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23日

         这是从早上8:30到下午16:21分俺的小手机的活动情况。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你把自己一天的手机活动状况整理出来,会找到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状态,你关心的、关心你的,你的工作、生活、家庭……
       当然,我今天心情很好,没有感冒,空中阳光,这是手机记录所没有的。

   结论是:我最近一段,夫妻感情良好,同事关系和谐,有朋友惦记,工作还没开始繁忙。

  已接来电
1,8点多,阳光很好,我光着身体,接到第一电话,问我起床了没,我说还光着身体呢。又问:亚运村哪里有纯粹喝茶的地方,答:汇园公寓里,某楼的一层,场面还不错。
联想:茶馆——那一天老婆和她的同事们在那个茶馆开会,晚上我过去取车,是丹丹的生日,要到机场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吃烤全羊。熄火、奔驰车、烤全羊、黄色笑话……

2,老婆来电,问:干吗?答:你猜我在哪里?……省略家庭琐事若干。
联想:老婆——她是站着给我打电话还是坐着打的?她打电话的时候脸上在微笑吗?她在想工作呢还是在想我?……

3,午饭时间,同事电话,说:中午一起吃饭呀,我现在在开会,一会过去找你,我还有一个客户陪,过去找你坐一下就走。答:好,我们去汉拿山。
联想:烤肉、兰花花、九大碗、辣婆婆……奶奶的,每天中午都在想去哪里吃饭。

未接电话
1,021-6132751*
   联想:上海我没有熟人呀,女人?没有。朋友?也没有。同学?也没有。我每次到了上海都不知道去找谁,我喜欢一个宾馆,叫玲珑宾馆,过去的一个别墅改的,只能住10多个人,安静,安全,有情调,价格还便宜。好久没去那里住了。

拨出电话:
1,老婆手机。未接通,后打回来,见“已接电话”第2条。
2,老婆座机。转到分机后无人接听。
联想:老婆在开会吗?她上厕所去了?她会长着翅膀吗?

3,同学甲:我问:咨询一个事情,现在北京的房价会怎样呀?答:慎重考虑。来回说了3遍,4分50秒后结束,2块钱没了。

4,同学乙。办公室座机,无人接听。

5,021-6132751*
   Y说:是边总吗?您还在做IT吗?
    吾答:你有什么事情?你从哪里知道我手机号码的?
    Y说:边总做IT这么成功,当然就很容易弄到您的电话号码了。
    吾答:我不做IT,我只是一家媒体的低职位工作人员。说事。
    Y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请到了李嘉诚的生意伙伴李健(音)博士来上海做演讲,你听说过李健博士吗?
    吾答:收多少钱?
    Y说:8000多,而且终生……
    吾答:我没兴趣,别再打电话给我了。

2006年03月17日

      我理想的情形是,一群人,约好了一起怀孩子,在同一个时刻。
  
       是夜,晚餐喝的是土鸡汤,牙齿缝隙里没有韭菜叶,洗完了澡,抹了香水,那个叫“阿杜”的避孕套暂时下岗,背景音乐是“吉祥三宝”,我耳朵里甚至会想起在那个美妙旋律下的对白:“(童音)妈妈,什么时候怀上我呀?”“(成年女子音)哎!等十点钟到了。”

      晚十点到了。已经约好的三、五对好友,每个人和自己的老婆都在自己家的床上做好了各种准备工作,然后我一按手机的短消息群发键,大家开始进行造人的运动。

     想一想,场面是多动人和温馨呀……

     10个月后,我们都带着挺着大肚子的老婆去同一家医院分娩。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同一性,另外,也能降低成本。这在汽车和住房消费上叫做团购。生孩子团购估计能打一个八五折吧。中央领导同志说了,3、5年之后才能解决看病难的问题,那我们现在就自己想办法吧。团购也许可以暂时把看病的成本给降下来。
  
      然后,孩子出生了……

      然而,目前依然保持我当时设计的梦想的只剩下我一人了。昨天(3月16日),深圳的Z生了一个闺女;2个月后,美国的X将生下一个儿子;5、6个月后,北京的W也将生下一个孩子。现在只剩下我这个亚运村的B了。

      那些记忆中一些玩耍的伙伴们现在都成了或快成为孩子的爹了。除了感叹岁月流逝,年纪一大把了之外,我唯一的感叹是孩子的爹们都是健康的人,而且都怀了自己的孩子。

      戒烟、酒、麻将、台球、斗地主、色,我目前正在努力成为孩子的爹们中的一员。孩子就像自己版面中的下一期稿件,你不知道它将是精彩还是糟糕。

      最近在看希区柯克的传记,《这只是一部电影》,喜欢这老头,他遇到那些紧张而不安的演员时,经常告诫的一句话是:“别紧张,这只是一部电影。”

     生孩子在我看来也是一件可以娱乐化的人生经历,“别紧张,这只是一个生孩子的游戏。”人活一遭多么不容易呀,没事你就偷着乐吧。

2006年03月14日

    A,说的是一个真实的人,他已于一年前故去,为了表达对亡者的尊重,用化名小南来代替他;

   B,之所以取这样的一个文章名,是为了应景,也是为了骗取你的点击,本人没有任何《断》电影中的性取向。
 
   1,春节在丽江,大年初一一行四人去虎跳峡徒步。前一段路是要坐车的,刚出丽江城,大概是到了拉市海附近吧,路上躺了一个人,在殡仪馆的担架上,已经死去。车祸。

   2,前行40来分钟,到达金沙江上的一座桥,路牌上一头指向虎跳峡,一头指向香格里拉。车祸死去的司机、香格里拉路牌,我突然想起了小南,告诉妻,死去的小南老家就在香格里拉。

   3,问出租车司机,他果然知道小南。小南是当地人眼里的英雄。我突然有种冲动,想去他的坟头看看。
   4,后来想了一想,很麻烦,又要撩动人家家人悲伤的情绪,作罢。
   5,小南是我大学的校友,两个人都有点文学青年的样子,同在一个SB社团里,遂认识。

   6,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情:一次是在学校澡堂洗澡的时候,天冷,他的鸡鸡冻缩了,变得很小,他用脸盆遮着那个部位跟我打招呼;一次是同样的场景下,天热,他的鸡鸡变的很大,不用脸盆遮着和我打招呼;三是他结婚时发现自己的老婆是处女,他详细讲述了整个过程。

   7,大学毕业我在武汉、深圳两地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上学的城市北京。没地方住,小南在北京上研究生,我蹭住在他的宿舍里,两人挤在一张床上。

    8,找工作、换工作,跟他没了联系,偶尔电话一下,几年后连电话也没了;
   9,然后,我就彻底忘记了这个人,只是偶尔回忆起自己在北京漂泊着住的时候,才会想到曾经有这样一个人;
   10,2005年,偶尔看《读者》杂志的一篇文章,才发现里面写的英年早逝的那个青年学者是小南;
   11,小南是累死的,写文章、写稿子、开会,然后在深冬的一个夜里,梦中喊了几声“好累”,急促呼吸了几下,死去。
   12,小南是个好人,不该早死。

2006年03月10日

       就目前来看,全球我最喜欢的女人有三个:我老婆、长胡子的蒙娜里莎,还有就是徐静蕾。

      喜欢老婆是天经地义的;喜欢长胡子的蒙娜里莎是因为丫的微笑不再神秘,有了娱乐化的无厘头精神;喜欢徐静蕾是因为她个性有点咯色,有思想,关键啊,伊会打台球,会斗地主。在我生活的圈子里,同时会这两项的女人不多见。

     自从徐静蕾在新浪的博客点击量突破了1000万,她在全球华人中的博霸地位终于确立,名扬四海,我很是为她高兴。有时候,闲着的时候,我就会去她的博上点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每天,像我这样的人大概有上万吧,跟他们不一样的是,我只是喜欢女人会斗地主和打台球,跟他们喜欢她的什么电影啊、明星圈子啊、漂亮女友啊、绯闻啊不一样。恩,从这点来看,我的品位似乎不俗。

      徐静蕾的博要出书了,我估计会有1万个人买,但我不会买的,因为啊,书里不能斗地主、打台球。

      我希望秋天赶快来到,这样,徐静蕾的博客点击量会突破2000万,博霸地位就会屹立不倒。恩,另外啊,有机会出来打打台球啊,斗斗地主啊。  
     今日有风,天高云扯淡。

2006年03月09日

   那男子戴副眼镜,上穿褐色休闲西装,双手拉住女人的胳膊,压低声音但似乎有些歇斯底里地对女人喊到:“我就是爱你!”

   然后拉住女人往路边走,那女人个很高,从背影看有几分姿色。女人拒绝着,声音十分压抑和低沉,生怕路人听见。

   其实,就在200638日晚上9点多的光景,在亚运村某小区售楼处的门口,当时的路人就只有我和老婆两个人。那一天是一个伟大的节日,和其他庸俗的男人一样,我刚刚通过陪老婆逛街、吃饭等形式度过了这个不属于我的节日。

   几十秒时间很快就走过了这对男女的身旁,但这足够让我和老婆分析这两个人的关系。我们共同的推理是:

第一,   他们肯定不是夫妻;第二,他们肯定不是恋人;第三,他们的关系肯定有问题。

一种合理的推测是,他们是一对搞婚外恋的人,而且女的肯定是有丈夫的,他们是同事或者业务关系或者朋友关系,在某个特定的情况下发生了性关系,男子想维系这种关系,女子有些后悔了。

这两人看上去像白领,也许是DONEWS中的某个网民,或者《中国企业家》杂志的读者,或者是采用用友U8软件的公司的员工,这是能和我产生关联的一些联想。

作为一个成熟的过来人来看,那男子当时的情绪我非常了解,荷尔蒙高度分泌,小鸡鸡想在当天回忆一下往事,但女人害怕了,退缩了,欲火中烧的男子无奈之下只好使出杀手锏:“我就是爱你!”

但这种状况的后果是可怕的,新浪社会新闻上的大多数分尸案、切断命根案差不多都跟上述情况有相似之处。

爱个屁,只是为了很满足一下自己的性欲。

最后,我和老婆的一致结论是:珍惜生命,远离婚外恋!

 

2006年03月08日

   NB六年纪

  

一个大型的聚会成功与否,我的判断标准有两个:一看伙食是否好,二看吃完了饭后聚会的组织者会不会拉着我的手说:“谢谢啊!”

DONEWS 六周年的聚会果然很成功。伙食很好,还有鱼吃,冒着热气的,里面可以放一些蔬菜、豆腐,涮着吃,还有荸荠吃,皮都剥好了的,当然,还有可乐、红酒、啤酒……总之呀,桌子上光冒气的锅就有3个,吃起来热气腾腾的,很好。让我感动的是,DONEWS六年来聚会最大的一个进步就是伙食有了很大的改进。

不过,遗憾的是同桌吃饭的伙伴不是很爽。本来,我和伟哥、潘欣约好坐在一起的目的是把以前的一些老人约来,一起回顾一下我们在WEB1.0的纯真岁月。但,一会儿,刘韧的老板陈一舟过来了,伟哥和他坐在一起,然后爱立信的副总屠敏过来了,还有几个名片上印着“总”的几个人也坐过来了,其中认识的有李志高,坐我旁边,可惜他估计在几年之后才能认识我。

老人们,很多要么没来,很多要么提前走了,在场的似乎凑不起一桌,即使凑在一起,仿佛也不能找到从前的感觉了,资本、岁月、身份、婚姻在我们中间划上了不同的道道,人的气味也不一样了。昨天晚上,我其实很想跟他们坐在一起吃饭:伟哥、潘欣、刘韧、牛角尖、牛嫂、炳叔、温柔、丹丹、北雨……

和潘欣不咸不淡地聊了会儿天,大部分时间埋头在那锅可爱的鱼上,它让我觉得温暖、亲切,不用跟它套近乎就直接上它,啊!鱼。于是,连着喝了4碗汤,还有一碗鱼肉。

饱了,和伟哥、潘欣一起,走到刘韧那一桌跟他行告别礼。刘韧拉着我的手,说:“谢谢啊!”我也拉着那只越来越胖的手,百感交集:就是它,亲手创建了DONEWS,也是它,亲手卖掉了DONEWS,还是它,让我们聚会的伙食越来越好。这个时候,我想摄影师应该给一个特写镜头了,照着那只正握着我的手。

然后,乘坐北京市出租汽车公司提供给我的专车,回到北四环。司机很酷,一只手托着腮开车,如周杰伦状。

一个成功的聚会就这样结束了。不过,很抱歉,我对那些聚会上的主题发言无法提及,因为我不感兴趣。在我看来,会议的主题基本上都是一些扯淡的东西,因为跟我无关,但跟大会的组织者忽悠人来参会有关。对于各种大型的论坛、沙龙、年会,我的一个女记者同事有一个很经典的说法“吃饱了饭后,一般他们是要吹吹NB的”,这个吹NB的过程,人们称之为论坛,或者叫嘉宾发言。这次聚会,嘉宾发言有560人之多。

我也上去吹了个NB,“一首诗献给刘韧:‘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不是郭德刚。’”其实,我上台之前想说的是:

“床前明月黄

   刘韧卖光光

   举头望明月

   低头数钱忙”

 

   看着那么辛苦的刘韧,俺不忍心这样表达。不过,背板上的那副对联很有意思,“千橡海阔凭鱼跃,DONEWS天高任鸟飞”我的横批是:“打你Y的”。

   祝福所有快乐的人们!

2005年11月16日

一堆无聊的人持续干一件无聊的事情,而且一干就是上千年,那肯定能弄出一些被称为世界奇迹的事情来。我认为敦煌就是这种典范。

公元2005年10月26日下午,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敦煌莫高窟,还有那些传说中的壁画。意外的是,那些被称做石窟的洞是阴暗的,据说是为了保护那些壁画,平时很少开灯。

因为CCTV的面子,我们没花门票钱,从一个洞转到另外的洞,还看了几个平时不对普通人开放的洞,但都是一样的阴暗。

在这些阴洞里,你会做什么感想呢?怀念那些伟大的艺术家还是感叹中华瑰宝的流失?

我是一俗人,当时有三个不怎么伟大的感受:一是发现那个当年卖掉那些经书的道士居然是湖北人,顿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叹;二是心想如果能在敦煌的492个阴洞里摆自动麻将桌,再弄一可以蒸桑拿的澡堂子,然后把北京的那几个可爱的麻友电招过来,那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呀!第三个感受是石窟里没厕所,尿憋得急,赶快出洞,找地儿方便。

也有一俗人,如万通老总冯仑,不像一般人那般在昏暗的光线下抒发思古幽情,而是问导游小姐:“你们的一套解说词是不是固定的?每个人都这样说?”导游小姐顿时花容失色,但忍住怒气说自己的解说词跟别人不一样。估计伊是见过世面的人,接待过或者见过一些NB的人,不然,会留给我们一堆当地最有名的土语的。

五天之后,又去了一趟莫高窟,陪那些没来得及去的队友。程序如上。不过,我的关于敦煌莫高窟商务会馆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就差给当地管理者写信了。

我觉得自己够无聊的,在祖国伟大的艺术宝藏面前,居然产生这么庸俗的想法,内心不禁自责起来——这里是万万不能产生自摸豪华七对的想法的。

2005年09月08日

      超级女声之后,我常常在考虑一个问题,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老婆是海选来的,情人也是海选来的,不过,老婆是在评委们的黑幕下成为老婆的,而情人没有经过评委们的评选,甚至连PK的机会都没有。


     我觉得这有些不公平。那一天,心气颇旺,我于是把老婆和情人叫到一起来,让她们PK一下。
     按照时下流行的模式,我当起了主持人,专家评委是家里养的猫,也给几个朋友发了短信,让他们通过短信的方式也参与进来。


     PK的方式很简单,每个人分别对我做一个亲密的动作,然后是一段真情告白。本来准备让她们每个人唱首歌的,但怕邻居怀疑我家半夜搞卡拉OK比赛,所以作罢。


    首先是情人上场,她深情款款地看了我几秒钟,然后拥抱住我,KISS我,然后进入规定程序——真情告白:上次在床上我说过一句:“能走到现在真的很幸运。今天能站在婚姻的舞台上,自己又很喜欢这条道路,还有这么多人喜欢,实在太幸运!不管是谁离开,大家都是一样的棒。因为名份和做爱比起来,实在太渺小了。”

   情人说完了,专家评委猫眯说了句:“坚持最初的梦想。”情人流泪一塌糊涂。

    然后老婆上场。 她先替我搽掉了左眼上的眼屎,然后整了整我的领带,说:“感谢你,男人!如果不是因为对你的感情,我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进步;感谢评委,因为你们确实给我很大鼓励;感谢父母,因为他们真的很支持我…… 我今天站在这里,心情很复杂,走到今天很不容易。这一刻不是只有我们两个站在这里,而是很多女人一起站在这里。
  多谢爱情,虽然我不是最好的,但我会用心去爱,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希望每一个人都平安、开心、幸福。”


    老婆说完,主持人哭了。
    结果正如你想象的那样,情人被PK掉了。
    于是,我期待明年新一轮的PK运动来临。
(纯粹娱乐)

2005年09月07日

1,露阴癖。裸睡;喜欢光着身体在厨房里晃来晃去;谈话的时候,不管多严肃的话题,都喜欢往“性”上面引导。

2,洁癖。喜欢在很干净的环境里呆着,然后糟蹋掉这个环境。爱在家里不停搽地板,把东西收拾整齐。以前爱邋遢,现在爱整洁。

3,伤感癖。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莫名其妙地伤感,觉得无助,那种低沉的感觉就象女人的例假一样,准时而且有规律。

4,麻将癖。每期杂志做完了,总想找人打麻将,输了的时候感觉“人生如梦”,赢了的时候感觉“东方红,太阳胜”。

5,做饭癖。喜欢做饭,煎、炒、烹、炸、蒸都会来几下,跟刘欢喜欢唱歌一样,我喜欢做饭。

按照游戏的规则,我应该点名5个人来说他们的癖好,这5个人是:克林顿、拉登、麦当娜、萨达姆、张靓颖。

2005年08月30日

终于让全国观众松了一口气

终于彪哥去世了

终于人们又要发表对英年早逝的看法了

终于我也想到了死亡和葬礼这个问题了

如果可能  请微笑着参加我的葬礼

因为我生过 吃过 喝过 爱过 操过

因为我经历过 庸俗过 高尚过 卑微过

生命是一个过程 但结局来临的时候

请微笑着面对

如果可能 请微笑着参加我的葬礼

可以吃喝打麻将聊天玩杀人游戏泡妞

在我的葬礼上发生这一切 我不会在意的

重要的是你在微笑 而我只不过是微笑凝固了而已

BTW:

彪哥 能挺到超级女声决赛后去世是种幸福

因为人们把庸俗而娱乐的眼光可以完全聚焦在你的身上了

眼里含着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