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29日

今天下雨。

我一向不喜欢雨天。小时候是因为没有漂亮的雨衣,雨鞋。长大了是因为不能穿漂亮的雨衣,雨鞋——我的身体足以将它们撑破。一到下雨的日子,到处都是潮潮的,无论我如何小心翼翼,鞋子和裤脚都会变得又湿又脏。于是,这雨虽然是落在了外面的世界,却也淋湿了我的情绪。在雨天我变得无比懒惰,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只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或者蜷在被子里看电视,任雨丝将屋内和屋外斩成两个世界。

尽管我是如此的不喜欢雨天,但偏偏记得在雨天发生的事。曾经在大雨中挤着一把伞走完西湖长长的苏堤。其实,如果那天雨小点就是浪漫,但偏偏雨太大了,所以浪漫也就变成了狼狈:)曾经在雨夜相拥走过繁华的南京路。我还记得蒙蒙的雨丝在灯光下坠落的样子,绵绵,悠悠,像极enya的曲子。

一天了,雨还没停。人家古人尚且可以“留得残荷听雨声”,而我,只能听着窗外的汽车轧过路面的声音。

2005年09月26日

家有妞妞初长成(5)之

一吻定江山

今天早晨,当我还在梦和现实之间游离时,妞妞一直在床边连续不断地小吭叽,还站起来扒着床露出个小脑袋。虽说它吭叽的声音不太大,但想睡沉却睡不了,实在有气,就像有人挠脚底,想大笑却笑不出那么难受。我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把它揽上来,强按在胳臂里让它和我一起睡。没想到,妞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嘴凑到我嘴边,还咬了一下!还好,它没有用咬某人拖鞋的力度来咬我的嘴,不然我肯定变成兔子了。事后,某人竟然还问我,妞妞吻你什么感觉。。。

2005年09月18日

家有妞妞初长成(4 )

神奇的狗咬棒


每个人都有一些小时候就形成的习惯,一直像影子一样跟随着我们,是很刻意地改都改不掉的。比如我叔叔吧,从小就喜欢咬大拇指,他现在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了,可还是会在看电视或者看书时咬着那可怜的大拇指。妞妞也是,它从小就喜欢啃各种鞋和各种脚趾,某人的拖鞋现在已经被妞妞搞得面目全非了。

后来,我从同学那里听到一种神奇的物品——狗咬棒,就是专门为狗狗,尤其是刚刚长牙的狗狗设计的玩具。据说这种狗咬棒深得狗狗的欢心,它们咬上这个之后就再不会去咬家里别的东西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某人之后,两个人就都蠢蠢欲动,发誓要给妞妞买到这种高科技产品。机缘巧合,昨晚去看电影的路上发现了一家宠物商店,但为了赶场,只好等看完电影才能回来买。没想到,等我们看完电影按原路返回时,那家宠物商店就像聊斋里的鬼屋一样,诡异地消失在茫茫夜色里了。

今晚,某人去昨晚路过的那条街上买裤子。一路上,我们的眼睛都没有放过任何招牌,最后总算再次看到了那宠物商店。我们带着好奇走了进去。一进门,我就看到了摆在右边的一架子颜色各异有大有小的骨头状棒棒。

售货小姐说,白色的是奶味的,黄色的是××味的(没听清)。好神奇哦,竟然还有这么多种口味,就像口香糖和果冻布丁一样,做狗狗也挺幸福的嘛。我拿起装着十个小骨头的一大包问,这是什么做的?小姐回答,是牛皮的,烟熏的,狗狗不仅能用它磨牙,还能把它吃掉。恩,神奇神奇。我刚想放下这包,再选选其它的骨头时,某人说,就这包吧。拿着骨头棒,我本想顺便看一下项圈,但某人坚决反对,只好怏怏作罢。(其实,我特别想给妞妞使用某人的一个高科技产品。那是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细绳,可以自由伸缩。我一直想像着把它套在妞妞脖子上的情景,它跑快时,绳子就伸长,一会儿,妞妞就会慢慢地随着缩回来的绳子退回来,多好玩啊!)

回到家后,我对妞妞说,妞妞,你猜我给你买什么了?妞妞欢快地摇着小尾巴,不解地看着我。我连忙拆开包装袋,在把骨头棒扔给妞妞之前,还相继和某人闻了闻,好像就是一股牛皮味嘛,就是我们鞋的味道啦,至于这棒棒是否有真的有那么神奇的功效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神勇的妞妞已经专注地把棒棒的一端咬破了。不过,这棒棒对它的吸引力似乎不太大,某人已经机警地把他那可怜的拖鞋藏起来了。

2005年09月17日

今天见到苏菲·玛索(sophie marceau)嘞,惊艳,跟电影里一样漂亮!最喜欢她的下巴了,我要去整下巴,整下巴。。

今天看的是她的新片《晚上见》,讲述一个女人在丈夫死后由绝望到希望的转变。这个片子应该不算故事片,不注重情节的连续发展,甚至可以说是无头无尾,它关注的是人的内心世界。上周听电影课,知道了什么是远、近、全、大、特镜头,如果影片要注重人物心理,那么肯定会大量使用全身或特写镜头。这个片子便是如此。整个片子充斥着全景和特写,有扑面而来的海浪,有苏菲神经质的脸庞,再加上细节的声响效果,这些都给观众造成一种心理冲击,敲打着心灵,进而引起震撼。片子里似乎一直存在着两个世界,一是开始时苏菲喧闹绝望脆弱接近崩溃的世界,另一便是她的孩子们热闹欢快希望充满童趣的世界。起初,这两个世界截然对立,尽管苏菲带孩子们到海边去玩,但可以感觉到他们各自的独立。直到最后,苏菲对生活和生命重新燃起希望时,她的世界才和孩子们的世界融合在一起。在海边开始,在海边结束,却是两种不同的氛围与心境。

影片结束后,有人提问导演,想通过此片传递一种什么思想。导演回答,是对死亡的理解,对生命的珍享。是的,我们到最后仍然不知道苏菲的丈夫是怎样死去的。死亡被导演用做一种符号,它既是苏菲生命的结束,也是苏菲生命的开始。很像一个哲学命题,等待完美的解答。



ps:sophie的老公蛮帅滴~

2005年09月16日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厦门大学将不再处分学生接吻。真是啼笑皆非。

想起以前读本科时,学校发的学生手册上有这样的校规:

  • 禁止学生在校内放牧
    你能想像出三三两两背着书包的学生,手挥长鞭,在校园的林荫小路上,在教学楼前的广场上放牧牛羊的情景吗?

  • 禁止学生在食堂互相喂饭;
    手册上不说,我还真想不出这么做。

  • 禁止与两个以上(包括两个)的异性同时交往;
    完全忽略同性恋,他们(她们)就可以同时交往两个以上?!
2005年09月14日


这只狗像靖哥哥


这只拉不拉多让我想起李林甫


多有大侠气质,多像乔峰啊~

家有妞妞初长成


来自北方的狼


傍晚,我们会把妞妞带出去走走。它现在还不会走楼梯,所以只好由我抱着下楼,到了外面,我再把它放到地上。通常,它落地后都要一动不动地适应几秒钟,然后才开始生龙活虎起来。

妞妞在外面总是有百分之百的回头率,经常有人为它驻足。而且它还艳福不浅呢,因为时常会有既善良又有爱心的美女将它抱在手里把玩。美女们在连续感叹了几次“好可爱”后,还一定会问这样几个问题:

“它多大了?”
“它叫什么名字?”
“它是什么品种?”

前两个问题我可以对答如流,但到了第三个问题我却不知该怎么说了。

妞妞是什么品种嘞?用我们家乡的话说,它就是一只“笨狗”“土狗”,就是最最最普通的那种狗。可是我的虚荣心却让我羞于承认这个事实,我开始为它寻根。妞妞的妈妈我是见过的,是一只典型的白色的京巴,毫无特色。可它的爸爸是谁我并不知道。于是,我致力于根据妞妞身上的特征,推测它的爸爸。

首先,它的爸爸一定是黑色的,因为妞妞身上有一部分黑毛;
其次,它的爸爸一定是凶悍的,因为妞妞发飙的时候真的“狠可怕”;
再次,它的爸爸奔跑速度一定很快,因为妞妞全速跑时就像一头小狮子;

综合以上几点,我得出结论:妞妞一定还有狼狗的血统!狼狗哎,眼光锐利,身形矫健,多酷!而且据说狼狗还是狼的后代呢,那么,我们可以认为,妞妞也是狼的后代。。既然妞妞来自东北,那不如说,它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嘿嘿。。。


2005年09月12日

家有妞妞初长成

狗以食为天


一个月时,妞妞断了奶,来到我家。

我正式抚养它后,在进食方面一向本着人狗平等的原则,就是我吃什么它吃什么。

现在来数数妞妞曾经吃过的东西:

  • 火腿,当初带它偷渡时就靠那两根火腿的,它一叫就给它的嘴里塞火腿。妞妞和火腿的感情一定很深。
  • 牛肉,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在食堂吃土豆牛肉盖饭,她没什么胃口,剩了好多美味的牛肉,最后这些牛肉都被我带回来给妞妞了。她很喜欢吃。
  • 鸡肉,楼下有家麦当劳,我们经常去买鸡翅,每次吃完都把骨头给她咬,某人还特意不吃完,给她留点肉呢。
  • 猪肉,猪肉是我自己炒的,可惜啊,我炒的菜连狗都不喜欢吃。
  • 排骨,某日,我们特意去饭店要了盘排骨,吃了一半,剩的一半带了回来。某人那天特别内疚,因为他无意把妞妞的脚搞伤了,所以执意要把肉多的排骨留给妞妞,馋得我都留口水了。
  • 鸡蛋,因为我最拿手最得意的菜就是各种东西炒鸡蛋,所以这菜也是我们饭桌上的常菜。但什么好东西天天吃也会腻的,妞妞好像不大喜欢吃了。
  • 各种蔬菜,西红柿,葡萄,鸭梨。
  • 牛奶,可乐,啤酒,月饼……

作为一只只有一个半月的小狗,它的小小胃能消化得了这么多东西吗?我的脑袋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还好,我没有给它吃猪肝。今天听一个同学讲,她奶奶曾经养过一只猫,每天喂它吃猪肝,结果害得这猫患上便秘。我说那多好啊,屋子里多干净啊。她说你知道那猫解决不了问题有多难受吗??


快啊快啊我要吃


恐怖狗分子,还是狗恐怖分子?

家有妞妞初长成

我要我们在一起


妞妞特别喜欢和我们在一起,可是我们却无法满足它,因为我们都是被时间操控的机器人,活在这个身不由己的世界里——早晨九点要上班,晚上六点才下班。所以,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妞妞自己在家里,所以,妞妞是很孤独的。

每天早晨出门之前,我们都要在阳台上丢给它一块旺旺,目的是转移它的注意力,我们好趁机离开,这个办法十几天来屡试不爽。直到有一天,锁好大门后,屋子里面传来委屈又愤怒的叫声,我们俩对望了一眼,心里都不是滋味,只能狠心地丢下它快快地逃下楼。那次以后,虽然我们还是在出门之前给它旺旺咬,但心里却都有着掩耳盗铃的感觉——它吃完以后发现我们不在了还是会叫的。

今天下午,本来我是有课的。我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前,像往常一样把妞妞叫到阳台上,扔给它一个鸡翅骨,然后在它低头去啃骨头时,蹑手蹑脚地转身向门口走。没想到,妞妞明白了我的意图,它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自己最爱的骨头,跟在我脚后跑。我蹲下来,摸摸它的头,又把它抱回到阳台上,放在骨头面前。妞妞用鼻子闻了闻,开始啃了起来。可是,就在我放心地往回走时,妞妞又跑来了,这次嘴里还叼着骨头。它用那黑珍珠一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我走一步,它跑两步。我试图把它的骨头放在床下、桌子下、甚至我的鞋子上,希望它能够在这些它平时最喜欢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啃骨头,不要再理会我的离开。但事实证明这是徒劳的,无论放在哪里,妞妞每次都会先叼起骨头,然后跑到我的脚下。它这次是铁了心的不让我走,或者跟着我走。它的眼神是那么地无辜,于是我被软化了,为了妞妞,我逃课了。

现在,它正在我的椅子边开心地啃骨头。我低头看它时,它也抬头看了看我。


他们又要丢下我不管了~


2005年09月09日

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
 生苦。病苦。老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忧悲恼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