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27日

    Twitter和QQ虽然是不同性质的互联网应用,但都作为信息传播的工具具有一定的可比性。
  
    Twitter未上市,无法正确评估市值,不过09年9月新获投资,如此估算那么Twitter市值10亿美金。短短3年有如此价格其增长速度也仅次FaceBook.腾讯市值超400亿美金。在用户数方面,Twitter注册账号达7500万,而活跃用户仅1500万,而腾讯在09年Q3财报中注册用户数为10.57亿,活跃用户数4.849亿,按照Q3的增长速度,到了09年年底用户数应该为11.32亿,活跃用户为5.20亿,而去年12月份同时在线用户数就超过9000万。简单的通过市值除以用户数来算,一个注册用户来算对于腾讯来说价值35.3美金,而对于Twitter来算一个用户价值13.3美金。同理可以算出一个活跃用户对于腾讯来说价值77美金,对于Twitter来说价值66.67美金。

    就腾讯的赚钱能力相比Twitter来说,腾讯的用户价值为Twitter的三倍肯定有过之而不及。不过考虑腾讯主要业务在国内,而Twitter主要用户在美国,考虑两国的消费能力,按照注册用户的价值来算,三倍的价格应该是个合理的数值。但从活跃用户来算,Twitter的价值明显被高估了。当然高估不不见得一定不合理,如果注册用户的爆发式增长是高估其价值最合理的理由,不过过去六个月里Twitter新用户增长数量呈稳定下降态势。

    Twitter由于开放API,多种第三方的客户端软件得以生存。在iPhone和Android的App中,Twitter的客户端软件占据着相当的份额。即便在Symbian系统上Gravity这个Twitter也是炙手可热的应用之一。虽然Twitter自身并未盈利,这些Twitter的手机客户端软件开发者倒是赚到了真金白银。真有点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讽刺意味。虽然开放第三方接入有利于Twitter的爆发式增长,但Twitter在无形中被管道化了。当然值得庆幸的是相当数量的用户仍然选择Web方式浏览相关的信息,给Twitter带来一丝的盈利希望。但是没有盈利模式的Twitter随着用户的增长,随着被日益管道化,Twitter或许会成了一个免费的短信中心,投入和产出日益倒挂。

    相比Twitter腾讯虽然曾经使用oicq的名字,意即open icq的意思,但腾讯在开放性上有点对不起自己的Open的名字。珊瑚虫、彩虹QQ的这些事件表明腾讯非常不希望第三方搅和到自己的客户端领域。因为客户端是其盈利模式的根本。更何况由于早年圈地留下的用户规模,一旦开放了第三方的客户端接入,那么被管道化的悲剧也可能上演,毕竟在腾讯中商业利益在某种程度上是牺牲用户体验来获取的,或者换句更容易接受的说法是:提供客户端的差异化服务来获取的(原本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但是你如果不付费我就不提供)。腾讯在IM的领域已经相当难撼动,除非那天以反垄断的名义要求开放IM的互通,那么整个IM产业或许会重新洗牌。

  被神化了的Twitter,虽然国内继续路径依赖。但Twitter的价值在风险投资的运作下,或许市值仍会增加,泡沫也伴随其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风险投资商挟持了Twitter,然后Twitter挟持了国内的模仿者。虽然Twitter有其独特的价值,但国内的模仿者对于被管道化的趋势需要引发思考。

2010年01月26日

   一、Square电子支付

   手机钱包业务一直被视为移动业务的未来明星业务,刷手机坐公交车,刷手机坐地铁或许是一件非常方便的事情,也是一笔可以做的买卖。不过在成为明星前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因为让手机拥有刷卡的功能,一般来说需要手机硬件和软件的支持。这一功能增加并不能像短信或者彩信那样得到手机终端厂家的全面支持。不过现在有了另外一种方式。
   Jack Dorsey这个Twitter的发明人离开Twitter公司以后发明了一个叫Square的手机支付系统。解决的方法是将塑胶制作的读卡器插入iPhone的耳机孔内,然后把信用卡在这个读卡器上刷过后,相关的信息就会通过这个塑胶传给iPhone。iPhone再将数据传给square服务器。然后在iPhone输入金额后,并且在手机屏幕上完成签名,一笔交易就达成了。可以猜测的原理是,这个读卡器将数据转换成音频的模拟数据传送给手机,手机进行模数转换后再与支付服务器进行交互。同理随着支持3mm耳机的手机越来越多,在这些手机上开发相应的软件,即可覆盖其他的手机。即便是不支持3mm的耳机,开发相应接口的读卡器也并非难事。

视频:

   二、SPDY协议

   HTTP协议是目前互联网上最成功的协议。因为你每天浏览网页,网页的内容都是通过该协议传输的。当然如果你不是Web应用的开发者,那么你可能不知道HTTP协议有多少问题。但是你如果是Web开发者,那么你可能会痛恨这个一次交互的Socket协议为什么太多细节的问题没有考虑。不过因为是1996年确定的标准,你本身就不能要求过高。
   HTTP协议是一种简易Socket协议,简易到如果你的网页上有html和多个图片,你的浏览器和服务器都需要经过多次交互才能获得完整的网页,因为一次交互只能读取一个文件。(当然还有一些另外的解决办法,将图标文件集中在一张图片上,然后靠css背景图定位,这样很多个按钮可以在一张图片读取,目前126.com就用这种方式降低服务器的hits)。另外对于文件压缩的支持是后续增补的协议,并未强制要求浏览器支持,而且http header部分是不压缩的。如果你的网站有cookie或者session这类的东西,因为每次请求都会带着这个不压缩的数据,积累下来传输量也是相当可观的,甚至有人发明人使用非常长的cookie对web服务器进行简易的ddos攻击。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Google在2009年11月份推出了一个叫spdy的协议。据说在Google实验室测试的效果是读取速度加快了55%。

   之所以举这两则创新的原因,且听分解。Square电子支付在创新上反其道而行之。毕竟移动通讯从1G升级到2G以后,数字信号代替了模拟信号,但毕竟电话拨号上网的年代并不久远,64K的电话modem能够进行互联网的模数转换,那么转换信用卡的数据转换也不是难事。但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规避很多问题,因为耳机几乎是现在手机的标配。但如果要从手机的硬件着手,那么这个生意只有终端厂家或者运营商才能经营,而且也只能针对定义了电子支付接口规范,并遵循该规范的新手机才能使用。这种硬件外挂到通用接口的方式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3mm耳机以后成为手机的标配的话,那么以后就可以在pos机上增加一个耳机接口,那么支付的时候只要将手机插入这个接口,那么看似现在很难完成的电子支付的问题就迎刃而解。而Google的SPDY协议是颠覆固有的HTTP协议,这样的创新除非你是这一行业的大鳄,即便是Google抑或微软都很难撬动,不过对于Google这样非常依赖互联网协议的公司,花再多的努力,一旦掌握了协议的控制权,那么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两个创新一个回归原始技术,一个颠覆现有次序。但对合适的创新者加上合适的创新方式或许是成功的一半。

2010年01月25日

     中国的互联网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全球互联网的一个拷贝。因为新浪有着雅虎的影子,腾讯有着ICQ的痕迹,百度是Google的模仿秀,易趣和淘宝是Ebay的翻版。但凡中国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大多都能轻易找到原型。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但中国如果要引领互联网或许套用某一著名的笑话,上帝也会哭着说:可能我也看不到了。

     国内的创新不足,我们经常归咎于中国的教育体制。应试教育或许应该打上二十大板,但全部迁怒于教育体制或许有失公允。创新来自于人的本性,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与猩猩有了本质的区别,这个本性也不是几年的教育所能抹杀的。其实我们往往忽视了国内创新的成本问题。我大学学的工业设计,设计两个字其实跟创新在某种意思上是同义词。一款工业产品从设计到磨具制作,再到规模化的生产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但这也是成本的零头,一款新产品是否被市场接受的风险却是创新的最大成本。因为再好的设计没人来买单的话,巨额的设计产生的费用得不到足够的分摊,那么产品无法做到足够便宜,不够便宜又会降低产品的销量,如此恶性循环。或许这也是艺术品与工业产品最大的区别,所以中国不缺艺术品,但缺设计和创新。所以拿来主义或者Copy to China成了降低成本最好的方法,因为产品是否受欢迎已经有他国的市场做了免费的证明。或许在互联网行业也是同理。但创新就像是风险投资,风险与收益在某些时候成正比。连乔布斯都不看好的Kindle的成功,带给亚马逊的不仅仅是书籍销售量的增加,而在于产业链的控制,亚马逊从书籍销售商变成了书籍发行商。脱离了电脑主业的苹果,iPod以及iPhone的成功使得苹果公司成了电子消费品公司的典范。Google在创新的投入,也使得其拥有了叫板软件巨人微软的筹码。

     当然创新的成本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当某一公司的一贯的创新行为被得以认同,或者成了公司的核心气质以后,其创新的成本或者说创新的风险可以下降到足够低的程度。iPod,iPhone的成功使得苹果贴上了这样的标签。预计本月推出的平板电脑好似07年上市iPhone那样万众瞩目。平板电脑不比手机,因为已经有多款并不成功的产品面世,甚至最早可以追溯到Frog Design在1983年为苹果设计的平板电脑工程机。但现在我们丝毫不会担心iSalte这个苹果可能给自己平板电脑起的名字将来的流行程度,我们也丝毫不会担心他会成为苹果的第二个Newton(苹果在1993年出的PDA,由于某种原因在PDA市场最后输给了Palm)。因为我们期待看到一个颠覆传统平板电脑,或者颠覆传统笔记本电脑的这一新产品的面世,更因为苹果公司的创新能力一直能够很好的满足我们的这一期待。

     国内的公司鲜有苹果公司这样创新的积累,创新的成本无法规避。而在国内,尤其在互联网领域,除了互联网既得利益者:新浪、百度、腾讯等公司拥有创新的资本以外,其他的企业在面对创新的风险却如扁舟与大鱼的搏杀。这些搏杀之中,多数结局未必有老人与海的故事结局那么幸运,小船颠覆或许是常见的事故。而这些既得利益者鲜有创新之外,习惯收割了国外的创新成就的巨鳄们,更习惯收割着国内其他企业的创新成果。在国内创新的成本已是相当的巨大,但还需面对反复无常的气候条件,这或许是国外创业者所无须面对的。Made in China或许值得我们骄傲,因为n年前我们购买的东西很多名字前面都有“洋”字。洋枪洋炮、洋酒、甚至煤油灯都叫洋油灯,这些词汇对于生于60,70年代人或者更早年代的人都不陌生,洋字意味着舶来品,也可见中国的制造业在以前的年代是如此没落。今天的中国的成就引起的反差或许真值得骄傲。但Design in China离我们还如此之远。中国的创新的环境应该得到创造和保护,而不是时不时的风暴引起的滔天巨浪。只有这样多年以后我们才有自己的Google(就创新这一层面百度不算),才有自己的苹果。不然我们只能继续学着别人,吃着别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却当成是美味。

2010年01月15日

   其实我对于高通公司一直有偏见。好多年前,央视的谈话节目,主持人陈伟鸿问高通的中国区总裁的一个问题:据我所知与高通合作的公司都亏损,但高通一直在盈利(原话找不到了,大概这个意思)。高通公司中国区总裁的辩解我已经忘了。脑子里面的映像就是高通就是一家靠出卖专利发财的公司。此后高通对于CDMA芯片的授权费用过高的问题也经常见诸报端,也强化了我对高通公司的偏见。

    如果谈到网络领域,那么思科是毫无疑问的领导者。说到软件行业,那么微软是毫无疑问的寡头。那么移动通信领域高通无疑是最闪亮的明星。说到高通今天的如此成就,应该从CDMA说起。在手机进入到2G时代,TDMA(时分多址)几乎成了2G时代的标准制式,我们现在看到的GSM就是TDMA的典型代表。而高通倡导的CDMA(码分多址)并未得到广泛的应用,即便在美国1992年美国蜂窝电信工业协会决定采用GSM作为美国移动通讯的标准。高通在CDMA领域几乎孤军奋战,高通需要独立证明CDMA具备商业运营能力。没芯片自己造芯片,没终端造终端,没操作系统开发操作系统。正因为高通的坚持在95年CDMA成为了2G的一个标准之一。这样的坚持非常值得国内TD业界学习。在功成名就以后,高通退居幕后,成为了移动通讯芯片提供商和专利授权方。现在的高通几乎成了CDMA 2000,WCDMA芯片的最大供货方,甚至连TD-SCDMA也有高通的专利。公司的“专利墙”成了高通的图腾。

    联发科(MTK)生成芯片组,并将Nuclear这个实时操作系统集成在手机芯片组上,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使得其他终端厂家生产个外壳即可完成一款手机的开发,从而创造了如今的山寨奇迹。其实这样的模式高通一直在做。高通生产ARM芯片,并且在ARM芯片上集成了通讯模块,并且自行开发了REX系统,在中低端CDMA手机中所谓的Brew手机几乎都是REX系统的,也使得全球各个电信运营商的Brew应用商店得以开展。在某种意义上说高通应该是联发科的师傅。高通在芯片开发上比联发科走得更远,芯片不但集成射频基带某块,还可以集成GPS芯片(GPS One),也是第一家将Wifi集成在手机芯片中的厂家。在智能手机领域,高通的芯片已有相当的地位,HTC生产的Windows Mobile和android的手机几乎都采用高通的MSM芯片,高通的Snapdragon已经成了高速ARM芯片的代表,高达1.5GHz的运算能力已经可以与Intel叫板,相信今年会有很多基于Snapdragon的智能本与采用Intel Atom芯片的上网本同台较量。在电子阅读器领域,高通Mirasol彩色显示频技术也在CES 2010上大放异彩。

    如果说联想还是一个组装电脑的公司。那么华为中兴的今天也是民族的骄傲,从为电信运营商增加议价能力的角色转变为实际的设备供货商。但是华为中兴与高通还有太多的差距,或许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两家公司是通讯领域另外一个联想,只不过组装的是高通的芯片,而联想组装的是Intel芯片而已。如果说TD-SCDMA是中国自有的3G标准,但想要拥有CDMA在2G领域的地位还需要太长的路要走。

2010年01月14日

  
    Google撤出中国的新闻虽然传闻已久,但现在出现在Google官方的blog上还是第一次。Google这一做法,其实留给自己在中国市场的退路不多,或许很多年以后Google的CEO会承认这一做法值得商榷,虽然坚持留在中国的代价或许相当巨大。李彦宏5年多前说过:5年后人们将很难看到Google的一句给百度壮胆的一句话,却不幸言中。其实我一直不觉得百度是Google真正的对手,或者严格意义上说只有在中文抑或日文搜索上才是对手而已。因为Google不仅仅是一家提供互联网搜索的公司。在某种意义上说他应该算是一家软件公司,与微软这家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唯一不同的是,一个业务架构在Windows系统之上,而Google的软件架构在浏览器之上而已。所以微软是Google的核心对手。正如唐骏说的那样,在与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微软显然要比Google聪明很多。2010年在中国市场上,Google已经输微软一局。
   
    言归正传,微软多年以来一直像一个巨人,虽然偶尔有个对手,微软的三板斧基本上就解决问题。现在的Google或许是手握投石器的大卫,面对着微软这个格里亚巨人。这个投石器就是互联网搜索引擎。与其说是搜索引擎到不如说是互联网的入口,因为这个占互联网流量六分之一的互联网企业在Internet上的统治地位使得其得以实现另一个软件巨人的梦想。
   
    在成为互联网软件巨人之前Google首先需要面对的是微软的IE浏览器。非常幸运的是经过苹果公司对于KTHML改造的WebKit已经相当的成熟。所以Google的Chrome得以短时间内面世,而且体验上不输IE。2009年Google对于Chrome算是煞费苦心。Google在9月份推出了一个专门针对IE浏览器插件Google Chrome Frame,让用户在不更换浏览器的前提下即可享受Chrome带来的HTML5的支持以及更快的Javascript解析内核。11月份Chrome OS面世,虽然离用户的期待还有相当的距离,虽然与Windows系统不在一个层面。但高调宣布的Chrome OS在某种意义上促进了Chrome浏览器的推广。NetApplications在2009年12月份的统计,Chrome市场份额增至4.4%成为全球第三大浏览器。虽然距离Google的目标还有相当的差距,但是从微软的虎口中夺食,这样的份额相当不易。2010年Chrome的份额应该会进一步提高,不过在浏览器的争夺上,如果操作系统的份额没有改变,Chrome想要与IE平分天下实在有点强人所难。Android和Chrome OS还需努力。如果今年平板电脑借苹果的iSlate得以流行的话,Windows系统的市场份额将会带来不少的冲击。因为可以看到大量的非Windows的平板电脑将会面世,Chrome OS和Android或许会有机会。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Google在09年取得成就值得微软艳羡。Android系统从1.0一路升级到2.1,不但占Windows Mobile代工百分之八十多的HTC摇身一变成了android手机的制造商。老牌的手机厂家MOTO也离LiMo而去,压上了全部身家在android系统之上。虽然Windows 7在PC领域一扫Vista的颓势,但Windows Mobile 6.5虽然改名叫Windows Phone以后鲜有惊人之处。Windows Mobile 7也将延期。与微软的在移动终端的操作系统较量中,Android系统后来居上。微软想要扭转局势已经非常不易。09年Google还花7.5亿美金收购了移动广告技术提供商Admob;Google Map,Google Voice已经成了多个手机操作系统平台必备的客户端软件,显然在这些方面微软也落了后手。

    在其它领域Google与微软也做捉对厮杀。Gmail对Hotmail,Google Search对Bing,Google doc对Office Live Workspace,Google App Engine对Microsoft Azure。

    不过微软的反击也值得Google认真对待,Bing搜索已不是昨日那个Live Search。在某些方面Bing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何况还有IE浏览器的支持,其市场份额在今年应该也会有所增长。

    微软与Google像是拳击赛场实力相当的对手,除非一家趴下,否则比赛将会一直持续。

2010年01月13日

     学习电脑CPU的时候,多数会讲CISC(复杂指令集)与RISC(精简指令集)架构的CPU异同点。CISC与RISC孰优孰劣也是以前讨论的话题。不过两个指令集架构的CPU却很少直接面对面冲突过。CISC典型的代表Intel的x86芯片几乎统治了个人PC,而RISC架构的CPU大行其道与小型机和移动领域,前者以IBM的PowerPC和Sun的SPARC为代表,后者以ARM CPU为代表。

     虽然Intel的芯片占据着个人PC庞大的市场,优异的运算能力值得称道,但是其功耗问题一直值得诟病。指甲盖大小的CPU需要配置香烟壳大小的散热片才能得以正常工作。不过随着Intel对于移动计算的重视,此后就有了笔记本专用的CPU迅驰(Centrino)系列和酷睿(CORE)Merom系列。低功耗这条路Intel走得更远,随着凌动(Atom)的推出,功耗进一步下降。威盛凌珑(Nano)试图在上网本领域复制联发科在手机领域的山寨神话被Intel无情地打破。不过上网本领域并未取得Intel期待的业绩,反而对自身的传统笔记本领域的CPU市场产生冲击。不过对于Intel来说凌动(Atom)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上网本本身,或许带着Intel试图在手机CPU领域(或者确切的说移动计算领域)复制在PC领域的成就,在上网本的扩张只是迈出的第一步;因为将ARM架构的Xscale卖给Marvell以后,Intel已经打算在x86体系架构一条路走到底。

     ARM这三个字母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但是其应用领域涉及:无线、网络、消费娱乐、影像、汽车电子、安全应用及存储装置。你手上的手机几乎都拥有一颗ARM CPU,ARM同样是家用交换机,电子相册以及电子阅读器的大脑。低功耗是ARM在这些精巧的设备上得以通行的筹码。随着手机智能化的趋势,对于运算能力的渴望使得ARM CPU的主频得以同步增长。高通的Snapdragon率先跨够了Gmhz的门槛,随后三星也有Gmhz的芯片推出。更要命的是英国的ARM公司只负责芯片技术授权,而30家半导体公司与ARM签订了硬件技术使用许可协议,自行生产ARM芯片,这些半导体公司包括与Nokia紧密合作的德州仪器,在通信领域占据领先水平的高通,在GPU(图形处理器)占据着主导地位的NVIDIA,在电子消费品领域举足轻重的三星,即便是山寨手机之父的联发科生产的MTK芯片也是ARM架构。各家的特长加上ARM的通用性使得ARM在嵌入式领域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低功耗的CPU在解决运算速度的问题后往MID和上网本渗透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本月不出意外苹果将在本月发布平板电脑iSlate,苹果推出平板电脑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不过iSlate的CPU会采用跟iPhone一样的ARM架构还是选用Intel架构一直是业界感兴趣的话题。虽然iSlate并不会对CPU的市场产生太大的直接影响,但苹果的示范效应以及背后的众多模仿者将会带给CPU领域不小的波澜。尽管苹果的iSlate还未发布,在今年CES 2010上NVIDIA采用ARM架构的Tegra 2大放异彩。这家在GPU领域数一数二的公司开发的Tegra系列的CPU能够满足快速网页浏览、1080p高清视频播放、Adobe Flash Player 10.1硬件加速、令人身临其境的3D用户界面以及此前无法想象的超长的电池续航能力。于是采用Tegra 2的平板电脑在CES 2010已经多得让人厌烦。这对于Intel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Intel与ARM的战役已经在Intel出售Xscale的时候就已经打响,今年更会是两大阵营短兵相接的肉搏战。猛虎对群狼,谁都输不起这场战役。

2010年01月11日

     在智能手机领域,iPhone取得的成就应该很难有第二家公司能够匹及。不过由于android开放特性,搭载Android系统的手机数量超过iPhone应该也不需要预测。由于Google本身不参与手机硬件的开发,所以Anroid手机需要与iPhone一争高下,Google与苹果不站在一个水平面上。Google在2010年1月6日发布Htc生产的nexus one,虽然按照Google的说法是利用自身平台帮助厂家售出更多的Anroid手机,预计还会发布Moto生产的Anroid手机。这样的做法带给Android开放联盟一些不利的影响,不过也说明为了与苹果竞争Google打算收起长尾理论,二八原则会成为一个指导意见。

     在运营商领域,Android系统已经全面覆盖各个网络制式,如果算上中移动的OMS,Android甚至覆盖了TD-SCDMA。iPhone目前也只有WCDMA/GSM模式的手机推出。同时不少运营商都加入了Android开放联盟。在运营商层面苹果显然有点落后了。今年与AT&T在美国独家销售iPhone的协议将到期,与中国联通签署的协议也不是独家销售协议。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对iPhone非常的感兴趣,甚至为了iPhone提前部署LTE网络。不过短期内4G网络是否成熟,是否能够覆盖足够的用户目前来说应该是个问题。苹果公司也曾希望高通公司能够开发同时支持WCDMA和CDMA 2000的芯片,但短期内高通并未有这样的芯片释出。所以如果苹果希望与Verizon合作势必需要开发支持CDMA 2000的手机。也有传闻在iPhone 4GS已经有支持CDMA的规划。

     Google与苹果公司由于在手机领域的利益冲突日益明显。在09年苹果iPhone在线商店曾拒绝Google Voice应用进入,说明这一战役已经打响。此后Google Voice推出网页版,意在绕开苹果的控制。或许Google另外一个软件Google Map在苹果公司找到替代品以后或许也会面临Voice应用同样的处境。今年Google高调以7.5亿美元的股票收购移动展示广告技术提供商AdMob,说明Google意在加强移动互联网的广告控制力。有传闻在Google收购AdMob前,苹果曾经与该公司进行接触,毕竟AdMob占iPhone手机嵌入式广告80%左右的份额,Google的意图不言自明。作为回应,苹果约3亿美金的价格收购另外一家移动广告公司Quattro Wireless。尽管外界认为广告业务偏离苹果的主营业务,但至少防人之心不可没有。

     传闻已久的苹果的平板电脑iSlate预计本月也会面世。同时HTC将为Andoid系统和Chrome OS开发同样的产品也见诸各报端。此次CES 2010采用Android的平板电脑也赚了不少的眼球。预计在这一领域苹果与Google也会短兵相接。
  
   今年或许Google会与苹果全面开战。

2010年01月04日

     阿里系的网站应该算是国内最早重视SEO(搜索引擎优化)的网站。阿里巴巴算是最早建立SEO团队的大型网站之一。对于SEO的重视,也使得阿里系的网站早期在Google和百度上投入大量的广告。毕竟互联网的电子商务网站就是一个将流量转换为交易的一个工具而已,尤其在网站发展初期,有价值的流量导入算是最基本的行销手段,搜索引擎正好满足了这样的条件,因为当用户针对某一商品进行检索的时候,无意中也向搜索引擎透入了某种意向,这比纯粹的形象广告更有效且更容易产生订单。这段时间算是搜索引擎与购物网站的蜜月期。

     阿里巴巴与中文雅虎的婚约虽然有其他的原因,但马云对于搜索引擎的重视应该也算是原因之一。不过隔行如隔山,擅长经营电子商务网站的马云毕竟没有从事3721中文实名周鸿祎管理中文雅虎那样游刃有余。中文雅虎终究没有成为阿里系网站后面的堡垒,反而自身没落了。百度对于购物网站的垂涎,诞生了有啊这样的网站,自然使得阿里系的网站从用户变成了对手。所以淘宝痛下决心,拒绝了百度蜘蛛对于淘宝网站页面的收录。

     拒绝了百度的淘宝,倒是没有拒绝Google。所以Google的购物搜索得以飘逸而体面的上线。对于购物网站来说,搜索引擎搅进来的浑水并不都是免费流量的导入。对于垂直或者弱小的购物网站来说,搜索引擎终归利大于弊。但对于淘宝这样的网站,一来搜索引擎介入破坏了某种既得的商业模式,因为自身站内搜索的排名即便现在不是将来也是一个可出售的商品。二来对于入口的争夺也有虎口夺食的嫌疑,如果用户习惯在搜索引擎上进行商品的比价而后再进入到具体的购物网站购买,这样的习惯培养应该不算是好事。不过搜索引擎对于购物网站像毒品一样无法戒除,因为今非昔比,从易趣鹤立独行,到了淘宝易趣的双龙会再到现在一大堆例如京东,凡客这样的垂直网站,还有卓越和当当这样的B2C大鳄,拒绝搜索引擎,就等于比竞争对手少了一个搜索引擎免费导入的流量。不管是商业模式几何,不管是B2C还是C2C,对于用户来说都是购物网站,搜索引擎的介入更让商业模式被淡化。

     搜索引擎在某种意义上绑架了电子媒体,这次或许又对购物网站进行了劫持。不过对于用户来说又多了一个选择和方便的比价工具。