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14日

> 《地图集:一个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学》论及地图上的虚线区域:
这些虚线代表的是城市的未来发展方向。[...]但它却同时为地图语言的文法加添了一层复杂性,即除了一种永恒现在时的宣示之外,它亦同时具备了未来时式的指向。而这两个时式最终又难免同时被包含在过去的时间中,令人不能不自觉到时式(tense)和时间(time)的差异。在这差异中,我们窥见了城市的虚构性(fictionality)。

> 奔驰怎么也不会想到,20世纪上叶梅赛德斯和卡尔·奔驰的合并造就的今天这个经典logo,在今天的中国却让一些有能力购买它产品的消费者望而却步。由于造型酷似汉字中的“囚”字,奔驰logo被赋予了一层新的含义。而显然在中国,这层含义对于那些买得起奔驰车的人而言,是最为忌讳的。与此相仿的还有林肯的铁窗造型和大众的铁丝网造型。由于奥迪最早是由四家公司合并而成的,所以奥迪四连环logo的寓意本为四兄弟联手。但是中国人显然认为它和一副已经关上的手铐颇为形似,这和人们对奔驰logo的另类诠释如出一辙。[...]中国人觉得雪佛兰的十字型logo非常像救护车的标致。[...]马自达logo在中国人眼里更像一个猫头鹰造型,而这种在中国被称为“夜猫子”的动物显然不是个吉祥的东西。别克的三盾logo,让害怕警察的中国人感觉到紧张。铃木略显卡通的“S”型logo在他们眼里显得十分滑稽。等等种种,不能尽述。这些在国际上万千宠爱集一身的logo显然对中国人超乎寻常的想像力准备不足。[...]一汽的“1”字型logo被笑称为和杰士邦包装盒上的“小雨伞”造型神似。长安汽车的logo则被说成一块带有墓碑的坟地。最近的一个中国品牌logo的笑谈发生在去年风光无限的奇瑞汽车身上,中国人忽然发现,奇瑞的logo——一个两脚的支架撑起一个圆圈,这个形象与中国传统追悼会上敬献的花圈了无二致。

> 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 男人,上半身是修養,下半身是本質;女人,上半身是誘餌,下半身是陷阱。

> 人们普遍认为精英管弦乐团是存在的。在欧洲,它们包括柏林爱乐乐团(Berlin Philharmonics)、维也纳爱乐乐团(Vienna Philharmonics)、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Royal Concertgebouw of Amsterdam)、德累斯顿国家交响乐团(Dresden Staatskapelle)、莱比锡音乐厅交响乐团(Leipzig Gewandhaus)以及其它一些乐团——它们全都有悠久的传统。在美国,精英管弦乐团主要是“五大”乐团:波士顿、芝加哥、克利夫兰、纽约和费城。

柏林爱乐
该乐团是由国家出资、但自主经营的合作组织,这是劳斯莱斯(Rolls- Royce)旗下的乐团,以其传统和独立而自豪。

维也纳爱乐
这是一家国有歌剧乐团,在空闲时间经营自己的音乐会系列,该乐团拥有先天的保守主义美德。

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该乐团的传统要追溯到马勒(Mahler)和蒙格伯格(Mengelberg),相对于柏林爱乐,该乐团的声音更为浓郁、清新和宜人。

克利夫兰管弦乐团
在乔治和赛佛伦斯音乐厅(Severance Hall)的帮助下,该乐团保持了它们的高雅,尽管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指挥家更换了三次。

波士顿交响乐团
迄今为止,该乐团是美国最富有的乐团,拥有全球最一流的演奏大厅之一,它代表着美国的欧洲传统。

芝加哥交响乐团
铜管乐器,该乐团代表着美国纯粹的阳刚之气,这种特点是丹尼尔?巴伦勃伊(Daniel Barenboim)无法改变的。

拜罗伊特节日乐团(Bayreuth Festival Orchestra)
这些来自德国各省的音乐家每年有11周靠上帝赐予的美妙声音为生。他们的态度也都相当虔诚。

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Mariinsky Theatre Orchestra)
该乐团以其黑色俄罗斯树木而独树一帜,其不倦的乐团经常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它正为自己的生命演奏。

大都会歌剧院管弦乐团(Metropolitan Opera Orchestra)
这个歌剧管弦乐团拥有与之相匹配的交响乐资历,该品牌令其备受打击的同胞兄弟纽约交响乐团(Philharmonic)相形见绌。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尽管只有21年历史,但动力十足的古乐器演奏者已经令该乐团在乐团精英队伍中占得一席之地。

> 再如历史教科书问题。我们就日本人的历史教科书问题已经抗议了很多年,可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教科书呢。日本人是在美化,我们是在大量的筛选。[...]海峡两岸倒是达成一致的默契,只不过选择的出发点各不相同罢了。历史教科书这种问题,也许我们和日本,不过是百步笑百步吧。

> “Everything I’ve ever done, anything I’ve ever worked on creating, I always start by not comparing,” she says. “If you’re comparing, then you’re just repeating. The entire reason to do this magazine is to ask.”

> 强大的内心,并不是要有自己坚定的观点,应该是有思维无观点,没有观点就是没有成见,以“新鲜的眼睛”“初心”去观察一切,有思维,就是观察之后能有思维的能力。

> In America, you look at computer monitor; in China, computer monitors you.

> 乐谱应该在你的脑子里,而不是你的脑子在乐谱里——即使这是你写的曲子。

> 如果一定要选择,那就抛硬币吧。——不是硬币的正反面会告诉我们答案,而是硬币在空中的刹那,你心里会有答案。我们的意识不如下意识可靠。

> A single death is a tragedy, a million deaths is a statistic.

> Even being alone is much better than sitting next to your lover and feeling lonely.

> The piano keys are black and whiteBut they sound like a million colours in your mind.

> 微软最可怕的,不是它垄断,而是它用6万人做出了一套标准,而这标准至少撬动了全世界600万名工程师。是这整个共生关系,让其他公司很难跟微软竞争。但谁也想不到,后来出现了Google,它用开放API的方式让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功能与Google的产品Mashup,而且,所有这些产品都可以用Adsense这个广告管道与Google实现利益共享。现在,也许Google用1万人,让1000万人跟它共生,这正是它和微软竞争的杠杆。

> 艺术家用谎言来述说真实,而政客用谎言来掩盖真实。

> If something quacks like a duck, walks like a duck, maybe it IS a duck.

> 大多数小孩在9 -10岁时已经比他们普通的家长对于互联网知道得多。如果有天我们看到有让小孩子控制家长浏览内容而家长们毫不知情的扩充件,我不会感到惊奇。小心,家长们 !也许我们应该投资更多的时间教育我们的孩子,而不是错误地寄希望于我们能够防止我们的孩子接触互联网 (上不好的东西) 。

> 那种认定,你没见过,没体验过,没吃过,就没有发言权的看法,是多么愚蠢,人是依靠想象力、而不是所谓的真实事物而生的。

2007年05月11日

> 同一事物的不同描述不一定代表事物的不同,而是不经意间泄露了评论者所处的位置。

> I learned that exposing your body to light will make you stay awake longer. Even shining a bright light on the back of your knee will confuse your body’s clock and make you less sleepy.

> 不要默读。人刚学会读书的时候会大声念出来,不过边看边默读的做法肯定不是高效的选择。念出来再反馈到大脑的速度会比较慢,应该直接靠眼和脑的配合来理解文字。

> 中国的民营企业为了海外上市,通常以个人名义在开曼群岛、维京、百慕大等地设立“特殊目的公司”(SPV),再以境内股权或资产对SPV公司进行增资扩股,并收购境内企业的资产,然后以SPV公司的名义在境外上市。这就是著名的红筹模式。

> 中国式的监管特色 — 部门关门立法,部门之间争夺行政权力。

>  Don’t outlast your applause.

> Design is the look and the identity of the product, but also the usability, the packaging,the interface, even the retail experience.

> 公司估价典型例子:
Angel round:
 一般天使投资者不会要创业者设立option pool,所以计算很简单。
 Pre-money valuation: $1,500,000
 Founder shares: 10,000,000
 Per share: $1,500,000 / 10,000,000 = $0.15
 Raise (融资): $200,000
 New issue (新发股) for investors: $200,000 / $0.15 = 1,333,000
 Total Shares: 11,333,000
 Founder %: 10,000,000 / 11,333,000 = 88%

Series A round:
 Pre-money valuation: $6,000,000
 Per share: $6,000,000 / 11,333,000 = $0.53 错了! 没有考虑option pool。大多数VC都要创业者把option pool考虑在pre-money valuation里。怎么算?
Option pool一般是post-money valuation的10%到25%。算20%。
 Raise: $3,000,000
 Post-money valuation: $9,000,000
Option pool “value”: $9,000,000 * 20% = $1,800,000
 “Real” pre-money valuation: $6,000,000 – $1,800,000 = $4,200,000
 Per share: $4,200,000 / 11,333,000 = $0.37

New issue for investors: $3,000,000 / $0.37 = 8,095,000
 Option pool: $1,800,000 / $0.37 = 4,857,000
 Total Shares: 24,286,000
 Founder %: 10,000,000 / 24,306,000 = 41%

Series B round:
 Pre-money valuation: $40,000,000
 Per Share: $40,000,000 / 24,306,000 = $1.65
 Raise: $10,000,000
 New issue for investors: $10,000,000 / $1.65 = 6,052,000
 Total shares: 24,306,000 + 6,052,000 = 30,358,000
 Founder %: 10,000,000 / 30,358,000 = 33%

Series C round:
 Pre-money valuation: $150,000,000
 Per share: $150,000,000 / 30,358,000 = $4.94
 Raise: $30,000,000
 New issue for investors: $30,000,000 / $4.94 = 6,072,000
 Total Shares: 30,358,000 + 6,072,000 = 36,430,000
 Founder %: 10,000,000 / 36,430,000 = 27%
股份总数越来越多,而创始者的股份一直是10,000,000。留意:当初“20%”的option pool,现在只有4,857,000 / 36,430,000 = 13%。可能也发的差不多了。Series C投资者可能会要增加option pool,会进一步稀释创业者股份。

IPO:
 Pre-money valuation: $400,000,000
 Per share: $400,000,000 / 36,430,000 = $11.0
 Raise: $100,000,000
 New issue at IPO: $100,000,000 / $11.0 = 9,108,000 (这里假设IPO时,没有现有股东套现,卖secondary shares)
 Total shares: 36,430,000 + 9,108,000 = 45,538,000
 Founder %: 10,000,000 / 45,538,000 = 22%

> "機車"表示某人很討厭、很麻煩、很下流、很小氣、很龜毛、很挑剔、很刻薄…..到後來已經發展成很多種對負面個性的解釋了。龜毛…說好聽點是"要求完美堅持原則",說難聽點是"挑三揀四斤斤計較"。但是這樣解釋好像也不盡然。

> 当你长久地注视着镜面时,你的面目是模糊的,甚至失去了分辨自己五官的能力。它们漂亮或不漂亮,组合得协调与否已经不再重要,你会发现你正在接近你的本质,你的始终隐藏的内心世界。你正在把镜子里的家伙的面具一层层地剥下来,这过程真让人不愉快。各种平日你一直在躲避的情绪——懊悔、愤怒、惭愧,似乎都用心险恶地露出它们的狰容,而你的内心世界似乎也正在被各种混乱的情感所搅拌。你正在逐步地逼近你的内心,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有点熟悉,更多的却是陌生。每一面镜子都具有穿透效果,它让我们看到一个复杂得令自己吃惊的自己,它几乎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一点点地吞噬那个熟悉的自己。

> And my life is changed forever. But then, at what moment, of all our moments, is life not utterly, utterly changed, until the final, the most momentous change of all?

> The only way you can know where the line is, is if you cross it.

> Knowledge is vital. But knowledge is nothing without understanding.

> 十年过去了,不知是我日渐成熟,还是失去了敏感,我对于中国前途的预测失去了兴趣。悲观主义论调不再吸引我,《黄祸》中末日景象看起来一点也不可能上演。那本轰动一时的作品《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所陈述的一切问题都确凿无疑,但是几年过去了,中国变得更强大而非更虚弱,全球担心的是“中国的崛起”,而不是“中国的崩溃”。这些崩溃论调让我想起《北华捷报》在1868年疑问:“什么是保持中华帝国完整的力量?……每年都预期它会灭亡……然而,在麦基洗德(《旧约》中的人物)的时代就充满活力的帝国还可以比所有成长中的年轻国家存活得要久,并且当所有的欧洲之国和君权被打倒摧毁时,她仍然保持了一种持续不断的活力。目前,什么是在那个地方把广大不调和的领地结合于一体的纽带呢?”中国的故事真是说不清,可以使别的国家社会崩溃的力量,在中国可以被轻易的消化掉。

2007年04月13日

> 杜拉斯《情人》:
  我已经很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侯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 《霸王别姬》:
  婊子无情。
  戏子无义。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
  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
  每一个人,有其依附之物。娃娃依附脐带,孩子依附娘亲,女人依附男人。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床上,离开了床即又死去。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台上,一下台即又死去。一般的,面目模糊的个体,虽则生命相骗太多,含恨地不如意,糊涂一点,也就过去了。生命也是一出戏吧。
  
> 《少年凯歌》:
  一九六五年,我十三岁了。我开始在人前饶舌,又在饶舌者面前假装沉默。人到十三岁,自以为对这个世界已经想当重要,而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原谅在过去,不是这个理由。因为你确实已经十三岁了。十三岁时发生的事情永远也忘不了。
  特别留下印象的事,有两件。一件在夏天,另一件也在夏天。
  
>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很多年以后,在面对枪决行刑队的时侯,奥雷连诺上校将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当时,马孔多是个二十户人家的村庄,一座座土房都盖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着遍布石头的河床流去,河里的石头光滑、洁白,活象史前的巨蛋。
  
> 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
  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甚么叫忌炉。
  
> 狄更斯《双城记》:
  那是最好的时代,那是最坏的时代,那是智慧的时代,那是愚蠢的时代,那是信仰的新纪元,那是怀疑的新纪元,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我们将拥有一切,我们将一无所有,我们直接上天堂,我们直接下地狱。

> 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奥布隆斯家里一切都混乱了。妻子发觉丈夫和他们家从前的法国女家庭教师有暧昧关系,她向丈夫声明她不能和他再在一个屋子里住下去了。
  
>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我们本来就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危言耸听地说什么大灾难已经来了。我们在废墟中,开始树立一些新的小建筑,怀抱一些小希望。这是很艰难的工作,现在是没有可以通往康庄大道的路了……我们只能迂回地前进,或攀越障碍而过。尽管披荆斩棘也要活下去。
  
> 陈忠实《白鹿原》: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娶头房媳妇时他刚刚过十六岁生日。那是西原上巩家村大户巩增荣的头生女,比他大两岁。他在完全无知慌乱中度过了新婚之夜,留下了永远羞于向人道及的可笑的傻样,而自己却永生难以忘记。一年后,这个女人死于难产。
  第二房娶的是南原庞家村殷实人家庞修瑞的奶干女儿。这女子又正好比他小两岁,模样俊秀眼睛忽灵儿。她完全不知道嫁人是怎么回事,而他此时已谙熟男女之间所有的隐秘。
  
> 路遥《平凡的世界》: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濛濛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经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没有到来。

> 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1965年的时侯,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又平静地进入睡眠时,仿佛呈现了一条幽静的道路,树木和草丛依次闪开。一个女人哭泣般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嘶哑的声音在当初寂静无比的黑夜里突然响起,使我此刻回想中的童年颤抖不已。

> 王朔《过把瘾就死》:
  杜梅就像一件兵器,一柄关羽关老爷手中的那种极为华丽锋利无比的大刀——这是她给我留下的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向我提出结婚申请的时侯,我们已经做了半年毫不含糊的朋友。
  
> 李碧华《青蛇》:
  我今年一千三百多岁。
  住在西湖一道桥的底下。这桥叫“断桥”。从前它不叫断桥,叫段家桥。
  冬天。我吃饱了,十分慵懒,百无聊赖。只好倒头大睡。睡在身畔的是我的姐姐。我们盘蜷纠缠着,不知人间何世。
  
  
> 《天鹅湖》:
  我是魔鬼的女儿,我叫奥黛尔。
  黑夜赋予了我美丽,我在午夜的时刻苏醒,仰起头,两颗星星落在我的眼睛里。第一朵夜的玫瑰吸收月华造就我无双的身体,千万条地狱的怨魂凝成我不灭的灵气。我轻盈的迈步,在暗夜里,去寻找那个将被迷惑的生命,用他新鲜的血液,涂抹我的嘴唇。
  
> 埃里奇.西格尔《爱情故事》:
  一个姑娘二十五岁就死了,能说她点儿什么呢?
  得说她美丽。人也聪明。得说她爱莫扎特和巴赫。也爱"披头士"。还爱我。
  
> 刘小枫《一片秋天枯叶上的湿润经脉》:
  卡夫卡初见菲莉斯小姐就印象不佳,觉得她清癯而骨骼宽大的脸把木然表达得过于淋漓尽致。
  虽然如此,卡夫卡还是与菲莉斯订了婚。

> 罗素《罗素自传》:
  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对人类苦难的痛彻肺腑的悲悯,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这三种激情,就像飓风一样,在深深的苦海上,肆意地把我吹来吹去,吹到濒临绝望的边缘。
  我寻求爱情,首先因为爱情给我带来狂喜,它如此强烈以致我经常愿意为了几小时的欢愉而牺牲生命的其他一切。
  
> 卢梭《社会契约论》: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
  
> 加谬《西西弗斯神话》:
只有一个真正严肃的哲学命题,那就是自杀。


P.S  1. Donews Blog的评论系统实在烂透了!  2. 最近在Twitter上啐啐念,欢迎加我 : )

2007年03月31日

> 北京的建筑是这么压倒性受到对称性的支配,而同时建筑的内与外被划分地格外明确,可以说几乎到了一种与周围自然环境隔绝的地步。这或许是因为在面对北京严酷的自然环境时,人们在生活了上所采取的是一种对峙的姿态与立场,以致住宅成为保护人们生活免受自然威胁的要塞。

> 离开你的情人有五十种借口,但离开这架飞机却只有八个出口。请在找情人之前,先找到出口。

> 中国人大的三千名代表并不代表人民监督政府,而是代表领导人监督十三亿臣民。在这个到处着火的国家,他们是政治消防队。

> LOVE versus MARRIAGE

Love is holding hands in the street.
Marriage is holding arguments in the street.

Love is dinner for 2 in your favorite restaurant.
Marriage is a take home packet.

Love is cuddling on a sofa.
Marriage is one of them sleeping on a sofa.

Love is talking about having children.
Marriage is talking about getting away from children.

Love is going to bed early.
Marriage is going to sleep early.

Love is losing your appetite.
Marriage is losing your figure.

Love is sweet nothing in the ear.
Marriage is sweet nothing in the bank.

TV has no place in love.
Marriage is a fight for remote control.

Love is 1 drink and 2 straws.
Marriage is "Don’t you think you’ve had enough!".

> Marketing Concepts

You see a gorgeous girl at a party. You go up to her and say: "I am
very rich. Marry me!"
 - That’s Direct Marketing.

You’re at a party with a bunch of friends and see a gorgeous girl. One
of your friends goes up to her and pointing at you says: "He’s very
rich. Marry him."
 - That’s Advertising.

You see a gorgeous girl at a party. You go up to her and get her
telephone number. The next day, you call and say: "Hi, I’m very rich.
Marry me."
 - That’s Telemarketing.

You’re at a party and see a gorgeous girl. You get up and straighten
your tie, you walk up to her and pour her a drink, you open the door
(of the car) for her, pick up her bag after she drops it, offer her
ride and then say: "By the way, I’m rich. Will you marry me?"
 - That’s Public Relations.

You’re at a party and see gorgeous girl. She walks up to you and
says:"You are very rich! Can you marry me?"
 - That’s Brand Recognition.

You see a gorgeous girl at a party. You go up to her and say: "I am
very rich. Marry me!" She gives you a nice hard slap on your face.
 - That’s Customer Feedback.

You see a gorgeous girl at a party. You go up to her and say: "I am
very rich. Marry me!" And she introduces you to her husband.
 - That’s demand and supply gap.

You see a gorgeous girl at a party. You go up to her and before you
say anything, another person come and tell her: "I’m rich. Will you
marry me?" and she goes with him.
 - That’s competition eating into your market share.

You see a gorgeous girl at a party. You go up to her and before you
say:"I’m rich, Marry me!" your wife arrives.
 - That’s restriction for entering new markets.

> 寂寞跟孤单是不一样的,孤单只表示身边没有别人,而寂寞是一种,你无法将感觉跟别人沟通或分享的心理状态。

> 凡是盘剥老百姓的生活层面,都"与国际接轨"了,凡是惠及百姓生活的都与"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脱轨了。

> 抽煙是一種情緒輸送,你把不健康的尼古丁跟焦油吸到肺部裡,然後把不健康的心情跟情緒吐出來,既然都是不健康的,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些什麼。

> 蓝海战略的三条准则,重点突出、与众不同和主题令人信服。

> 《黄河》是毛泽东时代的一部政府委约作品,已经宣传得滚瓜烂熟。(讽刺性的是,如果说它是那个时代唯一允许的音乐形式的话,现在听起来始终很好莱坞)

2007年02月01日

> 能够做得很差,但是还能一直存在的机构几乎一定是公立的机构,私人机构早就关门大吉了。

> 无论大国小国,国民的幸福感受是第一位的,把国民压到最小,把国家放到最大,这种斯巴达式帝国,早就证明了是泥足巨人,行之不远。大国与小国并不重要,重要是要有大国民:他们的幸福是放在第一位的;他们不幸福了,就有资格抱怨、不满、用选举把做不好的人换下来。也正是因为这点,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多数幸福,才是一个政府及一个国家的最终追求。不幸福的人多了,你连存在的合法性都会受到质疑。

> 大概是近代史上受到的屈辱太多,我们这个民族对于国家的荣誉和自尊总是有那么一点过分的敏感,而GDP的增长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是这种建立在数字和物质成就上的自信总是显得中气不足,否则我们也不会以酸葡萄的心理来揣度奥斯卡和诺贝尔:我们需要外部来证明自己。如果真的把中国看作一个大国,那么他缺乏的不只那种应有的傲气,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实现"最大多数的人的最大幸福"。

>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those who come into a room and say, "Well, here I am!" and those who come in and say, "Ah, there you are."

> 中国历史不就是这样上演的,用新的一层掩盖住旧的一层,人们总是站在血迹与尸体上歌唱,没人会记住发生了什么。在很多时刻,麻木与健忘,的确是中国人应对社会中的暴力与动荡的主要武器。

> 电话传输400Hz到3400Hz的声音。

> 在我们日渐相信中国正在震撼世界时,中国给予世界的首要影响是来自于数量上的,而非其他什么原因。"印度+中国"的狂热在全球的媒体与学术讨论会上的蔓延着,但到目前为止,人们一想起印度仍是她的呼叫中心的印度英语,而中国则是沃尔玛超市里的海量廉价商品,它们可能让人惊诧,却不会引人尊敬。当然,历史的进程经常出人意料。17世纪的法国人相信只有专制主义才能促进社会进步,他们不会相信那个由斤斤计较的小店主构成的英国日后会领导世界;19世纪的英国人也不会相信,那个粗俗不堪的美国,日后会成为世界政治与文化的中心;即使到了1960年代,日本的产品还是廉价与质量差的代名词,人们不会想到她将创造新的消费潮流。中国必然在这一序列中吗,她的发展将为世界历史带来某种全新的启示吗?

> 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种种奇特的可能性。如果过去不曾出现在之中投下某种历史的影子,现在会满装着各种各样的未来。但遗憾的是,人只能有一种过去,它又只能预示着一种未来,它把未来投影在我们面前,就像在空间的一座没有尽头的桥梁。

> 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乃是为你自己。

>  如果有人用钞票扔你,跪下来,一张张拾起,不要紧,与你温饱有关的时候,一点点自尊不算什么。

> 两个人的适配是一种内心感觉,而不是一种视觉,千万不要因满足视觉而忽视感觉。

> When I speak of writing, the image that comes first to my mind is not a novel, a poem, or a literary tradition; it is the person who shuts himself up in a room, sits down at a table, and, alone, turns inward. Amid his shadows, he builds a new world with words. This man―or this woman―may use a typewriter, or profit from the ease of a computer, or write with a pen on paper, as I do. As he writes, he may drink tea or coffee, or smoke cigarettes. From time to time, he may rise from his table to look out the window at the children playing in the street, or, if he is lucky, at trees and a view, or even at a black wall. He may write poems, or plays, or novels, as I do. But all these differences arise only after the crucial task is complete―after he has sat down at the table and patiently turned inward. To write is to transform that inward gaze into words, to study the worlds into which we pass when we retire into ourselves, and to do so with Patience, Obstinacy, and Joy.

> 淳平困意上来了,没办法应答。她出口的话语在夜间空气中失去了作为句子的形状,混杂在葡萄酒轻微的芳香中,悄然抵达他意识的深处。

> 我不可能相信一个三十岁以后才触及电脑的人能够设计出什么像样网络产品来,正如我根本不相信搞惯了计划经济的官员能够构筑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经济一样。因为他的前半生走在计划经济之内,他熟悉政治多过经济,后半生用图章和批文在市场里换钱那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事情。这是先天缺陷,在电脑术语叫系统致命错误,修复的可能微乎其微。套用我国著名青年作家冯唐的话来说:搞网络需要的是幼功。

> Don’t stay in bed, unless you can make money in bed.

> 一个国家外部的崛起,实际上是它内部力量的一个外延。内部制度还没有健全的情况下,很难成为一个大国,即使成为一个大国,也不是可持续的。

> 没有民主制度保证的效率可能很高,但也可能南辕北撤事与愿违。民主从来不是最好,而是可以防止最坏,到达比较好。

2006年11月04日

> Guns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

> 我们就是不断地被父母老师判断,就是不断地被告知我们不对,或不够好,在这个长达十年的成长与判断的过程中,我们形成了自我,这个自我是在不断地被判断和打击中形成的,它极度敏感,需要不断地被肯定,这就是我们的虚荣心,说的好听点就是荣誉与责任。多年以后,尽管父母和老师已经无法影响我们,但他们的眼睛依然注视着我们,对他们认可与肯定的渴望演变成需要成功,需要被社会肯定,直到生命的尽头。

> 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 Dave Winer comments on the future of news: News is not like the symphony, it’s like cooking dinner….Very few people, if any, will earn a living doing this, much as most of us don’t earn a living by cooking dinner, but we do it anyway, cause you gotta eat.

> Big companies take extraordinary people and make them do ordinary things. Startups take ordinary people and make them do extraordinary things.

> People are always blaming their circumstances for what they are. I don’t believe in circumstances. The people who get on in this world are the people who get up and look for the circumstances they want, and, if they can’t find them, make them.

> 对许多人而言,Google关于善恶的标准完全是为自身利益服务的,它等于宣称Google的做法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而且,它使公司与众不同,并且受到全球的关注。它还对Google的潜在雇用对象和雇员们有正面的影响,而这是一位Google雇员在Googleplex的白板上写的。许多最出色的工程师的内心深处有着非常强烈的是非观、善恶观,而技术本身就是一个决定光明还是黑暗的势力。出于本能,一些天才的技术人员就被吸引到一家除了拥有最大的利益和市场份额,还具有魅力十足的价值观和美德的公司。而当Microsoft和Bill Gates在长达数年的反垄断进程和官司中纠缠不清,被形容成贪婪的独裁分子之后,Google的立场就显得更具魅力了。
  — 《The Google Story-撬动地球的Google》 Page 160. 关于Don’t Be Evil的一些说法。有意思。

> 咔嗒、咔嗒、咔嗒,鼠标点击的声音对于Google及其创办人Sergey ? Brin和Larry ? Page而言,是金钱甜蜜的声音,是Google收银机抽屉开合的声音。这是世界各地的数百万计算机用户在点击Google免费搜索结果右侧的小小的文本广告的声音。

> 订制时装品牌Armani Privé、男士及女士成衣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略微便宜一些的(Armani Collezione)、二线品牌爱姆普里奥?阿玛尼(Emporio Armani)、牛仔系列Armani Jeans、面向青少年的市场的Armani A/X,以及家庭装饰系列Armani Casa。

> 一位成年人、一位公民有权选择自己的道德标准。如果他选择了一种不道德的生活方式,社会道德可以批评他,教育他,却没有权利用法律去处罚他。用法律的形式来处罚公民的不道德行为,这是一种立法上的道德清高主义。一个现代法律体系的基本原则在于:不应当以社会上一部分人的道德标准作为依据订立法律,去惩罚社会上另一部分人不侵害他人权利的行为。

> 我几乎可以对他们说,是啊,接下来的事情会这样发生。就像是一个球沿一条轨道滚下,一定会落在大概的一个区域内。球滚下去的时候,温度、摩擦力、空气密度等等,也许有些不同,但是这些因素改变不了最终落地的大致区域。[...]似乎只要伸出手指,挑开一层纱帐,我就会看到后面带动这个世界转动的机器。

> Happiness is always a by-product. It is probably a matter of temperament, and for anything I know it may be glandular. But it is not something that can be demanded from life, and if you are not happy you had better stop worrying about it and see what treasures you can pluck from your own brand of unhappiness.

> 在任何领域取得最高成就的,则是那些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有目的性的实践”上的人。“有目的性的实践”指的是一种有目的地改进成果的活动,它设定了稍高于个人能力水平的目标,并根据活动的效果进行适时调整,持之以恒而有规律地进行。

> Where you are is not who you are.
— 母親的一句話,令Xerox副總裁Ursula M Burns擺脫「黑人女性」標籤,闖出一片新天地。

> China’s leaders blame the West for failing to successfully engage African nations in mutually beneficial trade, but China’s goals seem to have more in common with Western imperialism and neo-imperialism of the 20th century than Beijing’s leaders would like to admit.

2006年10月06日

> My soul, my world, feel the unspeekable pain, share the invisible love, time fly, me stay, unspectacular reasons.

> Money is a problem, not a solution. Money cannot solve your problems, but your solutions can solve the money problem.

> All the great poets died young. Fiction is the art of middle age. And essays are the art of old age.

> 中国和印度最根本的差异在于,中华文明是围绕强有力的国家体系建立起来的,而印度文明本质上则是基于一种无国家的状态。今天来看,这个差异的意义极其重大。印度人可能心底里不愿意接受这一点。实质上,现代的印度国家是英国建立起来的。在古老的印度帝国,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合适的国家制度。印度的王朝和中国的清代不同,印度是个弱肉强食的个人王朝,而中国那时已经有一套严密的官僚体系。

> 別人的蛋有二個蛋黃。

>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裳,买过多少珠宝,因她没有自卑感。

> 報刊最好是針對零售而非訂戶,這樣刊物天天歸零,編輯台必定兢兢業業,不會心想「我有訂戶50萬」就鬆懈。會零售買報刊的,都是Active讀者,買了一定會看,而且對世界的參與比較積極;訂戶有時候收到了不會看。

> 我认为,中国的发展肯定将带来一场变革,这一预言正变成现实。现在有种反对的观点认为,如果看看新加坡,就会发现华人的文化与众不同。中国人的历史是这样的:相当大的程度上,你将自己的想法隐藏在心里,不要和政府沾上边,因为如果你和它沾边,它将会坏你的事。于是,明智的选择就是管好自己的份内事,也就是说让政府自己行事,不要妨碍政府,不要抗议,低头做事,努力工作赚大钱,等等。
这种说法成立的理由之一是,西方社会的华人社区,他们在政治生活中几乎绝迹。英国有很重要的华人族群,但在政界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影子。在美国,他们在政治上也几乎看不到他们的身影。那里有很多专业人士,很多著名学者,但在政界就看不到什么华人。
        所以,有人认为,中国人的文化源自其长期的历史,它的政府权力大得惊人。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文明进程将出现一个独特的结局:中国会成为一个发达国家,但得由亲民的威权政府来统治或领导。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是个很新奇的经历。但我必须承认,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令人感到压抑。但人们会说,中国是不同的,中国的文明进程是不同的。事实上,新加坡仍然还是新加坡,我不会拿新加坡作比较,因为它太小、太袖珍了。作为一个小而富的国家,新加坡依靠其高教育程度的人口,成功运行着它的政治体制。我敢肯定,这正是中国政府希望实现的。

> One of the striking things as I was traveling through Africa, everybody sai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absence is as noticeable and prominent as the Chinese’s presence.

> At twenty years of age, the will reigns; at thirty, the wit; and at
forty, the judgment.
二十岁时起支配作用的是意志,三十岁时是机智,四十岁时是判断。

> 愤怒以愚蠢开始,以后悔告终。

> 西方人中国人的区别在于,对于西方人来说,赌博和娱乐与概率有关,而对中国人来说,赌博是一场与命运的战争。

> In short, Africa could be for India and China what China and India have been the U.S. and Western Europe (and vice versa). South-South trade might one day be the engine that drives African development in the same way that Chinese manufacturing exports and Indian service exports are driving economic booms in those two countries.

> 互联网上发生的很多事,在一个忽然断电的超市中,或一个忽然失控的城市中,很可能也会发生。只要降低了受到惩处的风险,无论这种惩处是道德还是法律,现实马上就会变成另一个我们想象不到的样子。与其说匿名增加了做坏事的安全感,不如说现实的道德和法律,增加了现实的虚拟性。
当一个人越来越多的活动是在网上发生,在网上写blog,在网上结交朋友,在网上与人联络,在网上买东西,在网上游戏,甚至在网上工作,这时候他的网上身份是现实身份的映射,还是现实身份是网上身份的映射?
没错,互联网是人的创造物,但城市也是人的创造物,政治也是人的创造物。为什么城市不是虚拟的?政治不是虚拟的?惟独互联网是虚拟的?花几十亿美元办一次奥运会,较之花几百万人民币开发一款网络游戏,哪一个更虚拟?一块奥运金牌,和500G魔兽金币,哪一个更虚拟?
并不存在截然分开的两个世界,虚拟的就是现实的,现实的也是虚拟的。  (from Keso)

> 我爱我的国家,这个有着5000年(而不是57年)文明历史的国家。

> 並非在乎是否多些用電腦的power point就最好了,有power沒有point可以很大件事。

> 本来挺浅一池子水,前两年开始往外冒所谓国产商业大片――所谓美元上了千万的,亚洲一线红人到齐的,吊起来打的,宣传忠孝节义的。遭到狂宣,争挂票房红旗,好像中国人忽然会拍电影了,忽然爱看电影了。

> 我们特别喜欢找一条正确的道路,唯一的道路,就跟开车堵车似的,其实本来也没走在坑里,就是见不得别人快,旁边多过去一车头,立刻觉得排错队了,掰出去并进来,就瞧他那儿忙跟马路上编筐呢。就造成一个,全国一年只放几部电影。还不如样板戏呢,那还八个呢。特别逗,好像天阴太阳忽然出来了,大家一起指着一帮古代人喊:这是电影。

2006年09月17日

> 荷兰人发明了最早的操纵股市的技术,例如卖空(short-selling,指卖出自己并不拥有的股票,希冀在股价下跌后购回以赚取差价),卖空袭击(bear
raid,指内部人合谋卖空股票,直到其他股票拥有者恐慌并全部卖出自己的股票,导致股价下跌,内部人得以低价购回股票以平仓来获利),对敲(syndicate,指一群合谋者在他们之间对倒股票来操纵股价),以及逼空股票(corner,也称杀空或坐庄某一支股票,或囤积某一种商品,指个人或集团秘密买断某种股票或商品的全部流通供应量,逼迫任何需要购买这种股票或商品的其他买家不得不在被操纵的价位上购买)。

> The most wasted of all days is one without laughter.

> 优秀的市场营销可以加速低质产品的淘汰出局。

> 我钟爱它,因为这是个纯粹的品牌广告,而不是列举企业所作所为的流水帐。在广告业,我们把后者称为"周日晨间新闻,无聊之至"。(你知道这个典故吗?"我们生产飞机引擎,我们生产医疗器械,我们生产塑胶制品。")
这样的广告根本引不起受众的兴趣。

> 事情 vs. 情事:专业我想的是事,私谊当然是情,如果次序对调,应该是朋友,而不是伙伴。朋友是玩耍的,先情后事,伙伴是工作的,所以先事后情。
《奥美的观点IV》,P73

> Effectiveness = Media × Creative ² , E = MC²
 营销传播效果 = 媒体量 × 创意的平方

> We do not write because we want to; we write because we have to.

> The real problem is not whether machines think but whether men do.

> Rules are for the obedience of fools and the guidance of wise men.
所有的规则,愚者遵循不疑,智者引以为戒。 -David Ogilvy

> 一对一传播中,长文案信函的效果总是比短文案好。因为在一次的沟通中,必须完成所谓的AIDA,即Awareness(创造认知),Interest(引起兴趣),Desire(勾起欲望),Action(采取行动),这样的任务通常短文案信函较难完成

> 欧盟是在中国198′9年镇’压’了天安门广场上要求民/主的示‘威’者后,开始对华实施武器禁运的。

> 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这位已故的独/裁者已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团结的象征,以支持党的政治合法性。这位已故领袖在亿万中国人民心中的位置,至少从部分上而言,是由党的宣传部门通过无视他的真实行为来维持的。

2006年08月26日

> 英文小说能够流行全世界,实际上也遵守了一套非常商业的严格的生产标准,而第一条,便是六小时定律,简单地说,就是从纽约机场等待上机的一个小时开始算,一直到飞机降落在旧金山的机场,如果这位乘客在飞机上不睡觉,整好有六个小时的阅读时间。一部合格的畅销小说的责任,就是让这位中产阶级乘客度过在飞机上与自己相处的愉快的六个小时时间。
  为什么是美国,为什么是从纽约到旧金山?和我这个朋友争论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本身就是美国人,对于他来说,所有的英文小说都是以给美国人阅读为终极目的的。他本身是美国出版界从业人士,因此对于他来说,最有价值的目标读者,就是从美国东部飞往西部加州的商务客,而这一条线路,最有商业价值的,除了纽约到旧金山,不作第二条线路想。飞往阿拉斯加的线路会更长,要不要给他们写一些更长的小说?不用,他们裹上动物皮毛,可以睡上香甜的一夜。要不要给飞去迈阿密度假的人写一些更旖旎浪漫的小说?不用,朋友大手一挥,给他们一摞时尚杂志吧。

> 音乐价值与音乐功能之间的断裂。

> 艺术音乐中孕育出了一系列似乎"不言自明"的价值准绳:内涵的深刻性,审美的普适性,文本的支配性,规则的限定性,灵感的个人性,语言的变化性等等。

> ThinkPad>Apple>Sony>Toshiba>HP>Asus>Acer

> 他就在那儿,远远地坐在车后,那隐隐约约可见的身影,纹风不动,心如粉碎。

> Proof that girls are evil:
First we state that girls require time and money: Girls = Time × Money
And as we all know"Time is Money.": Time = Money
Therefore: Girls = Money × Money = (Money)2
And because "Money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Money = √Evil
Therefore: Girls = (√Evil)2
And we are forced to conclude that: Girls = Evil
(http://www.amazinghumor.com/girlsevil.shtml)

> "These countries understand the risk premium that they have," said Dell of the countries in his Asian supply chain. "They are pretty careful to protect the equity that they have built up or tell us why we should not worry [about their doing anything adventurous]. My belief after visiting China is that the change that has occurred there is in the best interest of the world and China. Once people get a taste for whatever you want to call it-economic independence, a better lifestyle, and a better life for their child or children-they grab on to that and don’t want to give it up."Any sort of war or prolonged political upheaval in East Asia or China "would have a massive chilling effect on the investment there and on all the progress that has been made there."

> Countries whose workers and industries are woven into a major global supply chain know that they cannot take an hour, a week, or a month off for war without disrupting industries and economies around the world and thereby risking the loss of their place in that supply chain for a long time, which could be extremely costly. For a country with no natural resources, being part of a global supply chain is like striking oil-oil that never runs out. And therefore, getting dropped from such a chain because you start a war is like having your oil wells go dry or having someone pour cement down them. They will not come back anytime soon.

> It does not make wars obsolete. And it does not guarantee that governments will not engage in wars of choice, even governments that are part of major supply chains. To suggest so would be naive. It guarantees only that governments whose countries are enmeshed in global supply chains will have to think three times, not just twice, about engaging in anything but a war of self-defense. And if they choose to go to war anyway, the price they will pay will be ten times higher than it was a decade ago and probably ten times higher than whatever the leaders of that country think. It is one thing to lose your McDonald’s. It’s quite another to fight a war that costs you your place in a twenty-first-century supply chain that may not come back around for a long time.
  供應鏈無法根絕戰爭,絕不保證政府不會去參與最該打的戰爭,即使是隸屬主要供應鏈的國家政府。那樣想就太天眞了。供應鏈能保證的是,政府除非自衛,要打前必須三思,不止二思。假如最後選擇打,付出的代價將比十年前高十倍,甚至比領導人想的高十倍。喪失了麥當勞是一回事,但喪失你在二十一世紀全球供應鏈中的位置久久,完全是另一回事。

> 有胸露胸,无胸露腰,腰肥露腿,腿粗露肩,肩斜露背。

> 問:「那對大陸盜你的書的版,生不生氣?」倪:「說明是共產黨,共你的產,沒有什麼好生氣。」

> 事实上,Mac操作系统以及苹果软件都支持右键操作,它能够显示和Windows一样的右键弹出菜单。不过,在只有单一按键的苹果笔记本上,传统的右键操作变得很不舒服:要在按下唯一按键的同时按住Control键。

现在,最新的苹果笔记本有了更加简便、巧妙的方式进行右键操作:将两个手指放在触控板上再按下那个按键。另外,我发现新的苹果电脑的卷动操作要比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的普通笔记本电脑好用:你只要把两个手指放在触控板上,向上或向下拖动即可。

> 中国也许是当今世界上最令人感到眩惑而惊愕不止的国家之一,通常水火不容的对立概念却能在这里心平气和地找到平衡点,于是,你会看到无心炒股的股民在证券营业厅改练太极拳;裸体民工站在海南烂尾楼下洗冷水澡;或者,被店家扔出门外的垃圾袋里突兀现出塑料模特的伶俐腿脚和美丽头颅……这都是中国,纷纭、刺目、神秘、滑稽,但又不失巧妙地融为一体。

2006年08月14日

> 沃尔玛在中国独家建设工会,就像Google全球独家在中国起中文名字“谷歌”一样。是洋人摸到了中国人精神胜利的软肋,要名分但并不要实质。

> 美國自911襲擊以來實行五級安全警戒,由低至高分別為綠色、藍色、黃色、橙色和紅色。

> FT编者按:你将读到的这份旅行告诫,是英国政府挫败连锁炸机恐怖阴谋后颁布的。若干年之后,它或许成为一份重要的历史文本:恐怖战如何迫使人类重新考量与界定民/权和自由。特此原文照录。 (Aug10,06)

  英国交通部(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航空安全须知

所有随身行李必须作为寄舱行李,放在从英国机场出发的客机货舱内托运。

乘客的旅行文件被要求放在透明的塑料袋中
乘客只可携带一个塑料提物袋(最好是透明的)通过机场安检,袋内只许携带以下物品,且衣袋内不可携带任何物品:
  袖珍皮夹和袖珍钱包,外加包内物品(如钱、信用卡、身份证等(不是手袋));
  旅途必需的旅行文件(如护照和车船机票);
  处方药和飞行途中足够且必需的医疗用品(如糖尿病用品包),但液体药品须经检验属实;
  无眼镜盒的眼镜和太阳镜;
  隐形眼镜盒,但不得携带护理液瓶;
  携婴儿旅行的旅客:婴儿食品、奶(每个奶瓶内的奶都须经随行成人品尝)和飞行途中足够且必需的卫生用品(尿片、擦纸、护肤霜和尿片垃圾袋);
  飞行途中足够且必需的非盒装妇女卫生用品(如卫生棉条、卫生巾、毛巾和擦纸);
  非盒装卫生纸和/或手巾;
  钥匙(但不得携带电子密钥卡)。

任何液体物品都被禁止带上飞机。

所有旅客都须经过人工搜查,鞋子和所有携带物品都须经过X光扫描。

折叠式婴儿推车和助行器须经X光扫描,只有机场提供的轮椅才可通过安检。

除上述规定外,所有搭乘赴美航班的旅客和携带的物品,包括通过中央扫描点后获取的物品,都须在登机门处接受第二次搜查。如发现任何液体物品,旅客必须将其交出。

现行寄舱行李安全措施未做任何修改。

旅客将不可避免地在机场遭遇长时间延误,交通部对此深表歉意。敬请旅客为自己留足额外时间,并确保除上面列明的少许允许携带物品外,将所有物品都置于寄舱行李中托运。

>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是一句被广为引用的名言。它出自英国的一位首相威廉·皮特。皮特用它来形容财产权对穷苦人的重要性和神圣性。原文是这样的:“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屋顶可能摇摇欲坠;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打进这所房子,但是国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

> 品牌定位、品牌属性、品牌口号、品牌设计依据、品牌风格、目标消费群、用户心理需求、针对性。

> 我已经上了年纪,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个男人朝我走过来。他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对我说:“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诉您,依我看来,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  — 杜拉斯《情人》开头

> 鑽石恆久遠,一顆就破產!

> 孩子睜大眼睛望,他看見爸爸的嘆息,媽媽的淚水,他看見殘破的樂園,崩裂的天堂。他閉上眼睛,他看見路旁一朵小花在微風中輕輕綻放。

> 所谓民/主,不是多数人意志的体现,也不是尊重少数人的意见,而是赋予每个人平等的权利。

> 《太平洋島嶼的智慧》:
  波利尼西亞的曼加阿(Mangaian)人中,「……女孩在父母親的屋內幾乎每一夜換一位求愛者,男孩則與對手競爭,看誰達到高潮的次數多。曼加阿姑娘對浪漫的山盟海誓從不感興趣,只是廣交男友,性/交頻繁。性不是剛毅愛情的回報,相反,愛卻是性滿足的回報。」
  「頑固維護女貞的姑娘倍受男人的歧視。」
  「性關係與婚姻之間並無必然關係,婚姻只是宣告以往性關係的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