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17日

在Flickr的Sky小组意外发现一张照片……

Somewhere between New York and Frankfurt, by saibotregeel.

以及另一张:

Somewhere between Xiamen and Beijing, by chenta.

2007年07月14日

> 《地图集:一个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学》论及地图上的虚线区域:
这些虚线代表的是城市的未来发展方向。[...]但它却同时为地图语言的文法加添了一层复杂性,即除了一种永恒现在时的宣示之外,它亦同时具备了未来时式的指向。而这两个时式最终又难免同时被包含在过去的时间中,令人不能不自觉到时式(tense)和时间(time)的差异。在这差异中,我们窥见了城市的虚构性(fictionality)。

> 奔驰怎么也不会想到,20世纪上叶梅赛德斯和卡尔·奔驰的合并造就的今天这个经典logo,在今天的中国却让一些有能力购买它产品的消费者望而却步。由于造型酷似汉字中的“囚”字,奔驰logo被赋予了一层新的含义。而显然在中国,这层含义对于那些买得起奔驰车的人而言,是最为忌讳的。与此相仿的还有林肯的铁窗造型和大众的铁丝网造型。由于奥迪最早是由四家公司合并而成的,所以奥迪四连环logo的寓意本为四兄弟联手。但是中国人显然认为它和一副已经关上的手铐颇为形似,这和人们对奔驰logo的另类诠释如出一辙。[...]中国人觉得雪佛兰的十字型logo非常像救护车的标致。[...]马自达logo在中国人眼里更像一个猫头鹰造型,而这种在中国被称为“夜猫子”的动物显然不是个吉祥的东西。别克的三盾logo,让害怕警察的中国人感觉到紧张。铃木略显卡通的“S”型logo在他们眼里显得十分滑稽。等等种种,不能尽述。这些在国际上万千宠爱集一身的logo显然对中国人超乎寻常的想像力准备不足。[...]一汽的“1”字型logo被笑称为和杰士邦包装盒上的“小雨伞”造型神似。长安汽车的logo则被说成一块带有墓碑的坟地。最近的一个中国品牌logo的笑谈发生在去年风光无限的奇瑞汽车身上,中国人忽然发现,奇瑞的logo——一个两脚的支架撑起一个圆圈,这个形象与中国传统追悼会上敬献的花圈了无二致。

> 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 男人,上半身是修養,下半身是本質;女人,上半身是誘餌,下半身是陷阱。

> 人们普遍认为精英管弦乐团是存在的。在欧洲,它们包括柏林爱乐乐团(Berlin Philharmonics)、维也纳爱乐乐团(Vienna Philharmonics)、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Royal Concertgebouw of Amsterdam)、德累斯顿国家交响乐团(Dresden Staatskapelle)、莱比锡音乐厅交响乐团(Leipzig Gewandhaus)以及其它一些乐团——它们全都有悠久的传统。在美国,精英管弦乐团主要是“五大”乐团:波士顿、芝加哥、克利夫兰、纽约和费城。

柏林爱乐
该乐团是由国家出资、但自主经营的合作组织,这是劳斯莱斯(Rolls- Royce)旗下的乐团,以其传统和独立而自豪。

维也纳爱乐
这是一家国有歌剧乐团,在空闲时间经营自己的音乐会系列,该乐团拥有先天的保守主义美德。

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该乐团的传统要追溯到马勒(Mahler)和蒙格伯格(Mengelberg),相对于柏林爱乐,该乐团的声音更为浓郁、清新和宜人。

克利夫兰管弦乐团
在乔治和赛佛伦斯音乐厅(Severance Hall)的帮助下,该乐团保持了它们的高雅,尽管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指挥家更换了三次。

波士顿交响乐团
迄今为止,该乐团是美国最富有的乐团,拥有全球最一流的演奏大厅之一,它代表着美国的欧洲传统。

芝加哥交响乐团
铜管乐器,该乐团代表着美国纯粹的阳刚之气,这种特点是丹尼尔?巴伦勃伊(Daniel Barenboim)无法改变的。

拜罗伊特节日乐团(Bayreuth Festival Orchestra)
这些来自德国各省的音乐家每年有11周靠上帝赐予的美妙声音为生。他们的态度也都相当虔诚。

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Mariinsky Theatre Orchestra)
该乐团以其黑色俄罗斯树木而独树一帜,其不倦的乐团经常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它正为自己的生命演奏。

大都会歌剧院管弦乐团(Metropolitan Opera Orchestra)
这个歌剧管弦乐团拥有与之相匹配的交响乐资历,该品牌令其备受打击的同胞兄弟纽约交响乐团(Philharmonic)相形见绌。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尽管只有21年历史,但动力十足的古乐器演奏者已经令该乐团在乐团精英队伍中占得一席之地。

> 再如历史教科书问题。我们就日本人的历史教科书问题已经抗议了很多年,可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教科书呢。日本人是在美化,我们是在大量的筛选。[...]海峡两岸倒是达成一致的默契,只不过选择的出发点各不相同罢了。历史教科书这种问题,也许我们和日本,不过是百步笑百步吧。

> “Everything I’ve ever done, anything I’ve ever worked on creating, I always start by not comparing,” she says. “If you’re comparing, then you’re just repeating. The entire reason to do this magazine is to ask.”

> 强大的内心,并不是要有自己坚定的观点,应该是有思维无观点,没有观点就是没有成见,以“新鲜的眼睛”“初心”去观察一切,有思维,就是观察之后能有思维的能力。

> In America, you look at computer monitor; in China, computer monitors you.

> 乐谱应该在你的脑子里,而不是你的脑子在乐谱里——即使这是你写的曲子。

> 如果一定要选择,那就抛硬币吧。——不是硬币的正反面会告诉我们答案,而是硬币在空中的刹那,你心里会有答案。我们的意识不如下意识可靠。

> A single death is a tragedy, a million deaths is a statistic.

> Even being alone is much better than sitting next to your lover and feeling lonely.

> The piano keys are black and whiteBut they sound like a million colours in your mind.

> 微软最可怕的,不是它垄断,而是它用6万人做出了一套标准,而这标准至少撬动了全世界600万名工程师。是这整个共生关系,让其他公司很难跟微软竞争。但谁也想不到,后来出现了Google,它用开放API的方式让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功能与Google的产品Mashup,而且,所有这些产品都可以用Adsense这个广告管道与Google实现利益共享。现在,也许Google用1万人,让1000万人跟它共生,这正是它和微软竞争的杠杆。

> 艺术家用谎言来述说真实,而政客用谎言来掩盖真实。

> If something quacks like a duck, walks like a duck, maybe it IS a duck.

> 大多数小孩在9 -10岁时已经比他们普通的家长对于互联网知道得多。如果有天我们看到有让小孩子控制家长浏览内容而家长们毫不知情的扩充件,我不会感到惊奇。小心,家长们 !也许我们应该投资更多的时间教育我们的孩子,而不是错误地寄希望于我们能够防止我们的孩子接触互联网 (上不好的东西) 。

> 那种认定,你没见过,没体验过,没吃过,就没有发言权的看法,是多么愚蠢,人是依靠想象力、而不是所谓的真实事物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