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

     如果不出意外NexusOne这款所谓的Google自主品牌的Android手机将于1月6日正式上市。如果对于这个消息你觉得不意外,那么我打个比方。假如那天微软宣布即将发布自主品牌的笔记本电脑,电脑将搭载最新的Windows 8,而此时其他其他厂商并未拿到Windows 8的拷贝。此时你作何感想。

     对于Android系统来说,今年最大的事情不是版本更新如此之快,而是Moto这家移动通讯终端的开创公司全身心投入了Android的怀抱。从CLIQ,到Droid再到刚发行的Milestone。Moto带给Google的不仅仅是三款手机,还带来的是与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的合约。与Nokia的稳重不同,Moto放弃自己的操作系统、与LiMo爽快分手,可谓在Android压上了全部身家。可惜Moto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Google打算自己飞天揽月,从后台摇身一变成了前台的主角。

     搭载Android系统的手机今年不少,明年更多。诚然代码分裂,良莠不齐使得Android系统面临太多的问题,Google需要出一款手机作为标杆。诚然HTC Dream与T-Mobile,Droid与Verizon的独家销售策略影像了Android系统覆盖的广泛性,诚然除了HTC Dream的解锁版Android Dev Phone 1,Google还欠Android的开发者一款好的开发手机。但如果NexusOne普遍发行的话,那么受伤的是那个破了釜沉了舟的Moto,受伤的还有三星、索爱那些开始拥抱Android的终端厂家。

     如果担心Android项目盈利的问题,那么销售自主品牌的手机虽然可以短期获得收益,但并不是唯一的方法,Android Market还需要太多的改进,Market或许带不来自主发行手机带来的收益,但一定可以细水长流,但NexusOne有涸泽而渔的嫌疑。

     如果说NexusOne是Google向苹果模式迈出的又一步,但与苹果不同的是Google更像是个互联网的软件厂商,而苹果一直以来更像是一个电子消费品制造公司。苹果没有太多的互联网利益,而互联网上的收入几乎是Google的全部,Google需要Android捍卫自己在移动互联网的霸主地位,跟何况可预见的将来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数可能超过传统互联网。

     今年真是Google矛盾的一年

 

2009年12月30日

     在液晶领域,夏普作为液晶之父,也不过是高质量的液晶代名词而已。但在电子书领域E-ink却占据着显示屏统治地位。E-ink在电子墨水领域谈不上首创,只不过在松下和施乐放弃后还在坚持而已。虽然亚马逊不是第一个生产电子阅读器的公司,因为Sony早有基于E-Ink的成熟产品面世,不过亚马逊的Kindle却成了E-Ink的救星。

     不过说Kindle自身的销量拯救了E-Ink倒不如说众多的模仿者救了E-Ink。Kindle的成功使得亚马逊从实物书籍的销售商变成了电子出版物的发行商。可预见的将来更多的书籍会通过Kindle售出,未来有一天电子书终将超过亚马逊的实物书籍的销售量和销售额。如果说美国的电子阅读器市场是Kindle,Sony Reader以及Nook的三国演义,国内阅读器市场就是战国时代。前面有汉王,方正扛着大旗,后面有华为,大唐跟进,还有山寨厂家艾博克斯的尾随。产能过剩这词在这里得到很好的诠释。

     可惜现在生产电子墨水的屏幕只E-Ink一家,E-Ink的屏并不便宜。一块屏幕占了一台阅读器的销售价格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对于亚马逊来说,有大量的书籍销售额的胃液来消化电子屏的价格。可惜国内的厂家看似未找到这样的消化液,一来没有如此规模的既有用户,二来没有合适的电子书销售的收费渠道,三来国内的电子出版业还未成熟。所以动辄2000到3000大洋的价格,有的甚至接近5000人民币,如此价格的阅读器买单的用户并不多。更可怕的是如果苹果的平板电脑上市,一如预期的也成为电子出版物的发行商。或许省电不伤眼但只有灰度单调的阅读器或许会被那个可能叫苹果iPad的全能选手所颠覆。或许电子阅读器的市场又来一次洗牌。

     E-Ink在给亚马逊提供显示屏的时候还在亏损,不过现在的日子应该相当的好过。元太收购E-Ink的交易将来在可以写进MBA的教程,因为为E-Ink打工的公司如此众多。

2009年12月28日

    微软的Bing对于Google来说是不得不认真对待的对手。除了收录页面少以外,Bing很好诠释了微软的开发能力。微软的IE浏览器或许与操作系统不再紧密捆绑,但IE一定会与微软的Live和Bing做紧密的捆绑,IE成了Bing发展的基石,这是Google所没有的资源,即便现在Chrome如日中天,大有赶超FireFox的意思,但如果操作系统的份额没有质的改变,这样的局面很难扭转。与Google的搜索不同,Bing在搜索上算是另辟蹊径。漂亮的背底图,颠覆了搜索入口就应该素面朝天的传统。但这个是表象而已。
 
    除了网页搜索难突破以外,Bing的图片视频等搜索更像是一个真正垂直的网站。长尾是Google生存的基础。一来依赖长尾的Google广告使得其有了扩张的基础。二来Google搜索集大成,蜘蛛爬下来的网页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搜索引擎可以匹及。但Bing作为后来者为了快速改善搜索的结果,二八原则却是其理论基础。与Twitter达成协议,与Facebook建立伙伴关系,说明Bing更关注那个占流量百分之八十的那个百分之二十。除了网页搜索以外,其他的专项搜索无一不是这一思想的延续。
 
    Taobao拒绝Baidu的蜘蛛获取页面,虽然有其他的原因。但搜索引擎一直在赚其他网站的红利算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一个自身不生产内容的搜索引擎,赚取了比生产内容的网站更多的利润。或许普通的网页搜索算是免费流量导入的入口,但通过蜘蛛抓取的页面拼装的的资讯、图片、音乐等网站颇有抢别人饭碗的嫌疑。嫌疑归嫌疑,要想获得免费的流量也只能与搜索引擎谋皮。对于搜索引擎来说这些大的网站的站内搜索进行汇聚足以支其自己的一片天。与Google不同,Bing为了生存或许会让出自己的一部分收益,对于现有游戏规则的破坏,或许正是Google担心的。所以在Bing与Twitter达成协议以后,Google与Twitter也站在谈判桌上了。

    或许现在的IE是Google担心的,或许不久的将来Bing将是Google搜索面临的最严峻的对手。

2009年12月23日

    垂直网站在一段时间颇为流行,其实与其说做垂直网站倒不如说做不了水平网站(综合性网站)而退而求其次做垂直网站,做不了水平网站的原因无非已经被人先占了茅坑。当然垂直这个词随着长尾的流行而似乎有些没落。
  
    当然垂直网站也有成功的先例,PPG曾经就是这样成功的垂直网站,只不过现在这面大旗已经由凡客和京东扛着了。有别于阿里巴巴的网盛的化工网也算是垂直的典型。但随着水平网站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公司规模的日益过大,水平网站有了在单个垂直领域做细的资本,垂直网站的生存空间在被挤压。所以PPG终于关门谢客了。

    电子商务企业说白了就是将互联网流量转换为现金的企业。互联网广告有别于传统广告,他能带来即时而且代价低廉的流量。使得垂直的电子商务网站有了生存的根本。所以就有了这样一个商业模式,凡客在众多的互联网网站以及互联网客户端软件上投放广告,转换成用户实际购买商品的交易单。交易的利润与广告投入的差价就成了企业盈利的根本。非常幸运的是在中国除了欺骗点击这类问题以外,互联网广告的价格本身还是相对低廉的,所以利润还是有所保证,况且某些广告商自身无法像新浪这样形成规模,所以按效果付费也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广告模式,使得这些垂直电子商务企业无需承担广告投入的风险。

    但有别于水平网站,其广告转换率并不高。如果你卖衬衫,那么有买衬衫需求的用户才会点击,虽然点击了广告以后有一部分变成了下单,广告带给这些企业的或许也仅是下单而已。首次用户购买的行为转换为网站忠实用户的转换率应该不会太高,毕竟你所售的商品有限,在无数次查无此商品以后,用户自然另投他处。所以就有了一个古怪的模式,投了广告就有交易单,如果广告暂停投放,那么交易量一定会急剧下降。这商业模式就单纯到投入广告,广告转换交易然后形成利润。

    像淘宝这样的水平网站投放的广告多为形象广告,自然点击广告的不是仅为购买几件T恤的用户。而一次愉悦的购买经历很容易变成二次,三次消费,最后变成淘宝的血拼一族,这也是现实环境中,商场与孤立专卖店客流量的差别。

    不过凡客不是PPG,有着卓越背景的陈年的凡客越来越像是卓越。

2009年12月11日

最佳进步奖: Android

    与08年只靠HTC Dream撑门面不同,今年搭载Android的系统一定有资格用雨后春笋这个形容词来修饰。Android系统从1.1已经经历cupcake(1.5)、Donut(1.6)、Eclair(2.0)以及即将上线的Flan(2.1)。Andy Rubin开的甜品店实在是红火。不但手机层出不穷,HTC Magic、HTC Hero、Moto CLIQ,Moto Dorid款款手机上市都是明星手机;更重要的是与Google合作有实物手机上市的公司从HTC一家,变成了多家,更重要的是Moto与LiMo分手押宝Android,更有多家原先生产PC的厂家,也打算沿着苹果的路径,借Android系统入局。同时今年也有多款基于CDMA网络的Gphone上市,而且还有Andorid系统变种OPhone在国内上市,制式为TD,至此Android系统成为横跨3个3G标准的智能手机。

    对于Android系统,Google还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Market如何解决开发公司和开发人员的收入问题,虽然Anroid Market有了iPhone十分之一数量的APP,但是业务收入实在与苹果的App Store存在太大的差距。开源且基于Apache Lic使得手机厂家可以定制系统而无须像Gnu授权那样一定开源,Anroid的代码分裂存在隐患,而且也带来了终端适配的难题。二是:开放更有效率的开发环境。基于Dalvik虚拟机上的应用,虽然开发容易上手,但是难以开发更高效的游戏软件,或许开放Native C的SDK对于Google来说应该是个选项。

最佳上镜奖: iPhone

     那里有苹果那里就有新闻,那里有iPhone那里就有热评。苹果公司和iPhone有资格参与年度娱乐人物的评选。由iPod演变的iPhone俨然已经超越了前者。iPhone今年在多个国家开花,尤其在东亚三国:韩国、日本以及中国上市。虽然在中国因为价格过高,没有wifi以致iPhone并未像苹果公司期待的一样热卖。但是在韩国和日本都取得不错的销售业绩。

     iPhone 3GS已经成为智能手机的代名词,有消息表明美国最大的无线运营商Verizon打算为了引进iPhone而提前部署LTE(4G)网络。可见苹果的号召力之大。除了iPod时期销售音乐和视频的Itunes平台以外,现在苹果又有了销售软件的App Store,销售书籍的某一平台应该也在苹果的计划之中。

     今年唯一不确定或者说对于苹果不利的消息就是乔布斯的个人健康问题。苹果能否摆脱对于乔布斯个人的依赖或许是iPhone避免成为PC领域的另外一个Mac的悲剧重演的关键。

最佳创新奖: Palm Web OS

     Palm公司抛弃自己的Palm系统以及Windows Mobile系统或许有些无奈。但Palm公司无愧于伟大的小公司称号,短时间内开发基于Linux的Web OS就能独挡一面。与国内M8和宇天酷派的N900抄袭iPhone的操作界面不同,这个号称iPhone杀手的Palm Pre手机虽然有愧于这个称号,但其创新能力应该值得国内的同行学习。

     比Chrome OS更早的将WebKit作为了操作系统的核心,独特的卡片系统管理多任务的系统更加得心应手。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SDK基于HTML和JavaScript开发,虽然容易上手,成熟的Web应用很容易改吧改吧就成了Palm pre的应用程序,但是没有OpenGL这样的类库支持,开发像iPhone那样流畅而且超酷的游戏App成了Mission Impossible。未如预期的销售额也成了将来App Catalog的发展的最大障碍。

最佳参与奖: Windows Phone

       与Google不惊人死不休的创新精神不同,微软由于积累的优势采用的更加保险更加稳妥的跟随策略。Windows CE变成Windows Mobile虽说是微软自身系统的升级,但与HTC这家公司不无关系,HTC将Windows CE从PDA领域扩展到手机领域,自然推动了Windows Mobile的出现。被Android系统赶超使得微软也有点急了,所以Windows Mobile 6.5摇身一变就成了Windows Phone。

       同时微软在Mp3领域推广Zune播放器,大有跟随苹果的意思。youtube上的演示的视频来看这个播放器自然不容小觑。不过如果这个产品早几年面世或许就是另外一个局面,或者这就是跟随策略付出的代价。

       在搜索领域由于微软的跟随策略不够及时,导致了Google在搜索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由于Windows Mobile跟随不够及时,已经有被Android赶超的趋势。虽然Android还未全面赶超,不过苹果早已一骥绝尘。

最具潜力奖: Maemo

     Nokia是移动终端领域的巨无霸。Symbian的S60虽可勉强算是智能系统。但有点跟不上趟。Symbian联盟虽有诺基亚、索尼爱立信、摩托罗拉、西门子等多家公司参与。但自身的前途一定比塞班的前途重要,所以摩托已经投入android怀抱,索尼爱立信也开发了基于andorid的X10。尽管Nokia收购Symbian其他公司的股份,打算开源,但现在看来也只是有限的开源,况且基本开源了也不够Andorid的吸引力。Symbian对于Nokia还有剩余价值,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用户都期待3G的手机能无所不能,S60在中低端的3G手机领域一定有立足之地,毕竟性价比在哪里的。或许Symbian受到的最大的冲击不是智能手机带来的,而是MTK为首的山寨机的城门下的叫喊。

     Maemo不是新系统,因为被Nokia定位为Tablet的N810搭载Maemo 4的系统早已上市。不过由于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机对于Symbian系统的积压,Nokia不得不祭出Maemo这个系统。搭载着Maemo 5系统的N900虽然千呼万唤还未上市,但演示看来一定具有竞争潜力。Maemo与Android系统不同在于更接近Linux系统的本质。拥有TrollTech的QT的Nokia在UI方面的优势也是其他公司无法比拟的。况且Ovi应用商店也是手机厂商中仅次于苹果App Store最有前途的系统。

2009年12月10日

      杭州曾经在教工路上有个电子市场,但其实有些名不副实。说是电子市场,卖的最多的是盗版光盘。当时盗版光盘虽然便宜,但出货量大,自然有利可图,所以制作一张光盘的母盘据说有几千块的收益。虽然政府对于盗版光盘的力度可谓大矣,但风头紧的时候买不到盘子以外,其他时间都能照常营业。虽然后来电子市场迁址了,但是盗版光盘的销售基地去了高新电脑城,生意照样红火。但后来还是没落了,没落的原因不是政府对于盗版的打击力度加大,而是BT这样的软件盛行,宽带飞入寻常百姓家,自然不用出户去人堆里挑光盘了。这样的境遇使得盗版光盘制造商不得不感叹:没有死在反盗版上,反而牺牲于互联网的大潮之上,颇具讽刺意义。同样深受BT之害的还有宽带接入运营商,网络日渐拥塞,却不见收益线性增加,投资和收益开始不成正比。也有运营商祭出封杀P2P的大旗。但用户的反对之声此起彼伏,只能作罢。

      风水轮流转,这次充当盗版碟的和运营商的救星成了广电总局,BT网站的相继关站。盗版碟销售量上升自然成了可预期的红火生意。毕竟要想看到国内没有引进的电影和连续剧不是掏钱就能解决的。需求在哪里,自然有提供需求解决方案的生意在哪里。当然生意红火的程度自然看广电总局的决心和执行力。广电与电信运营商原本因为业务渗透,而开始有点水火不容,不过这次广电总局也似乎成了运营商的救星,也颇值玩味。

      几个月前搜狐与优酷的版权之争还如火如荼。如果张朝阳真想反盗版的话,优酷一定不是最佳的批斗对象,只不过BT网站挤不出优酷这样的油水;与BT网站为敌,也是与BT网站用户为敌,惹起众怒,自然不是好玩的。所以只能拿熟悉的优酷开刀。虽然没有对于BT网站的行动,心里应该对于这些网站有一千一万个抱怨,只是不好开口罢了。毕竟这是其HULU模式复制的最大障碍。好了,这次广电总局也一并拯救了。
   
      广电总局成了2012那个方舟,拯救了一大批人。估计也会制造一大批就业机会。甚好!你想上船就购买视听服务许可证的船票。

2009年12月07日

     BtChina终于关站了,我想这是早晚的事情,不过关的如此突然却有点出乎所料,引用Btchina自己的说法是:“接广电通知 因无视听许可证 所以工信部删除备案号 关站”。

     互联网10多年的发展历史,也是个人网站的兴衰史,也是个人站长的辛酸史。在97,98年个人站点的荣耀和辉煌足以盖过互联网的其他新星。高春辉、边城浪子以及华军俨然已经成了90年代末期的互联网的象征。当时的新浪的前身四通利方还在做着论坛,网易还在张罗着个人主页系统以及贩卖着改造过的Qmail的邮件系统。深圳腾讯还在为他的OICQ寻找着买家。
  
     由于自身工作的特殊的原因与很多站长有些接触,其中映像最深的应该是BoxUp的站长(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后来有些其他新闻了解到他可能叫刘伟),当时BoxUp是国内最大的音乐站点,与其几次上长时间通话谈到最多的是,BoxUp希望转型为正版的音乐提供站点,但是与唱片公司的接触相当的不顺,因为是个人站点的原因,多数公司不愿意与其接触。其中感触最大的是,别的音乐站正在试图增加访问量,而他考虑到更长远的运营。但不幸还是发生了,2006年一则新闻或许是我了解到他最后的一次消息,结局是那么的无奈。同样现在应该很少有人将高春辉与亚马逊卓越联系在一起,97,98年说到个人站长应该不会遗漏高春辉这个中国第一个人站长的名字,提供注册码的高春辉个人主页的访问量应该是其他商业网站艳羡的,由于内容不合法,由于雷军的邀请,高春辉毅然将自己的个人主页的流量导向了卓越。卓越的今天的成就至少应该算上高春辉的一部分功劳。此后意见不合高春辉离开了卓越,做了天下网(www.TianDown.com),后来也关站了;直到现在的手机之家算是修成一个小的正果。当然也有个别的站长是幸运的。李兴平的hao123最后卖给了百度,算是一个很好的归宿,蔡文胜的265.com卖给了Google(不过蔡后期自己成立了公司,严格意义上说应该不算个人站长了),但这样的结局相比众多的个人网站来说只能算是各例。

     互联网是个创新的行业,至少相比于传统企业,一台服务器一个Idea,一个能够运转的程序可能成就一个互联网大鳄。杨致远的Yahoo如此,拉里佩奇的Google如此;豆瓣网也来自于阿北的Python的习作。或许换句话说个人网站是互联网大鳄的孵化器。但是尚在孵化的大鳄处境却今非昔比。一来各种备案、各种许可证足以抹杀一个个人网站;二来互联网的大鳄沿用着微软的跟随策略,当个人网站刚刚布局有了美好前景的时候一定会引来大鳄的模仿,大象与蚂蚁之间战争的结果自然不用说明。
  
     或许在中国已经没有个人网站的土壤。或许没有的是创新培养的土壤。

2009年12月04日

    这里弃子的意思不是被丢弃的棋子,而是为了某种利益而放弃了某个棋子,属于围棋的一个战术。百度百科对于弃子的解释是:围棋术语。舍弃若干棋子(一、二子甚至数十子),以换取外势或其他利益的着法。也指舍残子不取,争先手投于它处。《围棋十诀》所谓“弃子争先”,即是此意。

    互联网使用弃子战术的企业应该相当多,免费模式就是弃子很好的诠释。Android系统不但免费而且开源,Google放弃了赚取操作系统License费用的权利,同时开源将自己系统的优缺点暴露给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换回来与微软的Windows Mobile平起平坐的权利,为将来的移动互联网布了一个不错的开局。康盛的Discuz放弃收费,转而免费发放,使其论坛俨然成了国内论坛网站搭建的不二选择,公司其他寄存在Discuz上的业务得以盈利。淘宝更使用免费模式打败了易趣,关键的时候易趣舍不得弃子,所以一招错而全盘皆输。

     弃子的关键不在于当前的棋子有多少价值,而在于换取回来的利益是否大于棋子的本身。最近深受“黄祸”的中移动也毅然使用了弃子这一招,暂停了Wap增值业务的计费。对于“黄祸”归咎于运营商却有太多的不公,运营商不是执法部门。况且合法包装下的SP业务,对于运营商来说监管永远是难题,其中监管的困难运营商自己心里知道,违法的SP也肚子里明白。更何况在业务实现本身,WAP和Web几乎没啥区别,只要手机的浏览器能够正常解析html页面,那么拨wap上来也能访问标准的Web页面,更何况还有如火如荼的UCweb这样的软件。中移动肚子的苦水只能窝在肚里,窦娥的冤屈只能憋在心里。

     暂停Wap业务本身的损失可以以合理的计算方法获取精确的损失。其损失与中移动来说应该不算太大,但对于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危害估计要持续相当的年头。当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像网易一样不愿意为不确定的政策风险买单,而毅然放弃与运营商相关的业务合作的时候;当运营商只能唱独角戏的时候,那么3G的未来又有谁来描绘。诚然太多的SP业务有欺诈用户的嫌疑,当同样规矩的SP也承受同样的打击,损失的是一个产业,或者一个产业的未来。所以这里的弃子或许谈不上战术,而是简单的放弃了一个棋子,真成了丢弃的棋子。

2009年12月01日

    搜狗拼音法第六个选项是个不错的创意。有时候是打开搜狗搜索搜索你输入的关键字,有时是更多人名的选项等等。微软相信浏览器是互联网的入口,所以不惜背着垄断的骂名,扼杀了网景。Google相信搜索是互联网之门,所以简洁快速的页面以便人们设置为缺省页面。搜狗输入法认为输入法是开启大门的钥匙。搜狗搜索引擎给人的深刻映像就搜索本身是很少的,更多的来源于电影大腕的台词。所以说搜狗拼音法出身于搜狐,有点屈才。所以他只能借此培养用户选择6的习惯,从而来培养用户使用搜狗搜索的习惯。

    易趣和淘宝对于中国电子商务的贡献不在网站本身,而是培养了用户互联网支付的习惯。所以现在的凡客,京东得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所以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成了网站发展基石,尤其在全新的领域。所以制造一个习惯培养的工具成了关键,搜狗输入法就是这样的工具,寄存于IE浏览器中的Windows Live工具条也是这样的工具,在你使用Google或者Baidu搜索的时候,工具条就会自动提取你在其它搜索引擎输入的关键字放在工具条的搜索框中,但凡查无满意结果,点下Bing的那个按钮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项。

    要比别人做的更出色,在大腕的竞争中其实已经很难。意味着作为后来者想要比先占了茅坑的人更出色很难,但也意味着你与前者的差距并不大。仅仅区别在于使用者的习惯。想要成功找个习惯培养的工具或许是个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