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11日
iPhone的降价风波似乎象入秋后的第一波潮汐,这次出人意料的降价幅度之大,同时与iPhone首次上市仅隔两月有余,引起了业界的不少唏嘘。此后乔布斯的道歉,以及对于已购买iPhone的补偿措施的出台,似乎在暗示着iPhone的降价并非苹果的上上之举。其实不然,无风不起浪,苹果的iPhone的降价有着其必然的原因,那就是苹果公司的娱乐沃尔玛的帝国梦想,这个梦想比陈天桥的网络迪斯尼梦想更加现实而触手可及。
 
与NBC的谈判破裂是这次降价的导火索,谈判的破裂原因笔者认为并不是由于NBC对于定价权的坚持,而是苹果公司没有足够的资本让NBC放弃定价权。因为苹果还没有足够的砝码使得天平倾向于他,那个砝码就是用户规模。这个砝码的重量在苹果推出iPhone之前就已经有了相当的分量,那就是iPod。
 
iPod实现了苹果公司的一个华丽的转型,一个以卖电脑为生的公司一脚已经踏入了娱乐圈。因为苹果卖的不仅仅是iPod这个葫芦,还包含了葫芦里面装的iTunes。软硬兼施是苹果的优势所在。Napster只有软件没有硬件,所以在被逼付出版权费的同时,没有足够的收入来支撑起这个天才的创意。相反三星的yepp这些硬件的Mp3厂商有着硬件却无软件,所以无法在音乐产业分到更多的羹炙。但是对于苹果来说仅仅双壁合一还是不够的,如果能够三位一体,那就更加如鱼得水,软件和硬件分列两位,还有一位就是平台,销售音乐和影视的平台,他就是iTunes。iPod的目标用户群过于狭隘,所以自然就有了iPhone,手机相对于Mp3播放器对于很多人来说并非可有可无,所以其市场覆盖率就急速的扩张,74天销售100万部iPhone就可见一斑。
 
正因为娱乐沃尔玛的帝国梦想对于苹果公司来说能够从iPhone上获取多少利益可以放在第二位考虑,首先要考虑的是市场覆盖率,如果市场覆盖率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坚持定价权的NBC,而从已经购买了iPhone用户身上,通过出售低价的音乐和影视产品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远远可以抵消降价带来的损失。更何况低价音乐影视的销售平台对于iPhone的哥哥(iPod)弟弟(还不知道会有啥)们有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对于苹果来说有100个降价的理由,当然现实的问题如何安抚这些“受伤”的苹果粉丝。
2007年09月06日
占领桌面这句话已经成了众多公司的战略口号,可怜的用户电脑已经成为众多软件“殖民”对象。“百国联军”的压迫,自然也有了电脑的对于“殖民”的抗争运动,所以这些“殖民者”便被冠以了“流氓”这个头衔。
 
  聪明的苹果却开始了一场有别于占领桌面的“殖民”计划,“殖民”的目标是用户的口袋,这样就无须再背负“流氓”的骂名。那个“殖民”计划的主角姓“i”名“POD”,他还有个兄弟“i”名“Phone”,i氏的入侵可谓迅猛,或许还不能说是入侵,因为众多的口袋不惜度过几个风餐露宿的夜晚,欢欣雀跃地欢迎这个叫iPhone的的特洛伊木马。
 
这个的特洛伊木马里面并没有藏着千军万马,他藏着一个叫iTunes的软件。苹果电脑公司或许真的应该就叫苹果公司,因为他已经开始不务正业,对于苹果公司来说Mac电脑能否夺回被PC侵占的市场已经非常非常地不重要,能否低价买到NBC的影视节目才是最近问题的关键所在,因为他关系到苹果公司能否成为娱乐产业的沃尔玛。iPOD的成功使得苹果已经事实上成为了数字音乐的沃尔玛,0.99美金的一首歌曲采购价的已经不容唱片公司再质疑,因为质疑的结果只会降低唱片公司自身的销售额。
 
虽然与NBC的谈判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苹果公司有他自己的方法,就是扩大iPhone特洛伊木马的入侵范围,他把iPhone的价格从599美元降低到399美元,200美元的差价足可以占领更多的口袋,当装着iPhone的口袋越来越多的时候,或许NBC就不会再要求其所坚持的定价权。
 
   所以如果苹果电脑公司改名字,我觉得他应该改叫苹果iTunes公司,因为iTunes才是苹果的核心产品,或许我们周星驰一点,应该叫他为口袋公司。
   背景新闻:
     苹果iPhone降价200美元 新款iPod曝光
    苹果NBC斗法 争夺数字娱乐内容话语权
                     
2007年09月05日
谁是Google的最大对手?这个问题估计很多人脑子不用任何运转就会直接回答:百度。其实不然,百度只是Google在中文搜索领域的竞争对手,或许将来的日文搜索领域的竞争对手。但是Google早已不是单纯的搜索引擎公司,他是一个试图将任何应用都WEB化的一个公司。他把他的应用都跑在了一个叫Internet Explorer的软件之上,来实现应用软件的无端化。可惜那个叫Internet Explorer的软件是比Google更大更有野心的公司Microsoft的私有财产,自然Internet Explorer就成了Google的最大的竞争对手。
 
Netscape和Internet Explorer的竞争史值得在互联网的编年史上大书特书,当然最终的结果Netscape这颗小树苗被微软连根拔起,变成了AOL家里面的一颗小盆景(Netscape公司最终被AOL收购)。这场战役的最终的结果不仅仅是Netscape这家公司的存活问题,也不仅仅是微软在互联网领域延续了在操作系统领域所建立起来的强势地位,最重要的是它让其他公司脑子上刻下一个信条:不要试图介入微软想做的东西。以至于这个崇拜制高点的时代,也没有人对于浏览器这个制高点再有所奢望。
 
但是Internet Explorer对于互联网的支配地位却没有随着对于制高点奢望的降低而降低,反而更加地加强了。3721这个以Internet Explore为寄主的虫子破茧化蝶成就了周鸿祎的天使人生,还有更多的虫子还在Internet Explorer上蠕动,不惜背上“流氓”的骂名。这些都说明这个制高点是多么的重要。而此后的微软与Eolas关于ActiveX的专利之争或许让鼠标制造商的生意好了很多,因为需要额外的一次鼠标点击才能让网页的flash激活,这一次额外的点击或许对于提供富媒体的广告商来说是致命的。当然可以JavaScript来绕开这次额外的点击,但至少他们是这次事件发生以后最忙活的一群人。
 
为了防止微软公司在浏览器的垄断,Google也试图来扶持FireFox这样新的浏览器版本,但是效果不甚理想,至少FireFox在国内的市场份额还不及有着IE心脏的傲游。Google还在浏览器的那个制高点的脚底下仰望的时候,微软已经推出了Cloud Computing, 有着制高点的微软开始了帝国反击战,但是Google也已不是当年的Netscape。好戏开始了,我们或许可以搬个小凳子等着世纪大片的上演。
背景新闻:微软Live Gmail暗战Cloud compu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