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9月29日

      如果你要做一个青色的梦,那你一定要去西海镇。

      你一定要选一个晴朗的天气到达,那样,听出租车司机指点,你可能远远看见青海湖,你也会从他那里知道,每年有多少人骑着自行车来这里做青色的梦。在那些人中,有多少人想看金黄色的油菜花,有多少人却只需要四天沉默的骑行。

      青海湖骑行线路是全亚洲最好的骑行路线,而西海镇,是起点和终点。

      你会在这个干净异常的小镇街道边停车,走下来,这里海拔大概3200多米,即使是第一次到高海拔,你也不大会有什么不适应。来不及搬行李,你会觉得有一些异样,抬头看看,阳光刺眼,你转移目光,四处打量,街道直来直去,路上行人稀少,两边的杨树高大挺拔,房屋整齐地像厂房宿舍。

      你是知道的,几十年前,这里是原子弹、氢弹的秘密研发基地,路上来去的人们,都曾经和世界上最恐怖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有过一些关系,他们因为父辈才生活在这里。

      你想起,路上司机向你展示过,他的头发掉得很快,和辐射有关,而那条路通向曾经的某个研究所,另外一条路通向某个试验场。你忽然明白该怎么形容这个异样了——读描写未来战争的科幻小说时,你有这样清晰的感觉。

      你会带自行车去吗?如果没有,你一定要去找一个叫余西海的人去租车。不用找他的电话,这里每一个人都认识他,你只需要拦住一个路人问:“我想找老余租车去环湖……”他们就满脸笑容带你去。

      不管怎样,明天就要长途骑行,今天该调试调试车。于是你放下东西,跨上车四处晃悠。

      可能你比较着急,会先去看下环湖东路的出发点。镇很小,不需要人指道,你就找得到。然后你会慢悠悠骑到两弹展览馆,还没有竣工,你也觉得看这些很无聊,也不停留,就拐进另外的街道。高高的路灯杆子上还插着招展的红旗,可是并没有刮风啊,你仔细一看,笑了,原来是铁皮做的红旗。

      这儿是镇政府,前面有个方方正正的大广场,稍微出了点汗,你可以在长椅上坐一会,看小孩子们打篮球。他们刚刚放学,看到你一定会好奇,会围过来问你,有的叫你叔叔,有的叫你哥哥,你也一定乐于回答他们。这就有了故事。

      他们会问你,从哪里来,多大年纪,为什么要去骑车……等等,如果他们问到你的自行车,你要当心,因为他们对专业自行车很感兴趣,一定会仗着你喜欢他们,可怜巴巴央求你让他骑一圈,而一个小孩骑过,其余的会排成队来骑,不惯他是15岁还是7岁,不惯他是和你一样高还是和车一样高。你没有办法,你只能让广场上的小孩子们一个接一个骑过,才可以走,他们很容易满足,只骑一圈,你走的时候,他们会站在一起向你挥手。离开青海很久以后,你都记得他们的笑脸。

      晚上,你一定要和余西海去吃羊肉,饭馆一定要他选,他知道哪家的羊肉最嫩最好吃。他一定带你去镇外的帐篷吃,大块的羊肉,就着新鲜的大蒜,你一定坚持要喝白酒,余西海不一定喝,如果他不喝,他就会后悔,会在很久之后的某个晚上,打电话给你,说老张,对不起啊,上次我该陪你喝的,你看我今天在和别的朋友喝,多高兴啊。他醉了。

      你不会喝醉,明早你就要出发,要保证身体的状态。再喝一杯,从饭馆出来,你站在草原上看西海镇,四下都黑了,这时候你才觉得,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这里的水土长出来的歌。

      四天后,你骑着自行车从另一个方向回到这里——你一定要骑完整啊,怎么样都不要气喘吁吁地打电话给老余说你不行了,要他开车来接你,要不你会不好意思回西海镇。坚持下去,你能骑完,我知道那很累,但是只有这样,你才算做过一个完整的青色的梦。

      那时候,只待过一个晚上的西海镇,让你觉得亲切又熟悉,就像你告别过的家。

      为《城市画报》2009年10月1日刊《最爱小地方》约稿,请勿转载。

      深爱旅行,看到与平时异常的风物,和无数一生只见一次的人擦肩而过,背对餐厅一个人喝酒吃饭,记起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骑行时张开双臂幻想飞行……这些都是那样迷人。

      多谢黎文、刘琼雄、杨凡等同学,纵容这个任性的作者。

2009年09月23日

   

    臧力的创业故事,印证了人们对EMBA班人脉的想象:
    饭统网的启动资金来自四个EMBA同学共同投资,发起团队也是EMBA同学主力担当。

    我调侃臧力说,可以给中欧商学院做形象代言人了。

    是的,在创业过程中,谁不需要更多有力量的人的帮助?但这也同样造就了很多幻想,尤其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很多人总以为,只要认识某某某,就可以一步跨越障碍。

    臧力和他的饭统网,实际上是在打破这个幻想,我们的对话归纳了人脉的关键法则两条,全是关于自己,而非认识多少关键人物。

    这两条关键法则是:

    一、自己这个人,是否在朋友圈中有良好的信誉,有不错的口碑,是不是一个真正做事、能做事的人。只有这样,周围的资源才会愿意围绕着你来建立,否则,避之尚不及,何谈人脉;

    二、是否有一个有价值的事,人脉就像水流在各处,如果没有一个水池,水四处流动,不会蓄在你处。如果你没有一个大家认可的事情在操作,那越好人脉,就意味着越多无意义的饭局。

    我常常想,每个人都在寻找机会,那只要人的品德可以信任,做的事情有价值,那互相之间认识和交往会很难吗?所以,建立真正的人脉,不是非要在电话本里存多少号码,而在于自己。

    好的创业者,是一块磁铁,人脉资源会被吸引而来,不需要多么刻意的寻找。这和所谓的“我和谁谁谁很熟,一个电话如何如何”的狼狈组合,是两码事。

    臧力无疑是建立好人脉的典范,访谈后他就要请我吃饭,去给他讲手机应用,那一定得去吃,这可是饭统网CEO请吃饭,他选的地方,不知道得多好吃多特别。

—————————————————这是乏味的分界线————————————————

    访谈在3G门户上直播,整理后的对话内容、手记都在3G门户科技频道中。

    注意:

    北京高校的大学生还可申请现场旁听。请发EMAIL到chuangyezhe#3g.cn(#换为@)
    或电话:010-62623288-2205 李小姐。
    也可在3G门户(手机登陆3g.cn)“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的栏目页面申请。

    《创业者对话创业者》

    创业者对话之:谁命名了迅雷?
    对话印象:我的第一任老板,当当网李国庆
    创业者对话之译言赵嘉敏:谦谦君子几件小事
    冯鑫印象:搞掂困难就是创业者的日程表
    创业者对话之李想印象:未被诗化的生意
    采访印象II 王微:白衣Neo
    对话印象 杨勃:豆瓣就是我的位置

2009年09月10日

      今天同事总结,手机阅读比电脑阅读的好处,总结出8大条,笑到大家肚子疼。
 
      以“省”为主题:
 
      1、省钱:绝对不会被老板发现而扣工资
      2、省时间:即使上厕所拉粑粑也不耽误看书
      3、省力气:躺床上看书多轻松
      4、省眼睛:眼睛来回距离短
      5、省电:当然比电脑省电啦
      6、省得伤和气:家里电脑就一台,和老婆孩子争多伤和气,手机可是每个人一部啊
      7、省得被偷窥:电脑上看书,什么历史记录都被人看到,还容易被人从旁边偷窥,但手机就不会
      8、省。。。。。。。。。。。。。。。。。。。略号:因为实在太多了
 
      哈哈。3G门户的GGBook马上推出3.0了,在手机阅读市场,它是看不见第二名的、遥遥领先的阅读软件,加上3G门户的书城内容支持,不知道给用户省了多少呢。
 
   (图为“给每个同事拍张照片”之书城某同事)

2009年09月02日

   

      周六去南京,去听一个男人写给另外一个男人的歌。

      黄舒骏,改变1995。

     1995年,改变我,但那是在北京,刚好和南京相反。

      改变时间,改变地点,改变我们。

      去听同事K歌时,要有这首,我就去唱,很好偷懒,大部分歌词只需要念出来。

      2005年,我试着把它改为《改变2005》,作为礼物,送给她。可惜,改得那么差——我没有写歌词的能耐,这是早知道的。

      2007年,林一峰@3G门户中国唱游中,和晴朗的网友们:公路、丫头、素食、咣咣、老六、闹闹(?)手把燕京啤酒YY,大家轮流说自己最想听的音乐人现场,3G门户一个个做过来。是谁说黄舒骏来的?不是我,他们都不在乎我最想的是谁,只觉得我是出钱的人。
      
      是的,就个人来说,我的排序是崔健、陈建年、黄舒骏。

      怎么说,也是排前三的呀。不过小曾说上海那场,“都变偶像派了。”那还真没办法,总得听一下吧。

      把歌词找出来,把某电台对《改变1995》的肢解分析翻出来——“我在巨蛋帮你听了desperado,满脸都是泪”,而我,只是为自己去听。

     (发现无南京的照片可配,就随便找了一张,自行车道的标志,好像是在广州二沙岛的路上拍的)

      ——————————————————————————
      歌词和分解(不知转自何处)

      你走了之后没几天
      邓丽君也跟我们说再见
      张爱玲在秋天渡过了她最后一夜
      英国少了一位黛安娜王妃

      你最心爱的吉他现在住在我的房间
      我最想写的那一首歌至今还没出现
      Eagles在东京开了复出又告别的演唱会
      我在巨蛋帮你听了desperado满脸都是泪

      歌坛出了一个张惠妹
      王菲变王靖雯又变回王菲
      张国荣终于开心的承认他是个gay
      老外告诉我台湾的女孩舒淇最美

      Santana莫名其妙又红了一遍
      Madonna还是我们呼风唤雨的娜姐
      Paul Simon的脸苍老得令人心碎
      Prince宣布他这辈子再也不做音乐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1995年

      现在不用联考也可以上大学
      不用去美国也喝得到starbucks的咖啡
      蛋塔红了100天,忠孝东路挖了10年,
      诺贝尔给了高行健,总统给了陈水扁

      铁达尼骗了全世界的眼泪
      还好我们有自己的人间四月天
      星际大战没有续集倒是弄了个首部曲
      教父第四集的可能性我看微乎其微

      男人不再阳萎,女人拼命减肥
      爱滋病不是天谴,复制羊长得也不怎么特别
      大哥大愈来愈小世界愈来愈吵手机却愈卖愈好
      歌星愈来愈多CD愈做愈好唱片却愈卖愈少
     

      乔丹不再飞,好久不见张德培,
      老虎伍兹今年才25岁
      奥斯卡那天李安用中文跟全世界说〞谢谢!〞
      成龙终于用英文兴奋的跟好莱坞说〞I am Jackie Chan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1995年

      千禧年地球并没有毁灭
      921大地震倒是把我老家给震毁
      香港真的回归,南北韩竟然见了面
      我和台中的距离,渐渐的比上海还要远

      我还是没去爱尔兰,倒是去了纽约
      我没和U2一起表演,倒是看到Woody Allen走在45街
      全台湾都在R&B,全美国都在Rap
      只有流行没有音乐,我看你眼不见为净也是好事一件

      我没成为你以为的那个人,真的很抱歉
      我想我上辈子是国父下辈子是王储,这辈子最好安份一点
      天才就怕不够天才,坏又不够坏
      天天都想离开,却不知到那里才能换骨脱胎

      属于我们的精采,早已经不复存在
      我的她再可爱,只能爱着我的未来
      我忘不了你,你却浑然不觉
      小你六岁的我,今年已经和你同年。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1995年

 

      主持人:吴建恒 专访黄舒骏
      23:00 Sep. 11, 2001
  ……
  黄舒骏:我可以边听边解释,提醒大家我们作了哪些巧妙的铺陈。
  
      吴建恒:对,我很想谈这些部份,因为我觉得这实在是太精彩了……(对旁边宣传人员)不要再签名了啦,人家上节目,你们一直要他签名(黄舒骏笑)。

      (背景音乐沉静下来,逐渐进入【改变1995】的旋律)
  
       吴建恒:其实光是前奏,我想就有很多的安排,因为这首歌曲是用来纪念杨明煌老师,这段前奏给我一种冥想回空的记忆……
  
      黄舒骏:对!我特别选择这种吉他的弹法,因为杨明煌是非常好的吉他手,我是揣摩他弹奏的方式去呈现这首歌。

      【你走了之后没几天,邓丽君也跟我们说再见,张爱玲在秋天度过了她最后一夜,英国少了一位黛安娜王妃】
  
      吴建恒:好,就这一句。你将时间的经过作成一个串连,就在这首歌的第一个开始,我有点忘记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当时的音乐圈在很短时间内就失去了两位重要的音乐人?
  
      黄舒骏:相差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杨明煌是在三月、邓丽君我记得是在四、五月的时候,当然就大环境而言大家对于邓丽君的事件印象比较深刻,但就我们几位和杨明煌有深厚情感的人,这两件事其实同等的重要,甚至我们对于杨明煌离去的悲恸更甚于邓丽君,但我创作的企图就是我们个人的情感,也需要去感染给所有人才是有意义的,否则就在家里自己写自己唱就好了,所以在他之后的邓丽君,是让多数人感受非常深刻的事。那么接下来就是97年的张爱玲和黛安娜王妃。

      【你最心爱的吉他现在住在我的房间,我最想写的那一首歌至今还没出现】
  
      吴建恒:OK,就这一句。这样切断会不会对创作者不敬啊?我现在在解剖你的歌(笑)。
  
      黄舒骏:不会,其实我非常喜欢这种方式,我们大部份时间都只是听过,很难有机会……(吴建恒:对,因为这首歌太特别,一定要这么作),我在设计的时候有太多是超乎听众想象的。我第一次和杨明煌到美国录音,他买了一把12弦的吉他,我买了一把6弦的,我们各自都把唱片公司给的酬劳花光了,就是用在买吉他,所以这吉他对我的意义深厚。他走了之后留下三把吉他,分别由我们三位好友买下来,我就特别指定要这把曾经跟着我一起到美国录音的吉他。至于我最想写的那首歌……我现在还是不能告诉大家,因为那是我和他的一个约定,至今还没写出来,也并不是这首「改变1995」,其实我们脑海中都有一种画面,当时我们谈论的方式是,这辈子至少要写一首像梅花一样(两人同时笑)……这样的“份量”的歌,至于是什么主题现在还不能透露,但我一直知道要写这样一首歌,只是一直没有写出来,这也表示了对他的某种愧疚。
  
      吴建恒:所以如果你当时离开歌坛,就对不起这位朋友了。
  
      黄舒骏:所以在写这首歌的时候,才让我再重燃起「有些坚持是必要的」,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也许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一天灵光乍现,就写出来了。

      【Eagles在东京开了复出又告别的演唱会,我在巨蛋帮你听了desperado,满脸都是泪】
  
      吴建恒:从这里开始我就满脸都是泪了,你真的把歌词所要的情境,在编曲的时候完全把那气氛塑造出来,当你唱到Eagles时立刻就在你的编曲里面感觉到你在看演唱会那样热烈的心情。有一点点Eagles的味道出现又有演唱会的气氛,而其实你就是淡淡地把那句歌词说过了。Eagles是你们最爱的偶像是吗?
  
      黄舒骏:那年95年杨明煌离开我们,95年Eagles在东京开了复出的演唱会,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惊讶!因为Eagles好象是分开了14年,然后他们的主唱一开场就说:我们并没有分开,我们只是take a long vacation,(吴建恒:度了一个长假),一这样说全场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desperado是杨明煌最喜欢Eagles的一首歌,当时我去,心里想的就是要帮他听到这首歌,唱完曲目,没有这首!第一次encore,没有唱!第二次encore,也没唱!第三次encore,我已经鼓掌拍到手烂掉了……还是没有唱!……通常演唱会这样就结束了……(吴建恒:对!不会再有encore了),结果我那时的感觉就是,一定要努力地带领全场所有的人,拜托他们不要让演唱会就这样结束,所以我很努力地拍了大约五分钟以上,他最后终于出来唱了desperado,然后演唱会结束!……所以当我念到desperado的那一段钢琴,就是desperado的前奏。
  
      吴建恒:对对对,如果听众朋友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到这一段前奏。
  
      黄舒骏:听了之后,我真的是……(吴建恒:在现场)…对!…了却一椿…(两人齐声)心愿。
  
      吴建恒:而且满脸都是泪……你知道黄舒骏要带领整个东京巨蛋的人一起鼓掌(两人笑),巨蛋这么大,对不对!拍了五分钟他们才要出来……还好Eagles唱了这首歌,不然又是一个遗憾…… (黄舒骏:是!)

      【歌坛出了一个张惠妹】
  
      吴建恒:有没有听到这一句「歌坛出了一个张惠妹」,然后就听到她那一声……最熟悉A-mei的一种tone。
  
      黄舒骏:她的特殊技巧和嗓音。其实我在制作的时候原本想找别人代唱,想找一位很会模仿A-mei的人去学,后来发现A-mei…真的…很难学,包括所有专业的和声老师都没有真的可以学得像,那时我也非常焦急,想到她曾经为广播电台唱台呼的这一段,才在家里用我自己的方式作一个数字的处理,因为歌曲key并不一样,必须经过处理才能融入这个音乐,而且所有人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是A-mei,如果你找一个不像的声音,整句的张力就会差很多。

      吴建恒:为什么我听完这首歌会很感动,就是你们作音乐真的很投入,因为每一句都很难作,(黄舒骏:没错),如果没有认真去听,真的感受不到其中的过程,让A-mei的声音能跟音乐的调性合在一起,让这个声音出来的时候不是干扰,而是合在一起。(黄舒骏:在音乐性、她的个人特色和音乐的技术上都花了很多心力),除了A-mei,接下来还有一个人,王菲。

      【王菲变王靖雯又变回王菲,张国荣终于开心的承认他是个gay】
  
      吴建恒:写完了这句开始觉得很紧张对不对?!(黄舒骏笑),还没有得到张国荣的响应吧?
  
      黄舒骏:我们先讲王菲好了,王菲ja jam bo的确就是别人代唱的,发现王菲反而是比较容易学的,很多女生都会。我特别写王菲是因为杨明煌离开的时候,王菲还叫作王靖雯,而且杨明煌帮她制作最重要的前两张专辑,就是【我愿意】和【天空】,所以杨明煌根本不知道王菲改名叫王菲。那张国荣…,其实大家在长久的时间里面都有诸多的惴测和怀疑,可是他后来真的非常自在而勇敢地表态,他并不是用说的承认:我是!,而是用很多行动去表达他情感的取向,而我觉得这个勇敢的举动会鼓舞很多人,在历史上我们的生活环境里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吴建恒:下面这一段也是我觉得很棒的部份,比方讲到Santana,他的吉他……我们先听一下再讨论……

      【Santana莫名其妙又红了一遍,Madonna还是我们呼风唤雨的娜姐,Paul Simon的脸苍老的令人心碎,Prince宣布他这辈子再也不做音乐】
  
      吴建恒:Santana的音乐其实是先出来,然后才听到这句「Santana莫名其妙又红了一遍」,没错,他真的莫名其妙又红了一遍。
  
      黄舒骏:其实Santana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是古人了(两人笑),听说过去有个Santana但已经不见了,没想到20年后他会重新再引领风骚。我们在录音室里跟吉他手合作的过程中,都会考虑要怎么弹,我们使用的语言通常是「你弹Eric Clapton、你弹U2、你弹PinkFloyd、你弹Santana……」,这几位吉他英雄是音乐史上的标竿,代表着某种固定的风格,蓝调的,或者是摇滚的,所以我选择了这一段,一出来我几乎不用说Santana,大家都已经感受到那是Santana,而且得很小心,又要像他又不能抄袭他,要避开四小节完全相同这件事,所以一进来的时候你会误以为是某一首歌,但是我们立刻又转换,让大家感受到这种味道而又不让人觉得抄袭。选择Madonna和Santana的名字刚好有趣味对照,她的确也是近20年流行乐坛一位重要人物。
  
      黄舒骏:Paul Simon一进来时大家可以听到空档的声音,他在过去十年间研究非洲音乐,事实上有一个声音大家比较不注意到,整首歌我用杨明煌的方式去弹吉他,唯独在Paul Simon的地方我特别转换成为他早期、30年前的scarborough fair的弹法。到了最后的Prince,大约十年前宣布他已经录完500多首歌,从今以后要搞多媒体,不再作音乐了,最后的da na da na da na da na dan就是Prince的招牌……。所以大家快速听过的四句话,其中包含了很多的想象。我想这一次作这首歌,相当程度很像是用音乐去拍成电影。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我的记忆却停在、却停在那1995年】
  
      吴建恒:好象听说你真的常停留在1995年的一些记忆,听到你身边的朋友这样告诉我,(黄舒骏笑:真的吗?),我不知道真的假的?那我现在要讲啰!……听说每次你交了新女朋友,就会带着她的照片上山给杨明煌看一下。
  
      黄舒骏(大笑):这是太夸张了!(吴建恒:原来这是假的啊?)实在太夸张了!我们每一年都会去看他是真的,他的骨灰坛旁边就摆了很小的吉他,非常可爱,另外还放了两个铜板,这是用来掷筊用的。(吴建恒笑:问他专辑会不会大卖?)
  
      黄舒骏(煞有其事地):我就是这样问他,其实还很灵的喔!(吴建恒笑),有一次我就问他说我作这件事可不可以,总共约七八次他都说不好,但是我后来说「拜托啦我真的很想」,第九次他才说「好吧」,后来这件事情真的很糟(两人大笑)。
  
      吴建恒:我是听谁说的你知道吗?听锦锈说的。(编按:锦锈二重唱)
  
      黄舒骏(笑):喔真的吗?没错我们每年都一起去找杨明煌,我知道她们是夸张了一点儿,这个笑话已经…(吴建恒:流传很久了)…其实当她们讲的时候搞不好我也自己参与,没有反对,还跟着起哄,想不到她们已经公诸于世了(两人笑)……
  
    (编按:此一段落与音乐无关,但我仍记录下来,因为除了【改变1995】中大家听得出来不断不断蔓延的情绪外,此刻的黄舒骏面对已逝多年的挚友,还呈现了另一种难得的明朗……)
  
      吴建恒:继续听【改变1995】,接下来已经发展到2000年了。

      【现在不用联考也可以上大学,不用去美国也喝得到starbucks的咖啡,蛋塔红了100天,忠孝东路挖了10年,诺贝尔给了高行健,总统给了陈水扁】
  
      吴建恒:这几句都已经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份,不用去美国,真的满街都是starbucks的咖啡。
  
      黄舒骏:当时我大约91至95年每年都去美国录音,一下飞机一定要作的两件事:就是找starbucks、还有一家汉堡店叫作in & out(?),当时就想starbucks怎么不来台湾,都要飞到美国才喝得到,结果它真的来了,(吴建恒:而且非常多家),愈来愈多(两人笑),真的觉得时代的改变好快,就像以前到了美国一定要冲进Tower Record买CD,那里真是音乐人的天堂,而现在台湾也有了……。

      【铁达尼骗了全世界的眼泪,还好我们有自己的人间四月天】
  
      吴建恒:记得铁达尼的原声带当时在台湾就卖了一百万张,真是恐怖,还好我们有自己的人间四月天,不然都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故事。我看铁达尼的时候没有掉眼泪,看人间四月天倒真的很感动。
  
      黄舒骏:我看铁达尼的时候气氛真的觉得非常诡异,尤其从船上一个个滚下来那一段,还滚得挺认真的,全场哭得死去活来,我就一个人……那画面其实满滑稽的……当然这是共同的情境,你回头再想也许会疑惑铁达尼究竟有没有那么教人感动,但在那刻当下它真的感动了所有人……

      【星际大战没有续集倒是弄了个首部曲,教父第四集的可能性我看微乎其微】

  吴建恒:星际大战背后的音乐…(黄舒骏:射击的声音)对对!其实你在安排每一句歌词的时候,并不是每一句都有背景的衬托!但你所作的衬托又非常巧妙地让整个情境…….显得非常立体。

  黄舒骏:其实是反复推敲后,有些需要有些不需要,我也考虑过在人间四月天背后说「许我一个未来吧」,(吴建恒笑:或是在铁达尼的背景加上那一段笛子的旋律),后来觉得这样又太繁复了。

  吴建恒:这一段谈到电影,我想电影可能也是你和杨明煌共同的话题,(黄舒骏:没错),才会在这上面放了这么多来讨论。

    【男人不再阳痿,女人拼命减肥,爱滋病不是天谴,复制羊长得也不怎么特别,大哥大越来越小世界越来越吵手机却越卖越好,歌星越来越多CD越做越好唱片却越卖越少】
  
      吴建恒:就你当一个制作人而言,「歌星越来越多CD越做越好唱片却越卖越少」这句话写完后有没有自己都觉得恐怖起来了,(黄舒骏笑:恐怖极了)。
  
      黄舒骏:威而钢的出现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在接近2000年的时候,这件事也是95年以前的人所不能想象的,人们后来才发现有这么多不美满婚姻的问题,不是大家谈的「个性不合」等等虚无缥缈的话,很多人的问题其实是属于生理上的,所以这是非常伟大的发明,解救了多少婚姻。
  
      吴建恒:另外在1995年以前拥有一支大哥大是非常不容易的,也是有但就是很大,像水壶型的。
  
      黄舒骏:我可以见证,我就是第一代090-xxxxxx水壶型的那种(笑),而现在愈作愈小而且满街都是,(吴建恒:不过它真的很吵),非常吵,这一段背后手机的声音是我用自己的手机一音轨一音轨录下来的,有几十种选择,你把它们全部放进来一定会觉得:真难听!但现在我们就是生活在到处都有这种声音的时代。

    【乔丹不再飞,好久不见张德培,老虎伍兹今年才25岁,奥斯卡那天李安用中文跟世界说:谢谢!成龙终于用英文兴奋的跟好莱坞说:I am Jackie Chan】
  
    (录音带换面,这一段提到黄舒骏创作完这首歌,才听到乔丹可能要复出的讯息,以及华裔网球选手张德培当时在颁奖时,永远比旁边的选手矮一截,然而他站在那儿却像个小巨人……)

    【千禧年地球并没有毁灭,921大地震倒是把我老家震毁,香港真的回归,南北韩竟然见了面,我和台中的距离渐渐的比上海还要远】
  
      吴建恒:有句话让我也很感伤,我和台南老家的距离也比东京还远,我一天到晚去东京,倒很少回台南老家,还有南北韩以前是永远敌对的。「千禧年地球并没有毁灭」,但发生了今天的这则大新闻,这句话又不确定了,(黄舒骏:对…)

    【我还是没去爱尔兰,倒是去了纽约,我没和U2一起表演,倒是看到Woody Allen走在45街】
  
      黄舒骏:爱尔兰是我梦的故乡,也想将来会去那边养老,我觉得我上辈子是爱尔兰人……(编按:黄舒骏在其它广播节目中不只一次提到,他曾经喜欢一些乐团或歌手,发现他们巧合都来自爱尔兰,当然包括U2,也不只一回称U2的Bono是他哥哥),我一直梦想和U2一起表演,当然,并没有完成,倒是在纽约喝咖啡时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经过,旁桌的老外说了声:Woody Allen,我们全都望了他背影一眼,就和电影中见到的没什么两样。
  
      吴建恒:今后的纽约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好想再打开电视看看最新发展!但这首歌……实在是太长了(笑),我的时间快要不够用。

      【全台湾都在R&B,全美国都在Rap,只有流行没有音乐,我看你眼不见为净也是好事一件】
  
      吴建恒:这一段谈到了流行音乐的现况,那个Rap,很精彩(笑)……不过最后一句话好感伤,看不到台湾现在流行音乐的现状…(黄舒骏:也是好事一件)…

  (编按:在其它广播节目黄舒骏的访谈中,约略提过从前至今,唱片界必须面对的现况和解决的问题,言谈间,还是很高兴曾经一起打过光荣的一仗,曾经走过美好的一段时间)
 
      【我没成为你以为的那个人,真的很抱歉、、、】

      吴建恒:其实今天真的很高兴和舒骏聊天,但时间真的已经来不及了,要跟你说声抱歉,因为一首歌我没有把它完整地剖析完,(黄舒骏:非常谢谢建恒),那……都怪那恐怖份子啦!!原本我都已经计划好今天要谈些什么,但事情就是常常有不能如意的时候,(黄舒骏:没错!),有机会我们再好好聊聊。这是来自黄舒骏自选辑改变1995,我们今天作了非常详尽的剖析,也让所有朋友对这首歌、对创作人在幕后所投注的辛苦……在这里给舒骏一个鼓励(黄舒骏笑),非常谢谢你,谢谢舒骏……

      (访谈近尾声,音乐持续「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直到节目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