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06日
死亡思考

先做个心理测试:有一条没有桥的小河,如果是你,你会把桥建在哪儿呢?  

  a水流平缓处 

b水流较缓处  

c水流较急处 

d水流湍急处  

  
答案

   a你对人生有强烈的生存意志。你认为自己想做的事还象山一样的多,但是你因认为自己不会死,做起事来总嫌太过卤莽,不过像你这样有旺盛的生命力的人,相信连死神也不会想要靠近你的。

    b你对求生存的意志力也十分充足,而且对于死亡的关键很单薄,你是否还未曾面临过亲人或朋友的死?因此你对于死这字眼的联想,也只是鬼而已,当你身旁出现死亡时,你会突然被一股恐惧感侵袭,对人生愈发执着。

    c你是偶尔会认真思考死亡的人,即使想到死亡,也还不至于会联想到自己也会死掉的实质感,一旦听到有关名人突然自杀,战争的死亡,杀人事件等新闻时,就会变的有点好奇在意。此外,也曾在不自觉中想过自己到底会活到什么时候,你的一切思考都算是很正常的。 

   d你觉得死亡就离你不远了。你要不是对人生没有信心与希望,就是比别人加倍的执着。你是不是曾受到亲人或朋友死亡的打击,曾认真的研究过死亡?而且你应该相当相信神灵的存在。若当你的身或心濒临死亡的境界时,就真正是危险的状态了。

 

死亡思考

可能我的鼻子已经习惯了苏打水的味道,可能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了在白色的环境中寻找落点,生活里习惯了出生与死亡,就象花农看惯了花开花落一样,我可以很平静的对待离别就像很冷静地对待濒临死亡与死亡一样,并不是就像一杯水,不合口味就能随手放下,随手把一个人踢出你的生活圈子,不相信眼泪漠视生离死别,那其实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释然。

那是我毕业不久刚刚可以独立发诊断报告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比较健壮男人,零星的白发,好像还戴着一副眼睛,文革时候的大学生吧我猜。我用B超探头在他的肝区探查,肝的S8段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小约3X4cm的类圆形不均匀中等回声区,我慎重起来,追溯病情,反复探查,后来又在病灶旁找到另外一些卫星病灶。没办法啦,我把主任请来会诊,结论一致。他没有亲人陪同的,他两年前还做过全身体检的,他看上去还健壮得足以承受这个结果的。可能他猜到什么了,他一路追问,虽然病人有知情权,我当时也没什么经验,但是,要我给他判刑我真的没有那么残忍,结果在报告上写了个“肝内异常回声――肝Ca待排”CaCancer 的英文简写,我的报告是给临床医生看的,不是给病人看的,只是把笑容收敛起来告诉他赶快去看医生,结合起来分析如此云云。

那虽然不是我第一次经历癌症,但是是我第一次亲手判决一个这么临近死亡的案例,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会是我?很多病人知道自己的遭遇后第一句话就会问,为什么会是我?

既是理性的医生又是相对来说较为感性的女作家毕淑敏曾经说过:“我以前特别害怕死亡,认为人死了后要被火烧,骨灰被撒在海里多么冰冷!在土里也有虫子爬过,太不可思议。但现在我认为死亡是件正常的自然现象,我的一生如果按自己意愿活下去,死也没什么可怕。另外正是因为有死亡在等待,才更应该有计划地安排好自己的人生。事实上许多人忙着买房子汽车和漂亮衣服,却很少想到死亡这个事,其实死亡不容逃避的。”

是的,死亡就在我们身边,它只是有点伤感而且有点神秘。伤感来自它的突然降临,然后我们毫无准备措手不及。神秘是因为没人告诉我们死亡之后是什么,因为神只是简单地笼统地把死亡后归为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因为我们的想象里,死亡过后很有可能象动物冬眠一样不能象现在用肺呼吸,用口吃饭,用眼感受,所以。就为了这伤感,就为了这神秘,我们应该尽可能在死亡之前把自己可能不能做的事做完。对于有准备的死亡,我们还会惧怕什么?还会后悔什么?

曾经在杂志上看了一片文章,题目是《假如生命生命还剩一个月》,文章由这个假设罗列很多要做的事,然后把很多事情都提上日程,他敢于领略崇高,问津壮丽,体验多元,他变了,变得热爱生命珍惜朋友,一个月内完成了以前积压下来的很多梦想。

所以,不必害怕救伤车的警笛长鸣过市,不必惊慌于殡仪馆的耀目霓虹灯,也不必介怀于还有坟场和不时穿过车辆拥挤街道的柩车,这只是有一个专司生死的神,把人拾起丢进死亡的桶里,就像垃圾巡回车把路边的垃圾拾起丢进垃圾桶一样理所当然,只是它要去的更远的地方是哪里我们不知道而已。但是,在被垃圾车收走之前,或者在我们尚有商品价值之时,我们是不是应该曾经尽情享用生命曾经快意人生呢?

2005年09月05日

《妙手仁心》里很多故事都是医者不自医,多么讽刺,曾经救过无数的病人,挽回过无数生命,经历过无数病例,讨论过各种回天的方案,曾经所有生活圈子的朋友都是医生,以为能洞察身体的某个配件的稍微的异常运作,但是,当有一天自己也不幸被疾病看中,就已经束手无策了,所有的医生朋友和你自己都清楚地了解病情了解转归了解死神逼近毫不犹豫。。。 。。。

 

以前孙中山弃医从政,鲁迅弃医从文,毕淑敏弃医从文,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放弃当医生,放弃这个小时候以及父辈几代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