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30日

今天同学跟我说,要去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适应我。
然而,谁又能保证我已适应了的环境不会瞬间抛弃了我?

今天又一个同学跟我说要在现有的环境中“突围”。
突围,我喜欢这个词。

还是要努力去寻找更多的、现有环境之外的奶酪!

2006年07月06日

转自魏君子的blog,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u/5572f33e010003zc

·忆往昔观影岁月稠
 
十年前一个闷热的下午,在夹杂着各种古怪味道的录像厅里,我已经连续看了三部武打枪战片,真的有些困了。由于眼皮一时合得太久,竟没有看到下一部电影的名字。不过,当演员表打出洪金宝的名字时,我便一下睡意全无:依往日的看片经验,有拳脚刚猛的洪胖子,必定会是一部好戏!
 
 
没想到,它却并非我期待的功夫片,而是一群小孩跟着洪金宝学戏的故事片!洪金宝没有了以往熟悉的诙谐幽默,代之以严肃认真的深沉模样,对待学生虽然动辄训 斥罚跪,却也能透过严师之表品出慈父真情。以当日在下之浅陋无知,对于这两部由功夫高手演绎的文戏,一无兴趣,二没有鉴赏能力,因此就觉着有些失望。好在 影片表现那几个学戏的少年偷跑出去喝酒泡妞打架的情节还让我有些共鸣,可是看到他们回来被洪金宝罚打的那场戏却又让我心头一惊:我也是逃课出来的,回去太 晚会不会……——好灵的预感!当晚回家便遭父母和家访老师的二堂会审,身心皆受挫,苦哉!然痴迷不改,日后逃课泡录像厅仍时有发生,爱电影之癖亦持续至今 且愈来愈深。
 
 
·师傅于占元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部影片叫《七小福》,是根据成龙、元彪这班师兄弟在戏校学艺的真实经历改编。洪金宝在里面扮演的是他们的师傅于占元,徒弟演师傅,形 体、心态揣摩极透,自然是刻画如微,于是洪金宝第二次捧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的奖杯——不知当时尚在人世的于占元看到自己的银幕形象会有何感 想,也许连他本人都没想到自己的这几个徒弟居然在影坛都成了气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对香港类型电影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于占元本是京戏名伶,来港后既台上唱戏又在银幕上演戏,后来创办了“中国戏剧研究学院”。名字虽然取得唬人,但要论规模在香港众多戏校中也只算得中等,而 且校舍破败,条件简陋。所幸师傅并未误人子弟,教得认真,孩子亦学得刻苦。学生拜师、学艺、签生死约皆要依足了旧式梨园行的规矩,父母一旦将孩子送入戏 校,契约期内便要完全听凭师傅的教导照顾了。
 
其时香港的梨园行当还未被电影击垮,尚有很多观众捧场,因此需要大批戏曲演员,于占元正是看此机会才办起戏校来的,归根结底还是为解决自己的生计问题而已。
 
 
·“七小福”的由来
 
“七小福”是于占元为徒弟们创作的一出以打为主的京戏,也更是他这群得意门生的总称。很多朋友都以为“七小福”指的是成龙等七个人,实际却不止,于占元的 徒弟有几十个,有男有女,每次演出“七小福”时,都是轮换上台,但其中最固定、最出色者,据说是元龙、元楼、元彪、元奎、元华、元德、元武七人(注:成龙 当时的艺名为元楼,元龙则是大师兄洪金宝的艺名。待到后来,年长成龙五岁的洪金宝约满先行出师闯荡影坛时,成龙才顶了元龙之名),因为演出非常成功,于占 元便借此组成了个“七小福“戏班,既让徒弟们多增加些演出经验,又可赚些银两,正所谓“一箭双雕”了。
 
(“七小福”全家福,后排左一成龙、左四元奎、左五洪金宝、右二元华)
 
 
·武指出梨园
 
地球人都知道,“七小福”的电影成就几乎完全体现在动作功夫的类型片上,“七小福”除了能演动作戏外,而且个个是有名的动作指导。据在下的不完全统计,香 港电影金像奖设立至今一共发出24个最佳武术指导奖杯,其中十二个落在了“七小福”手上,台湾电影金马奖九十年代以后开始设最佳动作指导奖,迄今已有11 届,“七小福”却得了7次(注:其中包括与别人合作得奖次数,比如程小东、元彬合作的《新龙门客栈》、成家班、曹荣合作的《义胆厨星》等),说占了香港武 指和功夫片的大半壁江山实不为过。
 
至于他们为何都能在功夫片领域做到游刃有余,进而成为一代大家,归根到底还是和他们当年做戏曲演员有关。于占元本是京剧名武生,带的徒弟也主攻武生或者净 行,所谓唱念坐打,动作杂耍皆须样样精通。可是要论起唱来,“七小福”中也只成龙一副好嗓子(这老小子一贯爱唱歌直到现在),而于占元也惟独对此要求低 些,其他方面则是务必精益求精——后来洪金宝、元彪主演的《杂家小子》中两人大练猴拳,身手敏捷,面部表情又活脱一副猴样,便是当年“七小福”合演《美猴 王》等猴戏的结果。而《A计划》中洪金宝、成龙扮贼唱戏蒙骗关海山一段,《华英雄》中元彪花旦打扮舞动银枪的台姿英风则更是作为戏曲演员的基本功了。事实 上,目前香港最知名的武术指导如袁和平、程小东、徐小明、董玮、陈会毅同样都是出身梨园戏班。
 
(元华、元彪、成龙的戏曲脸谱)
 
另外,戏曲演员和舞蹈演员一样,因为舞台表演的关系,尤善于掌握身体动作的节奏,运动起来,姿势潇洒,轻重缓急,错落有致,如果和音乐鼓点相配的话,那就 可以称作舞蹈了。这一点在《玻璃樽》中成龙伴随着音乐和洋拳手对打可以得到印证——同时也正因为节奏感对于功夫片的特殊重要性,我们才不难理解跳舞蹈出身 的、郑佩配杨紫琼、李赛凤、杨丽菁甚至章子怡缘何都能迅速成为一代打星了。
 
 
·出道之初
 
其实早在“七小福”的童年时代即与武侠功夫片结缘,原来于占元的师兄弟本来就是圈内武师,于占元的大女婿韩英杰又是香港电影界北派武师领班,女儿于素秋更 是上世纪60年代当红的武侠片女星,于占元本人亦经常在粤语片中做武师演戏。有了这些关系,洪金宝、成龙这帮师兄弟很早就参与了电影演出,但和萧芳芳、冯 宝宝这些当红童星比起来,“七小福”充其量只能算是跑龙套的,能够得到像《大小黄天霸》中六霸、七霸这等次要角色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在镜头前的历练和 大银幕上的演出经验,却奠定了“七小福”日后辉煌的基础。
 
(“七小福”参与演出的粤语武侠片《两湖十八镖》)
 
1971年,由于戏曲观众的大量流失,于占元的“中国戏剧研究学院”终于维持不下去了,成龙、元彪等师兄弟只好各自谋生。当时他们这些戏班出身演员走的都 是进电影圈做龙虎武师的路子,似乎这样才算得上人尽其才,没辜负自己学戏时苦练的本事。成龙、元彪等人的运气还不错,在邵氏电影公司做了一段时间后,他们 遇到了三年前先他们出师的大师兄洪金宝,当时他在韩英杰的提携下已经从龙虎武师升到武术指导了。经洪金宝介绍,成龙、元彪、元华等人开始为嘉禾电影公司做 特技替身和龙虎武师,而在这段时间里,对他们来说最难忘的经历则是参与李小龙影片的拍摄工作。
 
《精武门》是李小龙从好莱坞回港后的第二部功夫片。在这部经典之作中,李小龙刚猛有力的截拳道功夫展露无疑,双截棍的威力,一人独斗群寇的豪气都令人观之 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当时成龙、元彪在片中扮演的都是被李小龙暴揍的日本浪人,成龙还做了片末被陈真一脚踢飞撞在墙上的铃木先生的替身。而“七小福”的另 一位成员元华则幸运地做了李小龙《精武门》和《龙争虎斗》的替身,片中需要李完成的一些杂技动作(如翻跟头)几乎都由元华完成。另外,元华还扮演了在“华 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牌前戏耍陈真的日本学生,还有几句挑衅的台词——后来他在喜剧片《龙的传人》中街头卖艺时,就曾吹嘘过给李小龙做替身之事。
 
(《精武门》中的元奎)
 
有趣的是片中扮演元华儿子的周星驰本人就是李小龙的忠实FANS,星爷在《喜剧之王》中表演《精武门》“踢馆”一场,将张柏芝凌空提起倒摔在地下那段的原 版本则是由成龙扮演被摔的那个。而成龙在《喜剧之王》中也客串了一回“死跑龙套”的,观众看得兴趣盎然之余,殊不知当年他也和星爷一样皆是此等临时演员出 身,想必龙哥对片中“临时演员也是人!”一句也会有深刻的体会。
 
(《龙争虎斗》中被李小龙揍死的成龙)
 
 
可以说香港的功夫片至李小龙才真正从武侠片中分化出来,历史背景也由古代变为近代甚至现代,呈现出一派崭新气象,并开始为世界影坛所瞩目,同时对洪金宝、 成龙师兄弟日后的走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李小龙之后香港功夫片大行其道,连武侠片大师张彻也开始涉足《马永贞》等近代豪侠功夫片,而模仿李小龙功夫片风 格的打星也层出不穷:吕小龙、梁小龙、黄小龙….还有成龙。
 
 
·发迹之路
 
(1)金、龙、彪
 
 
“七小福”中洪金宝和成龙是最早成名的,洪开始以武术指导闻名,后来开始自导自演电影,首部作品是《三德和尚与春米六》,其后佳作迭出,更自组公司,成为 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的重要人物。成龙则在李小龙暴毙后,被其原来的合作者罗维发掘,捧作李的接班人。不过,无论是跟风李小龙的《新精武门》,还是改编 自古龙小说的武侠电影(如《剑花烟雨江南》、《风雨双流星》等),都没有取得成功。直到1978年吴思远借成龙拍《醉拳》才令其迅速走红。该片的谐趣风格 及袁和平设计的活泼灵巧兼具杂耍性的武术动作,简直就是为成龙量身定做,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他在这一方面的天赋,同时也令成龙找到了自己日后在功夫片领域的 发展方向。自此,李小龙之后的又一位功夫巨星正式登场。
 
(1976年《少林门》中的成龙)
 
由于成龙谐趣功夫片的大受欢迎,也使得素来爱跟风的香港电影人纷纷改拍此类影片,其中自然滥作居多,却也不乏精品。除了成龙的《蛇形刁手》、《龙少爷》、 《师弟出马》外,洪金宝导演的《杂家小子》和《败家仔》也堪称上佳之作,这两部影片故事情节与《醉拳》大体相似,皆是少年受辱,遇高手学艺报仇的套路。片 中诙谐幽默的武林高手(类似于《醉拳》中袁和平之父袁小田饰演的苏乞儿形象)都是由洪金宝担纲,成龙似的调皮闯祸少年则由元彪演绎,而两兄弟设计的武打动 作则愈加精彩刺激,丝毫不逊于成龙的《醉拳》,因此也取得了极佳的口碑及票房——更重要的是,《杂家小子》和《败家仔》令元彪迅速出位,成为一代打星,在 整个20世纪80年代风头不让洪、成两位师兄。
 
 
至于“七小福”其他几位兄弟,元奎、元德、元华、元武等人亦先后也都聚集在洪金宝、成龙的周围,同气连枝,大家有饭吃,或做武术指导,或在银幕显形,较之 以前做武师的日子要好得多了,这正应了一句老话(可能不太合适):朝中有人好做官——不过话又说回来,靠人不如靠己,虽说师兄弟好得没话说,但如果自己没 有实力,早晚也会被淘汰的,更何况这几位本身亦非等闲之辈,凭本事照样能出位,只是早晚的事罢了。正因如此,“七小福”中的女豪杰元秋当年红不起来,但沉 寂20多年后,照样能凭《功夫》中的“包租婆”走红……
 
(2)元奎、元德
 
(替身武师时代的元奎)
 
元奎为成龙的《龙少爷》、洪金宝的《皇家师姐》等片设计的武打动作已显示出自身实力。作为导演,他与刘镇伟合导、周星驰主演的《赌圣》曾创下1990年香 港最高票房纪录。而当他遇上李连杰后,更是一展平生所学,充分发挥了李连杰的敏捷身手,经典的武术设计层出不穷。单以他与师弟元德联合为《功夫皇帝方世 玉》设计的动作场面来说,李连杰与胡慧中在看热闹人群的头顶比武高来高去,尽展潇洒身姿,而赵文卓与李连杰于监斩台里低矮的夹层中的打斗则是闪转腾挪,以 灵巧取胜;再加上李、赵二人在染布坊内长棍对短棒的对攻——这一高一低,一短一长的巧妙对比真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元奎、元德以该片获得当年香港电影 金像奖的最佳武术指导奖的确称得上实至名归。至此,元奎与元德师兄弟联手在李连杰主演的《新少林五祖》、《中华保镖》、《赤子威龙》、《鼠胆龙威》等影片 中设计了一系列精彩绝伦的动作场面,李连杰鲜明的造型,潇洒的亮相,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的矫健身手无不体现着元奎师兄弟的心血,从而也令他二人在香港的武 术指导中独树一帜,自成一派。
 
 
除了做武术指导外,元奎与元德亦经常参与演出。元奎在《新精武门1991》和《方世玉》中的表演可圈可点,可惜一直以配角示人。相比之下,元德虽然近年少 有演出,当年却在邵氏做过多部戏的男主角,如《背叛师门》和《红粉动江湖》,可惜后来未红。本来他年轻时形象不错,但到后来,却只能在《红场飞龙》中饰 “面具杀手”,在《马永贞》中演阴险毒辣的大反派,甚至在《神话》中粘上胡子演老外,未免屈才。
 
(3)元华
 
元华给人的银幕印象一直是反派形象深入人心,在八十年代成龙、洪金宝、元彪主演的许多电影如《飞龙猛将》、《急冻奇侠》、《东方秃鹰》中,元华总是扮演功 夫最厉害的反派,有时需要成龙他们师兄弟同时出招才能战胜他。其实以元华的瘦削身体,若没有些真功夫还真不足以抵挡自己三个师兄弟的轮番进攻。
 
(《东方秃鹰》中的元华)
 
只是不断重复这等只靠拳脚功夫显威的反派角色,难免会令元华最后沦为如卢惠光、周比利等纯脸谱化的陪练打星。于是,这位留着和林子祥一样的小胡子(《急冻 奇侠》中元彪对其相貌的评价)开始在演技上下功夫。与周星驰合作的《龙的传人》、《情圣》、《漫画威龙》和与李连杰合演的《龙行天下》等片都充分展现了元 华的喜剧表演才华,比之在成龙、元彪的影片中充当一号打手自然要生动、形象得多。近年元华凭借周星驰的《功夫》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在港片低迷之 际,仍能片约不断,倒也难得,只是目前他的演出以搞笑为主,功夫却很少耍了。另外,元华为《急冻奇侠》和《龙行天下》设计的武术动作也干净利落,不落俗 套、颇有新意,只是后来在武指这行并未有太大发展,而是专注于银幕前的演出,虽然别有洞天,却也未免可惜。
 
 
(4)元彬
 
(邵氏电影《书剑恩仇录》中的元彬)
 
 
即便在“七小福”早年学艺时期,元彬也是不太引人注目的一个。其他师兄弟开始各领风骚时,元彬则在邵氏与元华一起为著名武指唐佳左膀右臂。后来元华跟了洪 金宝,元彬则甚少与洪金宝、成龙等师兄弟合作,相反则投在了另一位著名的武术指导程小东旗下,与马玉成共同做了程小东的副手,辅助他为《新龙门客栈》、 《东方不败》、《新鹿鼎记》等武侠片设计了许多经典的动作场面。因此深得徐克赏识,后来竟提拔他在《黄飞鸿三狮王争霸》中做了武术指导的正职,又在《黄飞 鸿四王者之风》中担任了执行导演,一时声名鹊起。
 
(《新龙门客栈》中的元彬)
 
 
不过,元彬、马玉成设计的武术动作虽然深受程小东的影响,但却各有侧重:马玉成颇得程式凌空飞舞,飘逸潇洒风格之精髓,只是有时过于夸张,虚与实的结合差 了些;元彬则武术招式的拆解上下足功夫,因此写实性很强,只可惜有时候又想学程小东的天马行空,结果难免弄巧成拙,这点在《黄飞鸿四王者之风》和《黄飞鸿 之五龙城歼霸》中体现得很突出——至于后来元彬为“银河映像”的许多经典影片做指导的动作场面,比如《大只佬》,则是天马行空,颇为精彩。近期,元彬还穿 梭内地、韩国为《笑傲江湖》、《天龙八部》、《清风明月》等影视剧担任动作导演,水准有高有低,于他自己恐怕亦得失自知。
 
 
 ·“七小福”的合作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洪金宝、成龙、元彪是香港最红的功夫片的明星,只要是他们领衔主演的功夫片,几乎都能获得极佳的票房收入,如果是三人合作的影片 则更是票房卖座的保证了。因此当年这三兄弟曾合作过多次,最早是在《A计划》,然后是《奇谋妙计五福星》、《快餐车》,这些影片的最大看点当然是洪金宝、 成龙、元彪师兄弟三人硬桥硬马的动作功夫场面,(《奇谋妙计五福星》中元彪只露了一面,没甚戏份,待到后来的《福星高照》、《夏日福星》便是三人同时对敌 的精彩武斗了)。只是在由洪金宝控制影片整体风格的“五福星”系列中,成龙、元彪的戏份也只限于打斗,并无多大发挥。但到了成龙自编自导自演的《A计划》 中,则是完全围绕成龙展开情节,无论洪金宝、元彪怎么卖力的打斗表演,却也抢不去成龙的风头。
 
 
说起洪金宝与成龙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据说成龙的许多功夫就学自洪金宝,而他入电影圈以来一直受到这位大师兄的照顾。因此两人之间的合作也是最多 的,并且互相启发,对香港类型电影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单说洪金宝,他不仅以《提防小手》和《五福星》系列开创了黑色功夫喜剧潮流和时装动作片,监制的 “僵尸”系列电影更风靡一时。而他除了动作功夫少有敌手外,文戏也极有一套。他成主演过几部颇受好评的文艺片,如在《八两金》中与张艾嘉谈情说爱,影片淡 淡的乡愁和略显悲伤的爱情故事令人印象深刻,而洪金宝出色的演技也为该片锦上添花。另外,他在与成龙合演的《龙的心》扮演一个天生弱智的成年人,演技着实 精湛,只可惜与同年郑则仕主演的《何必有我》题材撞车,影帝桂冠虽然让郑则仕夺去,但口碑仍佳,票房亦名列当年十大卖座影片。不过成龙以后甚少涉猎正剧。 而洪金宝却毫不在乎,后来又有与张曼玉主演的《过埠新娘》等伪文艺片问世。
 
在嘉禾的支持下,成龙、洪金宝、元彪先后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成龙的是威禾,洪金宝的是宝禾,元彪的则是泰禾。有了各自的事业,叁兄弟的合作就开始渐渐 少了。《飞龙猛将》是三兄弟合作的最后一部作品,片中设计了一段洪金宝、成龙、元彪三人因误会展开混战的动作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殴成一团,非常经典, 谁知这竟是三兄弟合作的绝唱了呢?不过,洪金宝与元彪倒是有陆续合作,比如《东方秃鹰》、《乱世儿女》(此片中洪金宝破天荒地演了一个大反派,与元彪恶斗 一场最后被炸死)等——其实近年来个人最喜欢的“七小福”作品当属元奎导演,元彪、元华、元奎、元德、金城武主演的《马永贞》,拳脚刀斧,枪战武斗的动作 场面精彩绝伦,兄弟情义,帮派厮杀,情感阴谋、搞笑悲情,虽用传统手法演绎,却也令人荡气回肠。元彪的豪气、元华的搞笑,元德的反派都很出彩,只可惜该片 是典型的叫好不叫座,遗憾.
 
前无线武指元宝(左一)亦是“七小福”成员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七小福”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现在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合作拍片了。洪金宝为成龙的《飞龙再生》担任动作导演; 元德与成龙联合为《神话》设计动作场面;洪金宝在元彬导演的电视剧《断仇谷》中担纲主演;元华与刚刚与无线解约的师弟元宝一起为电视剧《忠烈图》做动作指 导和配角;元彪则与洪金宝将在电视剧《咏春》中再次聚首……也许“七小福”作为演员在银幕前表演(尤其是成龙、洪金宝)已经开始老了,但他们作为动作指导 对香港甚至世界类型电影所发挥的创造性影响却永远不会磨灭。
 
 
 
————谨以此浅陋文章纪念为我的青少年时代带来无数欢乐的几个香港电影人!
2006年06月23日

网上偶见几张非典时的校园,立马贴了过来。关在校园里的日子真是闷得慌,最记得和帮主一起买肉和萝卜炖汤,也算是在最憋闷的日子里留下的最美好回忆了。

2006年06月19日



苏州山塘街的美景,看大图,请到
我的flickr。看来理光R4的光角镜头还是颇为有用的,拍出了巷子的幽深。

2006年06月04日

  如张国荣者,亦难以做到“我就是我”,否则,他为何坦荡承认自己是gay以后还要流泪?如我者,又何时才能“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希望在沉寂与积累之后,我能做到那一步;我的理想有点与众不同,希望若干年后,我仍能记得并努力实现它,不湮没于忙与盲之中。

  《我》,林夕作词,张国荣作曲,张国荣演唱——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开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甚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开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2006年06月03日

苏比的心灵电台

(NO.55~61)专题:我的青春和你一样……

回[苏比的心灵栖息]
想当年,我记得

  child评语:我的青春还未逝,怎么平白无故喜欢怀起旧来?也许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三十岁不到却好像经历几个世纪。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天生的悲观与敏感,我总生怕记不得这逝去的一切;为了不忘记,我上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搜索——下载,有点强迫症的感觉。所以感谢苏比的节目,算是为我作了一些收集和总结……不过无论如何,步伐还是要往前迈进,当真的跨过青春的界限,那时,我又会如何来怀念?

  有一位W和异性M、S同住江一边,M、S皆中意W,可W中意江对面的异性L。W要到江对岸看L,得向M或S借船过江。M知道W过江的目的就拒绝借船,S则提出若W与其共度一良宵就可以借船。W遂答应S条件,过得江来,见到意中人L。L了解到过江的经过,不能原谅W与S的交易,拒绝了W。W正伤心,第四位异性F得知W的遭遇,同情并接纳了W。

  请排出W与四位异性M、S、L、F在你心目中的喜欢顺序。

S、M、L、F、W,分别代表sex、money、love、family、work,你选择的顺序即代表你目前渴求的顺序。

2006年05月28日

一张装愤青,一张装傻,哈哈哈!

    

  相声瓦舍的作品,往往是好多段子串起来的结构或紧或松的舞台剧,满篇笑料的背后往往却是沉重的主题。《东厂仅一位》这部也是如此,几个段落之间并不十分连贯,我想贯穿其中的是作者对历史(真实的亦或是记载的)以及历史洪流中人之存在的思考。

  
  “融四岁,能让梨”,恐怕多半是孔融他妈叫唆出来的吧,三字经上为什么没提他的下场呢?历史书上却没有说,穆桂英还是神雕大侠杨过的老祖宗叻。呵呵,原来的我们读的历史只是根据需要被强制灌输的罢了。

  段子一:十八层公寓
  
那许多历史名人以及二十四孝的故事,却被用来代表一个个肮脏的故事。
  “悲哀。
   感觉悲哀。
   感觉悲哀的悲哀。
   感觉不到悲哀。
   感觉不到悲哀的悲哀。
   非常悲哀!”
  习已为常的麻木才是最大的悲哀,或许孟婆汤才是最好的治病良方。

  段子二:我的舅舅王承恩
  明朝的特务机构,皇上的亲信卫队——锦衣卫的一员,一个太监,却是追随崇祯自缢的大明朝唯一的忠臣。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不一定会打洞;男子汉,也可以下厨做菜,缝缝补补;刚愎自用如崇祯者却能在临死前罪己认错;并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身体力行,彻底地去体验他的生活,所以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分辨真实的他和你们想象中的那个他。

  段子三:三宝太监下南洋
  我们念历史的时候,背了一大堆人名、事件、年份,背了还不错,考试分数也都还好。可是,我们并没有因为背这些而多懂了什么,更别说什么产业革命、启蒙运动、民主政治……内乱耗尽了中国的元气。幸好,我们还有三宝太监、徐光启……

  段子四:阿里山论贱
  “任何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仅仅只有他一位小小‘仅一位’,离开的时候也是仅仅只有一位小小‘仅一位’。你一位,我一位,他一位。没有人能取代我,我也不可能取代任何人。每一位都是小小的一个单位,就是因为不能被取代,所以每一位都是大大的一个单位!”
  历史呢?在一桩桩大事件背后,是什么奔流不息、循环往复——不论在公元前两万年、西元2000年、亦或是大明崇祯万万年?是太阳的起落,花开草绿,生老病死…… 

  “到底是国家承载着幻觉,还是幻觉成就了国家?” 

链接:剧本

  买来碟片之前,在pplive上看了好几部相声瓦舍的作品,其中最喜欢这一部。中了毒一般看了好几篇,不时地头脑里就冒出儿童剧演法的“我的舅舅王承恩,大明朝唯一的忠臣”。哈哈,哈哈。

2006年05月27日

  用冯翊纲的话来说,瓦舍又称瓦肆、瓦子,是宋朝对表演艺术集中演出区域的称谓,……,我们将"瓦舍"一词,解释为广义的"剧场"的意思,"到剧场来看相声表演",这是【相声瓦舍】团名的意涵。我这里说看相声请到瓦舍,也不是指单看相声瓦舍的作品,而是说要回到剧场里去看相声。

  这几天疯看了几部相声瓦舍的作品,《张飞要出来了,别害怕》《东厂仅一位》《记得当时那个小》等,又疯狂搜集了相声瓦舍和表演工作坊的一些作品。之所以说是“疯看”,是因为每部都看了N多遍。惊异于在大陆越来越堕落越来越没人气的相声,却在海峡那头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无论形式、内容、质量。

  其实原因很多,演员、观众的文化修养是其一;另一条是政治氛围,不多说了;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春晚扼杀了相声,每年就被关注这么一次,还不得不掐头掐尾,最后剩下个两三分钟,怎么让人过瘾。看人家的,一场动辄两三个钟头。

  所以我号召,还是把相声请回剧场里去,好歹给它充分的时间空间,才可蕴育出营养新鲜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