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在豆瓣上发现这样一个好玩的测验。

叫做——分析你的成分

以下是我的分析结果。

雷丹的成分如下:

  • 愛:35.47%
  • 心中的翡翠森林:34.87%
  • 微妙:18.71%
  • 天邊一朵雲:5.84%
  • 反物質:3.27%
  • 高性能炸藥:1.84%

换作雷小狗试一下

雷小狗的成分如下:

  • 絨毛:26.40%
  • 墮落:22.75%
  • 智慧:14.91%
  • 時空斷層:13.23%
  • 鬼東西:12.44%
  • 反物質:5.50%
  • 毒電波:4.75%

哈哈。难道多了绒毛就变成狗了么。不过雷小狗的确成分更加古灵精怪一些。每一种成份我都很喜欢。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
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
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忘掉痛苦忘掉那悲伤
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
虽然没有华厦美衣裳
但是心里充满著希望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看一看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望一望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

    在这样一个春天里,适合听的歌,除了我这几天反复在听得张楚,或许还有张三,以及张三的歌。赫赫。我的这个blog,有一大生理缺陷,就是无法加入背景音乐。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我的技术缺陷。我不是鱼生、豆豆维那样的技术青年。

    邱小猪仿佛在陷入某种叫做“恋爱”的情绪中,说“恋爱”或许有些严重。只是有个她觉得投缘的帅哥恰巧好像也觉得她很投缘而已,这么概括仿佛更为准确。在msn上扯淡,讥笑她“发春”,收到一句话,大意就是害怕再次受到伤害,于是不敢放心投入。我的心里也猛然一紧。继而很疼。

    小煎蛋论文开题完毕,她和妖怪都开始面临留在长春,还是离开长春的选择。人在选择,其实也是被选择。老范终于在blog上更新了自己的北京之行,除了对于日昌茶餐厅晚餐的评价之外,对我评价也倒是非常到位。没错,以下引述原文:“8天的上海之旅让恐龙想明白了一些事,这是她自己说的,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想通了,抑或是在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地哭。但起码现在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彪,还会拿我开玩笑,让我趴在运鲨鱼的车顶上回沈阳。”

    好像又在点名般的追述大学这群朋友的生活。我心底里不喜欢我的姐妹们是这样的状态,我希望我们永远18岁,永远20岁,永远都能够大声地笑,放声的哭,勇敢的爱,永远都拥有这样纯粹而不后悔的心情。

    转贴一张图,声明这张图不是在凤姐的blog上发现的。虽然凤姐也转贴了它,还加了一句狠搞笑得评论,叫做“想念阿,想念那种没有任何杂念追求真理的感觉。”凤姐姐,恕我记性不好,我咋就不记得你有追求真理的时候呢,而且还是没有任何杂念。

铁打的教室,流水的学生,这么好几年过去了,逸夫楼自习室的桌布的花色仿佛都没有变过,好多块儿,我都看着那么眼熟,像我当年占座时候牺牲掉的。赫赫。

 随便记录一下,昨天下午抽风。竟然想飞去上海。

又周末,又一周,其实又没有周末的一周。绕口令。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或者系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2006年03月30日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我最近特别想去上学
denver/雷小狗/ 说:

denver/雷小狗/ 说:
我刚开会回来
denver/雷小狗/ 说:
你咋了
denver/雷小狗/ 说:
突然有这个想法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我想读书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当学生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然后今天上班的路上看到高中同学 我觉得是中暗示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更加强化我这个想法
denver/雷小狗/ 说:
:$我最近刚刚打消了这种年头
denver/雷小狗/ 说:
念头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为什么
denver/雷小狗/ 说:
因为明白自己回不去了!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
denver/雷小狗/ 说:
具体地说,回去读书,读什么?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对!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我就是不知道读什么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我读个和电影有关的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但是这很没谱
denver/雷小狗/ 说:
非常非常的没谱儿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没谱儿:D:D:D
denver/雷小狗/ 说:
不去上学自己也可以读书啊。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没时间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咱们这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denver/雷小狗/ 说:
老大。
denver/雷小狗/ 说:
我们不是18岁了,
denver/雷小狗/ 说:
已经没有时间推翻自己的选择重新来过了。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这话真经典
denver/雷小狗/ 说:
除非你小宇宙足够强大。
哈哈!张佑赫的FANS 说:
可以写到你的书里
denver/雷小狗/ 说:
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不是,你也不是。
denver/雷小狗/ 说:
你比我还强,至少去了云南,
denver/雷小狗/ 说:
我连去云南的勇气都没有

……

2006年03月29日

说我想念盐津葡萄了。还有上海遍地24小时的便利店。想念那个陌生的城市给我带来短暂的寒冷和温暖。以及短暂的忘却的时光。我记得,那些天当我走在路上累了的时候,就会走进一家便利店,买一罐奶茶或者咖啡,永远是热的。喝下去,就会觉得好很多。

别人说,我脸上写着三个字,叫做“放不下”。别人还说什么来着?我突然想不起来了。“放得下”和“放不下”没有任何中间地带。雷小狗仍旧没有足够的勇气正视这一点。虽然,她已经很努力了。

ps:在中国特色下,《滚石》夭折。小心翼翼的收藏好绝版创刊号。虽然它不怎么好,毕竟上面有rolling stone几个字样。赫赫。

2006年03月28日

    前日看到高晓松高老师出现在我们报社。那件众所周知的掐架就不要提了,我觉得,还是俺们亲爱的王小山的判断最为英明:

支持韩寒、支持陆川、支持郑渊洁!

  1. 理在韩寒这边,支持。
  2. 爹在陆川这边,支持,谁要惹我爹,我也急,帮亲就不帮理了.
  3. 支持郑渊洁(有他什么事啊),他说:对有出息的年轻人就该照死了夸。

说起郑渊洁,丫竟然要跟长影集团合作,将自己的作品拍成电影,其中,最搞笑的一段就是要成立什么长影大灰狼影视公司,记得当初我可以很看好《穿风衣的猫》的,还曾试图将其改编成话剧,搬上吉大的舞台,哈哈,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做罢。

扯淡吧。。。

你让我快乐,让我难过,让我放歌,也让我沉默。别怪我。

赫赫。

2006年03月26日

    我以为天气就会这么一直暖下去,没想到昨日开始又降温。北京的大风也这么昏天暗地的刮着。我只好把这些归咎于松木小美妞的超级无敌乌鸦嘴。妇女大会那天晚上,我和松木走在七八点钟的平安大街上,她感叹道,北京的春天多么美好啊。随即又呸呸呸,说自己不该这么说,因为这么说了之后肯定会变天。没想到,第二天,就应验了……

    昨天,是这一个月以来,几乎唯一的没有任何压力的一天。前天晚上的妇女大会开到凌晨才闭幕,我,miss king,邱猪头,一道回家。出租车上,我和miss king,作为两个终极人生目标大约都是相夫教子的巨蟹女,还在不断的探讨着dangdang网上卖唱片的“专业技巧”问题。回顾当晚的妇女大会,“产业、媒体”这些词汇竟然不断的被我们一次一次的提起。总结一下,这样积极、稳健、有见地的妇女大会一定要定期召开。我们下一步的目标是——将妇女大会开到杭州去。最后,为了伟大的miss king的职业生涯,插播一条广告——“珍爱生命,远离卓越,支持当当”。

    老范出差来北京,出差的事由很有趣,沈阳和抚顺之间,要开一个什么皇家极地海洋馆,要从北京的海洋馆运几条鲨鱼过去。晚上陪她住在海洋馆后面的宾馆,透过宾馆的窗户,就能看到海洋馆的全景。海洋馆是有我去年夏天美好回忆的地方,所以,我现在不敢再去,其实,我还是发呆了很久。我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自己才会全然的把幻想认定为幻想,不再去憧憬。我用说服别人的方法去说服自己。内心其实仍旧很疼。

    躺在宾馆的床上,我们照例像大学时候一样,用彼此的身材开玩笑,然后聊天聊到体力不支,沉沉睡去,我记得我睡去的时候,在讲陌生的上海之于我的意义也在于一个陌生。谈话要适可而止,思考也一样,否则,谈话和思考都会失去其本身的意义,变成另一个束缚住自己的怪圈。写博客也是。流泪的时候要仰起头,微笑的时候则要学会低下头。

    四月就要来了,我当然不会想不起那“残忍的季节”是艾略特说的,我甚至还可以背出之后的很多很多句。现在打起精神,去采访,而下周开始,好好面对自己工作上的调整和变动,仿佛才是正经事。我的偶像之一,侯老师不是说了,人,就是一个来回。

   

2006年03月25日

春分之后,第一次注意到柳树绿了。星期五,6点,二环路又变成巨大无比的停车场。奔赴首届春季妇女大会。

2006年03月23日

    我在凌晨和我妈大吵了一架。难道每个人都是这样,在伤害不了别人的时候,只能伤害自己的亲人?我想起这次在上海,若辰告诉我,我妈竟然在我的旧手机中,查找到了若辰的电话,然后偷偷瞒着我给她打电话。 虽然,和邱猪一样,我的朋友们什么都没跟她说。

    我在下午回家的路上和小狼通了一个电话。拿出了一个姐姐应有的语重心长的姿态。我告诉小狼:没有人能逃的脱,没有人能在伤害同时也被伤害而后潇洒转身。我们能做的,还是终于自己的本心。你认为自己做到足够。那就够了。而对于我自己的问题,搞得尽人皆知,实在不符合我雷小狗一贯的低调人性路线。我觉得我已经够祥林嫂的了。做祥林嫂作了这么久,我够了。

   春分之后的北京就是大风天,我的发型今天被至少两个人称赞,呵呵。我要去面对接下来很大的工作变动。我要存钱,买一个数码单反,开始自己的摄影学习之路。我还要存钱,去那几个我想去的地方走走。哦 ,对了,我还要,从下周开始健身。

拔特,耽误之急,是在miss king去香港之前,着手组织我们蓄谋已久的春季妇女大会。我和caca一致认为,松木小美妞在《滚石》一日,就不会有时间参加我们的大会。所以,我号召所有有良知的人们,从我做起,下个月开始抵制《滚石》吧。谁都不买,让丫黄了,解放我们的松木小美妞儿!!!

2006年03月22日

我这样。

也许是错。

也许越走越远。

2006年03月21日

我果然流畅的继续了回到北京的生活。只是在穿过马路的时候,想起自己走在上海街头的样子,会有片刻的不真实感。但旋即又被北京,我熟悉无比的风尘仆仆、吊儿郎当的生活气味所淹没。

土人儿雷小狗的上海之行,最二的事情莫过莫名其妙的错过地铁。与ls搭伴儿去车墩,我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上了地铁,等我走到地铁门口的时候,门竟然奇迹般的关上了。我那时候大概是走神儿了。

在上海与若辰共度一晚,两个女人躺在莫泰的床上看《青青河边草》,这时候,王小狼的电话打进来,告诉我说,小月亮给他发短信说“我们结婚吧”。我知道,这孩子懵了。索性我就顺着这个路子,告诉他,你俩结婚吧,想要什么礼物?一万块钱以内的,你想要什么,姐姐就送给你什么,于是这孩子就更懵了。其实我也是懵的。挂了电话,若辰告诉我说,她也是懵的,因为她和吴同学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如果我雷小狗结婚的话,一万块钱以内的,想要什么,她就送什么。

晚上和小月亮聊天,其实完全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姐姐,我该怎么办?在某种程度上,她和王小狼发问的语气都是一样的。我希望他们能够重新在一起,就像那个冬天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

明天应该是春分,想去旅行的心情随着天气的变暖愈发的强烈起来。想再去杭州,想去从来没去过的云南,广州,南京……总之,我怕被困在这个城市里。被自己的心情捆住。

下午很忙碌。接连约见了两拨工作上的人。和不同背景、职业的人聊天,的确有助于修正自己的态度。吸纳力很重要,产生想法也很重要。而更重要的是,从中丰富和完善自己的内心。然后学会如何低头生活。

低头生活。不惧怕泪水。当你难过的时候,仰起脸就会好一些。

爱你的每一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铁。

——老狼《虎口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