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2月20日

整理手机相册,翻出的几张照片。

经常往返北京、承德二地,无数次路过古北口,一次没停下脚步。那天下午特意在古北口转了转。

从标明“古御道”的门口进去,是个古色古香的小村子,但进门竟然要门票,则感觉相当不厚道。不知从何时起,中国开始流行“拔毛”文化,到处在收买路钱,从国家名目繁多的税收,到公务员的卡、拿、要。大的吃肉,小的喝汤,一路的繁荣昌盛。

话说多了,还是回到古北口。稍微读过一点历史就会知道这个地方是非常重要的长城关口,是内地通往塞外的咽喉要道。我每次开车路过,都是钻个小山洞,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是险要之地?

从古御道进门约一百米,左侧有条小路,青石板,岁月磨得光亮,当年清朝皇帝去承德避暑就是走的这条老路,这才真正是“长城外,古道边”,沿古道走上到山腰,眼界豁然开朗。右侧一片开阔地,山脉卧在一侧,如大坝拦水,横腰斩断,烽火台修在山头,随山势起伏,锁链一般绵延不绝,真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而杨令公庙就在此地。杨令公就是小说评书中大家都熟悉的北宋杨继业,而历史书上的名头则更加响亮,“杨无故”是也。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庙并不是宋朝修的,而是杨无故的老对手辽人修建。一个能让敌人修庙纪念的人,肯定不是他杀的人有多么多,而是他忠勇无敌的气概。

杨令公庙

这个小小杨家庙,宋朝大诗人苏轼的弟弟苏辙来过,唏嘘感叹杨令公之忠勇。后来民国冯玉祥到达此地,捐了几千大洋,重修此庙,并题联曰:何须执笔舒中愤,自有公平在世人,横额:真正无敌。而现在的庙是后来重建的,因为文革时拆的拆、毁的毁,能剩个骨头架子就不错了。

杨令公庙的对面有一道斑驳的白墙,画着老毛的头像,下巴已模糊不清,其功过春秋,自有后人评说。

在做项目:台湾岛旅游网
http://www.taiwandao.tw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