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15日

初中的时候我最要好的朋友喜欢曹成模,用惊叹的语气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他怎么唱得那么好听啊。”我予与不屑的眼神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唯一不能反驳的一点是,从那时候开始,曹成模的mv就已经总是非常好看了。

 

《对不起,我爱你》的凄惨是早有耳闻,虽然我也认同当苏志燮的眼睛溢满了悲伤或者比悲伤更复杂深重的情绪的时候,看的人的心痛就像是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知觉,不能痊愈,也没办法移开视线,在那个时候他天生的忧郁会发挥出只有他才有的韵味,于是让人欲罢不能的喜爱,直至深入骨髓的怀念……我承认,最初我也是这样被迷住了,但是迷住之后呢,在我心里的苏志燮,却越来越希望他是快乐的,他眯起那双好看的眼睛牵动嘴角扯出笑容的时候,其实比他哀伤的画面更让人迷恋。

 

这两年许多人都说着喜欢他,却喜欢上了他的忧郁症和哀伤,这样的人真的配叫做苏志燮的fans吗?敢点头的都是白痴,没血没泪。

多少人为了他要去服兵役而难过得要死,我却觉得这两年刚好是个好机会,是个很好的时期,摆脱掉那些个太成功的形象,也在军营里面交些同岁的朋友们吧,然后就像几年前,那个还没有伤感和忧郁如顶戴花翎般加身的男子,就像之前那个什么都愿意去演,去试一试的苏志燮,摆脱掉那个烦人的忧郁,做那个原本也有阳光灿烂一面的男人,然后回来吧,两年时间不算什么,毕竟在我们开始懂得岁月是什么的时候,我就看过很多人,理直气壮的在花花绿绿的“韩国”世界中昂头说过:我喜欢苏志燮。

 

喜欢mr.flowermv,其实跟什么王牌阵容伤情剧情都没太大关系,我最高兴的一点是他让里面的苏志燮有过幸福,虽然途中伤感。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就眼前一亮,苏志燮的眼睛,仍然有朦朦胧胧的轻愁,忧郁,仍然像是张网一样以他为中心撒开,那让他迷人,但是更迷人的是看着他的眼睛变得清明,渐渐拨开云雾,坚定和温柔在眼里扩散,直到精光肆意的变成了刚强与深情,轻愁的眼睛,慢慢注满了幸福,孤单的手,渐渐懂得了牵住心爱的人。

那才是苏志燮,也许天生的伤情,却有着幸福的前景。

 

曹成模作了一件好事呢>

2005年08月15日

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说>

一定要看这一期的mogomogoarashi啊><百年不遇的樱井少爷踢到铁板爷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看了这么多期的magomago,也是唯一一次二宫在中午没有睡觉,虽然他一脸很想睡的样子,超可爱的呢>

一定要看噢>

我知道被说得很难听,真是不好意思.就通知一下,这里正式废除了.
从今天开始如果在新的那边有留不上言的情况,那就在这个下面留言吧,剩下的我不会再更新这里了,就这样.

我不管什么人还要说什么,抱歉,不是我认识的人,一律不说什么了.


还有,这里虽然废除了,但是有转载的事情出来,既然都说成那样了,还有不认字的,就别怪我把你们不当人看了.失礼.


2005年08月11日

有人这两天一直一篇篇翻着我以前的东西看呢,谁啊?真不好意思,我这里已经不怎么准备再更新了=_+耽误您时间了,请不要转走任何一个字啊,话先说在前面了,谢谢>

2005年08月10日

那边已经稳定了,以后可以回复了:S

2005年08月09日

纯~洁的小测试:P

^^

电视上最近对《红孩儿大话火焰山》的宣传铺天盖地,常常能看到阿雅可爱的在麦克风前面认真努力的样子,其实就算他们不做这些看起来就目的明确的花絮宣传,我也准备要去影院贡献票房的,在中国做动画的人们太不容易了,这样仍然坚持着不放弃的他们,我却似乎只能用这样微薄的一张或几张票来表示敬意,真的很惭愧。

每次在中国上映动画片,我都是一定会去捧场的,不管是不是还做得有些刻意模仿,不管是不是有些明显的偏颇和不足,看到有人尽心去挽救我们这方面的文化,感觉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小时候最喜欢看《大闹天宫》了,看哪吒闹海也常常哭得一塌糊涂,还有猴子摘月,小蝌蚪找妈妈,神鹿……那些清淡的颜色,简单却丰富的线条,勾画出的中国的动画世界,曾经是那么的风华无限过。

 

到了东京念书,见识到的已经完全产业化的成熟动画业界,心里说实话也是喜爱和佩服的,但是他们生动的色彩几乎无所不包的剧情完整的周边企划有效的人才培养和CI意识已经高度发达的声优行业之外,却也总是觉得隐隐的少了什么,又隐隐的有什么在支撑着。是什么呢?这问题像谜一样的盘旋在心中,看得越多,越是挥之不去。

几年前一次无聊闲逛的时候,看到一个金黄色的大盒子,上面是我自小就熟悉的哪吒闹海,大大的字在下面规整的写着“全DVD修复”,更大的字写着“中国传统动画精粹集”,我愣住了,仔细的翻看盒子后面的目录,足足有19部动画之多!而且很多是我从小都连听都没听过的!日本人啊,把这些当作宝贝一样的认真修复了,然后这样精致的包装出来卖给自己的国人小孩子看,而那些小孩子长大以后呢,也许就是另一个庵野秀明,另一个新海诚,另一个红优,另一个大地丙太郎,另一个金敏,甚至另一个GONZO啊……

 

心里那个谜一样的疑惑,一下子被解开了,取之而来的,却是更浓重的无奈和悲哀。

 

诚然,他们现在在过度成熟化之后也面临着新的问题,但是他们看着我们的动画,也珍惜并且吸收着世界上各国不一样的动画血统而继续成长的这个业界,真的是个可怕又可敬的“前辈”。

 

其实动画可以做到的事情太多了,也太广了。中国的动画产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在这20年来就从来没有再起来过,甚至从来就没有过,从定位开始,到体制,再到制作,乃至之后的每一个细节,都含着深深的失望,甚至是绝望,梓航姐说过:“中国现在做动画好的人,不是在国外,就是在做游戏呢。”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遇见过妹妹的几个同学,满怀着热情想要做动画,问他们怎么打算的时候,却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打算先去香港,再走一步算一步吧。

 

至少他们还没有放弃,就有希望。

 

我们国家其实有这个本钱把动画做起来的,只要不要抱着过去的功名簿,也不要不去正视问题……而就算是正视了问题,其实更严重的是一个体制还摆在那里,不完善,而且不解“风情”的体制才是真的会让人心灰意冷的。然而这些都能被克服,我相信一定能的,只要不放弃,只要有人肯去做,就一定行。

 

妹妹有一个朋友,听说是中国漫画圈满有名的人,叫阿阮。她曾经做过一个《潘天寿》,妹妹特地拿了给我看,看见红孩儿铺天盖地的宣传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女孩子清清静静的样子,很美。

 

中国的动画圈子至少还有这样的人在努力,那就还可以让期待它的我这种人去满心希望,不是吗?希望是吧,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但是这微薄的一张票,我从来不会吝啬。

其实还有一份期待,什么时候中国也出一个“新海诚”吧,那也许会是我们动画的转机。让体制不得不意识到中国动画可以做的东西还太多太多,也让有致于此的人意识到也许有着另一条路可以去尝试,只要他们有勇气去尝试,我就愿意竭尽所能的去让他们知道,有人仍然在期待着。

 

中午吃了半包薯片做午餐,最近胖了不少<想起来孙燕姿那么可爱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吃了起来,我就是这样,一边羡慕,一边发福,哎。

上次的《口袋音乐》那张CD放在手里好久了,还是没听。最近对哥特感觉的的音乐越来越不喜欢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起伏大,于是受不了华丽丽的云里雾蒙蒙。

北京的暴雨警报从昨天晚上开始发,到现在老天爷也只是落了几滴泪而已,而天气又开始闷起来了,虽然sunny叫我不要吹空调,可是还是下午吹一会儿吧,好闷呢。

阳阳来了电话,问帮他想名字了没有,我说你就叫烧麦不是挺好,他说你帮我们好好想想嘛,我想了想,说那叫大阪烧好了,他把电话挂了。这孩子,没大没小。

继续看了一会儿DW,如果不是翻译的问题,那就是这教材越来越不说人话了,放下了书,决定清静清静脑子晚上再继续。

好,在空调的午后再看一遍小栗旬嚎秧歌,不是,是羊之歌去了。

:P
回复用,谢啦>

2005年08月07日

那边。

人家回来了啦啦哈~~~累了,泡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