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26日

 只是会有一些事情,一些人,使我们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会无声感伤,却没有任何悔改。有一些事情,一些人,提醒我们曾经照耀彼此眼目,粉身碎骨般剧烈,并依旧在念想。
     只有夜晚沉醉在它自己的幻觉之中。沉醉是我离开你的时候,途经的洁白花树。它因为知道自己要死,所以开得恬不知耻。但是我们小心翼翼,并没有花朵的无知与诚实。花朵知道它的期限。我们不知道。而我们如此盲目,一直又比花朵清醒。走入潮水之中,看到月光下的倒影。你知道你很寥落,但是你在爱。
     烟花飞腾的时候,火焰掉入海中。遗忘就和记得一样,是送给彼此最好纪念。爱,从来都不算是归宿。也不是我们彼此的救赎。
     再一次背转身去,面对一个人的黑暗大海。沿着海岸线。迎风向上。             
               ——-《清醒记》(海啸)        

2004年10月12日

以前读红楼,常因宝黛没能结得百年之好深以为憾。
后来才得悟宝黛最终没有结为夫妻,是全书中略带遗憾的完美。
并且对二人来说,在一起长相厮守并不一定有美好的结果。

作者已在开篇交待出了宝黛的身份。
一棵灵河仙草,一位神瑛侍者,为了却旧缘降临尘世,托生肉身凡胎,一样是神仙般的人物,风姿绰约,超凡脱俗。

可惜,自古神仙人儿虽有情意难成眷属,没有那么多的团圆处。
襄王与神女相恋,虽能凌波传意,无奈人神永隔。七仙女下凡与董永
心手相牵,一样被重重阻碍生生拆散,三百多个日夜才能一见。

虽然高鹗补缀的红楼结局令大家不满,但含香认为黛玉还泪而来,泪尽而逝应是作者的本意了。

宝黛一见钟情时我也曾看好他们的婚姻。
但当钗、湘、琴这些同样优秀甚至更得人心的人儿次第出现时,我的信心有些动摇了。但动摇归动摇,出于对美丽爱情完美结局的向往,我仍然坚持认为宝黛连理会得到幸福。

但是,他们成婚配真的会得到幸福么?
以前的含香说:会!
现在的含香说,未必。黛玉长命百岁与宝玉白头到老的理想生活是难以达到的。

之所以难以达到,可从黛玉的性格说起:黛玉的性格便是不喜聚、喜散。
初读觉得有些薄情,后来想想确有道理。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真正的爱情不一定要长相厮守,不如两两相忘、俩俩相望于人海深处。好的朋友也不必天天相见,只需时常想念。天天相见一时分离便觉得不惯,生出忧思烦恼。

不如各自享有自己的自由空间,偶尔相会便长久的分散,分散之后却是持久的
想念,久别重逢胜过日夜相处,感情也会更浓厚一重。

板儿的出场暗示的是巧姐的命运。在刘姥姥初进大观院时,巧姐和板儿抢佛手玩就暗示了这点。

后来又是板儿和刘姥姥把巧姐救走的,从初到大观院的胆怯到英勇救人,这也表现了巧姐 的没落了。

板儿也是一条线索了吧? 作 者: llf995803

不错,判词和脂批中都透露出巧姐嫁给板儿、在乡村从事纺绩的结局。作 者: jiulishanren(冷月诗魂)

说的好。
高鄂续的是姥姥和青儿,但我也觉得应该是板儿,也念念不忘他们儿时换到手的纪念品是否会在某年某月某日再见,如同蒋玉涵的汗巾一般。
哎,没落贵族,人生不如意,十….。 作 者: fujieyu(Jane)

不是,巧姐嫁 的不是板儿,而是刘姥姥庄上的一大户人家的公子 作 者: llf995803(枉凝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