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0日

对于我个人来说,即将过去的一年是空闲的一年,即将过去的一个月却是忙碌的一个月。仿佛将一年所有的工作都集中在这个月中进行,该死的十二月啊!幸好,就快过去的了。本来准备写一年总结的,想想也没什么值得总结的地方,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没有曲折动人的经历,还是作罢。反正,就在世上又晃荡了一年。希望明年过得有意思些。

2006年11月27日

       11月份的工资没在正常的发薪日到手,本以为又是推迟到下个月发“双薪”。幸好,前几天发了,只是迟了十来天。在发薪日之前,就想着要买块手表,买表的欲望还是挺强烈的。因为帐户没钱了,只能等发工资。谁知工资却老是没到帐,没到的那段时间,颇为怨恨。慢慢的等,工资到了,买表的欲望却消磨的七七八八了。现在仔细想想,那块西铁城的光动能也不是很好。虽然光动能这种类型,只有日本的厂商的做,符合我定下的“有替换产品不买日货,无替换产品才买日货”的条件,但是因为电池的原因,光动能手表不一定能用的很久。光动能标榜的是环保,自称“无须更换电池,所以可以节约地球有限的资源,并没有任何污染,起到了保护大自然的作用。”,不过我还是对它的电池寿命感到担忧,它的电池大多都是在没有充分放电情况下的反复充电。而且产品在1996年才面世,只凭日本厂商的宣传,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实在令人不放心。现在用着的是老妈给的一块titus手动上弦机械表,据说表的年龄比我还要大虽然要每天都要上弦,但还是蛮有感觉的,一块年龄超过我的表啊~~嗯,幸好迟发了工资,要不我就乱花掉了。

2006年11月23日

    当各大门户网站上充斥着各式文章暗示明示现在的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性观念很开放的时候,似乎社会一下子进入了西方性解放的那个年代。作为一个八十年代 生人,大谈节欲似乎有违社会印象,现在这个社会,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还妻妾成群呢!不过我还是要老土一回,奉劝各位小心为妙,上床前,对搂着的那个他(她) 说:“想上?出示医生证明。”为什么?官方宣布了,今年前10个月中国报告艾滋病病例比去年年底上升了28%,全国历年累计报告艾滋病183733,其中艾滋病病人40667,死亡12464例,在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20岁至39岁的感染者占八成以上。部分高发地区的爱之病病毒感染率已经达到或超过1%,属于较高流行水平。20061月到10月报告并经过调查的感染者中,吸毒和性传播是主要途径,分别占37%28%,经以往采供血途径传播占5.1%(上世纪90年代感染,今年检出并报告),母婴传播占1.4%。切记,这只是官方报告病例,还有一部分是已经感染,但是没检查的隐性病例。所以,满足欲望,先检查身体!

2006年11月22日

    今天遇见两件事。第一件,中午下班去公交车站的途中,见到大批的和尚,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他们光头,穿类似庙里真和尚穿的衣服,就称为和尚吧。他们三三两两,拿着一张纸,向路边的店铺和行人介绍些东西,依稀听到“盛会、开光、见面就是缘”这些词。大概是推介自己庙里的活动吧。这并不怪,虽然说钱财乃身外物,和尚追求钱财不是什么稀罕事了。怪的是,一路走来,我发现他们中有几个是吸烟的,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吸烟,不知佛教的戒规里有没禁止吸烟。不过想想,钱财都可以追求,老婆也可以娶(有报道说中国90%的和尚娶妻生子),那吸烟也可以说是少见多怪了。第二件,下午上班,走在行人道上,应该是比较安全的。不料,一辆面包车在我身旁急速开过,一下子撞倒了行人道上的一棵小树,树倒了。如果时间巧合,那这时我就倒在地上了,真是心惊胆颤。看到司机下车心疼地摸摸刮花了的车漆,只想说,活该!

2006年11月15日

        好几天没更新,因为感冒了。虽然这次也咳嗽,幸好拖的时间不是很长,一个多星期就好了。最近在干些什么?看风水咯,因为找到《苏民峰-峰生水起精读班》这个系列节目,讲得还算通俗易懂,所以比较有心情看下去,算是学到点风水知识。风水这东西,我觉得和命理不一样,风水还是有部分可信的,使人住得舒服些,自然心情好,自然对生活工作有帮助,命理则完全是唯心了。不过,风水也是比较唯心的,譬如说床头一定要有靠山,有些人就是不喜欢床头靠着墙,靠着墙睡不着,那也没办法吧。还是看个人喜好,住的舒服是最重要的。

2006年11月06日

参加了国家人事部的考试,工作了近两年后,突然间告诉你,其实你不是真正的公务员。感觉如何?没有言语可以形容。不得不说句,做所谓的公务员,真如世人所想象的好吗?

关于什么是公务员的问题,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在公务员法中规定的是:“本法所称公务员,是指依法履行公职、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工作人员。”在实际操作中,却有很多解读,最难以明白的就是参照公务员法管理事业单位中的工作人员是否是公务员。有一说法是,不是公务员,编制是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编制而已,不是行政编制,如果按照这个说法,我就不是真正的公务员了,只是参照公务员法管理而已。另一种说法是,单位性质和个人性质是分开的,单位性质是参照管理事业单位,人员性质是公务员。单位性质和人员性质不能简单地划等号。只要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的,不论单位性质是什么,人员性质都是公务员。啊,如此的话,我就是公务员了,高兴!暂且,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一位和我情况类似的其他市的人告诉我说,看看我们那时候考试的准考证吧。中午翻箱倒柜找出来,一看,咦,怎么是“招收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家公务员考试”!!!现在人事部的考试都只有“国家公务员考试”,没前面那一段……再找,终于找到张面试通知,上面写着“调查队系统公务员面试”,好像有点安心了。

真的安心了?没有,上星期开会,我们调查队的被告知不是行政编制,那我们究竟是不是公务员?公务员里是否还分行政编制或其他古怪名称的编制?而那个人员编制性质和单位编制性质是否有区别?头大了N倍,在这个没钱的单位里,忍受不知底细的外人指责,如今还要担心是否是公务员的问题。没办法,以后谁问起我,我就说我是非公务员,骂那些有权部门的话,不要用来骂我。另外,大概也要开始找后路了。

2006年10月27日

        在现阶段中国这样一种社会环境中,大力发扬“狗仔队”精神才是治理社会不公平现象的最好方法。如果你经常留意传媒的话,会发现一经曝光,很多不公平的事件都会得到妥善的处理。最近又多了一个例子,前段时间很轰动的重庆公务员秦中飞短信涉嫌诽谤案,现在最新的进展是,彭水县公安局撤销案件,承认诽谤案属于错案,对给其造成的伤害表示道歉,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赔偿其2125.7元。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这个案子恐怕就不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他“诽谤”的人级别更大,能够阻止媒体发表新闻的话, 这个案子恐怕就不会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说,媒体能够自由地报道,是公民的幸福。现在说一些小道消息,未经证实,在这里先假设是正确的。涉嫌陈良宇案中两位级别最高的官员,就是陈良宇先生及前统计局长邱晓华先生,他们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有情妇,即“二奶”了。香港某亲中立场的报纸报道(当然是秋后算帐),说邱晓华先生在上海有个情妇,两人生养了一个女儿。今年国庆节的时候,先生还特地坐飞机去上海和她们团聚,厉害吧!很不明白的是,连私生女都有了,为什么先生还在今年年初被任命为统计局局长呢?真希望大陆多些对准高官的“狗仔队”啊,发挥你们跟踪王菲的精神,把相机对准那些和情妇团聚的高官们吧!

2006年10月23日

    邱晓华下台实在是个大问题,这几天每天几乎都蹦出一些新的东西出来,错综复杂,我也很困惑。新局长上台后,似乎调查队体制改革要先考虑,下一步如何还没定论。嗯,没办法,反正我们基层的人还是一样,再怎么改来改去,还不是一样工作?而且,个人意见也不要过多发表了,重庆公务员秦中飞就因一条短信被拘留。看看,手机没有实名制,也是可以抓到人的,关键是发短信的内容。所以实名制与否不重要,内容很重要。

    考完试之后就很闲了,恰好大四时玩得很疯狂的《航海世纪》从收费改为免费了,现在就泡在游戏上了。准备召唤以前的舍友一起玩,现在也不想拼命练级了,就是玩玩吧,这么大的人了,还沉迷就太不像话了。

2006年10月13日

 今天早上看新闻的时候,短短的几句话足以震撼整个统计系统。这几句话是:“新华网北京1012日电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任命谢伏瞻为国家统计局局长,免去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职务;免去邱晓华的国家统计局局长职务。”

要知道,邱晓华上任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一职仅7月。七个月就被免职,而且今天打开国家统计局的网站,有关邱晓华的会议讲话,活动照片等内容,大多都被删除了。非常不正常。

有评论认为,邱晓华在统计局工作了24年,可能其想法跟老一套较接近,1991年至1992年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访问学者的谢伏瞻,可望跟中央领导理念较接近。据称绿色GDP、宏观调控、地方数据造假,是导致邱晓华提早离任的三条导火线。不过,我听说的另一版本是:邱晓华可能存在干部任用违规的问题。不过,这些也很难说,因为也有先被免职,过段时间然后任命去其他部门做头头的先例,而且不在少数。是天使还是魔鬼,现在还很难预料。

还是感叹,世事果然无常啊!

2006年10月10日

   今天下午无意中发现,维基百科可以使用直接访问了,不需要通过https://secure.wikimedia.org/wikipedia/zh/wiki/,直接用http://zh.wikipedia.org/wiki/这个地址访问也可以,我是通过广州市东风中路互联网信息交换中心代理上网的,家里的ADSL能否上,暂时还不清楚。是否解封尚不清楚,一时可以访问也不出奇,明天再试试。

 

    回到家测试了下,英文维基百科不需代理可正常访问,中文还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