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29日

我认为无线增值业务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

无线增值业务在中国经过6年的发展,至少已经达到了几个方面的成功:

1.普及了短信,任何人都不能否认,没有最初的移动梦网创业计划,手机中的短信功能是不可能被这么快的发掘并普及的。没有最初做短信编辑的贡献,是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多人在自发的编撰短信的段子娱乐大众的。短信也不会这么快的成为移动电话的基础业务之一。

2. 开发出了许多用户愿意花钱使用的业务。还记得2000年底,第一次在北京晚报上打了下载单音铃声和黑白图片豆腐块广告,客服电话被打爆了,所有的电话都是咨询如何使用,如何下载,如何设置的。2002年我所在的公司开通了同城约会的短信业务,没有做任何强制消费的行为,每天都有4000多人注册使用,每天的聊天量有10多万条。2002年的彩色图片,和弦铃声WAP游戏,都有用户在积极参与,2004年,彩铃业务开通,2005年手机游戏有了新的发展,还有天气预报、新闻、笑话等业务。所有这些业务给用户提供了娱乐和方便。为公司创造了价值。当时2001年时,互联网一片低迷,当短信频道从移动结款100万/月时,对于整个公司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事情。

3. 向最多的用户普及了无线增值业务。任何一个市场都需要用户基础,在过去的6年时间内,无线增值业务的用户从无到现在到1亿多,固然有很多泥沙俱下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个行业已经有了庞大的用户基础和用户认知度。在这样大的用户基础上开发业务,只要产品质量,服务水平,市场营销都跟得上,一定会有很好的成绩。

4. 无线增值业务已经渗透到了国民经济的很多行业中。我们可以用短信及时收到我们银行账户的变更信息,用WAP查询当月的话单,用彩铃宣传公司业务。政府部门用短信及时通知重大的灾情疫情等等。

在过去几年,对于无线增值业务的批评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里面有整个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问题,有终端厂商标准不统一的问题,有SP黑心抢钱的问题,有运营商监管不力的问题,有国家法律法规不够健全的问题。 这个行业像一个正在成长的小孩子,已经承担了很多负担,但是对他的教育和指导又没有及时跟上,所以,无线增值业务目前出现的问题如果说得严重些,也是青少年违法。如果一定要对他进行个处罚,也应该是罚他的行为被严加监管,罚他的父母在孩子教育问题上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

在英国有个IVR业务,当用户把手机对准一个音乐音源(正在播放的一首歌,一段乐曲等),拨通一个号码15秒后,可以收到有关这段乐曲资料的短信,同时,能为用户提供音乐下载,彩铃设置等服务。在日本,手机可以作为公交一卡通使用,上公交车或地铁时,对这读卡器晃一下装着手机的包就可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总有一天,无线增值业务会真正的成为经济领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像当年的泡沫,现在的互联网。

2006年04月27日

周日去了宜家北京新店,人非常之多,我已经习惯了。

平心而论,新店比原来马甸店的停车位多了,餐厅大了,面积大了,如果没人的时候去应该感觉不错。可是总有几处让人很不爽。

我最不爽的就是宜家的电梯和楼梯的设计,宜家的电梯和楼梯是这样的,作为一个顾客,你只能从1楼直接到3楼,然后绕一大圈才能找到下楼的地方,当然这样可以让顾客尽可能多的看到宜家的产品,但是,我只想到2楼买一件小东西。如果你在2楼逛了一圈之后想起来3楼还有一件东西也许你想看,对不起,只能从你刚才下楼的地方再上去,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你在3楼想直接下楼,对不起,电梯只到2楼,您还得换另外一部电梯,或者绕一大圈走楼梯或扶梯下去。和北京其他强横的超市一样,就是要让你绕,就是强迫你看,强迫你多走路。

宜家另外让人不爽的是以前免费的塑料袋,现在要5毛钱,当然他们也提供免费的包装纸和绳子和胶带等等,可能是出于环保的考虑,可能是节约成本的考虑,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我只买了三件小东西,但是占了我两只手,如果我不愿意花5毛钱买塑料袋,我只能去用牛皮纸和胶带粘一个纸袋,这样就环保了,可是纸是要砍了树造出来的,我从来不同意用塑料袋比用纸袋环保的说法。况且这样更浪费。

我还有一点不爽,就是停车场,停车场足够大了,但是进口和出口的设计让人感觉非常的不方便。可能去多了摸索出门道就好了,可是谁天天去那儿阿!

所以,我决定,以后,把去宜家的次数缩减到最多半年一次,能在其他地方买到的东西绝不上那儿去,再说,4元桥,望京,大山子,想想都害怕,不是一般司机,绝对不敢到那儿开车去。

2006年04月25日

广州天悦明天新闻发布会,我本来是要去的,杨总说这几天广交会,机票全价,酒店翻6番。考虑到我刚刚失业,新的事业也还没有开始,为了给我省钱,杨总建议我不要去了。只能在这儿写个帖子祝贺他。

我在2003年底认识杨总,然后加入了光通,最后下定决心加入光通的原因是我参观了当时光通的办公室,那时光通员工在晚上11点之后都在热情高涨的工作,有回家吃过饭后又回来工作的,有的甚至一周都不回家,全部自觉自愿。我当时想,有这样一支拼命的团队,光通何愁无往而不利。加入这样的团队是我的机会,所以我加入了光通。

光通在上海为外地员工租有公寓,杨总家在广州,但是他在上海时都住办公室,所以我们都习惯了晚上11点以后开会讨论问题。他在深圳有一套很大的别墅,但是常年只住着保姆和狗,杨总有很严重的胃病,但是经常在办公室吃盒饭,也经常因为要陪客户而喝多。

我曾经问过杨总,他已经有了豪宅,名车,相信存款也不会少,相信即便他不工作也可以天天打球喝酒过安逸的生活,这样拼命工作为了什么,何况他在光通还没有任何股份。杨总当时的回答是,男人都要追求成功的快感,其实真正成功之后的快乐延续是很短暂的,所以,我们要在达到一个目标之后追求更高的目标。

杨总是我的老师,用了2年的时间使我对工作对人对钱的认识提高了一大截,感谢杨总。

光通曾经创造了一个辉煌,相信天悦会创造另外一个辉煌。祝天悦成功,祝杨总成功。

2006年04月12日

我想说的老师是认真做老师的人,有职业老师也有每天给其他人传道授业解惑的普通人。

老师经常把自己对于学问、人生、世界的体会和方法教给学生,而学生往往并不能理解和接受,对于老师来说,悲剧的宿命在于:老师知道他自己讲的道理学生不理解,但是还是要一次次的去讲,希望听讲的学生中有一两个可以听懂并接受。

学生由于其年龄、经历、对于课题的了解程度的原因,很难理解并接受老师的观点。其实,全听老师和父母话的孩子,在其人生经历中,要少走很多弯路,但是这样的孩子又不被大众认同,我们到底喜欢小新多些还是风间多些,答案大家都知道。

人生就是这样,父母、师长谆谆教导的人生道理,非要到了自己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才能认识到并接受为真理。

老师的悲剧在于,传道授业解惑是一定要去做的事情,是一种不可逃避的义务,但是这种义务的回报往往来得太晚:等到学生自己也成了老师的时候,才知道当时老师为什么这样说。

所以,不要做老师,说了没有用,学生会自己找到真理,在实践中。

2006年04月03日

我的朋友小羊,有些受虐倾向,上大学的时候,嘴里总是哼唧着“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那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因此得名小羊。

小羊的文学造诣非常了得,曾经是几个BBS文学版的风云人物,后来作了几个杂志的编辑、主编,开始折磨作者,由奴隶翻身作主人的人对奴隶要比原来的主人狠得多,他就是这样的人。我很佩服小羊,一个是他的文笔,还有一个是他的考试能力。

当年上学的时候,第二外语是法语,小羊同志一个学期不上课,到考试前一天,学个通宵,早晨去吃个油炸糕喝一碗紫米粥,就能够考第一,让还上一半课的我佩服得一塌糊涂。小羊的人生梦想之一是要到北大上学,我的也是,但是他工作了6年之后,随便一考,就考第一,成了北大的研究生,真正是厉害。

四周前,我和小羊及其未婚妻子喝酒,我们俩喝了12瓶,超出了我的平均酒量,借着酒劲我跟他老婆说,小羊为了和她在一起所放弃的原则比给她500万还要难得,小羊哭了。

10天前,小羊领了结婚证,请我们吃饭喝酒。然后去了丽江。

恭喜他,恭喜他终于决定了结婚。刘韧的某篇BLOG中说过,接受现实,和向现实妥协是两个境界,祝愿小羊接受现实,不要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