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N种青梅竹马 你的是哪一种

  《回龙观芳邻》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当年,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心神荡漾得一塌糊涂。

  我所认识的青梅竹马当中,最经典的一对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了。男孩在幼儿园的时候曾表演当众便溺,被当班长的女孩严厉批评并报告老师,那个时候,两个孩子还有点敌对的味道。等到稍大一点男孩随父母远赴新疆,青梅竹马之间隔了几千公里的路途,十几年后,两人竟然在同一个大学的同一个专业里成了同班同学。还能说什么呢?除了缘分二字,简直就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汇。有一次,在北京的沙尘天气里,我看见男孩用大风衣紧紧地把女孩裹在怀里,此情此景让我觉得:老天爷一定是个可爱的小老头!

  是青梅竹马,也有缘分见面,但未必就能成就婚姻大事,这样的例子我也见识过。男孩和女孩在一个部队大院长大,双方的父母是朋友,两家是邻居,从幼儿园到大学,俩人都是同学,甚至毕业分配工作都在一个地方———工作单位甚至在一条街上。这概率应该够小了吧?这应该是缘分了吧?可惜,两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女孩对此也很诧异,她也搞不明白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她初中的那个同桌捷足先登吧?她最后嫁给了初中同桌,那个青梅竹马的男孩一定是青春期迟到型,让别人占了便宜。

  那些快乐的事情,我家老王乐意和我一起分享,特别是讲到他小时候在农村的经历时,经常很神往地握住我的手说:“唉,可惜,那个时候我咋就不认识你呢?”他是希望我能和他青梅竹马,一起分享在大草甸子里奔跑的乐趣。

  青梅竹马,这个词太诱惑人了。我也希望有个青梅竹马的男孩,和我一起度过人生的悲喜交集。可惜,30年前,我和老王中间横亘了整个的东北大平原,实在是无缘相见。

  老王最难忘的青梅竹马是他的邻居,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他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拉住女孩手的感觉:“肉乎乎、软乎乎的手,还出了不少汗。”还没等到老王懂得什么是爱情,女孩就嫁了人,后来听说去做了皮肉生意,这让老王多少有些怅惘———那个青梅竹马的肥皂泡就这么不留余地地碎裂了。

  我唯一能想起来的青梅竹马是那个叫刘镇的小男孩。上育红班的时候,我家离学校特别近,刘镇每天早早就跑到我家,等我一起上学,而这个时候,我甚至还没有起床。有一次,我就趴在被窝里,刘镇把胳膊肘支在床沿上,给我展示他的12支小蜡笔,摆弄到最后,他很慷慨地把一支棕色的送给我———这是我的第一支蜡笔。

  刘镇当年就像一只跟屁虫一样围着我转悠,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他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等我读到“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时候,环顾四周,我发现:刘镇已经不见了很多年。“相逢对面不相识”(帝国时代)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