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7, 2012

文/DoNews美女作者 陈小蒙

在海外市场,中国的应用和软件似乎并不景气。我们能叫得出名字的,或许就是海豚浏览器了。但海豚浏览器准确来说还不是一个从中国本土走向世界的产品,而更应该说是一款先从国外发力,甚至说是一家具有外国基因的中国团队为欧美市场专门设计的一款产品。

而中国本土产品走向世界的道路,似乎也并不顺利。在2007年,百度就信誓旦旦地宣称要进入日本的搜索引擎市场。但去年,百度的一番豪言壮语终究只是谱写了一首挽歌——他们为了这次尝试,付出了1.08亿美元的代价。

不过,纽约时报前几日刊登的一篇文章却指出,根据一些行业分析师的预测,国内的另外一个互联网巨头——腾讯的一款产品,微信,或有可能打破这种格局。

微信在功能上跟主导美国市场的通讯应用WhatsApp很像。WhatsApp同样允许用户之间免费收发短消息、图片和语音信息。不过,跟WhatsApp相比,善于微创新的腾讯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给微信增加了很多新功能,比如加强图片等内容生产和好友关系的“朋友圈”。在很多人眼里,微信的这类新功能已经超越了美国的WhatsApp,以及它在亚洲的竞争者,比如韩国的Kakao talk,日本的LINE。

而腾讯这次在将微信推向国际市场的尝试中,也算卯足了力气。目前,微信支持包括俄语、印尼语,葡萄牙语,泰语在内的八种语言,并计划进一步扩展到其他语言。另外,在今年的四月份,腾讯为了微信的欧美化,专门将其4.0英文版更名为Wechat,并专门为国外用户定制了新功能(去年12月发布的3.5版本新增分享QR Code到Facebook功能,同时支持海外100多个地区手机短信注册微信帐号。当时,微信的国际化信号已经很明显)。

尽管先前中国的产品通常都是针对本土市场,但是现在,诸如苹果的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却使得开发者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全世界的用户。先前,海豚浏览器就是先在谷歌电子市场Android Market上的架,随后又在2011年被CNET评为第二大最受欢迎Android应用,仅次于谷歌地图。或许,这些平台的开放性能为微信进入国际市场提供渠道。

另外,根据位于北京的移动分析公司App Annie的数据,基于2012年三个季度的下载数据,微信在东南亚地区发展最快,不过在东欧和中东地区同样取得了一些进展。今年,微信最有前景的市场就包括越南、土耳其、泰国、印度以及印尼,而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也紧随其后。

尽管目前诸如WhatApp、Skype、Facebook Messenger这样的应用还在主宰美国的移动短消息市场,微信在美国的认知度依然相对较低,但分析师同样指出,在刚刚过去的9月份,微信在美国的新增注册用户达到了10万。

一名来自哈尔滨华人学生就这样说道:“我所有在北卡莱罗纳的中国朋友都在用它,不管是用于收发群组消息还是组织活动。”“我出于好奇下载了WhatsApp,但是它没有微信方便。”

或许,从华人做起,依靠华人效应进一步渗透欧美市场,正是微信的一步棋。不过,正如Box CEO指出的,一家公司最终的成功在于,他们能否始终定义未来市场,并将自己置于未来市场的核心。对微信来说,这就意味它必须紧跟每一次变革,赶上每一个新品发布的浪潮,获得竞争中的主导权。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美女作者/陈小蒙

Tags: ,,.
10月 30, 2012

文/DoNews美女作者 陈小蒙

记得一名作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杯子最有用的那部分,是空的…

前阵子,知名网友@和菜头在博客中发表了这么一篇文章,《碎片化生存》。在文中,和菜头不无煽情地写道:

我得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没有办法读书了。

不是读不懂的那种不能,也不是因为厌倦而产生的那种抗拒。它无关理解力和情绪,而是好像一种生理上的疾病,自己对自己的一部分无能为力。我甚至连一个小节都无法读完,无法控制眼球转开去,似乎它在扭来扭去要找到一个停顿,否则就不肯继续工作…另外,更加让我恐惧的是,我的注意力根本无法长久地停留在一页纸上,它总是不断迁转,像一条水银做的蛇,在书页和无数想法之间钻进钻出,试图在两个本来毫无关联的点之间建立某种联系。而在大多数时候这样的努力是徒劳的,却白白浪费了心神,让人很快就觉得力倦神疲。

和菜头的这段话读完让人不胜唏嘘。不过读完全篇文章后,你可能会觉得和菜头似乎在影射,作为一名码字的媒体人,一名日阅千条消息的微博客,他的这种症状或多或少地跟他的职业背景有关。另外,他更多地是将矛头指向了微博这种消息形式。

无独有偶,Google Venture著名投资人Joe Kraus在今年的五月份也发表了一篇洋洋洒洒的博文,这篇文章对这种现象的定义、或者说揭示则更为彻底,而且将矛头直指智能手机这类移动设备。Kraus直接说:“We’re creating a culture of distraction”,我们正在作茧自缚,我们本身正在塑造一种分散注意力的文化,这种注意力危机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和网络设施的便捷化,已经逐渐发展为一种全民现象——在智能手机之前,我们一天上网的次数是5次,但在智能手机之后,这个数字却猛窜到了27次。现在,有35%的人群甚至在离开床之前,便会先打开手机。我们巴不得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给填满,不管是在排队、等公车、还是等待上菜的时间——完全没有外部刺激、大脑放空的时间段已经让我们感到恐慌、缺乏安全感。可以说,我们口袋中的那个功能强劲的手机已经成了一个具有成瘾性的干扰物。

而这种症状的直接结果是,正如和菜头和其他很多人经历的,我们正变得越来越容易分心,越来越不能长时间集中精力在一件事情上面。换句话说,这种注意力危机表现在以下几个“无能”上面:

深度思考、洞察力和创造力无能。因为人的创造力往往来源于大脑放空状态,比如,洗澡的时候,“灵机一动”这个词便是一个非常好的解释。而深度思考则有赖于深度信息的输入或大脑较长时间的集中。现在,我们的大脑时时被填满,我们的大脑常常因为外部刺激处于转换状态,请问,这会不会对深度思考和创造力产生影响呢?

关系拓展无能,希望借助科技创造出同伴关系、社交关系的幻象,于此同时又不想付出真正的关系营造所需的努力。当我们在等待上菜的间隙回复微博上的一条评论,但却不愿开口、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身边的同事搭上一句话,这种现象是不是很微妙呢?
不仅如此,注意力缺失还是一个很有趣也很无奈的问题:这是一种恶性循环的情况。我们越是处在一个分心的状态下,我们就越容易分心、越容易失去自我掌控。

为什么?Kraus解释说,有些人可能会将这种快速转换注意力的能力定义成“多任务处理能力”,就像双核的计算机同时处理多个进程一样。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很多脑功能成像研究都显示,我们所谓的“多任务处理”实际言过其实——只是大脑在两个任务之间快速切换、以最快的速度来来回回切换注意力,仅此而已。而这些研究表明,当我们不停地切换注意力时,我们的脑袋变得更蠢了(平均IQ降低了10,这跟你一夜没睡的效果是一样的),而且,当我们在做其中的任何一件事时,我们的效率也降低了40%。

而Kraus认为这里面很可悲的一点是:你越是锻炼你所谓的多任务处理能力,你就越不可能做好它。因为当你在锻炼这种能力时,你实际是在下意识地训练你的大脑从原先专注的事情中转向另外一件事(实际就是关注干扰项),所以你越是有意识地训练这种能力,你专注的能力就越薄弱。

于是Kraus将上述的问题总结为:我们过度发展了自己快速反应、大脑迅速转换的能力,而与此同时,大脑的深度思考、思维整合、创造力、以及独处能力却因为常常得不到启动,而被逐渐弱化。不仅如此,Kraus还将这种不合理性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这就像一个人拥有非常发达和健壮的上身和手臂,但是下身却跟竹竿一样瘦弱,这当中的病态和不协调不言而喻。

另外,Kraus在这篇文章中也没有停留在对现象的揭示,他同样谈到了这种现象背后的两点原因。

第一点是人类自古以来发展起来的对“刺激”的应激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早在远古时代,人类祖先就需要快速判断周围的风吹草动是否来自一只危险的野兽,比如狮子,而那些对外界刺激反应不够敏锐的个体往往在自然选择中被淘汰。所以,“分心”不一定是坏事,也是一种生存手段。第二点则为“随机报酬”,这个概念跟我们之前谈欲望发动机时谈到的“可变报酬”是一样的。什么意思呢?当一件事情触发的报酬是随机的而非固定时,我们去重复这件事的概率就越大。

举个例子:为什么我们现在会时不时地拿出手机查看邮件呢?因为在这些邮件中,大部分邮件都属于没有什么价值的垃圾邮件,有少部分是比较重要的,还有很少的一部分可能属于重要邮件。查看这类邮件实际代表着不同的报酬,但我们在查看邮件之前,我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会看到怎样的邮件。正是这个动作本身具备的不确定性让我们时时有欲望去查看邮件。另外,我们之所以要时时登陆社交网站、不停地刷微博也是一个道理,同样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谁会在我们的一条消息更新中给出评论,这个评论又是关于什么的。

那么,面对上面的种种困惑,面对我们的注意力危机,又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呢?

首先,停止使用手机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手机有它的价值所在,它可以让我们动动指尖就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而这在30年前还属于天方夜谭。

那停止使用微博怎么样?这一点我不敢保证。这里我想举一个实际的例子。我的同事王壮曾在两个月前的8月16号于微博中放出豪言:“再见,微博”。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壮壮表现良好。有一天,他还颇为自豪地跟我说:“我靠,不玩微博效率果然提升了不少。”

但是…仅仅一个月后的9月9日,壮壮的微博又开始有新动态了…

举这个例子,我想说明的是两点:第一,在社交时代、移动互联时代,除非你从来不碰微博,不然,假如你在微博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精力投入,假如你有了一定数量的粉丝,假如影响力、话语权对你来说还有诱惑力,那么完全放弃它…很难,除非你能找到更好的公共平台。

第二,假如你查看8月16号之后壮壮的微博更新频率,你会发现,这个频率降低了很多。虽然同事最终没能挡住微博的诱惑,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冷处理之后,他显然更加清楚了自己对待微博的态度。

我猜,这也是为什么,和菜头现在会把之前的微博全部删除。因为没有了微博,也就没有了评论和互动,这在一定程度上就降低了上面的这种“随机报酬”的干扰。但另一方面,和菜头又始终保留了一条微博,并且宣布“停止微博一段时间”。这个“一”条微博和“一段时间”的意义,本身还是在影射影响力的诱惑。可以说,这是和菜头在自我意志和影响力之间做的一个折中。不过上面的这段分析完全是我的一个揣测,我并没有采访过和菜头本人。

那Kraus提供的解决方案又是什么?在Kraus看来,大脑被干扰也并非完全是一件坏事,问题的解决在于在“分神”和“专注”之间做到一个平衡。这里面首先要做的是从思想上转变过来,要偶尔耐得住寂寞,偶尔让大脑放空,而不是习惯性地一闲下来就去掏手机。Kraus自己的做法是,他在周日一天会完全远离互联网,不玩手机、不开email、不看电视、不听广播。即便要读书,也绝不用Kindle。

第二点是,因为你的大脑现在常常能获得一些分神的训练,所以你可以有意识地去开展一些培养注意力的训练。你可以把手机扔在一边,然后散上15分钟的步,或者每日进行一定时间的冥想,再或者,去去教堂,参加一些有意义的线下活动。但不管用哪一种方式,你都应该将其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有意识地去训练大脑的这种能力。

最后,Kraus还提到了一个叫做SlowTech的学术运动。这个学术运动提到了这样的一种观点:科技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既然现实生活中有科技让我们分神,那可不可以发明一种科技,让我们慢下来,让我们更加专注于某一件事、或某一段关系呢?这个主张很有趣。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会不会,最终能够拯救我们的,还是另外一款全新概念的手机呢?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美女作者/陈小蒙

Tags: ,,.
09月 13, 2012

文/DoNews美女作者 陈小蒙

iPhone 5是世界上最好的手机。它搭载了最新的A6处理器并配备了四英寸豪华显示屏,在硬件上绝对一流。它最新的iOS 6操作系统,比冰上弹头还要平滑。而它的超薄机身和玻璃铝合金外壳,则是工业设计的伟大胜利。可以说,iPhone 5 无可挑剔,它是最顶尖、最顶尖的产品。

但与此同时,它又是如此无趣,无趣地近乎残忍。

没错,它是比iPhone 4S,iPhone 4,以及其他任何你能买到的手机都要好。它的运行速度更快,屏幕更大,还自带了一个LTE天线,可以让你像菲尔普斯吃掉满满一桌子的披萨那样消耗掉运营商的数据流量。毫无疑问,iPhone系列一年年变得越来越好,是科技的伟大胜利。但不知何故,它带给你的兴奋感,就像是你在一天的某个美好的时刻,开着一辆25英里每小时的汽车驶过一个美好的街区。但…仅此而已,它不会改变你的生活,它甚至没法给你带来一个全新的体验。

这是一个诡异的矛盾。一方面,iPhone 5是市面上最好的手机,但另一方面,它又着实让人觉得无趣。不过,这其实跟苹果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完全是我们自我预期的问题。

苹果曾一次次让我们瞠目结舌:不管是第一次发布iPod,第一次发布iPhone,第一次发布iPad,还是第一次发布 MacBook Air。上帝,就连苹果在1998年发布的iMac,也让我们兴奋不已!这家伙竟然支持无数据线连接——只要插进去就能用。而且,它还是蓝色的,蓝蓝蓝蓝蓝蓝蓝色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对苹果会带给我们很大的惊喜这一点深信不疑。当乔布斯在2007年刚推出iPhone的时候,我们就像是第一次吃到巧克力那般新奇。而iPad——尽管原本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型的iPhone,则是另一种史诗般的探险。可以说,苹果仅仅是在几年间就成了科技公司中的西蒙·玻利瓦尔(拉丁美洲著名的革命家和军事家,人们常称他为“南美的乔治·华盛顿”)——一个接一个地“制造”革命,让我们这群公众不知满足地继续伸长手臂索要更多的惊喜:“再,来,一,个,求你了!”

但问题是,苹果从来就不会轻易地推出下一款产品。它可不会向索尼看齐,为了推出新产品而推出新产品。相反地,苹果始终保持了产品线的集中,并年复一年、一丝不苟地对产品线进行了优化提炼,让每一款产品都比之前要好上一点,再好上一点。而这就意味着,在四代或者五代产品之后,苹果的产品就已经趋向于一个“甜蜜点”(击球最佳落点)了。这个时候,改变产品非但不能使其变得更好,倒有可能弄巧成拙(看看第三代的iPod shuffle你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假如没有快速出现的廉价技术驱动新的工业设计变革(想想廉价的闪存是怎样改变iPod的设计,而SSD技术又是如何让MacBook Air成为可能的),那么苹果就没有理由对一款已经板上钉钉的产品再做大规模的修改。而对iPhone来说,在第六次产品迭代中,所有东西都已经够好了,苹果自然不会让产品改头换面。这也是为什么,你看到了现在这个模样的iPhone 5——这款产品基本上只是一个更长、更轻薄版的iPhone 4。

也正是因为上面的原因,它才会跟那么多其他手机生产商的产品,那么像。

另外,苹果的设计疲劳在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咎于苹果的竞争者——因为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学会了“拷贝”苹果。MacBook Air的仿冒品遍地如山,以至于所有产品都可以在超级本中自成一类了。我是说,上帝,你见到过惠普新出的那款Spectre One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有可能是你已经见过它,但你自己却全然不知,因为它简直跟iMac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基本上三星的所有手机和平板会跟HTC的那么多产品那么像。

还有一个原因是:或许智能手机本身正变得越来越无趣。作为消费者来说,我们已经见多识广。我们的未来充斥着玻璃、智能手表、增强现实和其他各种形态的设备,这些我们都已经有所耳闻。而目前,真正能够让我们兴奋的产品应该是诺基亚的Lumia 920(黄色的哦),不仅因为它已经远远跳出iPhone的模式,也因为诺基亚现在深陷泥潭(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RIM)。在回去卖浆纸和造轮胎之前,Windows Phone可是它最后的一根最结实的救命稻草。

但话说回来,起码诺基亚的Windows Phone还有它自己的产品叙述和定位,而iPhone除了拥有“最好的手机”这个头衔以外,跟上面的两者都不沾边。

不过,苹果很有可能会再掀新波澜,在家庭娱乐领域制造出新的惊喜。假如能看到苹果的产品进到汽车里面,或者入侵家庭设备——iThing的网络应该会相当强大,感觉应该很不错。

但说道iPhone…它确实无聊。而且,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它可能会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不过这并不是件坏事,这只是时间和科技演变的自然规律。改革逐渐变成了改良,而你口袋里的那部手机——或者更进一步说,那商店橱窗里的手机,自然而然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你会使用它、依赖它,然后完全将其忘却。但从它自己的角度来说,这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结果。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美女作者/陈小蒙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