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

     百度凤巢将在12月1日全面替换百度的竞价排名。这应该算是与民与百度都是件好事,至少长期来说是件好事。百度的竞价排名跟搜索结果放在页面左边也算是颇具国内特色。有钱买特权也算是一种生意。但这生意虽然好做,但有损害搜索结果的公平性。

     搜索引擎想要赚取更多的广告费,一来提高自身访问量和搜索市场的份额,二来经营好自身的流量也是一个出路。对于搜索引擎来说按效果付费(也就是按点击付费)已经是惯例,如何提高点击率自然成了关键。通过用户提交的搜索关键字匹配是最基本路径。但对于Google来说已经走得更远。坊间有传闻Google在收集和分析用户的信息,且传的神之又神,虽有夸张的成分,但也是简单的事实。当你的日常邮件都通过Gmail收发,当你搜索都在Google的搜索框完成,当你出行依赖于Google Maps,当你的阅读都使用Google Reader作为阅读器,当你的日常文档开始使用Google Doc,当你与人沟通使用GTalk时,确实你向Google泄露了太多个人的东西。你的喜好,你的生活习惯已是Google分析的对象。自然投放的广告切合你的喜好已不是难事。

     对于Baidu来说至少缺少一个像Gmail一样的账号体系(虽然百度hi有账号,但与搜索并没有紧密捆绑),所以用户的搜索习惯无法关联相应的账号上,也就少了分析用户习惯的途径。当然做不到Google这样至少也可以就关键字匹配上下文。竞价排名虽然给百度带来巨大的收益,但也在浪费宝贵的资源。当付费了费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后,就长期霸占了,用户习惯了“推广”(竞价排名跟搜索就结果排在一块,唯一标识的是底下一个推广两字)的陷阱以后,自然不会再摔倒在同一个地方,少了点击自然少了收益。同时混在搜索结果里面的推广对用户来说也是不良体验,虽说Baidu在中文领域占据着足够的份额,但Google的反击以及Bing的入局都是Baidu不得不考虑用户体验的问题。

     所以百度的竞价排名换成了百度凤巢的汤,不过能否换上投用户所好的药是关键。 

2009年11月25日

     iPhone的App Store如此成功,引来模仿一片。终端和手机操作系统厂家各自建起了App Store平台。Andorid的Makert、Nokia的Ovi、黑莓的App World、Windows Mobile的Marketpalce、Palm Pre的App Catalog都算是模仿的产物。终端厂商和操作系统厂家在产业链里面有着苹果一样的地位,建应用商店自然水到渠成,成功与否取决于能否给应用开发者带来实际而且足够的收益,用户是否在付费购买软件后得到实际好处,从而良心循环。当然其中公司的号召力,用户的规模是最关键的因素。

     运营商艳羡于苹果公司如此的收益和前景,也纷纷建起各自的应用商店。但与终端厂家不同,运营商对于终端上软件的控制力却无法支撑应用商店的很好的建设,众多手机终端的适配也是头疼之事。但凡一个完善的应用或者应用商店都需要终端厂家的得力配合。黑莓手机的杀手锏PushMail就是终端厂家自身建设的平台。而应用商店的成功需要解决机型的适配,版权保护以及良好的SDK开发环境。而这一切都不是运营商所擅长的。当然运营商也有应用商店成功的案例,就是Brew下载平台,其得益于高通对于CDMA产业链的控制,而高通非直接的终端厂家,自然与运营商合作共建下载平台成了高通唯一的选择。

     我们需要换个思路来思考运营商建应用商店的出路。如果无法直接控制终端厂家,那唯一的出路是控制标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短信、彩信以及Wap都算是一种有别于传统语音的应用。其特点都是相关组织制定相应的通讯标准,而终端厂家根据标准来实现这些标准。其中发挥到极致的应该算是彩信业务。彩信虽然有个‘信’字,但从技术实现来看与其说它是短信业务的升级版,到不如说是WAP业务在通讯领域的延伸。因为彩信实际内容的收发都通过WAP协议来实现,唯一彩信的Push的SL依赖于传统的短信,在用户有彩信到达的时候,SL这条特殊的短信通知用户有信息到达,此后终端就连接网络并完成实际彩信实际内容的下载。彩信做到现在的覆盖率应该是其他APP无法到达的。这一模式是OMA(开发移动联盟)制定MMS的标准,运营商根据标准进行相应的修改并建设相应的支撑系统(彩信中心),终端厂家根据协议标准来实现终端业务的承载。

     国内三大运营商三种不同的3G制式,使得运营商和终端厂家在生产某一3G终端的时候无须考虑是否兼容另外的运营商(这跟原先2G不同,生产GSM的手机需要考虑用户可能使用联通的网络也可能使用移动的网络,这也是移动推广“心”机的一个原因)。这使得运营商制定自身某一业务的标准成为可能。举个例子,运营商制定PushMail的标准,并且建设PushMail平台,终端厂家按照PushMail的标准实现业务。虽然制定标准是个浩大的工程,平台建设也破费成本。但原生态的应用程序,无须终端适配,足够的用户规模覆盖,可靠的通讯保证都是普通APP无法比拟的。韩国第一大移动运营商SK电讯发明的彩铃虽说不是这一模式最好的诠释,虽说与终端厂家无关,但别具一格的思路也值得国内的运营商来学习。

2009年11月24日

      今年的Google出了两款产品,一是Wave,其二是Chrome OS。两款产品颇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意味,而且都与现有的自身产品形成竞争的关系。

      同样作为沟通工具Wave与Gmail,同样都算是惊世骇俗的产品。Gmail颠覆了传统免费邮件的观念:容量大、好用而且免费的特性自然不必多说。Gmail的成功还在于与Google的其他应用很好的融合。可以在Gmail的页面里面完成与GTalk的融合,邮件里面的DOC、PPT以及Execl的附件都可以在Google Doc打开并且编辑和共享。更重要的是Gmail使得与原本没有账号体系的Google有了统一认证的基础。与其说Gmail是一款邮件产品,倒不如说是将Google众多产品串成一条精美项链的那根线。如果说Gmail还遵循着现有的邮件协议,GTalk遵循着IM的一般规律,那么Wave的出现算是颠覆现有的协议次序的产品。尽管Google偏执的认为“现代”的邮件系统就应该是Wave这样的产品,但没有流畅体验的产品,需要安装额外软件或者指定浏览器的产品除了GFans卖帐以外,又能颠覆了什么?更重要的是Wave没有像Gmail那样去串起Google的现有产品。或许在Gmail和GTalk的基础上扩展Wave的功能更容易锦上添花,而不是现在的建筑于空中的Wave楼阁。

      同样作为操作系统的Android和Chrome OS算是Google在Web领域外的一次拓展。Android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算是羽翼丰满,如此的发展速度使得微软也不得不担心Windows Mobile的未来。况且Android已经不仅仅是一款手机操作系统,基于该系统的MID设备已有成熟的产品上市。Android虽说不是为PC设计的操作系统,但如果稍加改良,占据上网本操作系统的一定份额应该也不算太奢侈的想法。Chrome浏览器一直只有Windows版本的软件(虽然私下有流传Chrome Linux版本浏览器版本的Beta版),但在Linux系统上却一步登天成了操作系统,这样跃进足可以前缀一个"大"字来修饰。可惜Chrome OS现在的情况看来瞄准的并不是Windows在PC市场的份额,而是家中大哥Andorid在MID和Notebook上刚刚开拓的市场。所以Chrome OS没吓到微软,倒是将了Andy Rubin(Android公司的创始人)一军。

     唯一的好处是对于Google推广chrome浏览器倒是有些帮助,wave需要chrome浏览器或者安装chrome frame,Chrome OS本身就是web浏览器。希望一切都是杞人忧天。

2009年11月23日

    KHTML的开发者当时应该不会想到自己写的浏览器内核会成为操作系统的基础。与FireFox的Gecko引擎的做法不同,KHTML像IE的内核Trident一样,容忍不规范的HTML语法,兼容微软的特殊标准。同时由于内核更小更高效,所以被苹果选中,成了WebKit内核的基础。傍了大款的WebKit成就了苹果的浏览器Safari,也成就了自己。所以受浏览器之困的Google自然也选了其作为Chrome 浏览器的内核。现在Google更以其作为操作系统的核心。

    MID和NetBook出生就夹心饼干里面那个奶油,被Arm阵营和x86阵营夹在其中。原先Arm阵营与X86阵营井水不犯河水,Arm在手机领域独挡一面;而WinTel联盟更统治着个人电脑。但随着Arm CPU运算速度的日益提高尤其高通的SnapDrag跨入了Ghz的运算时代,使得其具备了桌面级别的运算能力,同时x86芯片功耗的下降,以及凌动(Atom)芯片的加入使得其成为移动计算平台成了可能,从而两大阵营开始短兵相接。Chrome OS按照现有的特性来说更像是运行在Arm芯片架构上的系统。Android系统因为免费开源加上Google的号召力,正在入侵着MID和NetBook设备的市场,Chrome OS与其说与Windows竞争更不如说超了Android在MID设备的近路。毕竟对于MID和NetBook将自己理想定格在PC的操作系统Chrome OS比为手机开发的系统Android更让人值得期待。或许仅此而已,毕竟Linux多年来没有丝毫撼动Windows的地位,况且Chrome OS这个缩减版的Linux要想与Windows一争高下,有点天方夜谭;即便与Intel的Moblin都有差距。
 
    Web应用正在侵蚀着桌面软件是不争的事实,况且HTML更具跨平台能力。但对于Google来说,Web几乎是其全部,对于用户来说Web却仅仅是一部分。Google的应用几乎寄存在HTTP协议为基础,Web为标准的架构之上,所以互联网几乎是Google的全部。但虽然有Google的在线Doc,但用户更习惯于微软的Office,虽然网页游戏大有革MMPRG的命的意思,但是魔兽世界为代表的客户端游戏还是主流,虽然Gmail比Outlook,Foxmail邮件客户端软件在某些方面有更好体验,但是并不是多数的用户愿意改变习惯。况且随时在线在移动的情况下代价远高于安装客户端软件。所以Web化全部应用有些时候是Google的一厢情愿。

    与其说Chrome OS是个操作系统,更不如说是比Palm的WebOS更有野心的另外一个WebOS。HTML加JavaScript的开发工具使得开发应用更加简单,但是无法开发类似iPhone App一样让人惊艳的游戏,html明码的特性也不利于保护代码(当然还有Palm公司没有苹果公司这样的号召力)使得搭载着WebOS的Palm Pre难以扮演者Palm救星的角色。即便是Google的Android也因为开发的软件与手机的操作系统隔着一个Dalvik虚拟机,开发者抱怨无法开发更有效率的程序而要求Google开放Native C的SDK。在Windows上开发应用目前算是很大生意,为iPhone开发App也算是不错的业务。但为Chrome OS开发应用目前至少钱途未卜,毕竟Android Market都没很好解决应用开发者收入的问题,所以除了像Google一样Web是其全部的互联网公司愿意掺和其中,又有谁愿意押宝不确定的未来。

    或许对于Google来说Chrome OS的概念更有利于推广其推广Chrome浏览器,能当OS的东东至少拿来当浏览器应该可以信赖。

 

2009年11月18日

     微软曾经在今年6月份高调宣布IE浏览器不再与操作系统捆绑销售。不过对于Google却没有高兴的理由。IE浏览器目前的市场份额在短期内是无法撼动的。即便基于WebKit内核的Chrome能够全面支持HTML5,尽管Chrome运算JavaScript更快,但用户的使用习惯使然却难以改变。即使微软真的兑现Windows系统不再与操作系统紧密捆绑,即便是IE8能够被轻松卸载,又有谁多此一举没事卸载个多数人都在使用的浏览器。其实现在Google的处境更糟,在微软高调宣布IE不与操作系统捆绑的同时,却与微软的互联网应用更加紧密的捆绑了。Live和Bing俨然已经占领了IE 8浏览器的高地。所以现在看来微软这一做法无非巧妙地回应垄断的质疑而已。毕竟浏览器的战役已经结束多年,但搜索引擎之战的狼烟刚刚点起。

     Bing虽初出茅庐,但俨然出生显贵。有了IE8的得力辅佐,自然不容小觑。对于Google搜索的威胁已经不是Yahoo搜索的威胁所同日而语的。所以当Yahoo与微软达成协议放弃搜索而采用Bing的时候,Google的另一创始人塞吉·布林说:“雅虎放弃搜索让人失望“。但失望的不应该是其他人,而仅仅是Google。因为相对于微软的竞争,Google更希望与Yahoo进行龟兔赛跑,尽管布林客套地说,“我认为雅虎拥有大量的创新,我希望雅虎仍能够在搜索领域进行创新。”,但毕竟Yahoo这只没有进取心的乌龟更容易被击败。

     所以为了浏览器而战的Google虽然祭出了Chrome的大旗,但现实的残酷让Google不得不考虑更加现实的做法,所以Google做起了"雷锋",这不Google帮IE8进行了定制和”优化“,当你在Google搜索IE8或者Internet explorer 8的时候,第一个链接就是Google帮微软优化的这一产品。Google思想进阶并未达到雷锋的高度,因为那个微软的IE8令Google讨厌地将Bing和Live捆绑其中,Google要来个棒打鸳鸯,让其拆伙。不过又有多少人会卖Google的帐却值得怀疑。

     IE浏览器是Google心中永远的痛。

2009年11月17日

    说到垄断大家脑子里面总想到的是:石化双雄、水电以及电信行业。但是往往忽略了互联网企业里面的垄断。

    虽然看似自由竞争的互联网行业不应该是滋生垄断的温床。但垄断恰恰成了先进入行业的企业为了抑制后进入行业的企业,大的互联网企业掠夺小企业的创新最有力的武器。腾讯是垄断的企业,百度、新浪、淘宝也是各自行业的寡头,所以创新在没有躲过最初的机遇期很容易被无情的抹杀,最后为寡头们做了嫁衣。

    我承认我是Google的Fans。虽然搜狗输入出来有些年头了,直到有了Google输入法我才用它替换了用了多年的微软拼音输入法。直到有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Google的输入法对于我笔记本上的CPU和硬盘的蹂躏,我才毅然换了搜狗输入法。对于搜狐原先千年老二的映像,被搜狗输入法的快捷清洗的一干二净。我曾经狭隘的认为输入法玩不出啥盈利模式,但搜狗输入法又一次让我洗了脑,比百度更现实的“框计算”原来是可以架构在输入法的输入框之上。当我还在为了我自己原先编译的Android 1.1无法输入中文,跑到Google上输入拼音字母,然后拷贝搜索结果里面的里面汉字而洋洋得意的时候,搜狗的云输入法已然让我膜拜了。

    如此的前景,自然有了寡头的跟随了。Google应该算是抄袭过(虽然Google自己不承认)。现在腾讯也打算插一脚。虽然在门户领域,搜狐与腾讯有着平起平坐的资格。但是搜狗输入法与QQ软件在客户端领域俨然是小巫见大巫了。当大巫看见小巫碗里面的肉的时候,现实又是如此的残酷。腾讯是中国大地上即时通讯的垄断者也是客户端软件的寡头,但却没有受到相应反垄断法律的制约,直到现在没有一家即时通讯公司要求腾讯开放即时通讯的互联互通,因为互联互通在通信行业是保持公平竞争的基础(腾讯的即时通讯在某种意义上应该也算是通信了)。所以寡头的日子自然过得悠然自得。为了保证寡头的利益,一切侵犯其垄断地位的一律严惩,所以陈寿福自然成了牺牲者。

    从某种意义上搜狐诉腾讯不正当竞争出于对自己的保护,但腾讯反诉搜狐不正当竞争确似寡头举起的大棒。祝搜狗输入法好运。

2009年11月15日

    11月16日".中国"的域应该会由CNNIC提交给ICANN,通过审批应该是意料的事情。因为10月30日在韩国已经通过中文等其他非拉丁字母语言作为互联网顶级域字符决议。

    从民族感情来说,这是件好事,伟大的汉语似乎在浏览器的地址栏里面跟ABC有了一样的地位。除去这层意义看到的只是CNNIC的生意经。".中国"在最高级域上使用中文应该只是开始,以后".中国"前面不出意外还可以堆上任意汉字,这是一笔庞大的生意。Really?由26个字母,加10个数字符号,再加一个“-”号构成的英文域名,那么理论上一个字符构成的.com域名(比如a.com)只有37个,2个字符构成的域名理论上可以有37*37=1369个,如此类推,3个字符构成的有50653。看似很多,因为全地球的人都在用,所以这资源就精贵了,这不现在那么多从事域名这档子生意的“米虫”腰包鼓了不少。英文字母的数量与汉字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GB2312标准共收录6763个汉字,所以一个汉字的".中国"就有6763个,那么2个汉字的“.中国”45738169个,三个汉字的就不用算了,已经相当天文了。所以这对于CNNIC的来说是座金山。
   
    看起来不错,难道网站就可解决顶级域名难注册的问题?除非你的网站不打算给老外使用,或者不打算给不懂中文的老外使用,当然这还不够,除非你的网站不打算在不以中文为官方语言的国家上市,除非你的网站不打算与不讲中文的其他国家的网站合作,那么你就注册一个".中国"的域名就够了。不然别人为了访问你的网站还得安装个中文输入法,还要知道中国两个字的汉语拼音是“zhongguo”。
   
    所以英文字母构成的域名还是要申请的,“.中国”的域名只是补充而已。真的仅补充而已,答案非也。一旦".中国"域名上市,以新浪为例,注册“sina.中国”、“新浪.中国”应该是意料之中,即使不注册CNNIC应该也会预留,不过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为了防止用户输错,而访问到别的山寨新浪网,所以按照拼音输入法的特点,还需注册“新郎.中国”、”新狼.中国“、”新朗.中国“、“xinlang.中国“,“xinglang.中国“等等,即当”郎“又当”狼“也够难为人家的。

    还好CNNIC没有上市,不然这股票估计要连续涨停几个月。

 

 

2009年11月13日

     今年IT界的潮流应该非云计算莫属了。似乎啥产品不是上升到云端就有落伍的嫌疑。所以卖刀片服务器的IBM不卖服务器了,卖起了云;所以杀毒也跟自己的电脑没啥关系了,都云杀毒了;输入法也飘到空中了,这不搜狗出了云输入法;但凡B/S或者C/S架构的,只要有服务器参与其中,那么就云了。人云亦云结果人晕亦晕,最后就不知所云了。

云之正传

     言归正传,在我的概念里面,最早卖云计算的应该算Amazon在2006年推出的EC2。EC2这个缩写看起来有点像爱因斯塔的著名的公式e=mc2,但却没那么神秘。在我看来无非是虚拟主机的升级版。一个企业要建个网站,开始的时候只需要放些静态页面,自己添置服务器扔在IDC中心成本太高,所以就像万网一样的出售硬盘空间的公司,页面制作完成以后上传到购买的硬盘空间,托管方给你配置个虚拟主机与你的域名进行绑定,这样你的公司就算是迈进了.COM的门槛了。因为需求是可以培养的,用户觉得光静态页面不行,还需要建个CMS系统用来发布公司的信息,这个时候就产生了分支,一、可以自己开发程序,扔在可以执行WEB程序的硬盘空间上,二、由托管服务提供商提供现成的程序,自行修改下模版。虽然方法不同但是自由发布信息的目的都可以达到。随着业务的增长,程序的开销也越来越大,程序的复杂程度也越来越高,原有的模式很难按照用户实际占有的资源(尤其CPU和带宽资源)进行计费。托管方疲于监控自己的服务器,因为任何不完善的程序可能带来恐怖的系统开销;被托管方在抱怨为啥系统不稳定,因为网站停运或者不稳定可能就意味着生意的流失。所以就有了Amazon EC2这样的服务,Amazon自己构建一个很大的集群,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将消耗的资源作为商品出售,如果你网站访问量不高的时候就只要付出低廉的价格,当网站访问量逐渐增加以后就购买更多的资源即可,所买即所得,不需要重新部署程序和重新开发。所以这样的生意就有人愿意买,也使得Amazon赚到了除B2C以外的真金白银。

     有了Amazon的成功,互联网的大佬Google和软件业的大佬Microsoft自然不甘其后。Google推出了Google App Engine,Microsoft推出了Windows Azure。虽然名字都一样,都属于云计算平台。特别注意“平台”两个字,所以就有了一个名字叫Platform as a Service,缩写为PaaS。这应该算是云计算里面的一个大类。

     当然另外一大类云计算平台应该算SaaS,是Software as a Service的缩写。提到Saas当然不得不提Salesforce,这家公司将CRM(客户关系管理)搬到了云上,与PaaS不同,客户不需要自行开发程序,现成通用的CRM系统已经由Salesforce开发完成,当然除去了开发烦恼,也带来了一个问题,你只能根据现有提供的系统进行选择和组装或者做些有限的定制。相比Salesforce的红红火火,在国内还需解决不少问题,关键的问题是数据安全,在现有国内的信用体系上,谁都会担心自家的信息被非法获取,尤其重要的客户信息。

     当然比SaaS和PaaS以外还有个名气稍小的IaaS,是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的缩写。正如他的名字中的Infrastructure(基础设施),IaaS提供的更加原始的服务。简单的说提供虚机服务应该就算此类的云。一个小型机或者一个由多台PC 服务器架构的集群上,虚拟一个独立的服务器出来,客户可以当成一个独立的主机进行操作系统安装,程序的部署。与普通的IDC托管不同,一旦当前系统无法满足你的计算需求,那么从IaaS服务提供方再购买运算资源即可,而不需要像原来一样增加服务器,并进行负载分担程序的部署。

     IaaS,PaaS以及SaaS这样三个概念应该属于窄意上的云计算,也应该更贴近于云计算的本质。其思想就是你无须与真实的服务器打交道,所以没了真实的服务器,所以就架构在云上了。

云之外传

     这一块争议颇多,我就我理解的进行阐述。B/S或者C/S架构由来已久,所以不应该认为只要有Server参与就认为是云,要不就满世界乌云密布了。我的理解是:与故有的传统方式不同(这个很重要),并且有服务器参与的才是广义的云。
  
     其中一种是以前一定需要安装客户端软件,现在不需要安装,数据可以直接从服务器获取,这个最典型的应该是搜狗云端输入法。输入法原先都以客户端软件的形式存在,搜狗云端输入法不需要你安装软件,只需要你BookMark一个书签,在你需要输入法的时候,点下那个书签就会出现一个输入法,通过JavaScript与搜狗的服务器进行交互,大量在服务器上保存的词库就为你所用。这样带来一个好处,比如在Linux系统,或者手机系统里面没有很好的输入法的时候,只要能运行JavaScript即可使用该输入法。
  
     另外一种原本不需要服务器,现在有服务器参与了。这个比较典型的应该算Android的GPS系统。传统的GPS软件,你安装GPS软件的时候就一并安装了几个G的地图信息,这样你走到哪里就调取相应保存的地图信息即可。当然这里带来一个问题,道路天天在扩展,故有的地图就越来越不好使用了,另外无法传递实时路况。Android 2.0新增的GPS系统与传统的GPS区别在于地图信息是实时更新的,由于有移动网络支持,那么实时路况就成为可能。当然从这个意义上说Amazon的kindle也算是了。

 

2009年11月11日

     大学学营销的时候,印象深刻的是老师当时提到营销方式的最高境界是偷换概念。何解?比如一小孩子想喝饮料,他喊:“爸爸,我要喝饮料!”,但慢慢可口可乐广告看多以后,他可能会喊:“爸爸,我要喝可乐”;这个时候对于孩子来说饮料与可乐是一个概念,这个时候概念就被偷换了。

     互联网企业达到偷换概念的也不在少数,说到搜索就会想到Google,百度;所以为了偷梁换柱更彻底,广告就宣传:有问题就Baidu一下,或者有问题就Google一下,这个时候Google和Baidu就由名词就变成了动词,就成了跟搜索一个概念的东西了;或许对于很多人即时通讯就会想到是QQ,那么Q我也成了偷换概念的另外的一个诠释。

     iPhone现在如此成功,在某种意义上它也偷换了概念,智能手机、互联网手机、超强手机或许都成了iPhone的专有名词了。iPhone的成功也引起了众多公司的艳羡,所以另外一个名词就被发明了,只要是被认为是超强的手机就被冠以iPhone杀手的称号。HTC Dream(T-mobile发行的时候叫G1)最先被委以了这个称号,可惜Android当时涉世未深,毫无悬念败阵。紧接着Palm Pre接了这个杀手的接力棒,结果有点惨淡的销售业绩,可怜的300多个App使得杀手的事业未成,反倒有人担心起Palm公司自身的存活了。
  
     iPhone受如此的推崇,一来手机确实有独到的地方,但应该重要的在于概念的偷换,几千万的手机销售量毕竟不能算大众的产品,又有多少人亲手把玩过这个尤物。最近押宝Android的Moto,看起来真压到了宝,Moto Cliq一上市,SNS概念的手机让人开始相信Moto重新上坡了,最近推出的Moto Dorid,更以1Gmhz的CPU,Android 2.0,免费的GPS导航的系统作为卖点,据说销售不错。估计Google也为此感到Andorid的机会来了,这不据说Google的美国网站破天荒的在搜索的首页上给做了广告,这可是当时G1上市的时候都没有的待遇,即便是自身的业务Gmap,Gmail上市也无此礼遇。所以iPhone杀手的担子又到了Moto Dorid的肩上。但已经被iPhone偷换了概念的那堵墙死死地挡在了前面,或许需要付出的比当时的苹果还要多。

     某句著名的广告词应该改为:广告做的好,不如概念偷得好。

     顺便做个广告,按照惯例不再Blog讨论技术,所以我开发的一个SMGP的协议的程序,在Google code上建立了一个项目,地址是:http://code.google.com/p/smgp/ ,何为SMGP,简单说就是你如果需要接入中国电信的短信网关,与那个网关打交道的协议就是SMGP协议。

2009年11月10日

     互联网的服务就其信息传播的方式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信息发布,类似新浪新闻;一种是信息沟通工具,类似Email或者论坛。Google自身不制造内容,所以沟通工具应该是个很好的切入点。所以Gmail,Gtalk,Group成了Google搜索引擎之外的半亩三分地。从网易的126邮箱、腾讯的即时通讯、天涯的论坛、以至于开心网的SNS应该都算是提供沟通工具的公司,但基于reply和forward邮箱不适合多人进行有序的沟通,邮件基于文本和HTML,再多的东西只能扔在附件而无法在邮件正文中有效地展示;即时通讯虽然有群的概念,但有效地沟通需要交流的多方同时在线;论坛的串行结构不利于问题的深入讨论;而SNS却擅长的是单个与单个以及熟人与熟人的沟通。所以就有了Google发明的Wave。

      Wave这个号称“现在”的邮件系统有着Google的创新基因。论坛,Wiki,即时通讯,SNS的某些优点很好地被揉捏在一起,自然那些存在的问题就被很好的规避。论坛一样的讨论形式算是自我表达的延续,允许任意修改但有回放的机制算是Wiki人人当编辑思想的继承;可在线沟通也可异步发表意见算是即时通讯的补缺(虽然QQ群有离线消息,但串行的结构很难将讨论的主题恢复原貌)。

      一切看起来挺好,但架构在浏览器上Wave天生的先天不足或许是Google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基于浏览器的应用正在不断替换着客户端这是不争的事实,但HTTP协议短连接的方式却一直是其短板,虽然Ajax技术的引入解决了一部分问题,但是牺牲服务器性能换取的客户端一样的体验的代价也是不得不需要考虑的问题;虽然HTML能够混排图文,但更好的多媒体体验也只能靠着Flash撑着门面,虽然有了HTML5,但普及还需要看掌控着大半个浏览器份额的微软的脸色。Google相比WEB应用在客户端开发上缺少经验和号召力,GTalk虽然比一些半死不活的IM要强,但毕竟还是不温不火;即便是Chrome这样的客户端软件也只是为了更好的WEB应用的体验而服务的。所以Google一直试图WEB化任何东西。

      凑合着与浏览器过日子的Wave,所以对于熟悉了IE操作的用户需要安装chrome frame,以便能够获取HTML5的支持。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问题在于WEB还不够强大的替换所有的客户端,实时同步数据在你拥有众多的Wave以后,卡已成了你体验的全部。无法流畅使用的沟通工具,谈何替换呢。
   
    虽然有着革新沟通工具的理想的Google,在浏览器的现实面前或许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