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2月26日

谁疯了?

田大可吗?

心里奇怪感觉。稀里糊涂。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个。那么真心的表白,做什么?在光棍节前夜。疯了吧。我都不知道昨夜在扮演什么角色。我快疯了。为什么我都要做选择。去年生日那夜下雪,为我戴上帽子的皮皮,半夜听我唠叨的皮皮,在我生日表白的皮皮,被我无情拒绝的皮皮。我吝啬的没为他流一滴泪的皮皮。这一次会不会是田大可。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是为什么是我?不要说等我。不要说真的很喜欢我。我要死了。我除了隔着电话笑着流泪感动,还能做什么?

你说,对我的心动保持了5秒。我想,那么你的激情会有多久?

做了你的选择题。你欠我50块。

我心里一片荒芜。怎么办?真的若无其事?

早上起来,你昨夜的话还在脑海,田大可,我狠命写下这些文字,是纪念你那么深刻的喜欢过我还是别的?我害怕你今夜又来电话。我害怕我会不知所措。我害怕我没有继续玩笑下的勇气。我害怕被你逼的要剖开自己的心。是与否都不是我想给的。

那夜明亮的星星,在10月的夜空里美的不行。我希望那样永远一个人行驶在遥远的高速公路上。如果不曾相见,我将继续我的生活,你在你的小城与世无争,做彼此无关的两条平行线。

我厌倦这个季节。3年前的10月,你的兄弟让我两年哭泣到没有力气。如今,我已经学会置身事外看生活。菩萨对我说:愿你心如佛心。你闯进来,那么真挚,可是我已太从容,你能否告诉我,除了伤害你我,我还有没有其他的选择?

 

你的电话,在半夜响起。我诚惶诚恐。你的每一步靠近,我就增加一丝恐惧。我告诉你,我很害怕,手脚冰凉。我不害怕黑夜,孤单,甚至死亡,却害怕你要给我感情。很庆幸,你只是拥有小孩子的执着和对待世界大无畏的勇气。你清楚的看清现实,在冷静的对待,客观的分析,至少会让我觉得可以把事情淡化。

午夜我的声音,会很平和,与平时叫嚣的自己判若两人。我们都需要在静寂的时候,平静的面对别人和自己。挂掉电话,我思考我们的对话。我对生活的态度错误了吗?是否真的如你们所说,过于消极,至少对待感情是这样的。也许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如此,但是不是真理真的只是在少部分人手里?

 

后来,我相信自己。平静冷淡,看透世上的分分合合,喜怒哀乐。

 

 

 

 

这是以前写的,下面的是今天写的。

 

 

 

 

 

 

 

 

继续写下去

 

很冷静看我们之间。

见面一次。联系次数在十次以下。联系时间:过节或你郁闷时候(有时候想,也许你只是需要一个心灵倾诉的对象)。

我对你的了解:幸福的四口之家。读书时候是个好学生,一直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兄弟关系融洽。工作积极向上,懂得要生活下去应该采取的方式,不能完全面对和接受现实以及自己的改变。对感情真挚,认真,憧憬美好的家庭生活。和我一样爱好足球,喜欢曼联和小小罗。不高兴时候喜欢喝酒麻痹自己,或者打电话给我。性格有些急噪,凡事喜欢占有主动权,会无意间考虑不周,略微显的自私。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了解。

而我们之间的距离(只写主要的)。

空间距离,长沙到贵州,车程:12小时左右。

年龄距离,你比我小。虽然只有几个月。

认知距离,看我对你的了解就知。你也可以写下,看你对我了解多少。看我们之间对彼此认知正确的有多少。

    考:我们能放弃彼此的工作,朋友,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再来过吗?你不会,我知道。我也不可能,几年前,这样的事情好象发生过,我想现在要我放弃自己计划好,不断努力争取来的生活,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投奔一个男人,我应该要多爱他?我回答不上来。

          我年纪不小,面对着人生很现实的问题。比如结婚成家。我们适合结婚吗?我们真正能马上成家吗?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很多时候,我们真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活,我们有父母,背负着太多。我的任何决定都可以自己做,但要面对的却不是自己一个人。

          所以,于你,田大可,我想我并不是你的合适人选。你是男孩子,你也有很多优势,选择机会很多。做为你的朋友,不希望你因为我而烦恼。不管是人为因素(我考虑的太多),还是天意(我们认识的不是时候),请你务必不要为不太可能的事情浪费过多的感情和精力。也许你现在看到我写的会马上理解,也许过了多年,你才会明白,我现在的用心良苦。

呵呵,顺便说下,你问我,郁闷时候会做什么。我,会抽烟。很久以前,我就不会和别人分担痛苦了,就不会哭泣了。不过已经过些时间不抽了,为自己,也为未来的某个人吧。这不是个好方法,记得不能学习。当作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吧。

          打开心结,其实我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狼狈为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