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31日

抄不完的暑假作业。

我的老掉牙的e680又派上了用场。晚饭和肖总MISS KING在小王府。伟大的巨蟹肖总再次对我和MISS KING进行了言传身教。饭后我杀往MAO,观看“抄不完的暑假作业”演出。演出阵容分别为托特巴士大乐团,LILEI&HANMEIMEI,S,LUCY,以及猫豆。抵达之后才知道,原来LUCY就是我报我文娱部之LUCY。

隆重推荐LILEI&HANMEIMEI,S,该四人乐队有CACA(新某报娱乐版编辑),ICER(《过时了》文化版编辑),顾总(又名烟囱牛,现就职于某打成渣的外资银行),王总(职业不详细,ICER的男人),这支乐队风格为“不一定”,主唱,吉他,键盘,贝司,打击乐,口琴等手均不固定。

 

演出开始前,顾总在MAO楼上的墙壁上涂鸦。

演出开始前,上窜下跳的CACA,后来证明,丫果然之前喝了酒。

L&H乐队的演出在倒数第二个。之前是猫豆和LUCY,同事三年,貌似是第一次听LUCY唱歌。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很惊喜。L&H乐队当之无愧的是当晚的人气王,还有神秘明星嘉宾的捧场,至于其他亲朋好友,该来的没有没来的。

事实上,大多数的我们,都是抱着一种捧场+看热闹+起哄+见熟人的心态来的。虽然我兑现了我的承诺。在不知道乐队能否分成票房的情况下仍旧贡献了票房。不过,从LUCY的吉他弹唱开始,我发现这是一场很好看的演出。并且。我竟然被感动了。特别是,特别是,特别是当返场的王总走起RADIOHEAD的时候,我丫竟然差点儿热泪盈眶。。。我没有想到他们能演得这么好。没有想到在麦守大爬梯上生涩演唱的顾总能有这样的舞台范儿,没有想到ICER在舞台上能够耍的这么开,声音也这么好听,至于不吃肉的CACA,台下那此起彼伏的“鼓手不错”,也大半出于真心。最后,还要感谢王总,那几乎是我最熟的RH的曲子之一。

演出开始之前,托特巴士大乐团的巨有范儿的键盘。这是我第一次看他们现场演出。忘记因为什么原因,在马甸桥附近的麦当劳与大飞碰面。当时拖巴也在,那时候他们还没出唱片。那已经是两年以前?我记得那天碰面结束后来我还和小猫一起走去公车站坐车。那天对于这个陌生人我,感觉小猫更爱说话,而TP则更习惯沉默,偶尔说句子很短。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托巴很好听。这个论断从两年前到现在,一直成立。现场演出,我喜欢TP唱歌的样子,或者一只手拖着胳膊,或者一只手放在裤兜里。只是觉得,他们两个,和我上次见到的样子,有些不同。后来逃逃告诉我,大约是因为他们从学校毕业了。

以下是一些零碎。

大飞。演出开始前。站在MAO的楼梯上。“大飞同学,托巴很好听。”我在演出现场忍不住短信他。“感谢捧场,如果是共产主义就好了”。演出结束,已经回到家的我收到他的回复。大飞同学。你要加油!!!加油,先生小姐!!!

和松木站在一起看托巴。她仍旧贴心的建议我抽她的爱喜,她说这样对身体好。我拿上午收到的一个姐姐送的手镯给她看,还想起了她拿走的我的一枚戒指。我们聊起了张先生。张先生公司的唱片终于要发了。而他自己的唱片,仍旧遥遥无期。我们回忆起那一年的冬天,跑去望京,只为了听他制作中的个人唱片,然后我们就一起感叹,那已经是两三年前的冬天了。

这个夜晚很好。还要感谢ICER送我的ICER他妈手工制作的小徽章,以及孟孟送我的MAO的徽章。所有所有的以上这些,让我的内心在某一瞬间变得强大了一些。或者,这是我定期发作的文艺腔。

华丽的走起来吧,就像楼下的L&H一样。

 

 

 

2007年08月28日

晚饭吃了竟然很多。胃竟然没疼。张先生又讲了n个笑话,标题是其中之一,貌似还有一个叫做“紫蛋菜花汤”。詹小英顶着长长了的锅盖头,穿着白色的fp出现。丫去南戴河,南戴河就开始下雨。运气真不错。写字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受到鱼生彩信一枚,照片上貌似是烤扇贝和烤生蚝。据说吴江路已经拆了一半。没关系,我们还有寿宁路。。。

进入9月份,进入华丽丽的迎来送往季,多枚未婚,单身,大龄女青年,将从祖国的四面八方纷至沓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7年08月26日

首先为这个小学生作文题目一般的标题汗一个。

今天终于华丽丽的学车去了。同事介绍的教练是一个华丽丽的行动派,在他看来,停车练习那些所谓的挂档以及方向盘都是浪费时间,首先要“走起来”,于是,从来没有碰过车的我,就这样,走起来了。不过,我的急性子也在开车的问题上暴露无疑,玩头文字D的时候那些坏毛病,竟然作用到开车上来。

一枚华丽丽的马路杀手养成中。。。

命题作文真难写。我承认。那枚小朋友,允许我跑题吧。今天竟然疯狂的想要离开北京。晚间吃饭时竟然想要立马跑去北戴河。总之无论是哪里,让我离开北京就好。哪怕只有短短的一日,两日。奇怪。这种念头自去年夏天之后还没冒出来过。威海、青岛、大连,去哪里都可以。而晚上和即将华丽丽的降临北京的处女座某女突发奇想竟然想去长白山,长白山,那句煽情的话怎么说来着?那么多年的夏天,我还是没有去长白山。我到底能去哪里啊。。。或者我还是哪里都去不了。

另一枚处女座,生日快乐。

 

2007年08月24日

我已经很久不用我30万像素的手机拍照了。来吧,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节奏。对面黑色的窗户上依稀可以看到拿着收集拍照的我,以及坐在我旁边的伟大的miss king。

dong music打榜碟。下午与张先生对谈许久。我的良师益友张先生是一个能给人安定感的人。即使遭遇到再多不考谱儿的事情,看看他,都能给我一种安定的心理暗示。这点其实特别不双鱼。前阵子,见到张先生两次,每次都觉得他眼神飘着,内心十分的担心。今日与张先生对谈,坦白道出心中的忧虑,而张先生的眼神,也逐渐恢复往日的淡定。不过,这种安定随即被下午送到的打榜碟所打破。印刷偏色,错别字,纸张的质量严重不达标,完美主义的双鱼完全不能容忍的事情再次一一发生。。。

to郑老师,请认领以上照片,并请回忆,这是否也出现在你梦境中。另外。我近日已于王先生详细讨论了威海买房事宜,我正在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某个周末进行一次威海之游。

小朋友归来了。见面却是以吵架开头。吵架也无所谓。只是内心无奈的部分逐渐增多。也许从一开始我的定位就错了。又想要平等的相处,又想要改变别人的想法,这本身就是奢侈的要求吧。我自己的世界观都还一团糟。又如何去教育别人?

 

2007年08月23日

    “依山傍海,银色沙滩,威海国家4A级旅游度假区,精装海景花园洋房,45-118平米景点户型。2480/平米起,旅游看放预约xxxxxxxx”

    我已经连续n天每日收到这条同样的广告短信。对比北京日益攀升的房价,10万块钱就能过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幸福生活么?不过说实话,我倒是真有些动心。单双号的福利在20日之后迅速的消失了。北京又恢复了正常的堵车。立秋之后清凉了一两日,但是“秋老虎”又马上来了。我的胃也跟着捣乱。连续两日喝粥,按时吃饭,终于把胃炎的症状压制了下去,起了个大早去广博会,总之这个礼拜过的真叫一个手忙脚乱。

上周去mao看vc演出。其实很意外去了那么多人。张先生站在台下的人群中,我不知道他的心情是怎样。我现在貌似越来越拿不准张先生的心思。我看了短短的一会儿,就受不了桑拿般的热度冲了出去。事实上,我从来不是vc的乐迷,认真听他们的音乐还是从去年5月份认识他们开始。在电脑里翻到去年看他们排练的一些旧照。交道口的一个狭小的琴房,排练结束之后会去吃饭,东四的烤羊腿?陕西面馆?美术馆的刘宅?只要有炒菜的地方,几位先生都会点宫爆鸡丁。

那枚孙先生在今年夏天从英范儿青年迅速转变为滑板青年。听说技术,体力都好了很多。嗯。那天mao的桑拿演出看出来了。丫真的健过身。

那枚刘先生换了车。

这枚杨先生,我貌似已经很就没有见过您了。不过,我还是要说,您女朋友的头发剪的真的很成功!!!

。。。

我竟然找不到另外那枚华丽丽的甄先生的照片,为了表示我的歉意,等您家宝宝出生之后,我一定给他(她)买纸尿裤。

 

 

2007年08月20日

很下贱最近被说成了一个褒义词,以下是造句。比如说这个周日我溜达了西单之后又很下贱的去了新光天地。不过除了一个很下贱的塑料袋子,我成功的抑制住了自己的购物欲望。看来我仍旧需要银行卡里的余额数目来保持一种安全感。虽然昨晚刚有一个小朋友一本正经的说过现在钱存在银行就是每天在减少。在理财的问题上,我还真是保守老土到了极致。

脑子像缺了弦一般。晚上回家发现家中停电。又找不到电卡。跑去妖草家写稿子。写完稿子跑回家寻找电卡,顺利找到电卡。跑到东直门银座楼下24小时的麦当劳买电。发现机器是坏掉的。跑到马路对面的招商银行买点,发现自己没有招行一卡通。最后跑到巨石大厦旁边的24小时麦当劳。我发誓我把电卡插进去的时候,真的是紧闭双眼,双手合十的祈祷着。终于买电成功。回家路上还在感叹作为一名独立生活的现代单身女性,终于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了一件生活问题。内心竟然有几分满足感。在家门口的电表处开心的充好电,却发现钥匙没带,也就是说我刚才回家寻找到电卡然后出门,却把钥匙落在了家中,我只好透过钥匙孔,看着室内的光明。孤独的坐在楼道台阶上,等待我家那两头的归来。。。

下午还很偶然的进行了人生首度郑重其事的“算命”,老阿姨说我是水命,说我05,06,07三年麻烦不断,工作不顺,感情不顺,身体不好,口舌之灾,没有防人之心,还会犯小人,转运至少要明年下半年,到了牛年就好了。我脑门大,所以是晚婚,04年曾经遇到一个靠谱儿的(努力回忆ing),在遇到可能要过了这几年不顺的日子,不要着急。老阿姨还说,我不要找属鸡,属龙的,适宜找属马的,要是找比自己小的,就要找小四岁的。omg,华丽丽的给我支到了86年,86年的弟弟们。。。。。。。。

 

2007年08月19日

过去的一日,被称作传说中的八卦节,818,818,818,现代的闲人们啊。不过我们也乐得在这样一个日子里,继续八各种各样的卦。打发时间。

vc在mao演出,我方向感首度出现问题,一路走到了鼓楼,竟然没有发现mao,绝望的走回去,发现它就在马路对面。老东哥的牙床好了。大家开始八最近的单双号上街事件。据说日本人说了,奥运会的时候他们不要住在北京,要天天打飞机日本中国飞来飞去。澳大利亚,美国,听说了也有意住在日本。我每日走来走去的北京啊。mao里像是在蒸桑拿。看到巨多熟人。王硕想要瓷一个姑娘。在门口扭捏的时候姑娘已经走了。出门的时候遇到张楚。。。

在锣鼓巷再次遭遇乌龙迷路事件。这可是我几乎可以将每家店的名字位置从一侧背到另一侧,再倒着背回来的地方啊。闭着眼睛都不会找错的我却眼睁睁的错过了“过客”。活生生的变成一枚过客然后从北口走到南口再走回来。

最近的生活就像这blog一样,都是流水账。但是流水账小朋友也看不懂。赫赫。另外一枚小朋友则华丽丽的去旅行了。818的最后一八是得知两大选秀中的两枚我都很喜欢的小朋友华丽丽的谈恋爱鸟。绝对真心的祝福这对小情侣,同时再度哀叹某枚小朋友的眼光。我知道,以小朋友的性格,看到我这么说会生气。不过,流水账小朋友都看不懂。自然也不会有耐心看到这一段了吧。

我其实许久没有认真的刻薄过什么了。

 

 

 

2007年08月15日

一觉竟然死死睡到中午。鼻塞,浑身疼。我大约是终于被热伤风击中了。打起精神做一些事情。但是还是被巨大的惰性所缠绕。丝毫看不到起色。甚至自暴自弃的迫切想离开现在的环境。或者被某淡定有原则的处女座看到,又要说我少年爱上层楼。昨晚冷锅鱼聚会时所凝聚的小宇宙啊。。。你就华丽丽的爆发吧!!!

继续晒旧图。

2006年6月2日。韩国地铁。《卑劣的街头》海报。彼时此片正在韩国热映?半年之后,我在家中某个无聊的下午看了牒,自此终于心悦诚服的承认,赵仁成是当之无愧的美男一枚。而突然喜欢他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的身材和我家黄哈尼是同一款。

 

 

 

2005年10月9日,超女巡回演唱会,北京站散场,坐在我旁边的漂亮的短发玉米mm。时间马上就要奔向两个年头,玉米们仍旧彪悍依旧。

2005年10月22日,新京报首届趣味运动会,文娱两个部门加起来去了不到10人,图 上此人名叫猪目,翻出这张旧图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此君目前已经华丽丽的瘦身成功。

2005年10月26日,山城重庆,短短的不到48小时,除了睡觉采访工作的时间,其他的时间都在吃吃吃,这是我和王晓晶同学,在刚刚吃过海润的宴会,吃过街边的麻辣烫之后,准备再度尝试传说中的“”,想不起叫什么来了!!!

2005年11月13日,kitten结婚,我回了一次老家,这是家里的两只土狗。几年未见,大的那只竟然还认识我,还记得我的脚步声。

2006年2月9日,人群包围的是让·雷诺。我也和粉丝一般,赶去参观真人。收拾照片的时候才发现,镜头左侧的这个鸭舌帽男,是许久未见中午刚刚通过电话的冯大爷。

2005年12月6日,西四某餐馆,松木小美妞,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是我,松木,zxx,鹿鸣四人聚会,由头是为了介绍zxx和鹿鸣这对黄舒骏fan相识,但是这场为了黄舒骏的聚会在长达两三个小时的过程中,只谈到了一次黄舒骏,就迅速的偏离了主题,成为了各色八卦的天下。彼时,松木应该还未离开新京报,而zxx,难道仍旧在163?

2006年3月13日,车墩。3月的上海天气诡异寒冷,我披着hhb同学的军大衣仍旧感冒了。新《上海滩》拍了,播了。

2006年4月4日。张佑赫在儿童剧院办歌友会。第一次感受到了韩fan的彪悍,这是剧场外未能进场的粉丝们,时隔一年多之后,因为某种缘分认识的一个朋友竟然当日也在现场。

2006年4月7日,周庄。频繁的上海之行从三月开始。那是我很不开心的一段日子,所以我要感谢这些旅行。去周庄,为了所谓的逸飞纪念馆。

2006年4月8日,上海大舞台外,等待滚石演唱会入场的媒体们。本场演唱会也出现了06年雷小狗乌龙事件之最,拿着工作证混进场的我,竟然在无比熟悉的大舞台后台迷路,而为了表现的我就是个工作人员,雷小狗过于理直气壮,而内心实际很心虚,在后台乱蹿寻找舞台入口的时候,竟然冲上了演唱会的舞台。当我看到自己五六米开外的吉他手时,忽然意识到自己到了哪里,然后立马转身走了回来,外国音响师看到了我,后台外国保安也看到了我,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驱逐我的意思,我自己乖乖的从后台走了出来。这充分说明了所谓戒备森严的后台是多么不靠谱儿。

2006年4月16日,广州街头,四月的广州深圳之行。见识了传说中万达的海边别墅,也见识了传说中广州状元坊,约等于北京动物园的地方。那时候,风姐姐还在广州,那之后不久,她返回天津,与老高彻底分手。

2006年4月23日。刘小姐大寿。我与她在上海华山路的锅比盆大吃饭。她看到我,惊叫你怎么瘦成这样。那是多么令人欣喜地呼喊声,然而,最近我遇到的故人,总是说,哎呀,你胖了。我从那时,爱上锅比盆大,并火速的发现了北京店,成为第一批会员,不过,遗憾的是,北京店质素始终不如上海,前阵子,更是彻底的改了名字。卖起了奇怪的炒菜。

 

 

 

2007年08月12日

周末的东北之行从不靠谱儿国航的飞机故障开始。我们一行九人辗转到达开原时已然是将近凌晨2点,开原人民拿出了一种奇怪的好吃的糖饼招待我们,我竟然吃了两个。第二日,在热闹的片场竟然遇到了大学学弟林同学,后来我麻雀小姐告诉我说,我和他同时发短信告诉她这一奇遇,事实上,也并没有那么神奇。奇遇的附加价值在于说我得以搭乘沈阳台的采访车返回沈阳。

此次沈阳之行最大的主题就是洗浴足道,我无比绝望的发现自己彻底变成了老年人心态,到了沈阳第一件事情竟然不是寻找好吃的饭店,而是寻找靠谱儿的足道,,在考察了沈阳的足道行业之后,我不得不承认,单就男服务生的身材和长相指数来看,的确要高出北京一大截。

立秋之后的沈阳晚上已经有些微凉,不过呆在那个城市,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安感,今天早晨起床,沈阳大雨,勤劳的老范出门买了饺子给我吃。不靠谱儿的国航飞机竟然没有晚点,在大雨中安然起飞,准时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北京阳光刺眼。

明日一早,再去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