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08日

http://tuanan.net
tuan an是我的名。
FeedBurner订阅地址不变,已更改源指向。但FeedBurner在大陆部分地区被屏蔽。
新的Feed地址是 http://feed.tuanan.net

2007年08月12日
  • 乌鸦是益鸟——你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听到。
  • 很多日本女性走路内八字。
  • 服务行业很多中老年人在工作,且非常之敬业。
  • 几乎所有电视广告下面都放一个搜索框,就像以前的AOL Keyword一样。
  • 大部分人都用翻盖手机,而且都很大。
  • 酒店房间内洗漱用品分两种颜色,便于分辨。
  • 公厕里分Japanese Style(蹲式)和Western Style(马桶)。
  • 每间吃店门口都摆着模型菜
  • 摩天轮随处可见。
  • 自动贩卖机够发达,卖什么的都有。
  • etc…… 想起来再补充。
2007年06月22日

常常会被自己曾经拙劣的文字感到羞愧。

翻看以前的blog,一篇又一篇,诉说着当时自以为是的狂妄自大。通篇充斥着感叹号、语气助词、表情代号。随波逐流。那仿佛是个离我很远的小丑。那个人符合我现在最讨厌的人的一切标准。

所以我现在很少写了。不仅是我,整个blogosphere都沉寂下来了,blog的高潮已经过去。

想独立blog,光看托管商就晕了。我很白烂,对吧?

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低调低调,不要自傲。谁都不比你懂得少。

2007年06月08日

高考结束啦。
什么?迎接我的竟是Flickr被封这种消息?!
明天开始学小提琴 XD
喔,还有即将入手HTC Hermes  XDDD

2007年03月16日

奥运、奥运、奥运……

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和谐社会……

大国崛起、大国崛起、大国崛起……

每次听到这些语汇,我总会产生心理和身理上的严重不适。

这个疯狂的国度,似乎像吃了那个蓝色小药丸一样,不知能坚持多久呢?

2007年02月06日

往返北京与厦门之间好几次,把6个航段都坐了一遍。竟然碰到一个空姐,在搭机前一天刚巧看过她的blog。原来干这行有这么的累,真该好好体谅人家。

春节不回家了,呆在北京。3月中国音乐学院考完回去。有哪儿好吃好玩的欢迎告知哦 ~

原来,我也可以拍到比较漂亮的照片耶!

Strong sunlight

the Sky
2006年12月26日

我18岁了。今天。

一个月前来北京,住在健翔桥中国音乐学院这儿,准备考作曲系。但太晚了,本来7月就得呆这儿一直学到明年1月底考完,那时父母的分岐导致我这么迟来,和他们差了4个月的学习时间,更不能和附中的学生比。

1.器乐曲、歌曲:不能准确地把内心的旋律表达出来,而且喜欢用偏音。但换个环境,比如老师弹奏别人的作品时,我却可以相当流畅地想出下面各个旋律进行。

2.和声:虽说考到35章一级转调,我也已经到了31章,但不够。比如,现在去做属七那章的题和当时学到那章时做题的感觉完全不同,所以差距还远。而且和声题是一试卷面的分数,必需合格,没有余地。作题速度还得提高。

3.视唱练耳:没有建立和弦结构感觉,原来固定音高的硬听本事不够用。

4.钢琴:可能是最轻松的一科,没太大问题。

还剩一个月,怎么看都有点Mission Impossible。但曾经努力过,我不后悔。说不定奇迹真会发生呢。一想到这里的mm就兴奋 :)
据说,男女生比例1:5……

成人的生日过的不怎么快乐。哎。

2006年12月09日

> The saying goes that when you’ve been in China a week, you can write
a book. When you’ve been there a month, you can write an article. When
you’re been there a year or more, you know better and just shut up.

> Too much writing about business in China seems to follow
thatpattern. The more that’s written, the less we seem to know, even
though it’s the biggest story in Asia.

> 表面上,台灣政局令人氣餒。可是朝野上下都以憲法為依歸:雖則權位受到史無前例的挑戰,陳水扁可沒有像八/.九年的中/.共那樣,頒布戒/嚴;也沒有像七二年陷入水門事件之困的尼克遜那樣罷免檢察官;陳瑞仁亦沒有屈服於權勢,避重就輕、虛應一招;施明德的倒扁紅衫大軍固然沒有借故發動暴力衝突,軍隊的坦克也沒有像泰國那樣開出軍營。大家規矩克制,讓人看到了法治的曙光。

> 按西门子中国研究院院长徐亚丁的话说,就是开发适用于中国新兴市场并在全球市场有望取得成功的SMART(Simple简单、Maintenance
friendly易维护、Affordable经济实惠、Reliable可靠、Timely to market上市时间短)创新技术上。

> 部落格的書寫,基本上是一種「破格」的書寫。完整乾淨的寫完一篇文章,那是傳統的作文比賽。寫完一篇加一篇,讀者在看的是你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有記憶有遺忘,不是單篇文章精美雕琢決勝負,而是「再來一篇」、「閱讀全文」、「
more…」。不比快,而是比氣長。很像當紀錄片的評審。只是,紀錄片是拍「他/她/它」的故事,部落格是一個關於自己的、破碎、片段、重複、的故事。

> 最不想寫blog的時候,不是苦無題材的時候,而是最想寫的事、最想說的話,偏偏很"不好說"的時候;於是唯有不寫,連次要的都不寫,一直讓這些念頭、感覺囤積。這,才是真正的大腦便秘。這陣子,遇上了太多的人和事,聽了很多的話,自己也跟人說了太多的話。感受很深,卻拙於記下。該如何排毒是好?

> A lie can travel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while the truth is putting
on its shoes.

> 法文 / 中文 / 精濃度 / 持續時間
1.Parfum / 濃香水 / 20% / 約5-7小時
2.Eau De Parfum / 香水 / 15-20% / 約5小時
3.Eau De Toilette / 香氛 / 8-15% / 約3-4小時
4.Eau De Cologne / 古龍水 / 4-8% / 約1-2小時
5.Eau Fraiche / 淡香氛 / 1-3% / 約1小時

> I quote others only the better to express myself.  -Montalgne

> 粗暴的判断总是充满魅力。看看历史学家Ray
Ginger对于美国说法:"美国的国民进入了飞驰状态,在没有标准的领域驰骋,没有用来规范他们的传统,没有用做路标的远见卓识,没有休息调整的港湾,没有坟墓之外的终点,没有财富之外的目标,而财富有永远无法使他们满足。"把美国换成中国,似乎一点错都没有。

> 我们在二分法的世界中长大,从阴阳说和矛盾论开始,到达贫富对峙的阶级论,再到激进女权主义的你死我活的阴谋论。一种学说如果能够迅速普及开来,一定是因为它简化了世界——也就是说,这些思想的创始人告诉大家:听我的,只要能数到2,你就能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

> 公平地说,在批评某些中国游客海外出丑这件事上,中国媒体是发挥了很大的舆论监督作用的。当然,如果中国传媒能够依此类推,将舆论监督作用扩及到更敏感、更重大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事务上,那么,中国未来在这些方面的进步,也就更可想见,而"老外"指手划脚的机会也就更加减少。

反过来说,如果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境内媒体,都奉守"家丑不可内扬"的信条,那么,即使"老外"出于礼貌,不去指手划脚,这个社会也会要么自我腐烂,要么小道消息、民间笑话满天飞。

小道消息、民间笑话满天飞,其实是民间舆论监督机制自发出来"内扬家丑",替代缺失的官方媒体监督机制。

> 改变可以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用智慧分辨两者的不同。

> Trying to determine what is going on in the world by reading
newspapers is like trying to tell the time by watching the second hand
of a clock.

> 我刷,我刷,先消费、再还款,天天刷,累积分,我们天天刷,从不放过任何机会,直到——你焦虑、失眠、易怒,甚至嫌微波炉的加热速度太慢;你经常和人吵架,无比渴望拥有某样东西,得到它后却感到空虚无比;东西太多了,家里像仓库一样拥挤不堪,你很多年不敢请同事到家里来玩。

>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经济学家泰勒—科恩(Tyler
Cowen)曾指出,"阿尔钦—艾伦"(Alchian-Allen)定理适用于任何长距离关系。简单地讲,这一定理认为,澳大利亚人喝的加利福尼亚葡萄酒要比加州当地人喝的品质更高,反之亦然,原因是只有最昂贵的葡萄酒才值得付出运输成本。同样,你不会为了吃一顿印度外卖、或是为了在电视机前呆一个晚上,而大老远跑过去看你的男友。为让旅行的固定成本物有所值,你会要求有香槟、令人动心的谈话以及精力充沛的性生活。

2006年11月25日

谁能猜到呢。晚上九点多的一个电话,"明天去北京。中午的飞机。明年一月考完回来。"

就这么着,我在北京了。

活动范围就那几个音乐学院吧。

得在这儿度过我的18岁生日了。

2006年10月25日

每到某某纪念日,买礼物总是件很要做足功课的事情。

木木同学问我该给他gf买什么生日礼物。他的gf后天就要生日了,而此刻,他揣着300多元的预算,盘算着用它来换个非同一般的等价物品。和他是好友,且比他早一步得过love这种美妙的病,总得提供他点什么建议。

"Swarovski的小链子?300多。"
"哎,你能不能别老品牌优先原则?而且,这东西有意义么?"
"… … ?"
"no no no。"
"… … ?"
"no no no!"
"呃… …实在想不出来。"
"那我明天再问你吧。好好帮我想想哦。"

送给情人的礼物干吗要外包给别人想?就是因为自己以经找不到那个"非同一般的等价物品"的答案了。黔驴技穷,得集思广益。

生日送礼早是习俗,且是gf,不送当然不行。礼物本身承载着巨大意义,如何让意义最大化,我们大多只考虑礼物本身。然后在生日party上,完成包到手,手再到包的物流过程,送礼这门功课大功告成。是吗?

放下他的电话之后,我突然觉得,礼物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礼物本身用途是一层意义,更重要的是,礼物让对方想起那时那刻的情景。一个回忆的开关。如果回忆足够美好深刻,即使礼物消失了,回忆还是会不断地回溯,毋需礼物的提醒。那么,送礼目的也就达到了。所以我想,送礼的过程比礼本身重要多了。准确的时间、地点,正确环境,从包到手,在手与手之间的交接上配合完美的环境和礼物干点儿什么事… … 不管300、3000,还是3万,礼物有价,记忆,无价。

当然,强调送礼的过程大概只适合couple间的约会吧。我的观点出发点把礼物的作用默认为回忆的开关,这是本文前提。胡诌一通,其实就一句话:送礼时,制造具有强烈回忆效果的气氛比礼物本身重要。所以很多情歌总是强调,我已经把我们之间的所有东西都销毁了啊,可我怎么总忘不了他/她呢?

想了半天,还是没能给他什么礼物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