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10

试做一个可组合的Monster

class A:
    def __init__(self,obj):
        self.obj = obj

    def think(self,*args):
        print ‘Think A’
        self.obj.display(self.obj,None)

    def setObj(self,p):
        self.obj = p

class B(A):
    def think(self,*args):
&nb

什么时候你觉得占便宜了 就是吃大亏了

什么时候你觉得占便宜了 就是吃大亏了, 《家比天大》河源老爷子说

一点不同的声音。

10月26日9:08 MainFirst证券香港有限公司今天发表分析报告 " 畅游仍在学习如何进行多游戏开发。游戏开发是软件开发的一种,其水平在不断提升。这一领域的最新进展是引入商用3D游戏引擎。3D游戏开发是游戏开发的一种革命性方式,而所有3D游戏都可以经由视角转换变为2D。畅游花费了36至40个月去开发《鹿鼎记》,而完美时空开发同样的游戏只需6个月。以我们的观点来看,这一不同不能仅仅用游戏质量来解释。

  -畅游使用Big World引擎是错误的选择。在下一代游戏引擎的发展中,Big World已落后于Crytek和Epic。下一代游戏引擎应当支持接近虚拟现实的画质,并且是实时的。与网易相比,畅游签约Big World晚了4年,而该引擎现在已是一款过时的产品。尽管畅游还签约了Crytek,但我们怀疑畅游是否能学会同时使用Crytek和Big World。在行业人才的经常性流动中,培训开发团队使用一款商业游戏引擎通常需要12至18个月时间。

泰达罢训,这里没有钉子户,换个法吧。

天真的以为 俱乐部真的不会清洗, 既往不咎, 这帮孩子太天真了。现在俱乐部睚眦必报了, 人为刀板,我为肉丸。抛开谁是利益的最大获得者不说, 就像是鱼和水组合起来才是一个整体, 没有鱼, 水那还算个屁啊。资本的意志啊,资本除了想赚钱 还想多插一腿。其实大可不必, 共同经营各取所需就很好啊。干嘛非要争个什么劲啊。资本方当然想拼命压缩成本了, 偏偏又太过于急功近利,再怎么着也得考虑一下核心球员的感受吧。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了, 天津爷们是踏实, 那也得差不多啊, 支持泰达队的爷们跳槽, 干嘛还伺候这帮孙子呢。要不就走走法律途径, 找劳动冲裁什么的。大好的时光要是因为小人而耽误了, 他们早晚会有报应的。有钱的不会永远是大爷的, 就算是大爷也得艺术点, 回家偷偷数钱就得了, 没人和你争。你干嘛扣扣索索的,跟一帮孩子较劲,你心里有天津足球吗? 还敢说自己是为了天津的足球XX的。小气就别玩了, 玩点什么玻璃球啊得了。要不是出这个幺蛾子, 今年不还继续踢亚冠吗, 那得分多少钱, 想不开。有能力的人难免都会有点个性, 要找个好的管理者, 不能找个炮药, 到处埋雷的, 因人而治, 老是拿政

盐打哪咸 醋打哪酸

《玉观音》《死神傻了》以及《关人七事》 似乎都想讲述一种因果关系, 甚至是纯粹的巧合。后两个都运用了一种思路,就是善恶都在一念之间。所以最后只用了2分钟就演绎了另外一种好的结局。 《意外》其实也在套用这种思路, 只不过最后谜底揭开时,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玉观音则以一种近乎涅槃的方式演绎了复杂的故事, 虽然看着可爱的孩子频频出现在镜头中, 但已经隐约觉得最终会死去。果然… 或许只有这种残酷的方式才能隐射现实。说是因果关系, 实则是人之常事。有杀父母之仇,自然会报, 没想到的是杀死的是自己的骨肉。而这一切是因为一段不该发生的情愫。
 最近公司在招聘新人, 自己也时常反省, 也略有心得。一念之间或许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所以如果你是招聘的面试官一定要明确, 招聘是要筛选符合条件的人,面试的问题不是为了难倒面试者, 而是要能缓解面试者的紧张, 以便可以循序渐进的了解更多面试者的能力,处事方式,以及其他。而面试者也不用太在意个别问题的正确与否,因为问题或许并不是关键 而透过问题获取的信息才是最关键的。 总之, 面试者一定要尽量展现自己全部的能力, 无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