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oem posted two days before on 吴祚来’s Blog gives a sense of the fears and concerns of living under the war at that time.

痛悼五四青年节


一九一九年到现在
  也有近九十个春秋
  那时的热血青年
  现在是枯枯已朽

那时代的人真的伟大啊
  有李大钊有鲁迅还有我们的陈独秀
  他们不用通过组织同意
  就可以印传单做演讲游行呼吼

那是一个年少的中国啊
  年轻的心沐浴着时代的血与火
  他们用生命全部能量与旧时代决裂
  他们为思想为自由而学习生活

今天中国已没有了青年少年
  刚背上书包就老了成为学奴
  每天在教室里接受心灵的摧残
  一条独木桥上万马竞走

一部分年轻人长大了成了官奴
  每天梦想着做官光宗耀后
  一部分年轻人成了洋奴
  学习的目标就是去国背祖

一部分人成了房奴
  一部分人成了车奴
  一部分人成了性奴(三陪与二奶)
  一部分人成了农奴(农民工兄弟)

这是一个需要奴隶且生产奴隶的时代
  这个时代不需要什么思想与自由
  这里只有老而又老的规则与方式
  这是一个废弃青少年与梦想的伟大国度


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痛悼下个月的四日呢?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