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6, 2012

很久之前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而且对于我喜欢什么网站,喜欢干点什么都是经过我「理性考量」的,像我这样想的人想必不少,可是后来,我发现人们做事情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依赖于「感觉」,包括认为我是一个理性的人这回事,都是一种感觉得出的结论。

这说法有点玄乎,我们来说个更典型的例子,有个网站叫Fuckbook,没错,不是Facebook。然后。你可以想象这个网站是干什么的:一个「真正的」约炮网站。每个用户有他自己的页面,炮图与炮志。

知乎上的「动机在杭州」曾经以自问自答的方式分享一篇文章,大致得出的结论是,人对于一段长期回忆的认识与事实有出入,他们会以回忆中高潮部分来评估这段回忆,这也是我时常津津乐道Fuckbook这个的网站的原因:当我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找到几位好的炮友,兴致勃勃正想发送一条信息的时候,我被卡住了:它提供了三种Subscripion,要求会员才可以发送信息。

发生这事情的时候我还对各种互联网产品设计没有什么研究,但他让我了解了用户是怎样进行付费的:「用户进行付费是非常感性的,只有在他们高潮的时候提供增值服务,他们才愿意付费以释放高潮」,这种情况被应用到诸多的产品中:

  • 婚恋网站可以提供给你众多优秀的对象,他们会无差异呈现这些人的丰富的、性感的、吸引力的资料给你,但你想勾搭的一下的时候,需要付费。
  • 网络游戏:当你的等级平级,甚至更高,付出更多时间参与的时候,你被一个装备牛逼的人PK死了,你气得要死,中午饭省了,去买一把装备吧。

所以我们在漫谈增值服务的价值的时候是否过于理性了?往往谈到增值服务都认为是「内容不可替代性」,而迅雷是可以替代的,但他的会员卖火了,是否应当去「感受」用户的感觉,有时候这种感受与付费相关性很高:当你下AV准备撸的时候,是否经历了煎熬的漫长的等待。是否愿意付出十元去提高100KB/S的下载速度?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