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1月19日

 

   大家习惯拿Android与iPhone进行对比,在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确实无可厚非。但是对于Google来说他推出Android远非Google要自己做手机,其中Google的苦衷也许只有Google心知肚明。

  3G这个词或许应该翻译成:基于IP网络的移动通讯系统。不管你是阚凯力教授的粉丝还是IPhone的Fans;不管你是扛着民族大旗的TD的摇棋手还是笃信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信仰者,3G都将带给你通讯方式的一种革命。或许就在明天你可能拿着手机与msn的朋友开心的聊天;拿着手机欣赏周董最新的MTV;拿着手机来查询你离你的目的地还有多远还要经过多少个拐角,而就在昨天你的手机还是只是一个主动或者被动与人联系的一个工具而已。对于用户这些新的移动互联网需求,首先带来的是手机操作系统的革命,因为用户已经对3G的手机有了更多的期待。微软这只兔子已经开跑了;Symbian这只乌龟在Nokia宣布已经收购多数其他公司在其份额即将开源的时候,也站在起跑线了。
 
   或许Google比我们看得更清楚,不然他也不会收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Android的公司。相对于PC互联网Google积累的家底,Google在移动通讯领域几乎一穷二白,或者说他需要仰望它主要竞争对手微软。Windows CE,Windows mobile或许已经成了Google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微软比苹果公司有更大的野心,况且装着Windows手机版的手机用户远远高于Iphone的用户。也许有一天微软的live在windows手机版本里面安家落户,影响的不仅仅是Google在移动领域能够分到多少羹炙,要命的是习惯在手机上使用Live应用的用户是否还会在PC上实行一国两制继续做着Google的Fans,而更要命是的是可见的将来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或许远远超过了现在的PC互联网的用户。
  
   Google为了自己的将来,或许套用马云的话成为互联网的百年老店的话,Google不得不决定在移动领域做件事情,留给Google只有三条路。第一条路与Symbian联盟达成某种战略合作,并在Symbian系统上捆绑自己的应用来与微软竞争,但同床异梦或者把自己的前途挂着别人的裤腰带的做法是否能够达到Google最终的目的应该连Google自己也怀疑;第二条路是扶植嵌入式Linux,这条路能走多远,从Google大力推广FireFox收到的成效可见一斑,Gnu这种松散的开发方式无法与微软的集团军真枪真刀的格斗,况且嵌入Linux虽然在很多其他嵌入式领域有着独特的优势,但是在手机操作系统领域,Linux或许还不如他在PC领域的作为。所以留给Google的只有第三条路,自己开发操作系统,Google在这一领域并不擅长,所以他最好的出路是收购一家成熟的基于Linux内核开发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所以Android就成了Google眼中的西施。选择基于Linux的系统,对于Google来说有两层的意义:首先Google希望自己能够在手机操作系统占有一席,另外一层意义是推动Linux在手机操作系统的发展,因为它暗示着Android能够做到的,嵌入式Linux也能做到。发展Linux毕竟比让微软再来统治手机操作系统对Google更容易接受,GNU这个深深的庭院里面的人充满了大量敌视微软的开发者,他们虽然不一定能够帮助Google将Google的应用捆绑在手机操作系统上,但是至少是拒微软与千里之外的。所以从这个层面来理解,Google在2008年10月22日开放了所有Android源代码就连小学生也能理解

   Google并不想成为手机制造商,不然T-mobile的G1你就不会看到宏达(htc)的标志,所以他并不是手机领域的第二个苹果。或许Google发展Android并不是主动出击的行为,而是在微软帝国扩张的铁蹄下的一个被动的防御措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