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1月23日

北美移动互联网与国内移动互联网存在巨大的差异

   在北美智能手机的普及程度要远远高于国内.原因有二,价格是最重要的原因,iPhone和Android的这样好用的智能手机目前价格仍然较高。国内用户与北美用户在收入水平的差异限制了智能手机在国内的普及。其二是运营商对于终端的补贴能力,国内70多人民币的ARPU,使得运营商能够补贴终端价格的能力有限。或许这是目前诺基亚在国内仍然有较高市场占有率最主要的原因。当然电子设备持续下降,未来1000多元好用的智能手机是可期的。至少目前iPhone和Android在国内用户规模还是相当有限的,但抢食的有新兴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也有传统互联网的大鳄。
  
   在移动互联网用户构成上也存在较大的差异。在美国移动终端正在成为PC的一个补充,这些用户即是传统互联网用户也是移动互联网用户。而国内还存在大量的只使用或主要使用移动互联网的用户。由于无法使用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成为一种替代品。这类用户主要是民工与学生,这也导致国内的移动用户平均年龄要远远低于北美用户的平均年龄。

   在传统互联网Copy To China的模式至少在搜索、IM、电子商务以及SNS等领域已经有了不少成功案例。由于移动互联网用户存在的差异,在这领域这样的模式未必可行。

资费不会大幅度下降
 
   移动网络资费的下降是移动互联网用户所期待的,更是移动互联网企业所期待的。当然移动互联网企业更期望包月不限流量的套餐出现,因为ADSL的普及在某种意义上加速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它不仅仅是带宽的增加,包月计费方式代替了按时长计费方式使得运营商成了合格的互联网管道。运营商内部其实一直在反思包月计费方式是否合理,因为用户消耗的网络资源逐渐增大的同时,运营商并未带来实际的利润。P2P网络的发展,更是运营商的噩梦,扩充再多的网络流量,都会很快会被BT这样的软件所吞噬。吸取这样教训的运营商不会让这样的局面在移动互联网出现。

   移动互联网最宝贵的资源不是那些高价的核心网以及数据接入设备,而是有限的载波资源,有别于固网宽带接入,移动互联网存在天然的容量瓶颈。你可以增加一条光纤就可以增加以G为单位的网络容量,但你无法随便增加一条载波,况且载波能传输的数据容量也远远小于光纤。移动宽带接入无法代替固网宽带接入已经成为运营商的共识。iPhone用户抱怨AT&T信号不良,在某种意义上是AT&T那个不限流量套餐策略产生的苦果。当载波被占满的时候,也就是用户开始抱怨的时候。由于制式的原因,中移动在3G领域艰难的面对着联通与电信的挑战,或许降价成为中移动最后的杀手锏,但是情况并非如此。由于TD的不够成熟,使得中移动的用户大量使用2G网络作为数据业务实际承载制式,由于2G数据网络与话音都承载在低频的载波之上,容量有限;2G数据业务的单位流量的成本要远远高于3G网络,在价格战上中移动相比联通和电信并无优势,价格战一旦开始最先受损害的一定是中移动。况且多次的价格战,两败俱伤的局面使得运营商不会轻易动用价格这个双刃剑。

   WIFI在某种意义上是存在瓶颈的3G网络的救世主,但国内的WIFI的部署并非像北美那样普及.在WIFI的部署上不仅仅存在政策上没有牌照的问题。固网宽带接入正在成为运营商重要的现金来源,在WIFI计费策略上如果处理不当很有可能损害运营商在固网宽带接入的利益。运营商在WIFI上都相对谨慎,至少在目前3G网络容量还有冗余的时候,不会轻易大规模部署WIFI网络。

4G还很遥远

   中移动拿了TD-SCDMA牌照,在某种意义上减慢了3G在中国的普及,但移动通讯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不是监管部门乐意看到的,所以TD的旗帜或许只有中移动扛着才合适。TD-SCDMA或许在理论上与WCDMA不存在太大的差异,但一个网络制式的好坏不仅仅依赖于技术可行性,而要看是否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是否有成熟低价射频基带的芯片厂商;手机厂商是否原因生产这样制式的机型,相比2G,3G制式的差异大大降低了手机厂商的成本分摊的能力,各手机厂商更乐意生产全球通用的WCDMA手机,这样可以降低每台手机的成本。作为3G的后来者,TD的产业链并未成熟,诺基亚这些主流手机厂家在TD上的暧昧的态度就可见一斑。以至于中移动迫切希望能够跨过3G快速进入TD-LTE制式,虽然上海世博会TD-LTE得到了露脸的机会,即便是中移动这样的移动通信运营也无法独自建立完整的TD-LTE的产业链;芯片的成熟、终端的研发、终端的普及都需要靠时间来填平。一款手机的研发需要一年的时间,一个网络制式的成熟或许需要花上三年或更长的时间。中移动希望快速进入LTE的4G时代或是其一厢情愿。

(好长时间不写blog了,写起来有些手生了)

2010年08月01日

    UGC是”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的缩写。2007年时代杂志封面那个赫然的三个字母”YOU”或许是对UGC最大的肯定。
 
    人们往往将UGC的概念与Web 2.0联系在一起。不过在Web 2.0之前,BBS就已经是UGC方式来生产和消费信息。内容对于很多网站,至少对于门户网站极为重要,但内容的取得并非是可以免费获得的午餐,除去负责内容的编辑的人力成本以外,门户网站往往需要付出相当的费用用以购买传统媒体生产的内容。相比传统媒体单向的方式不同,双向的互联网使得用户有了贡献内容的可能。而Web 2.0的兴起使得UGC似乎与传统媒体产生的内容有了平起平坐的位置。

    不过正如偶尔得以流行的网络音乐无法本质上冲击传统的音乐工业一样,UGC也没有挽救Web 2.0的跌落。究其原因,UGC产生的内容数量以及质量无法与传统的媒体相比。在互联网上并非所有的网民都有贡献内容的意愿,而各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有着不同的贡献内容的意愿,使得UGC产生的内容所覆盖的范围非常的不均衡,内容的缺失使得UGC的网站无法全面覆盖网民阅读的需求。超级女声那句口号:”想唱就唱,唱的响亮”,或许只实现了前半句,因为与那些互联网门户来说,个人发出的分贝远远要小于传统的门户网站;互联网能造就一个韩寒,但造就不了一群韩寒。5年前,不少人预想5年后的今天那些门户会在去中心化的浪潮中被逐出互联网的前台,5年后的今天左右着互联网的还是早期那些Web 1.0时代的门户网站;5年后的今天曾经光鲜的Web 2.0的网站却在为自己的存活而苦苦挣扎。我们需要反思的是UGC到底能不能产生足够的内容。

    或许改变这一切的是以Facebook,Twitter这些新兴的社交网站,与Web 2.0的网站用户参与内容的生产不同;在社交网站中,用户更多参与的是内容的筛选和推荐。海量的互联网上的内容已经超越了个人的阅读极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明相同的”群”或许有相同的阅读喜好,朋友之间的推荐是筛选内容一个不错的出路。或许这是UGC在社交网络新的诠释。UGC本身也从贡献内容转变为贡献筛选。

    如果说社交化的阅读器,Google Reader不得不提。但分享和隐私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关系,如果一个人的阅读轨迹被毫不保留的分享那么离侵犯隐私已经不远。所以Google Reader只能以分享这个按钮来让用户决策是否分享。我们不得不承认google reader是个优秀的阅读器,但他离优秀的社交化阅读器还有一定的差距,因为没有有效的激励机制促使用户在发现值得分享的内容的时候去点击那个分享按钮。而相反的是Foursquare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内突破100万用户,其成功得益于对UGC的激励;在不同的地方CheckIn,勋章是一个无形的手。或许在UGC的网站设计中,激励机制应该是考虑的第一要务。

    Twitter和新浪微博Follow的数字的增长也是另外一个无形的激励机制的手。不过Twitter们取得如此的成功或许还在另一个方面:促进了UGC产生的内容流动。社交网站使得内容仅限于好友(双向Follow)或者被Follow与Follow间的互动,信息传递被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可喜的是这些网站方便的转发方式解决了各个小范围之间的信息流动。或许这是Twitter们迅速增长的原因。或许信息的流动速度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UGC的价值最大化。

    UGC不会消亡,他是互联网精神的最好的诠释。它会在互联网的历史过程中不停地进化,演变。

2010年07月24日

    最近Flipboard貌似已经是最热门的话题。尽管iPad销售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或者套用某人的话,iPad的销售量不由苹果决定而由富士康决定。由于iPad/iPhone的热销,苹果的产品已经热销到供不应求的局面,代工企业的生产速度决定了他们的销售量。这样的事情或许在以前很少或者从没发生过。但iPad一直缺少杀手级的应用,或许苹果自己的iBooks勉强算一个,尽管被众多传统媒体认为其是救世主,不过这或许只是Kindle的彩色版而已,也仅仅是传统媒体电子化中一条既有的路径。

    TV、广播以及报纸是中心化媒体的典型,由于是单向,用户无法在内容上进行干预。此后的Web 1.0网站或许是中心化媒体在互联网的延续,你能看到的什么新闻是由网站编辑决定的,而非你的喜好。不过相比传统媒体的传播方式,互联网提供了用户阅读定制的可能。Web 2.0主导的去中心化思潮,也许是对这些中心化媒体传播方式的一个批判。
 
    如果你对Web 2.0刚开始的那段历史还有记忆,那么你应该不会忘记那个词Mashup。虽然这个名字有些作古,现在更流行的说法是叫聚合。说到聚合不得不提RSS。RSS或许是一个带来阅读变革的工具,至少说他刚产生的时候是被这样认为的。但是RSS阅读器一直没有取得预想的成功。如果说工具不够优秀有失偏颇。或许真正的问题在于内容,以Blog为主要内容输入来源,注定了内容上存在缺失;而更多的大型网站只是输入摘要或者标题。内容注定了RSS阅读器的使用者集中在IT领域。

    此后Twitter的盛行。Follow以及被Follow的规则激励着用户信息传播以及分享信息的热情。其结果带给了Twitter上的用户获取新闻来源的另外一个途径。与RSS不同的在于,其信息不再仅仅局限于Blog,而各种新闻网站上的新闻链接也成了分享内容的来源。各种Twitter客户端以及各种类Twitter的客户端成为了手机应用软件榜单上的常客。

    不过这些工具相比Flipboard缺少了想象力。Flipboard的启示在于在分享之后还可以进行数据挖掘,以及直接拉取分享的链接后的实际内容。因为客户端软件的优势在于可以在你使用这类分享工具从分享到阅读的整个过程中发挥作用。Flipboard在此之上更重要的想象力在于将这些内容按照某种逻辑整理的更像一本精心编辑的杂志,从而提高阅读的愉悦程度。这或许对于那些非IT从业人员有了更大的吸引力。
 
    这个充满想象力的软件或许将取得的成功同样具有想象力,iPad的一个杀手级的应用就这么惊艳的面世。

2010年07月18日

 

   不论Palm的Web OS还是Chrome OS,Web正在试图使用HTTP协议,HTML作为标记语言试图全面侵入客户端的领域。不过HTML似乎不够强大到全面替代客户端软件。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在更多的时候扮演者排版语言的作用:图片,数据被HTML非常有序的摆在了浏览器里面。

    对于HTML来说或许它有天生的两大弱点,一来布局和数据混合的模式使得网页无法被机器很好的识别。HTML4曾经有段短暂往XML发展的历史,XML加CSS的方式将数据与样式全面分离,不过或许这样的做法过于理想;此后一个过渡性的规范XHTML应运而生,或许从这个名字你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XML与HTML混合的标记语言;而机器的互联网(服务器与服务器之间的通信)完全转向了以XML为标记语言,SOAP为通信协议的Web Services。被冠以Web重构的XHTML或许只带给网站设计和开发者更规范的语言,但对用户体验的影响毕竟有限。HTML另外一个缺陷或许是HTTP协议本身引起,无状态的HTTP协议无法像socket一样提供实时变化的数据。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那个XMLHttpRequest控件被冠以了一个和荷甲豪门Ajax一样的名字,宛然已是Web的救世主。不过仅仅靠XHTML和Ajax还是无法让Web有足够的能力全面替换客户端软件。

    如何让Web做更多客户端软件能做的事情或许是未来HTML的发展方向。不过理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更多HTML特性的引进不得不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主流浏览器对于这些新标签的支持。占据着浏览器60%的IE系浏览器对于新的HTML标签的支持成了比规范本身更加重要的因素。不过这一切随着iPhone和Android手机的市场份额逐步上升,手机浏览器在以前那个由PC主导的浏览器演进史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Palm Web OS或许被很多人认为是第一个使用HTML加JavaScript开发手机应用程序的先驱。不过这样的先驱或许应该是苹果公司。在没有开放iPhone SDK前,苹果公司一直鼓励开发者为iPhone开发Web App的应用,为此苹果为iPhone上的Safari浏览器增加了很多客户端的特性,比如在Safari增加一个添加到桌面功能,比如Meta标签中引入viewport,apple-mobile-web-app-capable等特性,目的能让Web应用能够像原生的App那样运行于iPhone之上。不过真正带来革命的是Safari那个WebKit内核对于HTML5支持。

    越来越多的手机操作系统,让手机应用开发者幻想能有一个跨平台的中间件,以便为手机开发的应用能够一次编写,到处运行。手机不同的软硬件巨大的差异让这样的幻想依然是幻想。不过iPhone浏览器Safari的WebKit内核被越来越多手机浏览器引入作为自身的网页渲染内核。Android的Chrome Lite、黑莓的新浏览器、以及最早将WebKit引入手机浏览器的Nokia公司正在让WebKit内核不断扩大在手机浏览器中的市场份额。或许将来那个跨平台的中间件的角色将会由WebKit来扮演。得益于WebKit对于HTML5的支持,HTML5的发展不再被不思进取的IE浏览器束缚住手脚。苹果与Adobe那个Flash与HTML5之争更让HTML5走向了前台。iPhone与iPad的热销使得Youtube、Amazon、Hulu、Flickr那些网站们需要考虑是否为这些无法使用Flash的设备提供替代的HTML5的页面,以便他们能够正常使用自身的服务。

    或许我们应该看看HTML5为我们带来那些新的特性。

    首先我们需要关注的是Video标签。浏览器支持视频播放或许要追溯到十几年前,那个时候Real Networks的RealPlayer,微软的Media Player作为浏览器的插件已经让浏览器具备播放流媒体的能力。不过不具备良好的交互能力(交互能力弱到无法在视频插入一个可点击的广告);需要安装硕大的客户端软件;以及不同版本的兼容性问题使得Flash抓住了机会,最终成为网站采用最多的流媒体播放器。尽管浏览器能够播放流媒体,但都是引入插件的方式的解决。Video标签的引入使得浏览器自身需要具备流媒体播放的能力;而开发者无需再关心用户的浏览器是否安装了必要的插件。不过与Flash相比,目前的Video标签或许只有当时Real Player和Meda Player浏览器插件相当的水平,在交互能力上还远远落后于Flash。

    HTML5值得我们关注的是GeoLocation API。浏览器GeoLocation API的引入或许是移动设备引领HTML5发展最好的诠释。相比PC,移动设备更加关注用户的位置属性。GPS芯片正在逐渐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手机应用开发者可以通过相应的SDK获取手机的位置信息;但对于Web/Wap开发者来说;在GeoLocation API引入前,获取用户的位置信息并提供基于位置信息的服务几乎不可想象。有了GeoLocation API开发基于Web/Wap的类似FourSquare的应用不再是梦想;甚至GeoLocation API比直接通过获取GPS信息获得更多的位置信息。基站的Cell-ID,Wifi的MAC地址,IP地址都将是位置定位很好的工具,而这些都无需用户的手机具备GPS芯片。

    对于HTML5我们还需关注Canvas标签,它是HTML5挑战Flash最有力的武器。Canvas使得HTML不再是一个排版工具,而是一个图像创作工具。熟悉客户端开发的程序员或许对Canvas有着及其深刻的映像,虽然各类编程软件对于Canvas有着不同的定义和用法,相同的是Canvas将绘图能力完全交给了程序员,开发炫丽的报表,开发具备交互能力的游戏或许都有着Canvas的功劳。HTML5的Canvas亦是同理,只是编程语言换成了JavaScript。Canvas使得HTML具备了像Flash那样开发交互游戏的可能。虽然不少浏览器目前只支持Canvas的2D编程,对于3D的Canvas支持将会是浏览器的一个趋势。不过只有程序员擅长的JavaScript还不足以撼动Flash在富媒体领域的地位,不过或许将来或许有一个类似于Flash那样提供给艺术创作者一个可视化的编辑工具的话(由这个工具再转换为JavaScript语言),开发基于HTML5的富媒体或许将与开发Flash一样方便。

    HTML5还有一些其他的标签。或许增加什么标签不重要,而在于HTML5自身就是一个Web替换客户端应用的过程中不断迭代的一个标记语言,这或许是HTML5被冠以革命头衔的原因所在。IE must Die,这句话或许是Web开发者对于IE不思进取最严厉的批评,不过如果无法对HTML5提供很好的支持,将会让IE逐渐被其他浏览器蚕食其庞大的市场份额。

2010年06月27日

   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或许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制高点之争。苹果利用iPhone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实现了完美的开局;Google的Android利用免费开源,借力于手机终端厂商:HTC、Moto、三星等也取得了不错的市场份额。移动互联网的老兵微软、诺基亚也试图分别借WP7,MeeGo弥补最近几年在移动互联网的失误;联想的乐Phone也在强化手机的用户体验,试图在中国复制iPhone的模式。

    不过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正在从操作系统本身转变为App之争。iPhone良好的触屏操作体验无法成为苹果的专利,Android、WP7、Palm Web OS正在弥补着与iPhone操作体验的差距;多点触摸、手势系统正在成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标配。仅仅操作系统本身无法甩开与对手的差距。手机作为随着携带的电子设备,通话、短信仅仅是手机功能的一小部分,手机需要借助第三方的App使其成为随身携带的电子瑞士军刀。如何让开发者乐意为其系统开发应用成为了手机操作系统未来竞争的重点。

    号召力或许是苹果与Google共同拥有的资本,以致在iPhone、Android手机还未达到足够用户规模的时候,开发者已经为未来美好App的盈利能力提前买单。此后随着用户规模的逐渐增大,AppStore的模式造就了不少一夜暴富的传奇,不过随着AppStore上的软件数量突破十万,这样的传奇发生几率越来越趋于零。为了能够安装盗版的软件越狱成了很多人拥有iPhone后必做的功课,而Google一直没有很好解决Android系统上应用软件被非法盗用的问题。如何让开发者获利,或许是未来手机操作系统生存的根本。
   
    开发者可以通过出售软件获利,或者依赖于传统互联网的模式:广告。AdMob使得应用开发者通过广告的模式获取收益成为可能。或许苹果与Google天生对于手机操作系统未来发展的洞察力,收购AdMob成了两家公司不约而同的决定。7.5亿美金:Google收购AdMob的价格或许出乎多数人的意料之外。不过花7.5亿买一个手机操作系统的未来或许是个不错的买卖。占据了iPhone嵌入式广告80%份额被Google拥有的AdMob对于苹果来说无疑是一匹特洛伊木马,收购Quattro Wireless,发布广告服务iAd或许是苹果自然而然的应对。

    微软即将上市的Windows Phone 7是微软能否在移动互联网复制其在PC互联网领域的强势地位的关键。采用Silverlight和C#作为开发工具或许是WP7讨好开发者最好的举动,类似Flash的Silverlight可以带来不错的用户体验,微软.NET战略使得其在传统互联网积累了大量的C#的程序员。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微软的号召力或许仅次于苹果与Googe。或许号召力只是基础,如何让开发者盈利是关键。在在刚刚结束的第57届戛纳国际广告节上,微软带来了名为Microsoft Advertising的手机广告平台。

    未来Google的AdMob,苹果的iAd,微软的Microsoft Advertising或许是其各自手机操作系统竞争底牌之一。或许这一次诺基亚又落后了。

2010年06月01日

      iPhone的AppStore引来运营商、手机厂家以及操作系统开发厂家加入应用商店的红海。而iPad的热销又引起新一轮平板电脑的模仿秀。或许我们应该去考虑新的一轮机会在那里。或许现在的TV领域是一片新的蓝海。尽管这片蓝海在中国有政策管制的原因、有技术不够成熟因素,还有用户消费习惯的培养的巨大发展裂谷。

     1999年如日中天的微软提出”维纳斯“计划,这个计划对于盖茨来说意在让微软提前进入非PC智能化的时代。家电的信息化或许是IT行业在PC和服务器领域新的一片蓝海;家电的规模或许也是PC的规模所无法比拟的。不过正如维纳斯雕像断臂的遗憾,虽然”维纳斯“计划描绘了的智能家电未来几年或者几十年美好的前景,但在技术以及市场不够成熟,或许生不逢时是这一计划流产最好的理由。

     此后意在构建网络迪斯尼的盛大公司借着盛大盒子以及盛大易宝(EZ POD),试图先在TV行业复兴微软的”维纳斯“计划。不过盛大盒子一出生就面临出生许可证的问题。 2006年4月11日广电总局公函致电信,网通,以上海盛大明确为例指出,凡未经过广电许可而把互联网内容搬上电视机的行为,全部叫停。信中表示,“近期出现电子装置(盛大娱乐)可用来与电视机连接播放互联网内容,由于存在牌照,版权问题,请电信网通不予支持”。

    早在05年,盛大进军IPTV的野心已众人皆知。当一大堆对盛大盒子好奇的记者询问其身世的时候。

       “大家现在都在谈盛大的IPTV战略,但其实我们的‘盒子’不等于IPTV。因此说盛大推出IPTV战略,这是不准确的。”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的盒子采用的是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英特尔的CPU,有声卡、显卡和硬盘。它其实就是一台特别定制的PC。”
       “既然是台PC,我想你也大概能猜出它的定价,可能是3000元、4000元,或者稍微再多一点。我们不希望别人把它当作普通的PC机。但可以肯定的是,盛大将来不会靠硬件挣钱。我们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互动娱乐服务提供商,这项事业已经够盛大做一辈子了。”

      陈天桥作了如上回答。在某种意义上说盛大的盒子就是一台更换了电脑显示器为电视机,键盘鼠标更换为电视遥控器的另一台PC而已,或者说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电子消费品。政策上或许是盛大易宝折戟沉沙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那个需要运行在PC架构之上盒子,成本远超过了普通用户能够接受价格底线,而PC天生不是电子消费品,因为他不够简单,而且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维护成本过高。

     国内的彩电厂家顺利的完成了CRT产品到液晶电视的转型。不过此起彼伏的平板电视的价格战让这些厂家的利润一步一步被削减。毕竟过于同质化的竞争使得众厂家在电视智能化上动足了脑筋。海信蓝媒、创维酷开TV、长虹推的首款能上网的LED电视LED920系列,都将联网功能作为了电视机的标配,电视广告的轰炸下,这些名词已经使得用户耳熟能详。对于传统电视生产厂家来说,在不擅长的媒体领域构建自身的内容平台或与第三方合作或是出路。长虹在2009年初正式推出斥资1.5亿元打造的网络内容平台:乐教网站;创维与朗科创建了酷开网。海尔互联网电视与搜狐高清影视频道对接;海信则是通过与新浪合作,在蓝媒电视专属的菜单界面可获得新浪提供的网络资讯。市场的迅速增长让监管部门加速了对行业的监管力度和速度。2009年8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对于经营此类通过互联网方式提供视听节目的服务,必须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9年10月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传媒司、网络司下发了《关于请中央电视台配合撤下有关 TCL、海信、海尔等企业互联网电视广告的函》要求撤下这些企业互联网电视的广告。彩电厂家又一次遭受了盛大盒子式的政策门槛。

     政策门槛或是盛大盒子、酷开TV们失败的最大原因。不过用户对于互联网电视的需求是实实在在的,毕竟千台一面的电视节目已经让用户逐渐远离电视,个人PC在更多的时候代替电视扮演者娱乐工具的角色。如何绕开政策的门槛或是这些企业所面临最需要思考的问题。除去政策的因素,由于视听节目需要足够的带宽,并且有很好的网络Qos保证。宽带发展初期712K,1M的为主的接入速度,虽然可以满足用户使用电脑观看视频的需求,但无法保证高质量视听节目的传输。对于用户来说,使用电视点播互联网节目或是初级需求,使用电视做PC能做的事情或是更多人的期待。超级马里奥、魂斗罗这些任天堂红白机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儿时记忆说明电视天生就是一个娱乐工具。不过在05年盛大盒子面世的时候,非PC的芯片还不够强大,以至于盛大需要将盒子构建在PC之上,这或是一种无奈。

     政策的管制具有两面性,在提供国内厂家进入互联网电视的门槛同时,对国内的这一产业也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世嘉Wii、微软的Xbox虽然对于众多的游戏迷来说已经如数家珍,但这些TV游戏机们水货的身份却迟迟无法转正,虽然同样的TV游戏机Sony PlayStation 2在04年1月进入中国市场,尽管索尼中国董事长正田纮说“这是索尼在全球最赚钱的业务,在中国没有理由不成功”,但恰恰在中国遭遇了“典型的中国式失败”,索尼忽视的了不仅仅是软件盗版的风险,重要的还忽略了中国式的“政策风险”。政策管制在这一领域很好充当了冰库的角色,将用户的需求冷冻至今。前期制约互联网视听发展的网络带宽问题正在变成不是问题的问题,运营商们为了提高用户宽带接入的ARP值,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宽带升级,2M、4M或许会是以后ADSL接入的标配。或许这也是酷开TV们在09年前后扎堆出现的一个原因。以高通SnapDrag芯片为代表的ARM芯片正在跨入GMHZ的时代,已经在逐渐接近X86芯片的运算速度。现在ARM的芯片的运算速度已经让手机不再仅仅是一个通讯工具,iPhone的广告语:几乎能做任何事情,或在另外一方面说明非PC的芯片技术已经相当的成熟。同样的芯片技术可以很好的移植到TV的“盒子”上,相比X86架构,ARM架构可以让用户获得更加便宜的”盒子“,更重要类似手机那样相对封闭的系统,更容易降低用户的维护成本。有了硬件还需要有操作系统的支撑,Android、Symbian的开源和免费授权,使得“盒子”们有了物优价廉的软件方案。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三网融合”正式进入试点实施阶段。虽然中间有个小插曲:2010年2月广电总局叫停广西电信14市IPTV业务的事情说明各种利益碰撞还会上演,融合之路不会平坦,但政策的某些松动也可窥一二。      对于互联网电视来说,现在的局面与苹果借iPhone进入手机领域有着惊人的相似。正如手机操作系统的早期的智能化一样,平板电视厂家在电视智能化的道路上刚刚起步。有别于手机用户一至两年的更换手机速度,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一两年就更换电视机并不现实,因为TV尺寸的液晶屏价格不菲,为了更多的功能无法让用户下决心更换电视。众多平板电视厂家与电视机合体的智能化解决方案面临如何让用户保持足够的更新速度,以及众多用户更新不同步的问题,这使得类似IPTV机顶盒方案:与电视机相对独立的智能化方案更容易被用户接受。所以互联网电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处于初级阶段。另一方面多数的解决方案只是解决用户通过互联网点播视听节目的需求,现在的互联网电视还不具备足够的运算能力和可扩展性,或者换句话说智能化地不够彻底,这一现状留给出了介入互联网电视的厂家足够的发展空间。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之争告一段落,占据市场份额第一的Symbian或许会不断衰弱,而iPhone的OS x与Android将会成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中坚力量。或许现在的智能手机市场很难让新的一款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得到足够的发展空间,因为手机操作系统已经不仅仅是操作系统的竞争,而是手机应用软件的竞争,而没有足够用户规模的操作系统,很难吸引多数的开发者为之开发手机应用软件。Palm的Web OS虽然优秀,但进入市场或许太晚,残酷的市场没有给Palm再次老树发新芽的机会。而在智能电视领域目前没有类似苹果与Google这样主导的厂家。虽然苹果此前有iTV这样的产品,但并未获得iPhone如此的成功,因为iTV与iPhone最大的区别在于可扩展性。不过现在的苹果如果让iTV回炉再造,或许另一个iPhone奇迹会重演。      现在的互联网电视还仅仅局限于视听类节目,国外的TV游戏厂家短时间内无法跨越政策与盗版的门槛(因为软件还是以CD方式发行),而国内的公司至少还没有世嘉、Sony以及微软的开发实力,并未产生本土化的TV游戏巨头。市场存在着巨大的空白,更重要的是这些游戏软件并非像手机客户端软件那样轻量级,还未达到下载即安装即可用,并且开发成本相对低廉的程度。

     互联网电视未来产业有着像手机那样:硬件、软件以及服务高度集中在一个厂家的机会,有着类似iPhone的生存土壤。一旦有一个厂家占据了产业链的主导角色,类似AppStore的机会足以让这个厂家赚的鹏满钵满。与手机作为私人工具不同的是,互联网电视是一个以家庭为单位的消费群体。相比手机作为信息获取的工具,电视更像是一个娱乐的工具。手机的屏幕由于便携性的原因,4寸已经是很多用户接受手机屏幕最大的极限。而电视会有更大的屏幕,1080P高清电视有着更高的分辨率,或许1366×720、1920×1080分辨率或许会是主流。更大的屏幕让手机上的应用软件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互联网电视或许更大的诱惑还在于其足够庞大的用户群。PC的用户规模受到教育水平的限制,虽然智能手机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但iPhone这样的智能手机还并不是手机的主流。如果解决操作问题并且价格有足够的吸引力,未来互联网电视的规模一定会让PC与智能手机厂家艳羡,试想如果在国内有一款能打麻将的互联网电视,会是有怎样的吸引力。虽然互联网电视不会像智能手机那样集成GPS芯片,但相对固定的环境下,也适合一些本地化服务的提供。
  
     我们可以想象下未来的互联网电视是什么样的,都有哪些功能。或许首先应该是视频点播服务,这是用户最容易接受的服务。虽然youtube以及hulu的成功使得PC正在成为视听节目另一个工具。不过视频节目更适合在TV更大的屏幕下展现。或许互联网电视将会是国内众多youtube以及hulu们面临着巨大盈利压力新的救世主,当然前提还要解决影片播放质量的问题。3G使得视频通话成为了可能,不过需要前置摄像头、并且使用耳机或者免提的使用方式终归是个别扭的使用方式,如果使用电视作为视频通话的工具,双方面对电视硕大的屏幕进行通话或许是另一种其乐融融的沟通体验。当然游戏会是互联网电视另一个重要的应用,或许你下次经过街头巷尾听到麻将声会是互联网电视的音响发出的。教育也会是互联网电视重要的应用,有别于传统的电视大学,沟通将会是交互的,或者你的老师会是一个软件,他会帮你合理的安排培训的课程,并且随时可以完成教学成果的测试。或许孩子们可以在家中就可以轻松完成素质教育的课程,而无须双休日奔波于各个培训机构。电视购物或许随着互联网电视的引入会有另外一种模式,用户可以主动查询需要购买的产品而非现在接受现在的广告轰炸。

  不过这一切对于传统的电视产业将会是一个灾难。默多克现在叫嚷着互联网抢了报纸媒体的饭碗,或许将来电视大鳄们会喊着互联网抢了电视人的摇钱树,不过这一切或是大势所趋。

2010年05月27日

pinfendianxia

    (由于个人一些事情的原因,本Blog有一个月未更新。不过个人的事情到现在基本上告一段落)

    2010年5月27日对于苹果公司来说或许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苹果按照市值计算已经超过微软成为最大的科技公司。多年来苹果与微软的角力,如果以安装微软操作系统的PC所占的市场份额足以说明这场战斗的成败,不过借助iPhone的成功,苹果在移动互联网开辟了自己新的领地,在这一领域取得叹为观止的成就。

    尽管PC仍然是个人最重要的运算工具(当然不是简单的计算算术题,包括Web浏览,客户端软件等),但PC的产业链长度也决定了微软与Intel虽然在产业链中扮演主导的角色,但无法像苹果公司在手机领域那样依赖硬件(iPhone)、软件(OS X)再到平台(iTunes,AppStore)在整个完整的产业链中分别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当然这个还是次要的,关键的原因还在于PC作为个人运算唯一工具的历史正在被改写,运算的结果不但显示在PC的屏幕上,现在手机的屏幕也正在成为重要的运算输出界面,或许还应该算上电子阅读器的那个E-Ink屏幕,不具运算能力的TV以及仅仅负责数据传输的机顶盒正在往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未来或许还有车载娱乐系统。不同的屏幕正在瓜分着PC原来牢牢占据的市场份额,屏分天下的局面正在形成。

    十年前,那个主要用来拨打电话和发送短信的手机开始出现彩屏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质疑手机使用彩屏的必要性。十年后的今天,手机的彩屏成了标配,分辨率也已经接近PC。几年前或许还有人质疑手机配置摄像头的必要性,或许还在质疑手机能否拍出数码相机那样质量的相片,但NOKIA今年4月发布的N8手机,1200万像素的光学镜头已经超过了不少数码相机。几年前我们还在赞叹Sony PSP的精巧,但现在iPhone和Android手机上的游戏已经可以媲美专用的掌上游戏机PSP,甚至在尺寸上更加小巧。

    微软在1999年提出“维纳斯计划”,试图在非PC领域扩展自己的业务。或许生不逢时是最好诠释“维纳斯计划”夭折的最好的理由:当时Arm芯片的运算能力有限,当时的网络环境不具备承载“维纳斯计划”的能力。如今Arm的运算能力已经接近PC的芯片,Intel也在为自己的移动计算芯片节能减排。光纤到户已经不是奢望,3G网络在全球范围的覆盖已经相当可观,更加高速的4G网络也已经在试点。更重要的还在于更加低价的芯片,更加便宜的网络费用,正在让这些移动运算工具成为大众的电子消费品。

    或许对于PC最大的冲击还在于像iPad那样的平板电脑。不过与其说对PC产生冲击,还不如说对传统的纸质承载业务的冲击。在iPad的广告中,iPad可以作为图书的阅览工具、医生的病历卡、钢琴家的乐谱、电子相册、电子地图。这些无一不是对传统行业的颠覆。在这个意义上iPad是电子消费品而非传统意义上的个人PC。只不过此前传统的PC无法具备平板电脑那样对这些传统纸质承载业务产生的如此颠覆。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平板电脑无法做到足够的便宜,短期内还无法实现无纸化的梦想。

    或许下一个像iPhone AppStore这样平台的机会在于TV,Google试图凭借Android的力量切入这样的领域。或许车载系统是另外一个金矿,诺基亚正在联合德国马牌开发Terminal Mobile。还有电子阅读器,或许还有更多的设备正在瓜分着PC屏幕占据的市场。屏分天下或是大势所趋。

2010年04月13日

palmkunju

     如果说Palm现在困境归咎于Web OS系统不够完善,不够人性化,不够智能一定有失偏颇。虽然Web OS的开发时间不长,不过一家在移动设备上有历史的公司;一家曾经在手持设备上打败过苹果的公司;拥有参与过创造苹果iPod神话的CEO乔恩·鲁宾斯坦,足以让这个新生的操作系统拥有良好的血统;而独道的在手机上构建网络操作系统的想法;独特的卡片系统构建的多任务系统;全键盘下滑盖设计也堪称带硬键盘手机的典范都是这样的血统最好的诠释。虽然给Palm Pre手机套上iPhone Killer的称号有些过度的褒奖,不过一个新生的手机操作系统能够有如此创新一定鲜见。或许选择了CDMA网络制式、选择了Sprint这样一个小运营商独家发售Palm Pre注定了Web OS成为了小众操作系统是今天这样局面最重要的原因。但2009年6月才上市的Palm Pre已经错过了智能手机迅速扩大用户规模的最好发展时期。

     时间沉淀是目前占据智能手机系统分别为第一和第二的Symbian和RIM最好的说明。成立于1998年的Symbian基金会到目前已有12年的工龄,RIM的黑莓手机也有相当的年份。Windows系的手机操作系统现在的市场份额也算是时间积累的产物。不过早期的市场远没有现在的智能手机市场那么激烈,一来芯片的运行速度无法让手持终端像PC那样高速运算;二来2G网络无法让智能手机有足够的施展空间;三者手机终端厂家的造壳工业也足以带来巨额利润。市场空白使得一家做电脑的公司苹果公司有了给手机终端制造商的前辈们一次洗脑的机会。

     iPhone的成功使得智能手机进入了规模竞争的时代。规模竞争的武器就是AppStore。手机所具备的功能已经不再局限于终端厂家开发的应用,而在于更多的第三方应用的开发。在iPhone出货总量还不是很大的时候,时间给了AppStore从0到现在15万数量的发展机会。对于开发者来说,开发iPhone的应用能赚到钱这是AppStore发展的最好理由,因为此前为手机开发应用软件不是一件很赚钱的买卖。从首款Android手机HTC Dream上市时间2008年10月来算,Android的历史也不算长远,不过有着Google的号召力,有着开源免费的诱惑,诸多的终端厂商加入,对Android来说用户规模一直不是问题,虽然为Android开发应用相比为iPhone开发应用不算太赚钱的生意,不过巨大用户规模下的长尾效益,今天不赚钱不意味着明天不赚钱。而单打独斗的Palm公司就没有如此的幸运,虽然开发者抱怨基于HTML/CSS/JavaScript无法开发复杂的应用,此后Palm NDK开发工具的开放也未能拯救水深火热的Palm公司。只占智能手机市场份额1%的Palm公司,只有一家运营的Web OS系统,无法吸引开发者为其开发物美价廉的应用程序,因为为40.8万的Palm Pre/Palm Pixi用户还是为四千多万的iPhone用户开发应用程序?这个选择题本身就不是合格的选择题,因为答案毋庸置疑。

     对于Palm来说,或者对于新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来说,如何快速跨过用户规模的裂谷或许成了难题。

2010年04月09日

shoujiliulanqi

     UCWeb通过苹果AppStore的审核多少有些出乎意外。不过同行不同命,对于Opera Mini能否被苹果审核通过或许很多人仍抱悲观的态度。虽然类似iPhone这样在不破解的情况下只能在AppStore下载应用只是个例,虽然安全问题或许是苹果拒绝第三方浏览器最好的理由(Safari的漏洞正在成为破解iPhone,iPad最高效的手段;第三方的浏览器也很难保证不出现这样的问题),但也凸显了第三方客户端软件,尤其是触及手机操作系统核心应用时候的尴尬。

     随着手机CPU的速度提升,手机屏幕分辨率的增加,3G的网络逐渐普及,手机浏览的页面逐渐由Wap变成Web。与传统PC浏览器的市场截然不同,Windows系的手机在智能手机中的市场份额相当有限,况且IE的移动版非常糟糕的变现,给了手机浏览器足够的生存空间。iPhone的Safari浏览器出色的变现,正在让其采用的WebKit内核迅速的扩大着市场占有率。当然苹果不是第一家将WebKit内核引入手机浏览器的厂家(苹果的iPhone在07年才上市),2005年Nokia的S60团队率先将其引入到S60第三版操作系统中。2008年10月Chrome Lite这个Android上缺省的浏览器,成为了嵌入式Linux上第一个采用WebKit内核的浏览器。09年3月上市的Palm Pre手机更将其作为整个操作系统的核心。09年8月开发了同样基于WebKit内核的Iris浏览器的公司Torch Mobile被RIM收购,使得RIM能在10年2月份在MWC上给公众演示了其为黑莓手机开发的基于WebKit内核的浏览器。这些手机终端厂家或者手机操作系统开发厂家对于移动浏览器的重视,足以见其重要性。因为浏览器已经成为手机操作系统重要的组成部分。浏览器的好坏足以影响手机操作系统的成败。以至于手机操作系统开发厂家、终端厂家成为手机浏览器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

     手机操作系统的多样性正在让应用开发者离跨平台的梦想越来越遥远。不断冒出的新的操作系统让开发者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手机对于Web的浏览的能力日益加强,甚至在HTML5的规范支持上走在了PC的前面(占据PC浏览器最大份额的IE浏览器不支持HTML5,而WebKit内核已经对HTML5有了很好的支持)。或许跨平台的梦想可以在手机Web网站里实现。Google Voice由于无法被苹果审核通过,开发了网页版的程序以便iPhone的用户也能使用;也在说明在可预见的将来Web网站将在手机应用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随着Web网站重要性的增加,作为网站入口的浏览器自然成了争夺的焦点。

     不过在浏览器的争夺中,与PC浏览器的竞争类似,第三方的浏览器开发厂家与操作系统开发厂家以及终端厂家的竞争并非站在同样的起点。虽然Android标榜所有的App都是平等的,这句话在很多时候确实如此,但在浏览器上却有些偏颇。
  
     移动操作系统提供给第三方的开发环境并非操作系统原生的环境,一来出于安全的考虑,二来可以降低开发的难度,三者手机的Flash内存有限。Android提供给应用程序的运行环境为Dalvik虚拟机,需要使用Java语言进行开发;为iPhone开发应用程序也需要使用Objective-C语言;开发Brew的应用程序虽然能使用C++进行,不过对于底层的操作也需要通过AEE运行环境来与REX操作系统交互;RIM也只为应用开发人员提供类似J2ME的运行环境。或许这样的开发和运行环境对于多数程序已经足够。但对于浏览器这样需要HTML渲染内核的大型程序来说,无法使用这样的环境开发高效的程序。所以只有在Android开放采用C作为开发语言的Android Native Developer Kit释出的时候,FireFox才表示会开发基于Andorid的火狐浏览器。不过即便如此,今年4月1日完成的名为Fennec的FireFox for Android版本,几十M大小的安装文件,复杂的安装方式,没有流畅的使用体验没有理由让用户放弃Chrome Lite而选用其作为浏览器。

     或许还有更糟的情况。随着iPad上市,第三方开发人员发现苹果在iBook中使用了大量私有API,致使第三方应用无法实现类似的功能(例如亮度控制和调用字典)。相信这样的案例并非个例。为了保证自有应用程序有足够的竞争能力,为自身的应用开发私有的API或许是最好的武器,何况如此重要的浏览器软件。

     对于第三方浏览器来说,或许只有一条变通的路:类似Opera一样为手机操作系统开发更轻量级的渲染引擎。似乎Opera这样的策略非常奏效,Opera Mobile/Opera Mini正在对广泛的手机操作系统进行覆盖,尽管未被苹果的AppStore审核通过,其在移动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已经是数一数二了。而以UCWeb为代表的国内众多的手机浏览器更是轻量级浏览器的代表。而固执的Mozilla基金会一定要将FireFox硕大的Gecko渲染引擎移植到手机的做法,或许会让其输掉移动互联网。

2010年04月04日

ebook2

接上篇:电子书的江湖(上)

终端之外

    要想复制Kindle,除了阅读器终端本身,还需要拥有可出售的电子出版物以及愿意为电子出版物付费的用户,并且都具备足够的规模。或许这正是国内的Kindle复制者最缺的。
   
    国内最有这两项Kindle成功基因的公司非盛大文学莫属。七家文学网站、近500亿字的原创文学版权、每天近6000万字的新增量、日平均访问量4亿次、日最高访问量5亿次,占有网络原创文学90%以上的市场份额、超过4300万的注册用户,这样的优势至少在国内无人能比。专注于网络文学的盛大文学,在拥有性价比较高的海量网络文学版权的同时,但网络文学本身无法对电子阅读终端用户进行有效覆盖。去年年底曾传盛大将推出电子阅读器“锦书”,据传09年12月份还成了一家名为“果壳电子”的公司,专门从事阅读器终端的开发。不过盛大最近却表示未来会将发展重心主要放在内容市场。对于已经成为运营商手机阅读的香饽饽、或许即将成为电子阅读器终端厂家的香饽饽的盛大文学来说,退而进行内容运营或许是明智之举。按照现在的盛大文学,相比其他纯粹的终端厂家更容易实现Kindle式的成功,不过介入终端产业也容易将众多可能合作的公司,比如终端制造厂家、运营商以及其他内容提供商推向了对立面,从而影响整个盛大文学的发展。

    虽然当当网或者亚马逊卓越在商业模式上更像亚马逊,都做图书的B2C业务。都拥有足够愿意为书籍付费的用户,鉴于国内对于出版行业的管制,两家公司做的也只是让书籍的购买渠道电子化,而非出版物内容的电子化。2010年1月8日《图书公平交易规则》的颁布,规定网上书店不得低于8.5折进行图书销售。显示了传统书籍零售商与互联网书籍零售商之间的矛盾。也显示这些互联网图书零售商介入电子出版的道路不会平坦。
   
    北大方正在数字出版积累的优势或许国内目前很难有第二家相匹敌,其旗下的公司方正阿帕比公司,据称中国80%以上的出版社用他们的平台出版发行电子书,每年出版的电子书超过6万种,全国150多家报社的300多份报纸也应用阿帕比的技术发行数字报。方正阿帕比与中搜合资的番薯网也于09年7月15日上线,不过经过8个多月运营的番薯网,丝毫看不出其发展成为自称”全球最大的数字图书门户“的迹象和潜力。今年3月23日更宣称“云阅读”平台上线。虽然“云阅读”发布会有同样做电子阅读器的津科、EDO、金蟾、方正飞阅等终端硬件厂商捧场,但鉴于方正自己发布的“文房”阅读器,或许这些与会的终端厂家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

    虽然诸多的内容运营相关公司号称拥有相当数量的书籍的数字版权。但内容的运营或许还不在于拥有多少数量的版权,而在于数字发行渠道能否与传统出版渠道拥有同样的地位,在于热门书籍在传统零售书店发售的同时,能否第一时间获得电子出版的发行权限。而这样的地位,需要数字发行渠道能够给版权方带来与传统出版渠道同样规模的收入,至少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电信运营商的入局

    不生产电子阅读器终端,不生产内容的运营商握有网络与现成的支付渠道或许是其他公司所艳羡的。不想成为管道的运营商,试图在整个产业链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09年中国移动在浙江设立阅读基地,宣布在5年内将投资5亿元进行基地建设。试图建立包括中国移动、卓望、华为、盛大以及中文在线等公司参与其中的一条完整的手机阅读产业链。与中移动相同,中电信也将阅读基地设在浙江。而中联通也打算在广东选择一家合作伙伴切入手机阅读市场。或许运营商更在意以手机为终端的阅读产业链。在电子阅读器领域,运营商采用的更多策略由第三方定制相应的阅读器终端,至少专用阅读器市场远没有手机阅读那么成熟,毕竟用户使用阅读器的习惯还需要培养。虽然已经有汉王和方正为中移动定制的G3阅读器面世,相比在手机阅读的掌控能力,由于不掌控阅读器终端生产、也不掌控内容,或许更多的时候将会扮演网络管道和支付管道的角色。

黄雀在后

    iPad上市或许会改变电子阅读器市场格局。苹果的A4 CPU说明芯片的功耗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能够坚持使用10小时的iPad具备了挑战专用阅读器的资本。Pixel Qi的3Qi显示屏也在预示着TFT LCD也能像E-Ink那样省电,专用还是通用在硬件上不再是问题。或许高昂的E-Ink显示屏,让专用阅读器在价格上很难与平板电脑竞争中占得先机。或许亚马逊的Kindle与苹果的iPad在电子书上的竞争,不仅仅是硬件的竞争;而没有内容支撑的电子阅读器与平板电脑更像是“硬”碰“硬”的较量。预计价格同样在两千上下的平板电脑或许会带给现有的电子阅读器终端厂家严峻的价格竞争压力。

产业链的重构

    在国内很难有一家公司能够拥有苹果或者亚马逊那样的创新能力和足够的号召力,也意味着无法在一个产业形成规模前提前几年完成布局。众多的模仿者也使得原本不大的蛋糕被细分为非常小的份额,市场份额小到不够一个公司持续发展所需的必要规模。而苹果与亚马逊对于上下游渗透所带来在产业链上的主导地位,使得国内的公司都试图侵入原本不属于自己的领域,做终端的希望顺便能卖内容;卖内容的试图自己做终端,在电子书领域很难形成良性的产业链格局。市场份额的分散使得终端厂家在与掌握核心技术的厂家购买核心硬件的时候缺少议价能力。版权相关的产业在国内需要面对严峻的盗版威胁,用户的购买意愿还需要培养。只有数字出版发行公司达到足够的规模,才有足够的资金和动力解决目前盗版的顽疾。
   
    或许未来电子书产业是各家在整条的产业链中重新寻找到各自的定位,并在自身的领域达到足够的规模或许才是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