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27日

脑子秀逗了,忽然想到我雷小狗的粉丝以后可以直接叫做“哈狗帮”。遂十分得意。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上海回来之后就颓了。最近烟抽得太多,嗓子一直不好。不知道是不是要成为我们家继若小土之后另一个失声的人。

在上海和老范见面,她拉直了头发,跟我上次见她相比,还显得年轻了,张尚宫更加认同了我们所说的316人的气场,就是我们这些貌似完全不同的大学姐妹们,之间有一种神秘的气场。而这种气场,可能说白了就是“不靠谱儿”吧。而雷小狗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当年貌似最不靠谱儿的我,怎么就貌似成为最靠谱儿的一个呢。

这次和王啸坤聊天了,我不是姐姐团,但我很喜欢这个18岁的小孩子。

上海的大闸蟹和小龙虾都让人印象深刻。这个季节的天气也舒服的很。只是就像我那天突然在黔三江冒出的一句非常“张小娴”的话来一样,“离的越近,距离越远”,很多事情,大约渐渐也就这样过去了。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

——————

颓了之后就每天在家电视,继续做电视儿童。我已经看完了《神雕峡侣》,现在每天追看得有《创世纪》、《金三顺》、还有《徽娘宛心》、《天国的嫁衣》等,半夜还会有电视台在重播《大宋提刑官》、《风云2》,真是为我量身打造的荧屏套餐啊。

看了一天电视之后,就在家里做饭,昨晚家里迎来的第一批吃客贾小维和孙小凌生,做了香辣虾、咖喱、还有鲫鱼汤,再加上果子和小土,简直像是其乐融融的家庭聚会啊。餐后还有水果,还给爱玩游戏的吃客配备了ps2。看来我这样热情待客宾至如归更重要的是厨艺非凡的人真是难得啊。谁来投资我开个菜馆什么的算了。女子守着儿子可以过一辈子,女人守着厨房也可以过一辈子吧,恐怖而变态的想法对么?到时候我就卖人肉包子。嘿嘿嘿。

不过说真的,诸位看官请帮忙打听在市区里(二环立内)或者东三环以内有合适的四合院出租,有朋友打算开酒吧。

——————

金三顺真傻。但真好看。虽然我都看了好几遍了。没营养的东西总是这么轻而易举的深入人心。

十一要到了,十一要值班,昨晚“家庭聚会”的时候,接连接到王哲、老范、杨洋三人的电话,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十一让我去沈阳……我有些犹豫,犹豫的不是你们想的那些原因,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心结也是,不需要刻意去解。答应了你们,我就会去。剩下的时间,可以去音乐节,去晒太阳,去“城市探险”,或者干脆在家继续放任自己做电视儿童。

一个字,很好.

 

2006年09月22日

那又如何?

还是没有更新,甚至连发个图片的精神都没有。上周末去了香港三日,回北京消停了3日。然后现在来了上海。每天都在路上,赶往各种会的路上,发布会,聚会,上海天气很好。晚上工作结束,和朋友去吃大闸蟹还有小龙虾,然后去跳舞,然后回酒店,睡上三五个小时,再出发。

我的确没有时间思考,而散场的歌,你听到么?

 

 

 

2006年09月15日

好几天没更新。仍旧被生活控制着。

继续无药可救的作电视儿童。“好剧”反正总会层出不穷,我只要窝在床上,攥好了遥控器就成了。tvb的《法医宋慈》演完了。《半路夫妻》也演完了。最近每天晚上都要追看的是《神雕》,晓明黄在里面真不是一般的胖。但是我还是最喜欢他。前天去看《夜宴》的首映也是,黄晓明的表现让人惊喜啊。在大牌云集的场面里,一点儿都不“坷垃”(张尚宫语)。关于夜宴,真是没啥好说的。服装真好看。吴彦祖和黄晓明都很帅。张靓颖唱的那个结尾的片尾曲真多余。

最近,我们家亟需第二台电视,原因就是我,我又开始玩ps2了。游戏与电视往往不能兼得。

最近貌似也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只是太复杂,我不喜欢,我不愿意记得。

明天去花花世界了。两天之后回来。

 

2006年09月09日

周四,一群人去看《x战警3》,看完了大家都很high,还有后遗症。我喜欢这样的电影,不动脑子。

如果让你选择有一种特异功能,你选择什么?

北京的秋天来了。

看完电影去买了几乎全套的厨具。晚上在家做饭。做饭真是一种舒缓压力的好方法,基本上跟购物一样好使。

天干,风大,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儿狼狈。赫赫。去k歌le 。《不怕不怕》,《super star》还有《蚂蚁》。

 

 

2006年09月08日

这两天要变成电视儿童了。从上午一睁眼就开始看电视。看各种没有营养的电视剧。包括《憨夫成龙》《烽火结良缘樊梨花》《壮志凌云包青天》《法医宋慈》《聊斋》等,中间再穿插一些《暗算》等等,下午偶尔看看《鹿鼎记》,直到看到窗外南小街菜市场买菜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一天也就差不多打发过去了。

下午抽风,推了采访,去买了把菜刀,还是王麻子的,买了个汤锅,然后和张尚宫揣着菜刀,拎着汤锅,去黔三江吃饭。真诡异。

今天天气已经很凉了,在出租车里面听广播,主题是你秋天买的第一件衣服,今天晚上跑出去,穿了我秋天的第一件衣服,fp的绿色运动上衣,这么鲜亮的颜色,反而衬的自己格外的形容憔悴。感觉某种活力在我身体里面一点点的挥发。

秋天来了,我竟然会莫名恐惧。

最近有点儿脆弱得不像自己。。。。。。。。。

 

 

 

2006年09月06日

一定程度上陷入表达障碍。也不爱拍照。走路的时候就看路,不再东张西望的。秋天到了吧。很多的人开始过早的抒情,或者陷入某种季节性情绪。这是我回到北京之后的第三个秋天了吧。时间过得真快。不停留,不等候,不顾及我拖沓的性格。

从家里搬出来之后,面临着新的问题,就是总是觉得反正东直门距离哪里都近,那就晚点儿回去也没关系。实际每日回家的时间跟原来区别不大。

“相亲危机”貌似已经过去,周末回家收拾了一些衣服。周五上午谁与我同去看《X战警》,仅限一人名额。下周会有一次远行。

秋天到了,该干嘛去干嘛去吧。

2006年09月02日

    这个周末,难得不去任何地方出差。度过了一个有“我型我秀”看,有咖啡、绿茶喝,有烟抽,有音乐听,有八卦聊的周末夜晚。特此大力鸣谢亲爱的小胖同学。特别是他不辞辛苦的充实了我的ipod。技术青年万岁。并且相当期待看到他的混血儿子。

    生活,越来越像一部编剧拙劣的电视剧。这两日,所有二流电视剧里面的场景,纷纷在我生活中发生。

   相亲。

   我妈终于坐不住了。用一种我无法拒绝的方式安排相亲。难道我真的已经老了么。拉锯的结果就是我答应见面。但是后果他们不干涉,瞬时我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二流电视剧里面的场景。生活真的已经荒谬如此了么。更加荒谬的事情接下来发生。周末愉快地夜生活凌晨4点才结束。于是在我第二天中午刚刚睡醒的时候,接到了相亲对象“统计局”阿姨的电话。(我妈说了,相亲对象在某城区统计局工作,于是无辜的他被我们称为统计局)。这位阿姨,上来就说,我是国家统计局的,我心中暗想,还真是一家子,国家统计局的侄子是某区统计局的。总之,这位统计局阿姨劈头盖脸就问我在哪儿,说让我去他们家,说两个人见面还是旁边有个中间人比较好。我真是汗了又汗,汗滴河下土。这位阿姨一听声音中优越感极其强烈。我心中暗想,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二流电视剧真是渐入佳境,雷小狗想不配合都难。遭遇这种强势的颐指气使的阿姨,我自然也没客气,用一种标准的毕恭毕敬但是潜台词写明了“你谁啊”的语气,拒绝了她屡次三番妄图让我去她家见面的要求。最终,统计局阿姨留下自己手机。让我打给她。打,打,打,放心。亲爱滴阿姨。。。。。。。。

  工作

  对于这份工作的厌倦达到了近来一个新的高峰。个人缘由,我明知某些人会看我的blog,还是在心中暗暗许下小小心愿,总有一天,我要指着某些人的鼻子骂一句傻逼。不为什么。就为了心里痛快,哪怕只有一秒钟。

  爱情

 十年。无论别人再说什么,再怎么认为,我都会和小胖同学一样相信,就像他小胖最爱那个大他七岁的女人一样。我相信,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一定就是就是她。我甚至期望他们能够结婚。

……

二流电视剧往往都是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身在其中的我,不知能否心存这样的侥幸。

想去k歌,想唱就唱,唱的响亮。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