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L121081711111111

五一回家乡陕西。
     村庄里只有老人和小孩,年轻人都去城市工作,我高中的同学大多数读了大学,再不愿意回家乡,而没有读大学的,或在县城,或在宝鸡找到一份工作,但无论收入多少,都在,或计划在城市,起码是在县城买房。城市化的进程,让我这个出生在哪里的人都感到快得慌张。
     西安的好朋友都过得很好,太太贤淑,孩子健康,工作稳定,钱也许不多,但都有了房子,富足的已经有好几套,他们每周聚会,闲适得很。
    到了机场,借了酒意,把之前写的几行断句发给他们,权当告别。他们都没有回复。
 
村庄以后
是城市
城市中无法入眠
入眠是光脚丫没入潮湿黑土的踏实
其他不能算
 
村庄以后
不关心植物的生长  雨水和阳光
焦虑价格  体重和衰老
 
村庄以后
时间的坐标模糊混乱
不同于种庄稼的田野那么明白简单
麦子是一茬
玉米是另一茬
 
村庄以后
是城市
一座城市十年
另一座城市五年
其他一些城市几天  或是一夜
都和死亡的一瞬一样短
也和等待死亡的最后一刻一样长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