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7日

        为体现众生平等的原则,佛决定给诸妖一个转正成仙的机会,前提是妖怪必须认真学习佛法,并写出体现佛法的论文,并且要做出一些善行。论文由唐僧负责审查,并要发表在一定级别的刊物上。诸洞妖怪听了这消息,个个大喜若狂,纷纷动手准备,争取早日转变身份。白骨精就是其中的一个积极分子。
        那通天河的老鳖听了这消息,也动了心,琢磨半天,回顾了自己多年在通天河渡人的心得,写了一篇,寄给唐僧。唐僧见,懒懒地把它丢在一边。悟空不解,看看唐僧。唐僧笑道:“蠢猴!这么多妖怪都想借机发表论文,我哪看得过来?”
         却说白骨精也为论文发了愁。它天生精通吃人及骗人之术,要说写吃人之术,它可绝对有心得,可是若这样写肯定不会过关。但是,要写出关于佛法的文章,它可真是一窍不通。如何过关呢?白骨精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它拿着抢来的财宝偷偷找到唐僧,声明是赞助唐僧办刊物的。白骨精严肃地说道:“对于宣传佛法这样的事,我们每个妖精都有义务支持,我水平低,但是我有一颗对佛祖的爱心,我把家里的积蓄拿来献给大和尚,算是尽我一点绵薄之力吧!”唐僧听了,十分感动,心道:“谁说妖怪不好,它们可尽能替你着想啊!那只老鳖,修炼上千年了,还只会傻瓜似地每天渡人,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转正了,真是不通世务啊!”当下唐僧拍着白骨精的肩膀,赞道:“白骨妹妹不要谦虚,你这样做,已经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你对佛法已经真正掌握了!论文嘛,小事,不用你操心,我来帮你做。”当下妙笔一挥,瞬间论文写成,唐僧满意地看着论文,在上面端端正正地署上大名白骨精。

        白骨精得了论文,很快转正,成为首批由妖精变成神仙的人,而通天河的老鳖呢,每天依旧在河里游来去,帮助来往客人过河,背上却是惹眼的两个大字:妖怪。

2005年10月22日

2005年10月21日

            忽如一夜春风来?蓦然回首,马路上车辆纵横,如狼奔豕突,如恶虎捕食。

             拿着杀人许可证——“驾照”的职业杀手越来越多,马路上到处都能看到他们“矫健”的身影;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开着车一路边关横冲直撞,恨不得把行人辗得粉碎方显自家英雄本色;磨牙吮血,收获颇丰,残缺不全的肢体是他们最大的杰作……

           单位里又一位同事遭遇了车祸,寒冷的天气里传来的这个消息愈发使人郁闷。恨透了横冲直撞视行人为无物的马路杀手们,和同事们戏言要买装甲车上路和他们厮拼一场,话了跨上自行车驶入寒风里,在同烟中急驰依然如故。

2005年10月19日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悟已往之不谏(jian,4),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舟摇摇以轻飏(yang,2),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xi,1)微。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童仆欢迎,稚子候门。
三径就荒,松菊尤存。携幼入室,有酒盈(ying,2)樽(zun,1)。
引壶觞(shang,1)以自酌,眄(mian,3)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xi,1)之易安。
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qi,4),时矫(jiao,3)首而遐(xia,2)观。
云无心以出岫(xiu,4),鸟倦飞而知还。景(ying,3)翳翳(yi,4)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huan,2)。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
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兮,将有事于西畴(chou,2)。
或命巾车,或棹(zhao,4)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羡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he,2)不委心任去留?胡为遑遑(huang,2)欲何之?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执杖而耘耔(zi,3)。
登东皋(gao,1)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
译文:
回去吧,田园都要荒芜了,为什么还不回去?既然自己让心意被形体所役使而出来做官,又为什么独自惆怅而悲愁呢?我知道过去出来做官的事不能再挽回,未来的事还可以再补救。 实际上迷失道路还不远,我已认识到今天的做法是对的,而昨日的做法是错的。船悠悠地飘荡着前行,风徐徐地轻拂着衣衫。
我向行人打听前面的路程,只可恨晨光还是这样朦胧。终于望见了家乡的房屋,高兴地奔向前去。僮仆快乐地上前迎接我,孙子们在门前迎候。
院子里的小路将要荒芜,可喜松树和菊花还依然活着。手牵孩子走进屋内,壶里盛满酒。拿起酒杯自饮自酌,扫视着庭院中的树木露出笑容。 靠在南窗上来寄托傲世的情怀,深感住在狭小的居室也能使人安逸。每天在园中散步成了乐趣,虽然有院门却常常关闭。拄着手杖走走停停,时时抬头眺望远方。
白云闲悠地从山洞中涌出,小鸟疲倦地向树林中飞归。夕阳暗沉沉地将要落山了,我抚摸着孤独的松树流连忘返。 回去吧,请让我断绝与世俗的交游。世俗与我的志趣不同,还驾车出游寻求什么呢?和亲友们说说心里话能使我快乐,弹琴读书来消除愁闷。农夫告诉我春天到了,我将要到西边的田里去耕种。
有时驾着布篷车,有时划着小船。既循着那曲折的溪流探寻山涧,又沿着崎岖的小路越过山丘。树木正在勃勃地生长,泉水开始涓涓地流动。羡慕万物适逢大好时光,感叹我的一生将要结束。
算了吧!活在世上还能有多久呢。为什么不任随心愿听凭自然地生或死,为什么遑遑不安地想要到哪里呢?富贵不是我的心愿,仙境不能期求。
盼望在好天气里独自外出,或把手杖插在地上去除草培土。登上东面水边高地放声长啸,走到清澈的溪流来吟诗。姑且顺着大自然的变化走到生命的尽头,乐天安命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名人,巨大的光环笼罩,使你疑惑、惶恐,你觉得自己的渺小,感觉他的伟大,但,揭开那迷人的面纱,透过真相看去,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与我们没有什么两样;他们也曾流丑鼻涕,甚至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过许多朋友,他们都已功成名就,有的跃上政界高层,有的成为富商巨贾。但是,如果你知道他的光环背后听面目,你会一哂而去。毕竟,令你敬重的还是一个人的人格,而不是披在身上的那件财权打造的闪光的外衣。

2005年10月18日

人都想坐轿子,但轿子不能自己抬,得靠别人抬.自吹自擂是不行的.俗语说的好,泥多佛大,水涨船高.不管是谁,想成功可以,不能忘了把自己抬起来的群众.不然,群众生了气,后果很严重.把你从轿子上摔下来,不死也得脱层皮.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和王总相识多年,惟知其豪爽、真诚,不知其它。与其家人亦相识。忽一日,闻知王总是城中某最富盛名人物之弟,不胜惊讶。以王总之真诚,之随和,总和高官阔佬不相象。惊讶之余,心生敬意。有背景者不自吹,令人敬佩。

        古云:涉浅水者见鱼虾,涉深水者见蛟龙。概愈是有知识有修养之人,愈是谦虚自持。惟浅陋之辈,世云半瓶醋者,时时处处张牙舞爪,状类螃蟹,然其层次所差大矣。
2005年10月16日

 

2005年10月14日

         

        我的老祖宗杨维乔,是清初的监察御史,是个大清官。对于他的事情,我只是打自小时就听家里的老人说一些,但又都语焉不详。据说家里原先有家谱,记载得比较详细,后来破四旧时,本家的一些老人觉得这是四旧,就把家谱供了出去,后来就被烧掉了。从此我们便对老祖宗的事情失去了了解。
        九十年代后我参加了工作,无意中看到了县里编的县志,在家乡的社会名人栏目中赫然就有老祖宗杨维乔的名字。我是那么惊讶,当我急忙地读完这段关于我的老祖宗的简历时,他内心是那么自豪,又是那么惋惜。我自豪,因为我的老祖宗是个大清官,他生时为朝廷打击贪官,为康熙盛世做出了贡献。他为山西饥民捐资,使这些百姓免当满洲贵族的奴隶。他为此被人陷害,投入监狱十七载,把自己的大好青春全被葬送在监狱里。但他并不后悔。他曾在刘宠墓前挥笔赋诗:“居官莫道一钱轻,尽是苍生血作成。向使特来抛海底,莒波赢得有清名。”当一名清官,这是他的素志,所心当他含冤入狱后,以及他被释放出来后,他仍然一如既往,性情恬然。他回乡后,闭口不谈朝事,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做到了,虽然他身被不世之冤,但他对于皇上,他是尽了忠心的。

       他的晚年很困苦。虽然他居官多年,而且他当的官也是权势炙手可热的官儿,但他没有利用自己的权势为自己谋点什么。他没有踩着他人的尸体向上爬,他也没有敲诈他人的血汗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他辞官回乡后,生活异常困顿。这从他的一道诗中可知,他写道:“结庐傍石桥,桥畔柳千条。案上新琴谱,瓮头旧酒瓢。久贫人事少,多病壮心销。老大便宜处,廿年不早朝。”

       他没有为自己和他的后代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他却为他的后人及许多百姓留下了无数的佳话,留给人们一段闪光的人格。他在朝时,刚直无私,许多大官都怕他,但却都无法恨他。他被奸臣陷害入狱时,张家口一带人民纪念他,为他立了生祠。他回到家乡,虽然已经无权无势,但他却受到家乡人民的普遍景仰。他去世后,他被宁海州人民送进乡贤祠供奉。人生至此,足矣!

        作为杨维乔的后人,我们为他感到自豪,也为此对自己有了特殊的要求。我们不能贪财,不能欺人,要讲信义,要讲道德,否则,我们有何颜当他的子孙,我们将来有何面目与他相见?我们要以他为楷模,继承他的志向,继承做好人,做个对人民有益的人,一个清白的人,一个无愧于天地良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