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30日

绿洲,MR BIG ,BLUR,RADIOHEAD,SUEDE,还有小红莓。。。

难得话很多。昨晚难得的老实蹲在家中,收到许久未见得向田叔叔短信一枚,这厮自从告别唱片圈回归中医圈之后,我们就少有碰面。“在哪儿”“家蹲”“牛x,我在星光”“我在看快男”。。吉杰大叔在连续pk掉两个小朋友之后终于走了。只是,无论好男还是快男,到现在都已然是毫无悬念的秀场。

进入六月以来貌似少有晚上出去“混”,蹲在家里吃泡椒凤爪,看快男,伟大的淘宝再次贡献了一种非常靠谱儿的有友牌泡椒凤爪,再次证明了人民的选择。身在成都的刘小姐已经火速的在我们的要求下买了几十袋寄过来。哈哈。

SUEDE主唱据说九月又要来北京了。相对于03年那场神奇的演出,四年时光,竟然就这样说起来毫无痕迹的流逝了。

我这两天忽然很想念伟大的MISS KING,伟大的MISS KING,你在哪里呢?

华丽丽的放出美人照一枚。或许,20岁的小朋友,笑起来还是透着些没心没肺的味道。

 

2007年06月26日

从我下飞机的那一刻,我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童话的世界。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的生活有些过于忙乱,当我从飞机上直接走到停机坪的时候,立马被满洲里宁静的天空shock到了。

和每一个毫无地理常识的国人一样,直到我到达的一刻,我才知道满洲里市属于内蒙古,而不是黑龙江。

酒店。

童话中的小房子么?

俄罗斯,俄罗斯,我站在距离俄罗斯最近的地方。。。

最后首次华丽丽的秀我的蛤蟆镜!!!!!!!

走马观花的满洲里之行,在和本山大叔叔等诸多二人转演员的华丽的晚宴中结束,一对俄罗斯中年夫妇在晚宴上拉起了手风琴,这让被二人转轰炸了一个晚上的我如闻天籁,毫不夸张的,我迅速的high了。

回到北京,37度的高温,让我清醒地认识到我又重新回归水深火热乐趣与痛苦相伴的城市生活。

巴特。加油吧。

 

 

2007年06月24日

傍晚的北京下了一场大雨,随着我25岁生日的结束,巨蟹月也随之到来。我身边的大大小小的男螃蟹女螃蟹们啊。昨天晚上女螃蟹之一肖总带我去团结湖吃了巨靠谱儿的麻辣烫和羊肉串,烤馒头片的水准简直堪比西单烤翅,而更要加分的是那里竟然还有烤蚕蛹卖,我把减肥的念头又一次的抛到了九霄云外。

与肖总的对话,仍旧围绕着靠谱儿不靠谱儿这个永恒的话题,我们周围的人,或者事,任它再纷繁,总能分成这样两类。最终得出的结论仍旧相同,就是任别人不靠谱儿,我们都要靠谱儿的生活下去。特别是肖总这样已经有了儿子的幸福女人。

ps:生日之日,收到两则惊人消息。一,戴小胖在上海跳楼自杀。二,侯耀文在家中心脏病发逝世。前者让我一整天都觉得内心冰冷,晚上睡觉将电视机开到天亮,后者则导致张尚宫从东五环杀回幸福大街加班。。。。

对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提几点要求:真心真意的去开始报班学车。踏踏实实的开始重新去上热瑜伽课。减肥的口号要常喊常新。。。

明早7点飞赴满洲里。。。。新的一周,又在令人崩溃的早班飞机里开始了。

 

2007年06月22日

我的文字水平愈发糟糕的让我自己崩溃,表达貌似都变成了一件难事.

最近做了太多不符合自己态度和性格的事情.不知道是一种渐变,还是一种突变.总之我来不及思考.明天早上只想要好好睡觉,没有任何压力和感受的睡觉.

所有的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必需要重回原来的轨道………….

 

2007年06月13日

再过一个多小时出发去横店。

最近太多外部的事务,所以内心的自我焦虑暂时大大的减少。自我表达和倾诉的欲望也少少。

上海的天气很好。凉爽,湿润,晚上还下起了雨,电视节难道就是记者丢东西的大会么。唐晓虎,柯南都曾经在电视机上丢手机,昨天听说刘吉吉丢了手机,而我们家邱小翠则莫名其妙的丢掉了笔记本。后来我们从威海路走到南京西路上的糖潮,吃了甜品和椒盐鸭下巴。奇怪的组合。还有苦到让人皱眉头的龟苓糕。

昨天下午去了一趟型秀的现场,看到了好男成都赛区的xhw,个子小小,瘦瘦,看起来也比舞台上清秀好看。听说,txq,lmm什么都来型秀了。出来的时候碰到沈球球很爱的一枚小孩儿,后来沈球球告诉我他已经被淘汰了。但是因为结果还没宣布,他自己还不知道。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我真的觉得那些选秀出来的孩子们,哪怕只是进入分赛区的前几强,你们都太幸运了。我忘记是谁说过得了,有的时候,做艺人在各个方面都做到的情况下,就是在拚运气,看老天爷给不给你这碗饭吃。

继植物姐姐之后,316的妖魔鬼怪中终于又有一头要婚了。我前两天还在感叹希望有谁结婚让大家聚聚,然后就成真了。不过按照我这个礼拜的日程,事情很麻烦,不知道能不能莅临。汗啊。难道这就是永远遗憾的人生么?

杭州,上海,周边都在下雨,忐忑不安的横店之行啊。

2007年06月09日

忙到崩溃的一周。嘴角起了泡。

虽然知道女人看女人和男人看女人一向差异很大。但是还是再一次的被这种差异郁闷了。反正与我已无关系。很多的人或者是事,都是在某一个瞬间改变的。你可能并没有在意。

北京连续一周都是高温。北京夏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记忆中的北京夏天全都回到了大四那年暑假。在国家气象局的礼堂上考研班,那些日子就是这么热。和刘小姐一起,每天坐804。刘小姐前些日子莅临了北京,我们又去吃了酸汤鱼,酸汤鱼也算是一种跟记忆有关的东西吧。去年的很多次,都是一顿午夜的酸汤鱼挽救了我们几个人濒临崩溃的情绪。

虢小姐昨晚回了长春,进行最后的论文答辩,我周围的这些生物们,除了莎莎夫妇之外,都远离了那个叫做学校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北京太热。让我拼命想离开这个地方。无论是南方北方。再去大连吧?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真期待316中的某一头能结婚,这样姐妹们可以找个理由聚一下。不过估计最后的结果又是每个人都喝大了然后抱头大哭。同学们,我25岁的生日马上就要来临了。。。。。

2007年06月05日

大晴天,36度,一边咒骂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北京夏天,一边想着终于有机会秀我的太阳镜。

表尚宫说生活不要太如火如茶啊。我这不赶紧就忙着自醒呢么,yy是一条不归路,巨蟹座的姐姐气质也在遇到谭小旭之后飙升到史上最高。。。。。真是情何以堪。。。。

看着别人的成长,内心还是十分的感动,节目再假,孩子们总还是有真情流露的部分。让我这种对很多事情毫无参与兴趣的人都能觉得很投入。不过,投入之余,发觉自己瑜伽貌似已经荒废鸟一个星期。

我的年假,我的成都,我的乌镇,你们看起来咋都这么遥遥无期呢。

ps:期望不要使最后一次给谭小旭同学拉票。

编辑me16,移动发送66662015,联通99992015

诸位看官,允许你们再鄙视偶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