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9日

    未来可以预支这应该不算稀罕的事情,现在可以透支或许是生活所迫。

    曾经有着Google一样未来的百度已经占据着中文搜索的头把交椅;曾经有着Ebay一样未来的淘宝是现在网上购物的不二选择,曾经有着ICQ一样的未来的QQ已经把前者推到了沙滩上。现在有着facebook一样未来的开心网和人人网为着同样的未来而挣扎,这不打起了官司;现在有着youtube一样的优酷还在执着着与张朝阳为了版权而纠结;现在有着twitter未来的饭否也打算东山再起。互联网企业的美好未来是其最大的资本,因为10年前你或许不会想到四通利方能成为现在的新浪;或许也不会想到做个人主页起家的丁磊拥有亿级的资产,或许还有很多或许。

    有了未来的资本,所以就可以先预支,该找天使的找天使,该上市的上市,自家有钱的自家先养着。国外的商业模式在被拷贝到国内以后并没有完结,还有后来的人会继续拷贝先前或者你的模式。虽然有着美好的未来,但未来不一定是你的;所以也为了能剩下来为王,预支未来也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因为有了钱以后可以把竞争对手甩在身后。虽然淘宝不缺盈利模式(如果你一定要说缺的话,你看看淘宝旺铺一个月到底有多少的收入,服务价格和购买的人数都摆在台面上,稍加计算便知淘宝在这一块每月有近一亿的收入),但淘宝还在不停的探讨在未来的商业模式,还在不停的投着广告,因为未来使得其有这样的资本。因为蛋糕大了以后,未来就不是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只有光明没有前途。

    现在能赚钱说明商业模式比较对头,但是如果商业模式建立在损害自己未来的基础上,那么就是透支现在了。史玉柱的有钱人玩的征途的游戏,透支了自己的现在;所以有了征途有了巨人的游戏以后的史玉柱却没了先前的荣光;因为现在已经无法再透支,所以就有了绿色征途,就有了商业模式的变更。但是现实的利益并不是能够轻易拒绝的,所以开心网(kaixin001.com)也做起了透支现在的生意,收费的道具已经堪比山寨的开心网,虽然自家开发的应用没有结算的压力,但是能收点是一点却颇有小农的意识。

    预支未来不见的是坏事,但是透支现在一定会出问题。

2009年10月27日

    我们似乎习惯把做3721的“流氓软件”教父转变到现在做360安全卫士的流氓软件克星的周鸿祎的举动是将功赎罪的行为,但我更觉得这是周鸿祎的客户端软件情节。3721虽然看不到UI界面,但实实在在是个客户端软件,此后的上网助手,再到现在的安全卫士和免费杀毒软件无一不是客户端软件。

    占领桌面算不上商业模式,但是盈利模式会随着用户规模的扩大而更加现实。免费只是扩大用户规模的一个措施。3721中文上网面市的时候,我惊羡于周鸿祎的创意,到了后期难以卸载我更愿意相信是与CNNIC的斗争中,弱势一方不得以而为之的措施;除了难以卸载以外,3721并没有太多出格的行为,反而确确实实带来上网的便利。此后的上网助手也的确改善着中文的上网环境,再后来的360安全卫士已经成了我的装机必备软件。所以一定要说周是流氓软件教父我想是有点偏颇,只是周一直以来那个占领桌面的情节是那么的执着。

    周的那个通过360扩大卡巴斯基占有率的故事确实被传诵得太多,以至于让人相信那个安全卫士的商业模式就是帮杀毒厂商打打广告,以至于360免费杀毒软件上市的时候,困惑于周用自己的产品将自己仅有的商业模式也磨灭了。那个依赖于杀毒厂商的饭现在虽然好吃,但那天杀毒厂商自己也没饭吃的时候,那么先喝西北风的一定是这个360。不谈个体软件开发的好坏,那么即时通讯、软件下载、安全这三类的软件一定是装机率最高的。即时通讯有了腾讯,想虎口夺食不易,你看王志东的Lava-Lava都几乎没了声音;软件下载更是红海,先有网络蚂蚁,然后来个网际快车再然后来了BT,再到现在的迅雷,你虽不参与其中,但应该能感觉到这里面的排山倒海的厮杀声,城头变幻的大旗告诉你要进入该领域一定要有足够的勇气。所以安全这类的软件成了很好的切入点。

    除去QQ不说,装机率第二的迅雷,还有瘦死的骆驼网际快车,再到闹出域名门的影音风暴虽然我都安装在我的机器上,但我一定是需要用它的时候才打开,因为网际快车在左下角那个硕大的广告经常不请自来;那个迅雷虽然我下载完成,但时不时共享给人的带宽我虽不吝惜,但坏过多次硬盘的我却心有余悸,那个影音风暴的事件更让我相信免费的软件经常别有企图。所以就像小孩子玩完的玩具一定要整理好扔进盒子的习惯一样,用好的软件一定要关闭已经成了我必做的功课,影音风暴的事件更让每次关闭以后还打开任务管理器进行例行的巡视。诚惶诚恐的使用软件,那么依附此上的商业模式也一定让人于心不安。

    3721中文上网软件的优雅的创意,360安全卫士的可靠让我感觉到了贴着周鸿祎标签的软件的气质,占领了桌面更占领了用户的心的软件一定能够润物细无声的扩大。有了桌面有了用户的软件,我想我们再担心其商业模式似乎有点多余。

2009年10月26日

    这句话没有拍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马屁的意思。Kindle成功前很多人应该也同意这句话,不幸的是居然Kindle成功了,还成功得让人艳羡。所以有人开始认为专用的阅读器是最好的。
 
    亚马逊之所以在Kindle上卖书,一来可以解决版权控制的问题,因为封闭的系统,独立的硬件天生带来的版权控制的优势是PC无法比拟的。二来,即使你能解决PC上版权控制的问题,因为出版商不会相信,即使不是谎言,Google的图书馆不是就碰到了问题。当然事情不是那么绝对,当你成了别人财神的时候,有些事情就不是没有商榷的余地了。这不亚马逊上周四宣布,将推出一款软件,使得用户可以通过PC阅读Kindle电子书阅读器的专用数字图书,因为销售额使得亚马逊有了底气。毕竟PC的用户群不是Kindle的用户群能比拟的。

    当然PC上控制非法传播现在是个难题,将来也是难题。因为连微软都解决不了操作系统盗版的问题,何况是寄存在此上的电子书,破解或许是早晚的事情。但是不需要额外添置硬件,数以十亿计的PC用户规模有太大的吸引力,况且亡了羊还可以补个牢,出个补丁或许又能够持续一段时间。卖出10本书没一本盗版跟卖出1000本书,被盗版了1000得到的收益谁多谁少自然不用细算,要不然现在盗版横行的唱片业也早可以关门谢客了。风险存在,但是收益也同样诱惑。黑白的屏幕虽然带来真实书籍阅读的体验,但是彩色的屏幕,方便的操作的PC何尝不是读者所期待的。更何况电子出版不一定要像传统的书籍一样只有文字,带点资料还要随书附带光盘。一旦电子出版达到规模,卖出的电子书一定不是现在图书的电子版而已,多媒体的阅读体验一定会带来出版界的革命。

    当然在中国做这行业估计不一定能赚钱。相对较低的图书价格注定了电子书籍起点不高。或许书籍的生意远不如游戏点卡的买卖。

2009年10月24日

     方正的“文房”上市了,售价4800元。这样定价背后是啥,因为我不是方正的员工,各种缘由无法了解,只能猜测。
  
     Kindle和Kindle2刚推出的售价35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00元。中间有过降价,最新的消息国际版的Kindle将下调至259美元,折合人民币1800元。Kindle成本到底是多少,iSuppli拆开以后根据零件算过,价格在185.49美元,折合人民币1300元。当然亚马逊说成本不止这个价格,因为还应该算上设计费用、亚马逊需要给Sprint的网络费用以及其他的一些费用。以上一大堆数据和换算,确实有点杀脑细胞,但是可以给你建立一个电子阅读器的成本的概念。

     作为“山寨”了Kindle的方正“文房”售价4800元,因为有以上价格的概念,所以第一反应是“真贵”。当然文房包含了3年的中移动TD网络的价格;当然还有前1万名三年免费下载畅销书,仔细算算方中华说不贵好像也有点道理。

     应该说价格高的出乎我们意料的原因是因为捆绑了3年的服务。非要把3年的书籍下载服务绑定在销售价格上,我想方正应该有他为难的地方。亚马逊先是做着传统书籍的买卖,只是电子化了书籍的销售渠道。亚马逊现在的图书的销量和庞大的用户群使得亚马逊与出版商有了议价权。方正没有amazon.com也没有当当,自然少了议价权。电子书籍能否赚到钱应该出版社自己心里也没底,似乎方正也没有底。为了确保收入出版商要求买断,自然就有了方正书籍和硬件打包出售。没有B2C的网站,那么支付体系也需要全新构建,不然购买了硬件以后,用户再单独购买书籍需要如何付费也是个问题,那么一次卖掉了三年的服务,支付系统就可以缓建。所以这个文房就有了4800的价格。

     当然方正打算把这个文房卖给有钱人,并且只打算卖一万件,我想这样的思路没有问题,毕竟有钱人怎么想不是我们这些没钱的人所能猜测的。如果想复制Kindle模式我想光卖给富人是不够的。
 

2009年10月23日

    手机应该算是一个沟通工具,但沟通的方式却由网络和终端决定的。在大哥大的年代,沟通只有语音通话,到了2G的时代,多了140个字节的文字短信;再后来由于移动IP网络可以承载业务,所以自然有了多媒体短信。作为多媒体短信的一种彩信看起来像是个短信的升级版,但就其技术来说应该算是一个WAP Push的业务。在2G的时代,移动网络在结构上被分为电路域和分组域。电路域负责传统的语音通话和普通短信业务;而移动IP网络的建构在分组域之上。所以WAP业务,彩信业务得以实现。彩信的接收触发在电路域完成,彩信发送和实际内容接收都在分组域完成,其协议基于WAP和HTTP协议,这与传统的话音业务有了很大的区别。

    有了互联网以后的PC或许也是一种沟通工具,Email可以将你的想法和要求轻松的发送到对方,即时通讯更是改变了沟通方式,当然拿不到台面上的VoIP也实实在在在侵占电话的市场。限于手机的计算能力和网络的带宽,2G时代也只有多媒体彩信以及黑莓这样的PushMail进行基于IP网络沟通方式的尝试。iPhone或许太成功了,成功到被认为iPhone就是互联网手机。虽然安装了客户端软件以后,虽然有了带宽更高的IP网络,沟通方式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语音和短信,即时通讯和SNS也自然成了一种沟通方式。所以有了协和通讯的概念。Moto基于Android的CLIQ在SNS整合到手机算是一种全新的尝试,CLIQ救不救得了没落的贵族MOTO是后话,但是通讯方式的改变或许是MOTO带来的启示。

    在手机上像发短信一样发送邮件,在现在确实不是太奢侈的想法,即使是古老的Palm OS,Symbian也能实现,更不要说是iPhone,gPhone亦或现在跟着“疯”的Windows Phone。在手机上方便的使用QQ和MSN亦或GTalk也不是天方夜谭,只要你手机能够永远在线,那么安装一个客户端软件即可实现。但是这种安装客户端松耦合的方式,带来了一些问题,各个操作系统存在差别,用户的体验的差异自然难免,或许有些手机根本就安装不了客户端;移动IP网络共享的有限带宽无法像固定宽带接入那样不存在带宽的瓶颈,自然资费不可能下降到与ADSL一样,即使到了4G,这种状况也不会得到根本的改变;电池的技术没有突破性进展,那么长时间在线就意味着你要经常的给手机充电,更何况智能手机特殊的系统结构,本身就是电老虎,WiFi以及GPS的模块加入更让手机的电池容量抓襟见肘。所以至少在现在在手机上收发邮件、即时聊天并不会想短信一样普及。

    彩信的模式或许可以带来一些启示,这个横跨电路域和分组域的业务不需要用户永远在线,当有消息到达的时候一条特殊的短信就会触发手机进行IP网络的连接。彩信作为一个通信行业的标准,自然被内置到手机的系统当中,所以无须额外的客户端软件。彩信中心特殊的中转系统,确保了彩信能够被很好的存储和转发,自然服务品质有了保证。所以像短信一样发送彩信自然不是难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运营商有比自己做手机操作系统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将邮件和即时通信变成一个通讯行业的标准,并有相应的网络和系统进行通信的保障,那么发送邮件和即时通讯就可以像使用短信那么方便。那个时候手机的通讯录存储的不仅仅是一个手机号码,还可以存储的是用户的QQ号,用户的MSN以及邮件地址或许还有SNS的帐号,因为使用这些沟通方式与短信一样方便。自然一场手机沟通方式的变革就此产生。

2009年10月21日

    Twitter虽然火爆但是一直没有盈利模式,因为对于Twitter来说赚钱并不是火烧眉毛的事情,现在重要的是资本市场对于其价值的肯定。Twitter虽然不赚钱,但是第三方开发的Twitter的客户端却实实在在的赚到了真金白银,颇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意味。iPhone上的排名前十的客户端软件就有不少是Twitter的客户端软件,即使在Symbian系统上Twitter的客户端Gravity告诉你这个古老的系统也有钱可赚。虽然以上赚钱的例子都是手机客户端软件,由于独特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盈利的可能。但也说明用户对于微博的客户端需求也是真实存在的。
  
    虽然浏览器已经足够强大,虽然不需要安装额外的软件即可方便的使用业务,但是微博作为即时网络的一部分,客户端的方式更能体现即时的特性。Follow的消息可以及时地push到用户端,而不是用户被动的打开浏览器查看;发布的消息可以跟即时通讯的聊天模式一样,可以激发用户更大的表达欲望,应该都是客户端带来的好处。虽然MSN,GTalk也可发布Twitter的即时消息,但这些非Twitter量身定制的客户端其体验还是有待提高。

    腾讯现在地位应该让不少互联网企业艳羡,这个装机率第一的客户端软件使得腾讯能够轻松的部署他的跟随策略,因为每天在线的用户是实实在在的,当有新的业务的时候,只需在客户端进行下推广,其优势是新浪和其他门户网站无法比拟的。占领桌面或许是个稍有过时的策略,但是触手可及的用户却是实实在在的。客户端化的微博或许也能带来同样的好处。

    路径依赖下的国内微博由于Twitter的火爆,势必会引起第二波抄袭的浪潮。Web加客户端给用户多了一个选择,也使得自身有了差异化的服务,同质竞争下比对手多一种武器或许更容易剩者为王。

    或许微博增加一个客户端,这个可以有。

2009年10月20日

       王总的1000元OMS手机的梦想被4999元联想O1无情得捅破了。

       运营商做手机操作系统不是强项,当然项立刚认为政府来做,我觉的也不适合。原因看看红旗Linux现在的状况就可见一斑。运营商是移动通讯产业链的一头,终端厂家是产业链的另外一头。用户是产业链的中间一环。强调分工的社会,却有人想通吃产业链我想有点异想天开的嫌疑。一个好的手机操作系统开发需要精雕细琢,优秀的工业设计需要乔布斯这样的完美主义者,用户UI的界面的改善需要有J.Wang那样对于M8的每个细节的关注,公益性质的操作系统开发何以让人投入如此的精力。

       Google做操作系统为了能够为了将来在移动互联网占据有利的地位,微软也同样,所以他们只生产操作系统不生产硬件。苹果希望成为终端厂家以及出版商,虽然也有通吃产业链的嫌疑,但是优秀的工业设计、强大的号召力以及封闭的系统使得苹果公司有了这样的资本。所以各自目标明确,自然有了方向。但是中移动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开发OMS,我们无法准确的猜测。但是解决TD终端少,降低TD手机的成本应该是中移动考虑的范围。

       但TD现在的问题不仅仅在于终端少,而在于中移动对于TD网络的信心。可惜现在看不到中移动的决心。大规模升级EDGE网络,对LTE望眼欲穿都说明中移动对于TD的摇摆。研发手机的成本需要终端厂家自行消化,但是不确定的前景使得厂家在TD研发上的风险大大加强。所以苹果不愿意轻易去尝试开发TD网络的iPhone.因为一家在通讯领域不擅长的公司,一个在现有WCDMA制式下掉话率高的iPhone,现有的问题都没解决,何以有坚定的决心与中移动同舟共济。所以iPhone与中移动自然无法联手。
   
       没了iPhone所以就有了OPhone.选用Android系统作为智能机的突破口,确实是个好的主意,但是其研发成本、生产成本都需要在销售的手机中进行消化。移动对于Android的改造并没有给厂家带来实质的好处,因为硬件设计、驱动实现、系统Porting都需要终端厂家自力更生,况且按照OMS现有的功能,并不是一个省钱的方案。移动没有给厂家省下费用,自然1000元的OMS手机至少短期内是个天方夜谭。况且光一个OMS救不了移动,也救不了TD。

       或许现在中移动关心的应该不是有多少款OMS的手机,而是需要告诉终端厂家TD这条路我是一定要走下去。

    Hulu在美国也算活的不错,虽然有youtube的夹击,但是短期内就盈利也值得youtube艳羡的。免费观看正版的影视节目,中间插播广告与其说Hulu模式,不如说是电视模式在互联网的翻版。

    虽然电视的模式在国内有滋有味,热播的电视剧一个接一个,广告更是应接不暇。但是互联网却无法轻易复制这样的模式,要不然现在中国互联网上应该有很多这样的互联网“电视台”了。究其原因,我想两个应该是所谓的互联网影视网站需要解决的,一是成本问题,二是版权,三用户规模。

    互联网与电视有很大的不同,电视采用广播的模式,增加一个用户,并不需要额外增加成本,大到几亿人观看的央视春晚,小到几万人观看的垃圾节目,其播放的成本几乎相同,可以说电视播放的边际成本趋于零。基于IP网络的影视解决需要解决影视存储和带宽的成本问题,当然硬件价格在逐年下下降,存储应该是非常容易解决的,但是带宽的费用问题却不是轻易可以忽略的,我想当初那么多youtube的模仿者趋于沉寂应该也与带宽的成本过高不无关系,即使youtube这么大的网站也被带宽和硬件成本拖累导致其盈利是负数(当然有消息称,Google的原因,很多美国的运营商提供免费的接入)。更要命的是互联网影视网站每增加一个用户,就需要增加额外的带宽和硬件资源,或许对于视频网站最后的出入只有采用P2P模式,将带宽的开销转嫁于运营商,但是这样播放的质量势必就难以保证。

    更要命的是要走Hulu模式,还需支付高昂的版权费用。何况在国内不仅仅支付版权费用那么简单。版权在国内的环境相当的恶劣,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虽然youtube也有涉及版权的官司,但毕竟不像国内的视频分享网站这样大张旗鼓得利用避风港原则播放热播的连续剧。虽然采用Hulu模式不需要用户额外支付观看影视的费用,但是同样的节目一个有广告,一个没广告;一个播放买了版权的连续剧,一个热播全部热门的连续剧,更何况像越狱这样美国的连续剧你在国内有钱也买不到版权,因为他根本就没引进。更何况那些制作成本动辄几亿的电影想必版权费用价格一定不菲,即使在电视媒体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版权费用,更何况互联网企业。

    另外尽管互联网被成为新媒体,大有革旧媒体命的意思。但是相比于电视媒体,互联网影视部分只能算是小众媒体,即使QQ这样的软件也才刚达到一亿同时在线,这与央视不少栏目动则几亿用户观看的差了太多。网民的数量虽然已经相当多,但想比电视观众还是差太多,更何况互联网有太多吸引用户其他业务,比如网络游戏,比如新闻,几千万同时在线对于互联网企业应该算是非常奢侈期望。

    解决不了三个问题,我想Hulu模式还是挺悬。

2009年10月19日

   这个Google创始人LarryPage以自己名字命名的PageRank终于寿终正寝了,可喜可贺。2001年9月申请的专利,成就了Google的一段传奇。搜索引擎虽然可以通过蜘蛛获取网页,但无法获取人的行为,所以一个网页是否重要无法通过人的行为访问量多少而评定网页的重要性,Google不是微软,Google也不是运营商,所以能够通过网页分析的“链接流行度”是当时互联网穷小子Google最好的衡量网页重要性的尺子。

   很可惜,PageRank先天缺陷和大致算法的公开,对于SEOer来说好比公布了问题的答案,剩下的只是如何演绎和作答的问题。所以有人与PageRank高的网页攀亲戚;有人在PageRank高的网页发表评论并带上自家网页的链接;还有人开始经营链接农场。这个10个刻度的尺子已经被扭曲变形。三个月一更新的PageRank更像是SEOer的大考成绩的公布,但是考试作弊得不到惩罚,那么黑帽的SEO手段就得不到遏制。

   Google经过11年的发展,已经从互联网的穷小子变成了亿万富翁,制造了互联网六分之一的流量的同时,也已经能够获得人的行为。Google的工具条虽没有Alexa工具条那么红红火火,但相信应该是目前互联网上最成功的IE工具条了;Google Analytics也成为了目前为止互联网最好的流量分析工具;Google AdSense成为Google和部分网站的摇钱树;Chrome浏览器也成为了IE浏览器以外一个不错的网页浏览器;庞大自身的搜索引擎更可以跟踪天文级别的用户的点击。这些产品渗透到了互联网的犄角旮旯,所以“链接流行度”对于Google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已经能够获取人的行为的Google,分析一个网页的重要性可以更加的科学和游刃有余。

   虽然Baidu比Google“更懂中文”,但是Google比Baidu更懂互联网。别了PageRank!

2009年10月16日

    瘾字从汉字构成来看应该算是一种病。但是基于这个病的经济却是目前最火的生意。烟草公司可以捐款2亿给上海世博会足以说明瘾经济的效益。

    互联网的瘾经济同样繁荣,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网瘾的治疗所。当然网瘾这个字有时偏颇,与其说上网成瘾倒不如说互联网上的某些业务让人成瘾。如果家里的孩子天天上网看新闻、研究历史、研究文学、研究技术成瘾的话,估计家长也不会送孩子去电击。

    多半被送去治疗网瘾的孩子应该都是玩网络游戏上瘾,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应该是网络游戏瘾。这也说明网络游戏是互联网瘾经济那个二八原则的八。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应该算上那些挂着SNS羊头,卖着游戏大厅狗肉的开心网们。SNS在中国前期没有发展的原因,我想因为不是瘾经济的原因,共享观点,共享博客,共享感想应该不容易成瘾,所以那些UUZone们就关站了。虽然有人说网瘾是性格缺陷所致,但这么多人成瘾那只能说人类的DNA存在缺陷。网络游戏抑或开心网们成瘾的原因大抵应该是对于一种虚荣心或者个人成就感的满足,当然这个满足建立在与人对比的层面上,互联网的特性正好提供了对比的环境。如果简单的一个人玩的种菜的flash游戏,那么应该不会这么成功。

    很不幸的是互联网上的瘾经济并没有现实生活的瘾经济那么长久不衰。烟草的瘾上了,估计多半人会一直带进棺材。互联网上的瘾经济不一定需要电击疗法。要不然现在传奇就是现在最大的网络游戏。因为当上瘾的基础虚荣心或者个人成就感得不到进一步的满足,自然就脱瘾而去。所以但凡互联网的瘾经济就有了保质期。网络游戏保质期算是比较长的,虽然史玉柱说可以是10年,但多半三到五年就腐败变质了。开心网们的保质期虽目前无法判断,但估计不会超过网络游戏太多。

    那些非瘾经济的互联网业务虽然不容易发展,但多半作为工具使用,所以自然没了保质期的说法,新闻估计一定要看,只是看新浪还是搜狐抑或其他网站的问题。搜索一定要用,只是Google或是百度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