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7日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报道,目前在美国境内活动的俄罗斯间谍人数和情报搜集能力比苏联时期还要厉害,“新克格勃”已摆脱了苏联解体的阴影,他们的现在和未来更值得关注。与此同时,英国《卫报》也报道,俄罗斯目前针对英国情报搜集活动的规模也已回升到冷战时
期水平。再联想到近年瑞典等北约国家曾传出抓获或驱逐俄罗斯间谍的消息,似乎俄情报机构对西方国家的谍报工作又重现当年克格勃的风采。

三大情报部门各有侧重

历史上俄罗斯是个尤为注重情报工作的国家,在沙俄时期,彼得大帝不仅向欧洲国家派出大批间谍广泛搜集情报,他本人也曾经化装成学徒前往西欧偷偷学习先进技术,这本身就带有间谍性质。苏联时期克格勃的情报工作更是达到了巅峰,让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军情六处自叹弗如。现在的俄罗斯,不仅总统普京曾在情报战线上工作过15年,而且俄政府许多高官也来自情报部门,这为俄情报机构壮大提供了诸多便利。

目前,俄罗斯从事谍报工作的部门主要有三个:对外情报总局、联邦安全总局和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他们被称为21世纪的“新克格勃”。这三大机构各自独立,工作相互配合,业务相互验证,各有侧重,在世界各地拥有庞大的间谍网。

对外情报总局是境外情报的主力军,其核心任务是:参与旨在反对北约东扩的对外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全面搜集有关地区纠纷、军火交易、国际恐怖活动及毒品走私等情报。据英国情报部门2004年底透露,在英国活动的间谍来自对外情报总局和俄军情报总局。

联邦安全总局的工作重点在国内。由于该局主要针对反间谍、反恐怖等领域,近年来它的触角伸向境外。据报道,该局2004年抓获了40名间谍。俄《消息报》报道,俄各级安全局总人数已经由最初的8万人增至20多万。不久前,俄成功粉碎一起类似别斯兰人质事件的恐怖阴谋,这就归功于联邦安全总局。

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俗称“格鲁乌”,是俄军事情报系统的最高机关。目前,设法弄清西方各国对北约东扩持何种立场及分歧、监视独联体其他成员国军队动向已成为该局的工作重点。“格鲁乌”在全球的谍报活动不仅活跃,而且富有成效。在伊拉克战争时,“格鲁乌”向普京总统提供了战争发展的准确预测,普京评价称:“他们的预测与每天的战事进展几乎完全相同。”

俄情报部门经历几番风雨

现在的俄罗斯情报机构,除了俄军情报部门“格鲁乌”外,主要脱胎于苏联的“克格勃”。1991年底,当时的俄总统叶利钦对克格勃进行拆分和改组,只有联邦安全总局继承了“克格勃”衣钵,留在莫斯科市中心卢比扬卡广场“克格勃”总部大楼里。“格鲁乌”虽然没有被裁撤,但也大伤元气。

叶利钦的一番动作之后,俄情报部门的工作很快陷入被动。首先是分而治之带来职权上的混乱,造成外国间谍乘虚而入。其次由于“克格勃”的改组和裁员,大批特工投身商界或被西方国家利用,对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普京于2003年和2004年先后对情报部门实施了几次大手术。俄联邦安全总局逐渐收复“失地”,成为“克格勃”的缩版。

俄加强情报搜集也是无奈之举

目前,俄罗斯向西方国家派遣间谍主要依靠两种渠道:有官方身份掩护的外交官和无官方身份掩护的民间交流者。《时代》周刊披露,目前在美国活动的俄罗斯外交官间谍有100多人。他们享有外交豁免权,处理方式也比较温和,往往以驱逐为主。而无官方身份掩护的俄

罗斯间谍则以商人、学者、记者等身份进入西方国家,结交进入国的政要、军官、技术专家和学者,利用他们可以接触到美国核心机密和关键技术,或拉他们下水为俄罗斯服务。当然,俄罗斯间谍结交美国“朋友”的方式五花八门,但主要归为三点:一是施之以利,以金钱为诱饵;二是施之以色,以美女为诱惑;三是抓住其弱点或错误,进行要挟。

俄罗斯间谍针对西方国家的情报搜集目标十分广泛,政治、经济、军事和科技情报都被纳入搜集范围,其中美国和欧洲大国是重点,比如俄重点搜集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情报,因为该系统对俄核威慑能力造成巨大威胁。

专家指出,近年来,西方国家借北约东扩频繁干涉独联体事务,打压俄战略空间,俄罗斯对美国和英国等国加强情报搜集工作,也属一种无奈之举。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