不出任何一件有意义的事可做谈资,这实在让我不由得钦佩自己,借用钱钟书的一个比喻,“恨不能分身出来一个自己,拍着真身说:‘老张,你真行!’”。如果你非要我从那些日子找一个最具有代表性的切片给大家看,那么你看到的我是这样的:

   

    阳光透过那棵大树的枝条从窗口射到我床头书架上的书和一棵盆栽的植物上,然后我就起床,拉开帘子,穿上拖鞋去洗漱,厕所就在对门,非常方便。这个时候一般是10点50,我很准时,因为20分钟后我就可以赶在下课的高峰前打到饭,节省了排队的时间。有一阵食堂开饭时间改在了11:30,迫使我调整了生物钟,改在了11点15起床,搞得我和我的同伴们都很生气,我们并不想睡懒觉,睡到10:50已经足够了,而且和那些每天勤奋上课的家伙们一起排队打饭实在是一件没趣的事情,他们总是背着个大书包,挤得你很不自在。

 

    有必要打断一下,说说上文提到的那棵树,还有床头的那棵盆栽植物——那棵树到底是什么树来着?——记得有一阵哪个缺德鬼(一定是三楼法律的,要不就是中文的)把一卷卫生纸挂在了树枝上,它从此就象一条长蛇一样在上面飘荡了半个学期。我越想越生气,卫生纸也就罢了,居然还有过一条内裤和一件白衬衣!至于那棵我也不知道名字的植物,它从来就没开过花,刚买来的时候我每周给它洗叶子浇水,后来能为它做的就只是把它枯掉的叶子扔掉了,奇怪的是它有很长一段时间保持半拉有叶子,而另外半拉什么都没有,要给这种行为艺术起个名字的话,我会叫它:叶子的死亡。

 

    午饭后我一般不打牌,因为这会影响那些需要午休的同学,他们下午还要去上课,去努力以换取出国和进外企工作时很重要的成绩单。我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是个时刻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在睡了10个小时仅仅间隔了一个午饭后,我接着睡2——3个小时,这绝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的,而我可以自豪地说,为了他们,我做到了。

    午觉后的安排是打篮球,刚刚换上衣服出门的时候身体还是酸软的,快到球场的路上,身体就被一种强烈的欲望唤醒了。一到球场,我就系紧松散的鞋带,开始接拨,一拨一拨,好象永远不知道疲乏是什么滋味。经常是在三教或者图书馆的灯亮起的时候,我才肯一身汗水地收手。这当儿,宿舍里那帮家伙,如果不是挤在电脑前面看VCD,那就一定在打牌。

 

    对不起,这里仍然要需要插播一段,主要表达一下我对篮球的热爱。到现在为止,除了篮球,再没有任何东西被我这么纯粹地热爱过了。我甚至肉麻到在一个新买的篮球上写了“我的宗教”这样赞颂它的话,尽管它也没躲过被打到烂了个大洞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扔掉的厄运。需要说明的是,从篮球上,我得到的并不是激情,相反,是平静,很奇怪,是吗?凌晨、早晨、上午、中午、下午、晚上、午夜;晴天、阴天、刮风天、下雨天、下雪天,都曾经是我打球的时间。即使现在,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我最先想到要去寻找的安慰,还是篮球。

 

    打完球回到宿舍,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推开宿舍门所看到的场景:四个人围着桌子坐定,人手一把扑克,或呵呵大乐,或骂骂咧咧,总之非常投入,每人旁各有军师一二人不等,鏖战正酣;或者是一大堆人头,于黑暗中挤在显示器前看美国大片,眼镜片上反射出蓝色的光。以上两者情况必居其一。心情好时,冲完冷水澡,我会迅速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一直坚持到停电。如未分胜负,有人不服挑衅的话,难免移师到牛肉面馆,5,6个人厚着脸皮合吃一碗面,接着再打。

 

    打牌是大学里最重要和最主要的两件脑力劳动之一,另外一件当然是应付考试(笨,就知道你要问的啦),但是需要我们付出主要的时间和心血的明显是前者。每次良心发现,痛定思痛,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下定决心戒牌,可过不了几天又纷纷重为冯妇。有人(加注:这个人就是邓裕强,3G门户CEO)对其中一个叫小明的家伙是这样描述的:“如果有一个人让你看见他就想到扑克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小明。”这头——我们习惯用这个量词——有一次来北京出差,我们约了在一个咖啡馆见面,等我们打车狂奔10公里赶到这个咖啡馆门口,他突然冲我诡异一笑说,要不我们去打牌?于是我们班师回朝,在我的住处,一场鏖战,直到天色大亮。这是后话,按下不表。(注:这个小明,就是3G门户(手机登陆3g.cn)现在抠门又严厉的COO。)

 

    11点是正常的停电时间,宿舍楼相继陷入黑暗,厕所里一片吵闹,混合着哗哗的水声,走廊歌手一手拿着脸盆,一手拎着毛巾,很投入地一路唱着走进厕所,中间还不忘和人打声招呼,过一会又唱着走回宿舍。我们一般不与他们同流合污,穿着拖鞋,溜溜达达出去喝酒,十几块钱,三,四个人,有时候去草坪,有时候去湖边,太冷或者下雨的时候,就在走廊的尽头。偶尔一局扑克结束得太早,我提议提前行动的时候,那个每次都比其他人多喝一瓶的家伙(注:还是邓裕强)就说,才10点,太早了,喝完了干什么?于是我就表示同意。

    草坪和湖边主要是诗人、歌手、恋爱、失恋的同学们的所在,他们谈文学,谈吉他,谈理想,谈爱情,我们是另类,除了笑话,大家基本上没什么可说的,喝完后摔了酒瓶回去睡觉。有时候我们会呆到很晚,校园里看不见什么人,空旷而宁静,感觉非常地凉。

   

    就这样,从9月到7月,一轮一轮地,日子就那么过了四年。
    

    9月的时候,就有一帮看上去和高中生没什么两样的孩子们兴冲冲开始在学校里乱窜,搞得人突然一惊,心里乱乱的。

 

    7月的时候,就有一帮眼神略显浑浊的家伙们脚步沉稳地在校园和校外间穿梭,有那么集中的几天,他们会在篮球场卖卖旧书(以前是在柿子林,后来就没有了),然后就经常看见的场景就是或轻松或感伤的送别。某个7月的一天,路过三角地,看见这样一个场景:十几个可乐杯子口对口,底对底垒成一个小塔,塔中间夹了一只足球,塔边是十几个足球队服上沾满了汗泥的家伙,听不到什么说话,他们就那么默默地坐着。突然间,一种深深的落寞在那一刻抓住了我。

 

    我没想到的是,属于我的这一天也很快来临并把我迅速隔绝在了校园之外。一起喝酒的朋友很快分散在了各地,成为社会主义大机器上的一个个小螺丝;那两个一直经常一起嘻嘻哈哈的女生,也在一通谈笑自如的电话后飞去了美国。一切都发生地这么快,快得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而这以后我所走的路再不是去教学楼的路,而是上下班的路,在一些郁闷的日子打开一瓶啤酒点上一支烟,我能够感觉到现在的郁闷与那个时候是多么地不同,那个时候的痛苦是纯粹的痛苦,那个时候的郁闷是纯粹的郁闷,纯粹地莫名其妙,而不像现在这样,总是左右为难,矛盾重重。

 

    我想不出原因,或许是因为算法吧,我瞎猜,那个时候是9月到7月,而现在呢,是星期一到星期日。
   

    如此而已。

 

    (上期《中国企业家》拍我们三个)

2009年06月05日

 

  上个月,现在amazon的屠帮我买了第二版的Kindle,我四处炫耀,自封是前10个用到kindle 2的中国人。
   
  目前尚无记者问我kindle进入中国,对手机阅读(如3G门户横扫手机阅读市场的客户端软件GGBook)的影响,我就提前回答了吧。
  前一阵上网本好热闹,记者必问就是,上网本用上了,人们还用手机上3G门户吗?
  更早一阵,记者必问之一是,3G发牌了,速度快了,人们都上WWW网站了,还会上3G门户吗?
 
  请先参看《关于无线互联网的几个幽默问答》
 
  1、终端的发展,会越来越丰富,人们的需求是多样的,要知道,这个是以 亿用户 为单位的市场。kindle、上网本、手机、PC……
谁都不会吃掉谁,他们会和谐共存。
  2、手机的价值,不会因为越来越多的终端加入而消减,相反会加大。不仅仅因为手机是一个全功能的终端,而是因为手机是所有信息终端连接的中心,如我在《我手机》一书中所说,它是信息社会的KEY。

  我无比推崇amazon.com,在用户体验、在对趋势的判断上,它是我最看好的公司。
  一个热爱阅读的人,一定会喜欢kindle,也只有良好阅读习惯的民族才可以发明出这样的阅读器。
  真遗憾,中国已经不是一个热爱阅读的国家了。在中国,如果kindle以美国模式发展,必然失败,我不认为它会和手机竞争。从GGBook的发展看,中国网络阅读用户对终端体验要求没有那么高,这么贵的一个终端,接受难度很大。

  本来花了几百美金是看个新鲜,但玩了一阵,我真是很喜欢,早上临出门,还把它放地毯上拍了一张。哈哈,曾帅帮我把它破解了,可以看中文书,那我岂不是可以省好多钱了?

2009年06月04日

(图为 “为每个同事拍一张照片”系列之42)

    前几天同事转给我一个调查数据,关于手机互联网上最重要的三家公司的品牌认知情况。

    说句不客气的话,中国互联网方面的研究报告,大家也就当笑话看。

    你要真期望从这些报告中得出一些什么前瞻性分析,那你就成笑话了。

    我不至于不识好歹地去讽刺这个报告(数字见下),它起码用到了比较科学的社会调查方法,数据反映出的3G门户的缺失也是我们所认可的。

    这个数据倒让我想出了一串绕口令。

    1、认知度和忠诚度哪一个更重要?both。

    2、互联网品牌,忠诚度不高,认知度高,那是灾难。比如服务很差、技术很差,还拼命花钱打广告让用户知道。

    3、忠诚度高,认知度不快速提升,那就意味着:你在被竞争对手快速超越;你将成为特定人群的品牌——好像没有小众品牌在互联网上成功。

    4、无其他因素干扰下,高忠诚度会带来认知度飞速提升,因为网络会自行传播。

    5、认知度不等于美誉度。伟大的品牌需要有性格。中国几乎没有有性格的互联网品牌。

    6、伟大的品牌需要经营,需要动脑,需要专业人士,需要花钱,而不是任由用户传播定性。伟大的互联网公司品牌在开始阶段很难定义,要过很久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品牌,和一个人的长大一样,但一些优质的DNA发现之后就要强化。   

 

3G门户品牌认知度忠诚指数达到46.6%

                                                           2009年05月25日 11:23

   中科三方调查数据显示,3G门户、移动梦网和手机腾讯网最常使用率分别为24.5%、22.4%和19.9%,忠诚指数分别达到46.6%、35.6%和33.6%。

   中科三方5月25日消息,根据中科三方09“我的互联网”品牌认知度调查数据分析,3G门户、移动梦网和手机腾讯网最常使用率分别为24.5%、22.4%和19.9%,忠诚指数分别为46.6%、35.6%和33.6%。

无线门户网站的试用、忠诚和保持指数综合分析

数据来源:中科三方互联网研究

   数据显示,3G门户在提示后认知、试用指数方面不及其他两个网站而在最常使用率、忠诚指数和保持指数方面成绩良好。可见,3G门户在用户体验方面做得比较好,但在品牌推广方面不及其他网站。

  移动梦网在提示后认知度方面表现良好,但在最常使用率、试用指数、忠诚指数及保持指数方面都没有成为业内领头羊。可见,移动梦网虽然凭借中国移动的强大背景得到了很好的品牌推广,但在用户体验方面尚有不足,不能保持住自身良好的品牌认知优势。

  手机腾讯网的试用指数、保持指数方面表现良好,而在其他各指数方面表现不足。可见,依托于腾讯QQ强大的用户群体,手机腾讯网拥有较高的试用指数,但想要在无线门户网站拥有一席之地,还需要加强网站内容建设并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