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11日

在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些学生令人喜爱,我准备写一写这些学生。虽然会让我生气,但更多的是令人喜爱的。

在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些学生令人喜爱,我准备写一写这些学生。虽然会让我生气,但更多的是令人喜爱的。

时间过去了快二年了。现在再看这些学生,不象先前那样和我对立。我也越来越爱这些学生了。贾冬雪的聪明,申晨的稳重,王林弢的可爱,贺成博、张旖旎、张迁、刘明远……太多了,有些老师走了,可我真的舍不得这些学生们。不知等他们毕业了以后我会怎么想。:P

2007年01月03日

已经是2007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又要老一岁了。

我在朝阳外国语学校已经第二年了。在这里遇到了新的同事,也有一群可爱的学生。可他们却不喜欢我这个老师。也许是我对他们缺少爱吧。

2005年04月07日

人人都喜欢恋爱,害怕失恋。
我想我没有真正的爱过,所以到现在我还没有为失恋而特别难过过。
我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我愿意为她做一切事,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愿意给她。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我们不太合适,还是做一般的朋友吧。”
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吗?
开始和她接触的时候,好像并不觉得她是最好的。可是一旦就要失去了,却觉得她很不错。

这学期来北京已经近二个月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还记得刚到北京站时,一出站,又遇上一个要来骗钱的,而那人一见我又走开了,我觉得似乎那个有些眼熟,天哪,怎么就像我元旦时遇到的那个人呢?这些人怎么这样啊,天天就靠这些来骗钱,真是太可恶了。
有时我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可没有某些人那么伟大,还要“为人民服务”。我只是活着,但似乎没有目标了。尤其是这次来北京,我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北漂一族”了。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浮萍。有人问我:“你在北京有亲戚吗?”我一想,是啊,我在北京没有亲戚,朋友极少,孤苦一人,这时感觉特别孤单。我为什么来北京呢?仅仅是为了钱?是的,我需要钱,我希望我很有钱。
一个学生打电话给我,我们聊了很久,说得比较多的是钱,他说我变了,怎么这么爱钱。爱钱有错吗?我有钱,我可以过得更好,生活质量更高;有钱我还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买我想买的东西。但现在呢?我需要考虑很久,最后还是不买了。有钱,我还可以去帮助我想帮助的人……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惩罚我呢?让我有一颗高贵的心,然后什么也不给我。
我容易看到别人的成功之处,但却无法看到别人付出的努力。但有时我也付出了,为什么我得到的比别人少,甚至颗粒无收呢?

2005年02月03日

    不知是哪位名人曾经说过:“天才无非就是忍耐。”

    我没有离开北京,在晚上,我就接到了北大附属实验学校校长的电话,让我去面试,然后接二连三地接到了好几通电话,看来我去人才招聘会还是有效果的。我选择了去北大附属去看看,在周二上午,试讲完后,校长说不错,让我尽快来上课。可是这时我又接到了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学校校长的电话,让我去面试,我在周三去了北外附属,只是太远了,已经到了房山区了。这次他们从近千份材料中选中二人,我有幸被选,我已经觉得荣幸了。试讲完后,被那个听课的老师批了好多,气死我了,我后悔没有和她辩一番。因为我讲的并没有错,可是她却说我错了。哎,一切都晚了,最终没有要我。还好,我已经可以去北大附属,不然这里要我的话,我还不好做出选择呢。

    第二天下午,黄老师开车送我来到北大附属实验学校,到的时候天已黑了。从那天晚上,十一月十日,也正好是我的生日这天开始,我就要在这里开始我在北京的工作了。

    2004年的十一月四日,我在家里呆了十五天之后,终于决定踏上北止的列车,再次去北京。

    再次来到北京有个原因,因为北京在十一月有四场老师人才招聘会,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而且我以前从没去过招聘会上找工作。

    六号是周六,这天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会场,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才九点多钟,在会场门口排队的人已经排到老远了。没办法,我只好也跟在后面。从排队到进场,就花了二个钟头,还要买门票,五元。进入会场一看,有个别的场子已经收摊了。我只好把复印好的材料放到摊位前,即使是这时,有些人已经出场了,可里面还算是人山人海,得挤进摊位。我问了几个学校,大多公办学校一看我没有北京户口,就不要了。哎,谁让我是外地人呢?即使我不要他们解决户口,他们也不要我。来这里应聘的有即将毕业的师范生,也有非师范生,还有一些研究生,甚至博士生,更有象我一样,来自外地的老师……我感到了我所面临的压力。幸好我毕业得早,不然的话,我还找得到工作吗?

    从会场出来已经下午二点多了。有没有希望,我根本就没有底。只有再回去等消息了,然后就是下周同一时间再来试一试。

    第二天下午,我一人来到北京大学,在校园里逛了许久。我接到浙江安吉振明中学校长的电话,叫我过去面试,我一直犹豫着,走到了售票点,还是没有决定下来。我希望有人给我做个决定,我打了电话给黄老师,她叫我还是耐心等待。

    我没有走,在北京等待着消息……

2005年01月06日

新年开始了,应该有个好的开始。
元月四号,我坐上北上的火车,再次来到北京。刚下车,出站检票,对面一四十岁左右的妇女走过来,问我:“请问,你坐的车是从哪里来的?”我以为是来接客人的,便说是从南昌来的。她接下来便说,她是东北的,是一个小学老师,这次来北京来玩,现在准备回去,可是回去的路费还差一点……她还没说完,我便想“遇上个骗子”。可我还是听完了她说的,她还缺十六块钱,我心想,还真巧,我兜里正好就剩十六块零钱。既然听她说得那么真,我就给她了。
我头也没回,我就走了。我想,如果是骗子,那她就值十六块钱。
现在的社会,真诚的人太少了,人与人之间不象以前那样真诚相待。就好像在公共汽车上,听到售票员说:“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外国人听了就奇怪了,也没听说哪个国家的人虐待老人和小孩了,怎么这就成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了呢?是啊,这就可以看出,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太少了……

2004年12月16日

来北京有一段日子了,一天傍晚,我在路边吃面条。师傅还没有做好,我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旁等着。
看着路旁的行人、车辆来来往往,好不热闹。就在小餐馆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推首三轮车,车上装的是一些水果。虽然还只是十一月,但刮起风,还有些冷。他在路边卖水果,路上行人虽多,但来买的却没几个。他一边在和另一个卖水果的人聊着天,一边在等着来买水果的行人。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车,“别克”,车在小餐馆门口停下了,车上走下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提着包,原来是到餐馆旁的洗衣店来洗衣服的。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突然我觉得在我面前出现了二种不同人的生活。确切的说,一个是生存,另一个才是生活。同样是人,可他们的差别多大啊。
我的面条上来了,我吃着面条,还在想着,我是在生存,还是在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