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07日

如果问个问题:1949年以后的中国,哪一个政治概念是使用最频繁的?只要静下心来稍微想想,就会答道:是“人民”。

中国自1949年10月以来,“人民”这个政治概念方方面面、上上下下、无所不在。人民铁路、人民医院、人民邮政、人民法院(或人民法庭)、人民检察院、人民警察(或人民公安)、人民审判员、人民武装部、人民大会堂、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人民公社(现在没有了)。所有国家一级的重要报刊杂志,几乎铁律一般,都冠以“人民”二字: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文学、人民戏剧,人民画报、人民音乐。

更重要的还有:人民币、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人民解放军(或人民军队)、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人民公仆、人民政府、人民共和国。

 虽然1949年以后,“人民”作为政治标签,从中国最高层到最基层,从政治到经济,从文化到体育,无所不涵盖,几乎所有重要的官方机构,都用“人民”这两个字作前缀,然而,相当长的时间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只是一个抽象的存在,而不是一个具体的存在。

比如,在我1984年出国前,常常看见这样的吵架:中国的服务场所,不管是人民商场、人民铁路、还是人民医院,许多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极坏。有时顾客实在受不了窝囊气,就指着墙上悬挂的毛语录牌“为人民服务”质问服务人员:“你的态度这么坏,哪有一点为人民服务的样子!”工作人员最通常的反击就是:“我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争执到了这个地步,话就讲不下去了。因为“你”不是“人民”,任何具体的顾客都不等于“人民”。工作人员不管得罪了几千几万的顾客,也没有伤害到“人民”。“中国人民”那时有十亿之众,你有啥办法把他们统统召集到一个场所来跟服务人员理论?

因此,1949年以后,虽然“人民”这个政治标签到处都是,但很多年里人民是抽象的。而 “人民”一旦成为抽象的而非具体的存在时,就会导致很多的政治恶果。一个政策是好是坏,效果是良还是恶,衡量的标准如果不是具体的人民,哪怕那个政策再混账、再荒谬、再疯狂,哪怕它造成的后果再可怕,如果不是以具体人民的利益作为衡量标准,政策的制定和推行者总会找到“正当”的大道理为其辩护。

随便举几个例子就会看出,把人民抽象化,有多么可怕。1957年底,毛泽东到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发生争执。赫认为原子弹改变了战争的性质,一打起核战争,不论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整个世界也许都会毁灭,哪里还有什么人民可以依靠?因此苏联不能与美国发生核冲突,要和平共处。毛泽东批评赫右倾,说我就不信打核战争全世界27亿人会死绝,我估计可能死掉三分之一或者更多一点,“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 1958年9月,毛泽东表示苏联应派导弹部队到中国来,不怕美国用核武器攻击。毛再次强调:“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杨奎松《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如果去问问那些具体的中国人民,你们家一半的人要为“世界共产主义”的胜利被原子弹炸死,你们愿意不愿意?我不认为会有一半的中国人举双手拥护。

此后毛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而发动的1959-1961年大跃进运动,“一大堆人”(学术界推算在2600-4000万人之间)饿死,创下人类有记载的历史上最大的饥荒死亡记录。这期间刘少奇等务实领导为缓解空前饥荒,施行少浮夸、少平调、少征粮的纠“左”调整,毛泽东极为不满,责备刘:“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刘回答:“人相食,要上书的!”(《王光美谈话纪录》)。意思是这三年饥荒导致很多地方人吃人,以后中国的史书不会不记下这一绝人寰的政策失误的。

一位中共党校老教授对我说:大饥荒的三年里,毛泽东发表过多首诗词,没有一首表达对数千万中国老百姓饿死的同情。相反,他这三年的诗词里,处处抒发的是愉快得意的心情:“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所以我说,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8年,“人民”这个政治术语在中国到处都是,但都被抽象化了,现实生活里人民什么都不是。1978年底发起的改革,使政策的出发点开始扭转,转到具体的人民身上。当然,这个漫长的过程是非常曲折的。

1979年,著名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它提出了基本的施政理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即不应再以抽象的政治口号、而应以具体的实践效果去检验政策的好坏。多年以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哲学命题,变成了一句老百姓都懂得的大白话。邓小平提的“三个有利于”中,一个“有利于”是要有利于人民生活的改善,这就是把“人民”逐渐具体化了。

“人民”从抽象变得具体,有很多衡量的指标,最基本的可以归纳成两条。第一,“人民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即人民对政府能参与和监督到什么程度?第二,“人民币”与人民的关系,即人民在国家经济发展中能得到多少实惠?第一个指标,我以后再详谈,本文讲第二个指标。

中国改革的早期,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等领导人扭转政策的方向,首要的是理顺“人民”和“人民币”的关系,使具体的中国人民能享受到经济实惠。比如,中国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把抽象的人民变成具体的人民。这之前的“人民公社”,虽然在纸面上优越无比,但闹得人民常常没饭吃,那就不应该再搞这玩意了。此后几年里,中国的城市也允许没有工作的人做个体户挣点钱,这在毛时代是不可想象的具体的中国人饿死是小事,“主义”正确与否才是头等大事。

1980年代初我听到传达万里的一次讲话,说要算一算帐,从1949年到1976年,我们因为决策错误造成了多少经济损失?当时有些学者粗略做了计算,几千亿人民币,相当于那时中国好几年GDP的总和。万里感慨地说,如果把这个数字告诉中国的工人农民,这些温饱都没有解决的人民还会让我们再坐在这个位置上吗?所以,万里是那一代领导人中,最大声提出决策要民主化和科学化的。他是明智的、心中装着具体的人民的改革家。

1983年,胡耀邦等人试图在理论高度把具体的中国人民置于施政的出发点。4月13日,中国为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举行大会,历经“文革”劫难的周扬作主题发言,他大声呼吁,社会主义要以人为本,要讲人性和人道主义。周扬那一代从自身经历中痛感,如果中国的体制不以人为本,不尊重人性和人道,那什么可怕的恶行都会发生。确实也是如此,“文革”中受害者超过一亿,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都不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所保护,被折磨而死。

周扬提出人道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搞社会主义的目的如果不是使个人活得有尊严、人的生活和自由得以步步改善、个人的价值得以提升,那社会主义有什么意义?可惜中共党内的毛主义者立刻发动了一场批判人道主义的运动,使周扬抑郁而终,使胡耀邦差点下台。

现在25年过去了,当今的中国政府肯定了“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这是一个显著进步。客观地讲,中国人民大概是全世界最能体谅政府的人民之一。中国的执政者只要对具体的中国人民好一点点,具体的中国人民都会真心感激。这次四川大地震,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为死难的普通的中国人民降国旗,中国人民是何等的感激!如果按照昔日毛主义时代的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怎么可以为四川七万多人降旗呢?七万多具体的中国人不等于“中国人民”!

所以我讲,中国过去30年的改变,最为核心的就是,在这个叫作“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里,“人民”正变得越来越具体,也即人民的实际利益变得越来越重要。但这是很漫长的进步过程,有些人并不赞成这种改良。比如,前几天有人教导四川地震中丧失了孩子的家长们,不应该依法追究建造成千上万豆腐渣校舍的那些人的责任,据说这会给我们国家“抹黑”,云云。这种逻辑的深层,与1978年前盛行的意识形态一脉相承具体的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的生命是小事,抽象的“主义”、“原则”才是大事。

对此,我的反响则是:过去中国30年的改良,虽然还没有把“人民”和“人民政府”的关系理顺,但至少在理顺“人民”和“人民币”的关系上取得了大的进步,即把提升大部分人民的福利、给中国人民以具体的实惠,当做主要的施政目标之一,亦是中国社会稳定的主要支柱之一。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在制定和落实政策时,如果忘记了具体的中国人民,偏离具体的人民的实在利益,就会出大事。

作者:丁学良

    无庸置疑,此番三聚氰胺添加事件,已经造成了国内乳制品行业的信任危机,甚至可能冲击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信心。对于产业来讲,这场危机,本质上是一种信任危机(trust crisis),危机处理的目标,是如何挽回消费者的信心。

    建立信任,或者说诚信问题,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要素之一,在西方,这是个大事,Trust是个必须上升到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高度来讨论的问题。中国古代的商人,地位很低,但也知道提出“童叟无欺,货不二价”的口号,来争得顾客的信任。可惜,中国人在大规模的全国性市场尚未建立之前,就已经经过革命跃进到了社会主义,等到回头补课,再搞市场经济的时候,才发现进入市场的人,信誉,信用都成了大问题。

    食品生产过程中的恶意添加,实际上是个老问题,只要能加,加了之后能有效益,就会有人加。有些人专门在这方面动脑筋,挖空心思,花样翻新,创意无限。更糟的是,添加就像恶性传染病,一旦传开,即迅速泛滥,非出大事,才能告一段落(注意,未必是真正落幕,一有机会,还会冒头)。就从业者整体利益而言,但凡有点理性的人都知道,这种行为,是自毁性的,弄不好,整个行业都因此而毁掉,意味着饭碗都没了。但是,落实到每个具体的人头上,却总是挡不住他们为了眼前一点蝇头小利去掺假添加,哪怕昧心伤德,也在所不惜。到了整个行业被毁,这碗饭不能吃了,先前的投资也都一风吹,当然会后悔,但只要还活着,转投另一个行业,过不了多久,依旧会故伎重操。就跟国人总是感慨朝代兴亡一样,只能是后人复哀后人,不知伊于胡底。

    尽管食品安全事件屡屡在中国国内和世界引起关注,造成一个又一个危机,但危机背后的诚信问题,其实并没有引起国人的充分重视。也可以说,在中国存在着有利于造假做伪的文化环境。一方面是权谋文化的盛行,一方面是对诚信的极度忽略。从官方开始,便是如此。公开场合说的官话,假、大、空的成分非常高,所有人心知肚明,但绝没有人说破,大家一本正经地传达,学习,讨论,据说还要贯彻执行。脸不变色,心不跳,据说不炼出这套本领,官是做不大的。私下的场合,才说实话,社会真正的交易,真正的政务操作,才能开始。官员的智慧,大概90%以上,都用在一边应付官话,一边私下运作上了。

    上行下效,是国人的传统。老百姓,也许包括在多次食品安全事件中受伤害的人,其实对于掺假做伪并不见得真的深恶痛绝。轮到自己谋生,大家都这么干的时候,也许他们也会照做不误。被害的时候,悲痛欲绝,害人之时,装聋作哑。很多聪明人,都喜欢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投放到如何偷工减料,如何掺假做伪上面,如果这样的精气神转投到科学技术发明上,估计中国的专利也增加不知多少倍。可惜,社会生活中,真正令人羡慕的才智,还真就未必是科学发明,那些政坛上的权术行家,商场上空手套白狼的高手,“业内人士”说起来,每每钦慕无限。

    实际上,某些国人推崇的这种权谋伎俩,说到底,无非是些可以挣得眼前利益的小聪明,但是,由于有如此强大的虚伪的官场文化做支撑,中国市场的诚信问题,是很难解决的。此番出事的三鹿集团,危机处理居然一上来就是欺和瞒,私下运作,跟所有的官场危机处理一个套路,能瞒则瞒,能蒙则蒙,私下运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由此,可见这种作伪文化的威力。

原载华商报

2008年07月06日

“冬去春来,地上百花开放,百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摘自《圣经》“所罗门之歌”第2章11、12节)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莺飞草长,风日晴和。每年此时,不论男女老少,很多人会患上“spring fever”,即春倦症,直译为“春烧”。现今“春烧”多指一种烦躁惰怠的精神状态,而非疾病。具体表现为对一切——比如学习、工作等等——都懒洋洋地提不起兴致,只想着逃学、翘班,出外信步游荡,到草地林间踏青,到河边溪畔钓鱼,或者啥事也不干,就躺着晒太阳。

    但在工业时代以前,对于伊利诺伊州和印第安纳州中南部农场和小镇上的居民来说,“春烧”却是指一种冬去春来后身体机能下降的现象,缘于冬季食物匮乏导致的营养不良。在那个年月,没有快速便捷的物流运输,铁路冷藏车厢、空运,都还是天方夜谭。现在超市里司空见惯的来自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加州以及其他亚热带地区的新鲜水果和绿色蔬菜,在十九世纪寒冬里的伊州,可说是千金难买的稀罕物。除了在圣诞节等少数场合,人们甚至很少能看到一只桔子。从秋风起时一直到春天冰雪消融,人们主要靠面包、肉、土豆和肉汤来果腹,并以勤劳的家庭主妇们落叶时节就准备好的罐头以及成箱满柜的苹果作为营养补充。(按:铁路冷藏车厢到1877年方由美国肉类加工商人Gustavus Franklin Swift 第一个采用)

    整个冬天一成不变的单调食谱,破坏的不只是身体机能,还有人们的食欲胃口、精神状态。虽然那个时代我们对维他命还一无所知,但是,凭直觉人们意识到这样的日常饮食中缺乏某些重要的东西。人们普遍相信,在冬天,一个人的血液会变稠,流淌会变慢,并携带杂质。于是每年春天,小孩们都被大人逼迫着服下鱼肝油、硫磺糖蜜①,或是从千奇百怪的据传有医疗保健作用的植物中提炼酿制的滋补剂,所有这些要么腥气逼人,要么苦涩难咽。除了黄樟茶②,香气浓郁,风味独特,算是仅有的愉快体验。

     “蔓菁宿根已生叶,韭芽戴土拳如蕨”。春风吹绿了田野,野韭开始疯长,小孩子们被打发到户外采成筐的野韭回来烹制韭葱汤。因为太久没有吃到绿色蔬菜的缘故,他们在采韭时就急不可耐地吃上几把,甚至连青草的嫩芽都不放过。大自然的慷慨使这样的采摘活动总是满载而归,采集到的嫩蒲公英、野芥菜等等,可以用作沙拉的配料,还可与火腿、腌肉同烧。

    一些科学家主张春天非是始于三月,四月,或者五月。他们认为当夜晚逐渐变短白天开始变长,就是春回大地之时。他们也由此认定,大多数动物——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和鱼类——在春天生育繁殖。因为春季白天开始变长,气温也日渐回升。对自然界的生物来说,这是它们生长、繁殖的好时机。他们还猜想春季夜晚的缩短导致人类心理状态发生变化和睡眠不足,由此引发“春烧”症状。当然,治愈“春烧”的“药方”,在我们库克郡41000英亩的森林保护区里俯仰可拾。

    因为一年中的这个时节,林地间野花盛开,绿草如茵,树木蓊郁,百鸟嘤鸣。远近池塘湿地蛙声一片,野鸭和岸鸟③也到此繁殖栖息,把这里当成它们的乐园。如果你喜欢钓鱼,这里有许多绝佳的垂钓之所,或者你可以信步所之,向青草更青处漫溯,你将能体验到遗世独立、心如止水等诸多况味。正如某人所云:“游目骋怀,入眼皆景”。伊州的林野春景,足以开人襟怀,所谓春烧,自然也是随风而逝了吧。

备注:

①sulfur and molasses,糖蜜,炼制蔗糖或甜菜糖时的副产品,褐色甜郁,以前制糖业中常加二氧化硫以淡化糖蜜的颜色,同时杀死里面的微生物和细菌。经过处理的糖蜜称作硫化糖蜜,可充作甜味剂。此处意即“硫磺加糖蜜”,非指硫化糖蜜。据说是严冬之后可以“净化血液”的一种春季进补饮料。大人们往往把两茶匙硫磺粉末混合进糖蜜里,让小孩服用。因为硫不溶于水,所以是无害的。

②Sassafras tea,黄樟茶。黄樟生长在美国的东部、南部和中部。从黄樟的根淬取而得的黄樟油用于制造香皂、黄樟茶和Root Beer汽水,该汽水在美国历史悠久,2000年市占额约3%,即台湾所称“沙士”(SARS)、香港称“沙示”者。六十年代FDA发现黄樟素有致癌作用,遂不再允许黄樟素作为食物添加剂,业者或以墨西哥菝葜提取物代之。03年非典期间,因与SARS同名,竟致销路大受影响。

③shorebirds,岸鸟:生活在泥质海岸,河口及沼泽地的环境中的鸟类。大多为冬候鸟或过境鸟,特征为一双长足可涉行浅水,颈长可弯身,嘴长利于捕食,嘴形则依食性不同,各有巧妙,以捕食小鱼、蛙类、水生动物为主。多为群聚性,如鹭、鹤等。

(此文系为内刊第二期而作,译自美国伊利诺伊州库克郡森林保护局《自然通讯》第494期,原标题为 Spring Fever Time Is Here Again,1957年5月18日刊发,原文见http://www.newton.dep.anl.gov/natbltn/400-499/nb494.htm

2008年02月20日

近日,一篇题为《全球健康食品新榜单出炉!》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甚至新华社也莫辨真伪,发到了该网的"美食频道"上(http://news.xinhuanet.com/food/2008-02/19/content_7630265.htm)。

      细看此文,虽然号称榜单从WHO释出,但显然经过了国内人士的演义,比如文中增加了两处中医的见解,说什么食用橘子和橙子这两种水果,会破坏人体内的阴阳平衡,造成气血失调,导致"上火",而猪肝又有显著"明目功效"云云。 本来对这类文章看看便算,但此文作者行文太过恣肆奇诡,居然将猪肝列入了"最佳零食榜",声称"忌吃内脏的美国人历来把食用动物的肝、肾等习惯视做东方人的饮食恶习之一,但新的饮食研究让他们不得不重视猪肝中丰富的营养成分。但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最终还没有给猪肝找到一个适合的归属,想来想去,只好跟那些零食们混在一起",这就未免让我疑窦顿生,因为无论如何把猪肝列为零食恐怕都很匪夷所思,我不信WHO的专家会如此富有娱乐精神。

于是就去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文中提及的榜单,06年就散见于网络媒体(见链接http://health.sohu.com/20061031/n246091509.shtml),07年解放日报(http://www.jfdaily.com/gb/jfxww/jiankang/node1471/userobject1ai1858607.html)和人民日报旗下生命时报(http://paper.people.com.cn/smsb/html/2007-08/28/content_18029943.htm)都做了报道,还请营养学专家作了评点,和现在的版本大同小异,又有抵牾之处,比如今文称"木瓜第一次取代苹果,当选为健康水果的第一名",但06年的所谓"榜单"已经把木瓜列为第一。这时我已经基本认定这是条被不停炒冷饭的新闻,出于对猪肝如何变成零食的兴趣,我又花了点时间去搜索这个"全球健康食品新榜单"的英文原文,用"global health food list"和"global health food hit parade""most healthy food"等关键词在WHO网站搜索,无果,全网搜索,也仅查到国内网站的一篇英文文章http://goruu.cn/global-health-food-list/,讲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第六人民医院的一个医生评论该榜,我不由大奇,本以为是无聊记者炒旧闻,如今看来难道根本就是彻头彻尾假新闻? 因为在WHO网站也查不到相关信息不太正常,而google一篇英文报道也没有更不寻常,看见某报道称来源是英国泰晤士报,去该报网络版查询,也无果。于是百度了一下,发现同属人民日报报系的健康时报,于去年10月7日曾致电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求证,WHO官员答复,该组织从未公布过"健康食品榜"。(http://paper.people.com.cn/jksb/html/2007-10/11/content_24083358.htm
     
    原来又是条假新闻。某些写手年年换汤不换药,稍微改头换面一下出来骗稿费,一句"几乎每年,世界卫生组织(WHO)都会如约推出一份健康食品排行榜,由于果蔬生长环境、所含营养等变化,上榜食品也随之不断调整着。"就想摆脱炒冷饭嫌疑,但是06年的榜单上猪肝还只是作为"最佳护脑食物"的一种,如何现今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最佳零食榜"上的一员,不得其解。
2008年01月06日

1、买房、装修,夏天过完,把这2件大事完成了。
2、女儿的降生。
3、去了海口和桂林,重返三亚和北京。还有很多地方想去而没去,没时间,没钱,希望有朝一日能背起行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4、看了一场女足世界杯,发觉现场看球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5、12月31日,被接收成为预备党员。

2007年12月22日

http://www.wanfangdata.com.cn/qikan/Periodical.Articles/zgnjh/zgnj2005/0502/050211.htm

http://www.shagri.org/readnews.asp?newsid=938

农田杂草识别技术的现状与展望

Status and Prospect for Recognition Technology of Farm Weeds

陈德润  王书茂  王秀 

摘 要:杂草是农业生产的大敌,其蔓延速度快,危害严重.目前采用的杂草识别技术主要有人工识别、计算机视觉技术识别、绿色识别、近红外光谱分析技术识别.近年来,随着光学仪器的不断发展和近红外技术的不断成熟,近红外技术的应用越来越广,因此基于近红外技术的杂草识别–绿色识别和近红外光谱分析技术识别将是今后农田杂草自动识别的主要措施.
关键词:杂草;自动识别;近红外光谱;绿色识别
分类号:S34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205(2005)02-0035-04

 

基金项目: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 项目编号:2003AA209040
作者简介:陈德润 硕士,副研究员 王书茂 博士,教授 王秀 博士,研究员
作者单位:陈德润(北京农业信息研究中心,100089,北京市) 
     王书茂(中国农业大学,100083,北京市) 
     王秀(北京农业信息研究中心) 

参考文献:

[1]李扬汉.中国杂草志[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1998:6-8.
[2]李孙荣.杂草及其防治[M].北京:北京农业大学出版社,1991:序言.
[3]王伯辉,等.农田杂草识别与防除[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0:1-3.
[4]何东健,张海亮,宁纪锋,等.农业自动化领域中计算机视觉技术的应用[J].农业工程学报,2002,18(2):171-175.
[5]Guyer, D Eetal. Machine vision and image processing for plant identification [J]. Transactions of the ASAE, 1998, 29(6): 1500-1507.
[6]Blockshow, Robert E. Merits of a weed-sensing sprayer to control weeds in conservation fallow and cropping systems[J]. Weed Science, 1998,46(3): 120-122.
[7]上海科教兴农网.丹麦科学家发明自动除草机[EB/OL].http://www.shkjxn.com/main/go.aspid=1030, 2003,6.
[8]中国农网.国外农机向智能化发展[EB/OL].http://www.aweb.com. cn/2001/12/25/2001122592532.htm, 2003.
[9]吉林农机网.信息革命将农业引入"精确"时代[EB/OL].http://www. amic.agri.gov.cn/pages/infopage.asp ino=3570, 2003.
[10]Ntech Industries, http://www.ntechindustries.com/.
[11]吴宗凡,柳美琳,等.红外与微光技术[M].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1998.
[12]陆婉珍,袁洪福,徐广通,等.现代近红外光谱分析技术[M].北京:中国石化出版社,2000.
[13]徐广通,袁洪福,陆婉珍,等.现代近红外光谱技术及应用进展[J].光谱学与光谱分析,2000,20(2).
[14]北京第二光学仪器厂.WQF系列傅立叶变换近红外光谱仪使用说明书
[15]可人.BCEIA’99金奖作品NIR-2000近红外光谱仪和化学计量学光谱分析软件[J].现代科学仪器,1999,(5).
[16]严衍禄,高文淑,等.傅立叶变换近红外漫反射光谱分析应用基础的研究[J].北京农业大学学报,1990,16(增).
[17]李香菊.玉米及杂粮田杂草化学防除[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3.
[18]农业部全国植保总站.中国农田杂草图册(第一集)[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1998.
[19]涂鹤龄.麦田杂草化学防除[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3.
[20]新华网.绿色食品热:实火?虚火?[EB/OL].http://news.xin-huanet.com/zonghe/2002-07/1 5/content_482776.htm, 2002.7.

http://news.66wz.com/system/2004/09/07/057133507.shtml

旅游电子商务网站经营模式之探讨 http://163.25.117.18/ec/BM123.pdf

2007年10月25日

福建美女小郑mm

中国传媒大学商务品牌战略研究所所长助理郑苏晖

2007年08月23日

8月18日早晨,尤在梦乡中,师傅约我去买木材,电话中称他事先估算过,我带7k左右即可,因金盛国际家居铜川店离新居最近,便去那里。买木材前先在金盛兜了一圈,胖子推荐的东鹏瓷砖被他否决,认为质量不过尔尔,后来敲定了大将军瓷砖,师傅眼光果然老到,选中的那款墙砖确实清新淡雅,望之有潇洒出尘之想。

然后去买木材,金盛木材市场也就三四家店家,一瞥之下看见一家匾额上书“南平木业”四字,因为是西语系女生蜜斯W郡望的缘故,不免爱屋及乌,油然而生亲切之感,不料此后遭遇离奇,差点就被骗去几k血汗钱,事后细细思之,乃知自踏入木材市场之时起,便已陷入奸商合谋精心布置的陷阱,且容我慢慢道来。

第一个伎俩曰漫天要价,不过这招只能斩外行人,我们师傅搞装修搞了几十年,对他当然不起作用,一计不成,奸商又生一计,将师傅和他谈好的价格故意涂改,虽然被师傅喝止,但到最后结帐时,因为种类众多,师傅也未必全记得先前谈定的价格,遂被钻了空子。材料差不多选购完毕,装车装了一半的时候,奸商开始催师傅,让他跟车先走带路,留我在此结帐,此计甚毒,因我对材质、价格、数量不甚了了,果真一人留下,估计要被狠斩一刀,不过又被师傅识破,说慢慢来不急着走,与我一起进老板办公室结帐。

此时老板和运货车司机一起进入办公室,老板更打开电脑,播放一极无聊吵闹的烂片,此一举动,实有险刻用心在内,按下不表。奸商煞有介事拿出一计算器,十指如飞,算出总价8200多,师傅拿来让我核对,我此时刚暗自嗤笑完老板的品位,仍较麻痹大意,一看那张出货单字迹潦草,价格又涂涂改改,心想有师傅这位老江湖在此,料想不会有差池,于是去把每一种货品的总价相加,算出来也是8200多,师傅觉得不对,拿过去用奸商的计算器也算了一次,得出数目相同,因为与预算相差1k,我再次拿过来看,此时货车司机开始出言相催,说什么我下午还有别的货要送你们算快点,我不理他,看出一个毛病来,我买1桶胶水,1×120=120,但是奸商居然写了10×120=1200,那个10和出货单上的印刷字含混在一起,不易分辨,奸商立刻道歉,说不好意思写错了,又说出货单第三页的木材金额960元忘记加了,两相抵扣,我应付货款7970元,师傅说原来那张出货单太凌乱,看不清楚,让他重写一张,奸商推托了几句,只好照办,但只写了货品名和总价,我和师傅各算了一遍,分毫不差,于是师傅说先付7170,余下800等货送上门后再付,奸商同意了。

坐货车离开时,奸商扬手告别,神色间难掩得意,我觉得蹊跷,回家后问师傅要来他事前列的清单,一样样的将数量乘以价格,再累加,最后得出居然是6600左右,差了将近1400块,立刻和师傅买了个计算器,折返回去弄个明白,这回老板亲自接待,又写了张清单,然后作恍然大悟状,说一种木板应是1张,伙计给写了11张了,这样算下来总价7010,本应退我960块,但那厮老气横秋地说,伙计们帮你搬上7楼也不容易,这样好了,800块就此抵消,还有160就当工人的辛苦费,我追回800损失心情大好,也就同意了。

晚上回到家里写装修每日支出表,拿出单子来再细细打量,居然又发现两处玄虚,120元一桶的胶水,奸商重复算了,一种钉子,2毛5一个,奸商100×0.25=250!!又坑了我350块,气得我眼冒金星,夜不能寐,次日一早,便直奔金盛,老板不知去向,但我最终还是把钱要了回来。

伙计的狂草和涂改,故意写错数量,老板放片吸引注意力,货车司机适时催促,光注意核对总价的人之常情……这帮宵小就这样精心布置了一个陷阱让人着道,防不胜防。

我发誓一定要将这群败类的丑行昭告天下,这世界尽管也不算清平,但朗朗乾坤法制社会,实不容这群奸商肆无忌惮地欺诈消费者,这种做法跟明抢已经没有区别,呼吁有关部门对其严厉打击,另外也呼吁各位同学千万记住这家奸商的名号:雄旺木业!!

2007年08月15日

8月13日正式开工,装修队长请一工人来敲墙,连敲了2天,而建筑垃圾要自7楼搬下,搞得该工人痛不欲生。今日去看,家中徒四壁立,顿觉豁然开朗。

14日,嘉定归来,中途下车窜去新家,因12日参加建材团购会时订购的熊猫电线、白胶等送货上门须验收,东方电台专用线5.8元/米,觉得贵了。

被装修队长说动,水管准备弃用“爱康”,改用“美尔固”,大概牌子差不多,但要便宜两百块。

14日确定了卫生间的布局,如门、台盆、洗衣机的位置等。

阳台窗与之说定,由他去联系订做。

15日中午再去查看进度,把xiwen给我的一包中华做了顺水人情。另付了3k,供他买材料用。

回单位查到他推荐的“美信”防盗门06年被北京工商局抽检为不合格产品,吕胖推荐我用“星月神”。

2007年06月16日

在这里指出北京电视台播音员的一个读音错误。

今天早上看BTV的《北京您早》节目,播音员在报““大月氏”舞蹈亮相新疆巴里坤 重现大月氏人生活”这条新闻的时候,显然在大月氏的读法上出现了错误,他念成了da yue shi,而根据十多年前我在《语文知识》里得到的知识,应该读成da rou zhi。

大月氏,2世纪以前居住在中国西北部、后迁徙到中亚地区的一个游牧部族。

其他如身毒(印度),读yuan du;高句丽(朝鲜),读gao gou li;龟兹,读qiu ci……

而据林剑鸣《秦汉史》P431(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4月版),似乎da rou zi也是误读,正确的读法应读yue zhi,录以备考:

  大月氏中“月氏”二字,应该为yue zhi(月支),而不应读为rou zhi(肉支)。以前的中、小学课本,以及一些学术著作都特别注音,强调应该读为“肉支”,如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79年出版之《中国北方各族简史》第 65页在“月氏族”下注(音肉支)。有些刊物在例举历史书中易读错的字中,也常常将“月氏”举出。按“月氏”读为“肉支”是不正确的:查《史记匈奴列传》、《汉书西域传》及《资治通鉴》卷18,凡首见月氏名字之处,其中“氏”字均专门注音“支”,而“月”字则无注音,可见“月氏”之“月”自古并不另外读音。又据清人何秋涛和近人王国维考证:《逸周书》和《穆天子传》中提“禺氏”、“禺知”,即《史记》、《汉书》中说的月氏,月、禺音相近,说明月支的古音不可能为肉支。已故的史学家岑仲勉在《两汉西域传地理校释》一书中,对“月氏”应读为“月支”有专文论述。此外,在《康熙字典》中“月氏”的“月”也注 “鱼厥切”,可见“月支”之月不应读“肉”。最近出的《新华字典》及中、小学历史课本均已将“月支”的注音改为yue zhi(月支),但目前一些青年学生甚至一些著名学者也有仍照旧误读,1981年出版的《寄陇居论文集》第278页,即将“月氏”注以(肉支)二字,可见,此字读音之混乱。故特在此加以说明。(参见《文史知识》1982年第2期韦唐《“月氏”究竟读什么音?》)

更多历史常见字词正确读法请参看钟石昌《中国历史常见字词读音》 。

小链接:
重现大月氏人生活

6月15日,新疆巴里坤县歌舞团的演员在兰州湾子古人类聚落遗址旁,以舞蹈形式演绎大月氏人生活场景。这台舞蹈根据考古发现和大月氏遗存岩画创作编导,生动再现了3000年前大月氏人的生活场景。 新华社发(朱正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