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23 Aug 2010 10:59 am

搬家

http://cityyoho.blogbus.com/

未分类 28 Oct 2009 11:35 pm

梦见

在媛儿的卧室墙上贴着一张吴涛的照片。阳光下深蓝色连帽衫上一颗微(坏)笑的头。

未分类 21 Oct 2009 01:03 am

没有衣服穿的时候只能

原来上海的秋天是比杭州干这么多的。但至少,秋天的味道是浓了些。十一回家吃妈妈做的菜,最最家常又最温暖的味道。仍然和爸妈游了几次泳,怀疑学会了蝶泳… 公司附近的桂花浓得,又让我想回杭州。要在西溪路吃羊霸天,平海路逛夜市,探望冠中,和星星逛西湖… 每个月回去一次,也永远不够。

最近的书是[悲观主义的花朵],好看,阅毕。ICS最近放恋爱世纪,可怜我第一次看。终于知道为什么从前那么多人迷木村了… 还是忍不住去把碟买回来,一个周六看完。泪飚… 第一眼没看出来是松隆子,上网查的时候说是她,比对了很久的照片,才找出四月物语的味道。唉,这是一个happy end为什么还是感觉悲伤。也买了long vocation– 这个周六有着落了。松隆子变魔术的时候,在冰箱上写字的时候,在广场说你要此时此地出现才可以… 怎么办,就是迷这种型的女生啊。

自己动手装了无线路由器觉得很伟大,所以在床上上网看电影到这么晚。查机票,纠结到底要不要回天津看Y婚礼。白花花的机票赶上红包了。

 

未分类 10 Sep 2009 10:26 am

书里

“我和徐晨也曾经为哪一种艺术更高超而争吵,也许我一直以平庸的态度爱着艺术,不过把它当成了逃避乏味人生的甘美草地。讲述和描绘可以使枯燥的生活显示出意义,我总是想拿起剪刀把那些岁月剪辑成一部静止的电影。如果有人兜售这样的人生,我想人们会倾其所有去购买。电视剧总是不能像电影一样精美,因为它像生活一样太过冗长,人们渴望日复一日的幸福,其实有了日复一日也就不再有幸福。”

未分类 09 Sep 2009 05:39 pm

毕竟

终于没有抵抗住周围病怏怏同事的侵袭,也患了流感。打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基本好了。得亏听了星星的劝告吃了好几斤药压回去。按说从前生病也不吃药,让它自生自灭。现在耐性差了,等不到它自己消亡了。很病的时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吊灯有7个灯泡坏了3个。一直懒得换。床头5本书没有一本是完整看完的。突然想到,身体生病是因为厌倦了自己的心理,所以找个理由来发泄一下。

周六的时候本来不想出门吃饭。好像身体也没这个需要。星大人说,外面风和日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想,我要和生活搏击,绝不妥协。于是就洗了澡吹了头穿了白衬衫背了小筒包出门也。我们喝了粥。感冒的人是吃什么都食之无味的。然后研究下面去哪。我说莫干山路。来了这么久还没去过。我不记得到底是大一还是大二就对这条路莫名青睐。传说中和北京的798一样有无数画展。去北京的时候想着专门去一下798也太装了。但是我住在上海总能没事儿去看个画展吧。星星说,莫干山路,那你睡一会儿,我们开两个半小时就到了…我说, 先生,上海也有一条路叫莫干山路来的!不是杭州那条!

每次看展览都想起海明威的那句话,大意是饥饿的时候对艺术的理解能力就好像是在吞食面包,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吸进身体。我刚刚吃完,却也没有太饱。生着严重的流感。我想飘飘的身体也是适合来看展览的。记得上一次看画展还是去年的夏天路过永嘉路的某处,也是和星星,就进去逛了一遭。原来也这么久了。

我记得刚认识葬花的时候他老穿一件洗得发白的黑T恤和一件唐装,好像也是黑的。他说他的这件唐装是来上海的时候在莫干山路上买的。我想前不久见过的他,依然爱买唐装,说话那么文艺,我认识的唯一说话抑扬顿挫而不显做作的人。

我喜欢上一幅画,背景是很纯粹的湖蓝色,有点深的湖蓝色。上面一支一支画着很抽象的竖条,顶部是三角形。我想,这个好像莲花一样。然后看旁边的题目,就是lotus。作者有一系列的lotus画作,这一幅好安静,纯粹。让人想深睡。讲解员是个戴眼镜的长发女生,讲话很柔很静,浅浅地介绍作者还有旁边的画。可是我就是赖在那幅画前不肯走。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到sex n the city里面的Charlotte,她做的也是同样的工作。但是纽约的展览馆里总是人潮阵阵,还能让她发生无数艳遇。这里的画展却是稀疏得每个展厅最多只得一两人。

看来下次还要再去。

未分类 30 Aug 2009 05:46 pm

横流

这有点像北方的早秋,带着点清冽的风。犹如一口冰凉的白葡萄酒。幸而不算干燥。常常不知道哪个场景就会令人想到天津,想到杭州。过去的影子始终是缠绕的藤,曲延着每一步的旅程。这是旅程吧,在一个没有故事没有回忆没有丰盛感情的城市。

百无聊赖的周末邻居在装修。清晨是被凿墙和冲击钻的声音叫醒。也好,逼着我不要总是宅在家里。楼下的cafe名叫rainytree。带着电脑和几本书,这样的周末也许不错。寡淡的,懒惰的。最近看的杂志是上海一周出的壹周悦读,创刊号的主题是城市书店。也还不错,有些些部分和城画年初的荒岛图书馆重合。不过做某些主题难免也有交集。之前买的书都荒置着,乱堆在桌子上是不想理会却总想填充的慰藉。又在重看sex n the city,夜前两集。只能说,每年看都有新的体悟。昨晚本来看个电影,doubt,一个教会学校里的故事。放到一半居然卡碟,你真的是D9吗。睡前看张爱玲和木心。看张爱玲是越看越精神,感谢木心可以让我入睡。

之前文文来了上海,很开心的在我家住了两天。好像又回到大学里的日子,一起逛乱哄哄的七浦路–我得说这是我第一次去那里,而且再也不想去了…,逛南京西路的fake market。吴江路上吃牛蛙喝啤酒–让人想起从前我们同住的新宇楼下的那家小店,贵州味道的牛蛙。彼此的生活是很远,但是每次见面都一如从前。得承认,我越长大,越不会交朋友。所以才这么珍惜,那一点点的过去。

最后,我很想对你说声生日快乐。我想你肯定会跟朋友在一起。你有你的或咸或淡的圈子。总会有人对你说,生日快乐。少我这一个吗。也许不。你看,这是不是一种很病态的心理。我想你然而压抑我想你。这不像是一个女性对另一个女性的想念。执着的,病态。好了,现在我没有你的电话。我也不会像从前那么担心是不是有朝一日大家都回不去了。因为宁愿单纯的相信,相同的人总是会在一起。

 

未分类 03 Aug 2009 02:46 pm

看海

我梦见她来我的城市,然后我随她坐火车回了广东。火车一路很晃,晃过大片撒着小黄花的田野和绿色的山脉。她穿着我的H&M的一件宽大的白色棉麻衬衫,下面是她自己的碎花裙子,到膝盖那么长。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去看海。广东是湿湿热热的,所有的潮气扑面而来。我在梦里病了,病在广东,她对我说,起来,我们去看海。

而所有的梦,在事发的时候,都以为是现实。

未分类 24 Jul 2009 03:31 pm

凡是我养的植物都会死

我在湖边的咖啡馆喝味道没变过的冰咖啡。有的时候很恍惚,从前的日子仿佛都不曾远去。很多时候对杭州的记忆更像是一个人的。爬山,逛湖,单车,咖啡,书店,一个人的路途单纯地,重复。戴着耳机看新买的书,蔡澜的[日本料理]。他的食评是写得短小,趣致。不知觉居然看完三分之一。外面的世界泛着夏日蒸气。歌还是老歌,两年三年前我在听什么,现在还是一样。所以,时光错回,我怀疑到底是否曾经离开过。

剪薄了头发。清爽简单。我有点想把它留长,偶尔想念戴着棒球帽的日子。整个世界被藏匿在脑后。可以在不想看的时候,消失。有点想去看海,也许秋天的时候可以行动。身边的同事这个周末去厦门,也是一个人。她说,从来没有一个人去旅行过,所以要试一试。可是如果一个人惯了,又会怎么样呢。

老友们,手机周六晚上在杭州的夜市被偷了。发个短信,告诉我号码。谢谢。

未分类 08 Jul 2009 02:20 pm

礼物 zt

上帝造出了亚当和夏娃之后,愿意赠送他们两样礼物。

上帝说:“第一件礼物能让你们站着小便。”

亚当非常兴奋,拼命争取。

夏娃微笑着说:“那么,就送给他好了。”

亚当立刻跑去树下撒尿,还在沙子上尿出圈圈来。

夏娃慢慢的问上帝:“那,另外一样礼物是什么?”

上帝笑着说:“多重高潮。”

未分类 30 Jun 2009 06:17 pm

MISS

湿热的空气,酒精,夜半的读书,白天的亦舒,生活实在是比任何时候都要简单。最近喜欢上一个书店,在巨鹿路的渡口。六月的敏感日突然打折,跑过去买了七八本书。这是杭州养成的坏习惯,书非折不买也。但也从来没在当当上订过书,总觉得没有经过指尖的质感不真实。寻羊看了3分之一,每天睡前读一读然后梦见奇幻的世界。文文说她早就不看村上了。可是我的心水还是一如从前。那里面的世界很静,轻浅又厚重。读村上的感觉,就好像坐在水里喝一杯红酒。漂浮着看这个落寞世间。

最近又打很多的长途。身边没有朋友可以说话。我看着寂寥的没有星星的夜空,手边连一根烟也没有。也常常在网上看韩剧,没心没肺。最近在看老老的威尼斯恋人,看着韩彩英每一个笑和撅嘴都一模一样的演技,却没什么可挑剔。空的啤酒瓶子顺着墙边摆,提醒着一个个看不见明天也想不起昨日的夜晚。是的,我知道状态差极了。

那天跟墨染聊天,说到有与无其实没有明显的分解。就像黑与白之间深深浅浅的灰。看不透的这个世界,那些渐渐泯灭的梦境,还没来得及想往就消失的憧憬,告诉我,这后青春期的诗,究竟会不会在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殆尽。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